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五十八章 大雁(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大雁(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聽楚北說逸郡王傷的嚴重,清韻眉頭輕挑,「他真傷的那麼重啊?」

清韻有些不信。

莫說皇宮了,就是侯府,下人對怎麼打人板子都研究頗深,怎麼樣打的響而不疼,怎麼打的疼而不響,掌握的很透徹呢。

皇宮重地,那些公公怎麼可能不會?

逸郡王是獻王府的獨苗,就是借公公幾個膽子,也不敢下狠手啊,面子上過得去就成了。

楚北坐下來,望著清韻道,「刑杖之人,是太后的人。」

清韻,「……。」

清韻雙手撫額,替逸郡王默哀。

太后的人杖責他,那絕對是不怎麼響,但絕對的疼。

見清韻臉上露出擔憂之色,楚北笑道,「逸郡王傷的是嚴重了些,不過安郡王也沒討到好處。」

杖刑之時,除了太后在場,還有獻老王爺和皇上呢。

借公公幾個膽子,也不敢在獻老王爺跟前耍手段,不要命了差不多。

是以,逸郡王的板子打的有多重,安郡王的就有多重。

而且,逸郡王是有備而來,從他在風滿樓說出那些話的時候,他就知道他要挨打了。

所以他進宮時穿的褲子很厚實,裡面還有一層棉花,受的傷要比安郡王略微輕一點,但也只是一點。

太過分了,會被人看出端倪來,到時候懲罰會加倍,得不償失。

清韻忙回頭吩咐青鶯道,「去拿藥膏來。」

青鶯忙不迭的點頭,然後出去了。

逸郡王幫了姑娘和楚大少爺那麼大的忙,不惜舍己挨罰,毀自己名聲。幫姑娘洗清了禍水紅顏之名。

青鶯想著,便捂嘴笑了起來。

那簽文說的真對,姑娘會平安和順,求財得財,求安得安,求和得和,遇難可化險為夷。

可不是遇難可化險為夷。

慧凈大師說她求籤姿勢不對。才求到兩支簽。被人笑話了那麼久呢,最後皇后說皇上也求到了兩根簽,打那以後。就沒人敢再提姑娘抽到兩支簽的事了。

後來遇刺,不是暗衛救她,就是楚大少爺救她,總之。每回都能平安無事。

這一回,多麼嚴重的事埃連太后都下了懿旨要賜死姑娘,她都以為姑娘要死定了。

最後不但沒死,還得了六萬兩銀票和一堆的賞賜。

想想,青鶯心底就美的冒泡。

她昂了脖子想。姑娘的命這麼好,凡是跟姑娘作對的,遲早沒好下常

她出了門。朝藥房走去。

拿了藥膏出來,她喜滋滋的要回屋。走了幾步后,腳步驀然停祝

她瞥頭望去,只見不遠處有兩個小丫鬟在那裡說話。

其中一個小丫鬟道,「你說的是真的?」

另外一個小丫鬟點頭,道,「我也不知道,是大廚房齊媽媽說的,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呢,萬一是真的可怎麼辦啊?」

丫鬟清秀的臉上掛了擔憂之色,她道,「我們肯定要跟三姑娘陪嫁的,三姑娘要是過的不好,我們哪有好日子過啊?」

另一個丫鬟就道,「要是能不陪嫁就好了,我不想離開侯府。」

「我也不想,」另外一個丫鬟點頭附和。

正說著呢,就感覺到有人走過來,抬眸就見青鶯望著她們。

兩丫鬟魂差點嚇飛,忙拿起掃把要掃落葉。

青鶯喝住兩人道,「方才說什麼,再說一遍1

兩丫鬟搖頭如波浪鼓,臉色泛白道,「沒,沒說什麼。」

兩丫鬟緊張的快哭了,恨不得咬斷舌頭好,青鶯姐姐是三姑娘的心腹,她們嚼姑娘的舌根,還說不想跟著姑娘陪嫁,她肯定是生氣了。

青鶯望著小丫鬟,聲音又拔高了兩層,「說!大廚房齊媽媽說了什麼?」

小丫鬟聽得一怔,手緊緊的握著掃把,支支吾吾道,「齊媽媽說幾年前,京都馮家大少爺下聘給蔣家,也是一雙活雁,死了一隻,成親第二天,大少爺就死在了喜床上……。」

青鶯聽得心一慌,忙問道,「馮大少爺有病?」

兩丫鬟連連搖頭,「沒玻」

青鶯扭眉了,「沒病,怎麼會忽然就死了?」

兩丫鬟沒說話。

青鶯的心跟被人撓了兩爪子似地,兩丫鬟明明知道,就是不催,非得她罵才說呢?!

青鶯又罵了兩句,然後兩丫鬟就乖了。

「齊媽媽說,蔣姑娘命硬,馮大少爺是被她給剋死的,那兩隻大雁,好好的無辜死一隻,就是徵兆,馮家應該退親,可是沒有,馮大少爺才有此遭難……。」

說到最後,兩丫鬟的聲音就沒了。

青鶯一雙眉頭,皺的能夾死蚊子了。

這跟姑娘和楚大少爺好像。

不會楚大少爺也會……死吧?

