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五十九章 折服(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九章 折服(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原是要解衣就寢的,楚北來了一趟,解了雙雁死了一隻的疑團,笑的清韻腮幫子直疼,那點子困意也給笑沒了。

她撫著臉,揉腮幫子處的僵硬。

青鶯站在窗戶邊,也是肩膀抖的厲害。

衛風被楚北一腳踹了,撞到大樹上,震了一地的落葉,他身上都有不少。

他爬起來,聽著青鶯和喜鵲的笑,臉皮有些掛不祝

他走過來,道,「逸郡王被皇上罰掃馬廄,他要爺陪著一起掃,爺沒法拒絕,所以接下來一個月,爺可能要住在軍營了,三姑娘給定國公府大少爺治病的事,一個月以後再去不遲。」

衛風不提這事,清韻差點都給忘記了。

安郡王和逸郡王的事解決了,她接下來就是要給定國公府大少爺治腿了埃

上回,定國公夫人得知安郡王和逸郡王爭著要娶她,一個相思成疾,一個鬧著要落髮出家,怕她出事,趕不及來提點她,可見有多盼著她能幫顧明川治病了。

明天,估計定國公府的馬車就會來接她了。

只是楚北沒時間……

拜託,她給人治病,要他有時間做什麼,他是能給她打下手啊,還是她缺個幫倒忙的啊?

還有,她雖然和楚北定親了,親事從一開始就波折重重,可到底還未出嫁呢,去哪兒都一起,這算夫唱婦隨,還是婦唱夫隨?

清韻走過來,想讓衛風幫著轉達幾句話,可是丫鬟把位置讓開,那還有衛風的人影啊?

窗台上有一片綠葉,清韻拿起來。

外面。紫箋站在珠簾外道,「姑娘,大夫人和孫媽媽從忠義侯府回來了。」

紫箋稟告完,青鶯嘴角就咧開了,怎麼都憋不上,大夫人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會兒有熱鬧瞧了。

清韻不困了。就算困。碰到這樣的熱鬧,她也得爬起來看埃

喝了半盞茶,清韻就帶著丫鬟去春暉院了。

邁進春暉院。清韻眼睛就睜大了。

因為大夫人就站在院子里,面對著正屋站著。

沐清柔幾個站在一旁。

清韻走過去,沐清芷就望著她,眸底一抹妒忌。瞬間升起,瞬間熄滅。好像是人的錯覺一般,不過清韻還是捕捉到了。

沐清芷看了清韻一眼,就把眸光投向正屋。

沐清雪則臉頰帶笑的走過來,自然而然的挽起清韻的胳膊。

清韻有些不適。但也沒拂開她,只問道,「怎麼都站在外面。不進屋?」

沐清雪回道,「祖母把孫媽媽叫進了屋。其他人都不許進去。」

清韻嘴角噙笑。

孫媽媽是老夫人的心腹,她是想從孫媽媽那裡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呢。

屋內。

老夫人坐在羅漢榻上,臉陰的厲害,問道,「那兩個大箱子到底怎麼回事,弄清楚沒有?」

孫媽媽站在那裡,她輕嘆一聲道,「事情說弄清楚了,也確實弄清楚了,說沒弄清楚,就跟一團亂麻似地,奴婢想不通。」

聽見孫媽媽的嘆息,老夫人眉頭又狠狠的皺了下,「到底怎麼回事?」

孫媽媽就回道,「今兒,忠義侯府抬來的兩口大箱子,其實是今兒早上,大夫人回門時帶回去的,那蜀錦也是大夫人送的,和老夫人您生氣一樣,忠義侯府老夫人也氣病了,一氣之下,又要兩口大箱子送還了回來,忠義侯府還在左相夫人跟前跌了臉……。」

老夫人想過無數忠義侯府送東西來的理由,唯獨沒想過這事,哪怕周總管懷疑過,可是她不相信。

現在孫媽媽都這麼說,她還有什麼理由不信?

老夫人眉頭緊鎖,「大夫人為什麼要這麼做?」

忠義侯府是她的靠山,她巴結還來不及呢,會做這樣的蠢事?

孫媽媽望著老夫人道,「事情不像是大夫人做的,她得知那些東西是她送的,也很詫異,不像是裝的,可是……。」

說著,孫媽媽就停了。

老夫人追問道,「可是什麼?」

孫媽媽望著老夫人道,「以奴婢這麼多年看人的眼光來看,大夫人確實不知情,可方媽媽卻是知道的。」

老夫人更迷糊了,「你是懷疑方媽媽?」

方媽媽是大夫人從忠義侯府帶來的陪嫁媽媽,是她身邊的一把手,她只會勸大夫人對忠義侯府好,不可能做這些事。

還有,那兩箱子禮,是大夫人偷偷送回忠義侯府的。

有什麼東西不能正大光明的送,需要她偷偷的送?