想著,青鶯趕緊回屋。

屋子裡,清韻和楚北再說話,兩人神情平和,沒有起衝突。

青鶯把藥膏放下,把清韻拉了起來,把方才聽來的話,告訴清韻。

清韻聽得好笑,「真有這麼邪門?」

青鶯就那麼望著她,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奴婢也不知道,但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萬一楚大少爺真怎麼樣了,姑娘豈不是要當一個克夫罵名?

清韻望著她,道,「就算我相信,也沒法退婚了埃」

聖旨賜婚,還賜的那麼艱難,能隨隨便便就退婚嗎?

楚北坐在那裡呷茶,本來丫鬟和清韻說話,他沒有故意聽,再加上兩人說的小聲,他也沒聽見。

但是清韻說的大聲啊,尤其退婚兩個字,讓他額頭跳了下。

他放下茶盞,問道,「你要退親?」

清韻轉身回頭,邁步走過來,笑道,「今兒鎮南侯府送來一雙活雁,死了一隻,幾年前,也出現過這樣的情況,新郎成親第二天死了,青鶯不想你被我剋死,想你退親保命呢。」

楚北聽得嘴角上揚,「克我?我的命都是你救的,你怎麼克我?」

青鶯站在一旁,鬧了個大紅臉。

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好,她真是笨到底了,怎麼就沒想這麼多呢。

楚大少爺都是姑娘救的,姑娘是他的救命恩人啊,怎麼克他?

這些事,清韻是不信的,她望著楚北道,「那雙大雁是你射的?」

楚北輕嗯一聲,「是我射的。」

「大雁沒受傷?」清韻閃著一雙琉璃眼,好奇的問道。

楚北望著她,如星辰般璀璨雙眸帶了寵溺笑意,「納采禮是喜事,受傷的雁送來,還不如不送。」

清韻想想也是。

不過她還有最後一個好奇,她望著楚北問,「大雁成群結隊,那麼多隻大雁里,你是怎麼知道那一對大雁是夫妻的?」

射大雁,還射一對夫妻,這難度不是一般的大吧?

難道射一隻,另外一隻也主動跟著掉下來?

不是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嗎?

「夫妻?」楚北望著清韻。

清韻點頭,楚北就耳根子紅了,他哪有那本事啊,「我只能保證一公一母。」

清韻臉微紅,她好像過於刁鑽了,大雁在天上飛,怎麼發現人家是夫妻的,只能保證公母了。

再者,送大雁也只是意思意思,沒有人閑得發慌去研究人家大雁是不是夫妻的。

清韻打算把這話題揭過。

她不信楚北是那等短命之人,再者退婚不可能,沒必要糾結。

楚北卻望著她道,「難道我送的不是一對夫妻,所以一隻傷心死了?」

這個解釋很好,但是清韻好奇,「那另外一隻怎麼沒死?」

楚北想了想道,「許是另外一隻沒心沒肺一些。」

清韻,「……。」

青鶯憋笑,她忍不住道,「或許另外一隻還沒有嫁人呢?」

青鶯湊趣,外面有人憋不住了。

窗戶處,露出衛風的腦袋,他道,「爺,有件事,屬下覺得應該告訴你。」

楚北瞥頭望著他,「什麼事?」

衛風抖了肩膀,憋笑道,「爺射的那兩隻大雁,雖然一大一小,但都是公的。」

楚北,「……。」

清韻,「……。」

清韻臉著,她努力忍,再忍。

忍無可忍,清韻捂著肚子笑了起來,笑的腮幫子都疼了。

楚北的臉又紅又黑,羞惱交加。

他才說只能保證一公一母,誰想到居然都是公的。

他恨不得掐死衛風了,咬牙問,「你知道,怎麼不說?1

衛風委屈,他要知道,他能不說么,「屬下也不知道啊,是大雁死後,楚總管給它驗屍才發現的……。」

楚總管當時那個哭笑不得,大雁一大一小,大家想當然的就以為是一公一母了,誰想到會不是?

幸好大雁關在籠子里,安定侯府沒人拿出來仔細看,不然這臉就丟大了。

衛風知道,卻沒告訴楚北,是怕他臉皮保

可是方才,他實在忍不住了,怕清韻胡思亂想,想法子退親,所以就坦白了。

坦白是有後果的,就是順帶把他家主子的臉放地上狠狠的來回碾壓了一遍。

楚北只覺得臉燙的厲害,像是要把面具灼燒化了。

他一把抓過桌子上的藥膏,縱身一躍,消失在屋內。

然後就傳來衛風叫疼聲。

沒錯,楚北賞了他一腳。

清韻笑的肚子疼。

ps:~~o_

白天要出門,一大清早起來碼了一更,二更會晚點點點點~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