老夫人想不透,孫媽媽也給不了解釋,只得道,「老夫人,大夫人還在外面等著呢。」

老夫人冷笑一聲,「讓她進來,我倒是想瞧瞧鬧出這樣的事來,她拿什麼來搪塞我?」

院子里,大夫人等的心急如焚,她腦袋轉的飛快,想理由把事情囫圇過去。

可是思來想去,都沒什麼好理由。

她總結了下,她需要解釋的事情有三點。

第一,她為什麼要偷偷的給忠義侯府送禮去。

第二,那兩箱子東西是怎麼來的。

第三,她如何消了忠義侯府對安定侯府的怒氣。

還未想通透,門吱嘎一聲打開,孫媽媽站在屋內道,「大夫人,老夫人讓你進屋。」

大夫人輕提裙擺,努力保持臉色從容的走了進去。

沐清柔緊隨其後,再就是沐清芷周梓婷幾個。

清韻走在最後面。

她進屋時,大夫人都在解釋了,「昨兒白天,我就知道忠義侯府老夫人病了的事,只是侯府為了清韻的事,根本無心理會其他,我也沒那個心思回娘家探望,就吩咐方媽媽準備些東西,我帶回忠義侯府去,只是侯府恢復爵位這事,忠義侯府沒能幫的上忙,我又丟了侯府的事,跑回去盡孝,擔心老夫人您生氣,這才瞞著的,可是誰想那兩箱子東西竟然出了岔子,東西是我讓孫媽媽準備的,大多數都是我的陪嫁,誰想到會有問題,前天夜裡,紫檀院丫鬟夜裡起夜,說是看到有人影,嚇的躲在被子里瑟瑟發抖,我只當她是看花了眼,如今想來,果真是有賊人摸進了我的紫檀院,算計於我。」

說著,大夫人聲音就委屈了起來。

不管她讓方媽媽做了什麼事,但是就從今天這事來看,受委屈,最倒霉的只有她。

她說什麼,大家都會信。

她繼續道,「今兒左相夫人去探病,忠義侯府老夫人勉強打起精神招待她,閑聊時,說起咱們侯府恢復爵位之事,也不知道是誰把流言蜚語傳的到處都是,說咱們侯府惱了忠義侯府沒幫忙,有斷絕往來的意思,忠義侯府老夫人為了破除流言,就把我送去的兩箱子東西拿出來,打算藉此攻破流言,誰想到,誰想到讓忠義侯府在左相夫人跟前沒了臉,讓她病上加病,床不起了,我和孫媽媽回去之後,她問我話,我沒敢說實情,只說蜀錦是人送來的賀禮,我瞧著不錯,就帶回來了……。」

大夫人知道,她收買不了孫媽媽。

她在忠義侯府說的話,孫媽媽會一字不漏的告訴老夫人。

她撒謊的事,瞞不過孫媽媽,所以她只能坦白。

清韻站在一旁,她已經被大夫人的巧舌如簧,舌燦蓮花如折服。

那麼大的錯誤,她竟然想輕描淡寫幾句話就想抹平?

清韻望著老夫人,見老夫人眉頭隴緊。

顯然,她選擇了相信大夫人。

她問道,「忠義侯府沒生氣?」

大夫人搖頭,「怎麼可能不生氣,只是我是被人陷害,並非是故意的,忠義侯府是我娘家,東西又是方媽媽準備的,我解釋了,她們想明白,氣也就消了大半了,只是讓忠義侯府在左相夫人跟前沒了臉,這口怒氣,估計要一陣子才能消。」

她說著,清韻站在一旁道,「聽府里下人時候,那兩口大箱子原是放在外庫房的,和原本打算送去江家的擺在一起,這兩箱子被人動了手腳,那送去江家的會不會也?」

說著,清韻拍著胸脯道,「幸虧沒送去江家,要是出了事,以外祖父的脾氣,估計要被活活氣死。」

聽清韻這麼說,老夫人手裡撥弄的佛珠滯了下。

大夫人說紫檀院有黑影,那兩口大箱子是被人算計的。

清韻說,那兩口大箱子是放在外院庫房的,還和江家的放在一起?

老夫人心中隱隱有猜測,她冷了眸子,吩咐道,「將外庫房兩箱子東西抬來」

聞言,大夫人心一慌。

孫媽媽就帶著丫鬟走了。

大夫人拳頭攢緊,扭頭,狠狠的瞥了清韻一眼。

那一眼,飽含殺意。

站在清韻身邊的沐清雪,身子一緊,下意識的往旁邊挪了幾步。

她還想借著清韻之手,幫姨娘如願。

如今瞧來,大夫人是容不得清韻了。

她這時候和她走的近,豈不是引火燒身?

清韻就那麼站在,她迎視著大夫人冰冷如刀的眸光。

她面色不改,嘴角上揚,勾起一抹牲畜無害的笑。

以為那麼看她,她就會怕了?

她既沒有告狀,也沒有戳破她什麼,她只是關心江家而已。

她思慮周全,以忠義侯府為鑒,是為侯府好。

這樣也要怪她,那她只有幾個字奉還。

天作孽,猶可耍

自作孽,不可活。

怨不得旁人。

ps:今天就兩更了,走了一天,累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