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六十章 臘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章 臘肉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很快,孫媽媽就帶人將放在外庫房準備了給江家的兩口大箱子抬了來。

看著那兩大箱子,沐清芷幾個就覺得胃裡在翻江倒海。

她們會忍不住想起之前在外院正堂瞧見的一幕,簡直是揮之不去的噩夢。

四個婆子抬著兩口大箱子,孫媽媽小心叮囑道,「小心放下。」

等箱子落地,孫媽媽就望著老夫人了。

老夫人瞥了兩箱子道,「打開。」

說完,她就端起茶水,輕輕啜著。

眼睛沒有再看大箱子一眼,顯然是擔心上午的事再重演一遍。

其他人,和老夫人一眼,都不敢看。

清韻則沒什麼好怕的,因為她知道,這兩箱子東西沒有問題。

婆子把兩口大箱子打開。

沒有和上回一樣,聽到尖叫聲傳來。

大家都把眼睛睜開了。

大箱子里,擺滿了綾羅綢緞。

孫媽媽吩咐婆子道,「拿起來,打開看看。」

兩婆子面面相覷,這些綢緞瞧著沒事,可不代表裡面沒問題啊,萬一……

可是孫媽媽又催了一遍,兩婆子只能照做了。

兩婆子拿了綢緞,緩緩展開,綢緞順滑,裡面什麼都沒有。

兩口大箱子里,有八匹綢緞,都沒有被人動手腳。

還有兩套頭飾,四斤新茶,兩斤普通燕窩,半斤血燕窩。

上等文房四寶一套,宣旨兩刀,還有一對彩瓷梅花瓶。

除此之外,還有一兩冬蟲夏草。

這禮,很重。

老夫人坐在那裡看著。臉色越來越沉。

這不是給江家的謝禮

當日,她讓大夫人準備謝禮,大夫人把禮單拿給她瞧了。

禮單上沒有血燕窩,更沒有冬蟲夏草

送的瓷瓶也不是梅花紋彩瓷,而是青花瓷,上面是竹葉紋。

而且,宣旨是四刀。不是兩刀。

孫媽媽手裡拿著禮單。拿給老夫人看,道,「這禮單和大箱子里的東西對不上號。」

除了兩刀宣紙一樣外。其他都不相同。

且不說大夫人不可能出這樣的紕漏了,她更不會給江家送冬蟲夏草和血燕窩。

尤其不會送了,還不添在禮單上,讓老夫人知道。

孫媽媽瞥了眼方媽媽。想到之前她那麼著急的趕到忠義侯府,把大夫人拉到一旁說話。

孫媽媽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這才是給忠義侯府準備的東西。只是不知道侯府哪個下人辦事那麼馬虎,竟然將兩份禮單犯錯了。

想到今兒忠義侯府抬回來的東西,那是要送去江家的……

要是真送了,還不得把江老太爺氣的噎死過去?

老夫人面如寒霜。

大夫人站在一旁。她唇瓣抿成一條之言,眼神冰冷如刀,她走到大箱子前。拿了首飾盒,翻看起來。一臉驚詫道,「我給江家準備的東西怎麼變了?這首飾是我兩個月前買的埃」

她一臉憤怒。

憤怒中又夾著三分無辜。

清韻站在一旁,她想看這一出鬧劇,大夫人要怎麼唱下去,才能熄了老夫人的怒氣。

方媽媽跪下來,道,「老夫人給大夫人做主啊,這些東西,是奴婢準備的,也是奴婢看著裝進大箱子里的,這冬蟲夏草是特地給忠義侯府老夫人補身子用的,是大夫人用私房錢買的,如今卻出現在了送給江家的箱子里,這也就罷了,侯府能恢復侯爵,江家幫了大忙,送了也無妨,可是賊人千不該萬不該,他偷梁換柱也就罷了,他還在大夫人送去忠義侯府的箱子里動手腳」

方媽媽上下嘴皮一翻,就把錯推在了別人頭上。

而且,她說的還很有道理。

大夫人掏私房錢買的冬蟲夏草,孝敬忠義侯府老夫人合情合理,孝敬江家,要不是被人動了手腳,那絕對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而且,方媽媽辦事,素來嚴謹,放錯禮單這樣的事,那是不可能。

尤其是送去忠義侯府和打算送去江家的大箱子還不一樣,就更加錯不了了。

唯一的解釋,就是有人動了手腳,存心害大夫人。

只是,侯府有誰有這麼大的膽量呢,外庫房可不是一般地方,隨隨便便是個人就能進去。

一屋子人都在揣測那人是誰。

只差有人起個頭,就懷疑到衛馳頭上了。

偷梁換柱這事,確實是衛馳做的,可要把那損陰德的事也算在他頭上。

清韻都替衛馳叫委屈。

這口黑鍋,清韻不可能任由衛馳背著的。

她上前一步,望著老夫人道,「那放在綢緞里的臘肉,分量不少,是大廚房丟的嗎?」

據她所知,侯府只有侯爺喜歡吃臘肉,其他人都不怎麼吃。

侯爺不在府里,經常辦差,所以臘肉不會準備太多,丟一大塊,不可能不被發現。

清韻是望著老夫人問的,可是眼睛餘光瞥的是方媽媽。

見方媽媽眼神慌亂,清韻就笑了。

果然是她。

老夫人看著清韻,她的眸光在清韻臉上多停了幾秒,才吩咐秋荷道,「去大廚房問問,可丟過臘肉?」

秋荷輕福了下身子,就轉身去大廚房了。

方媽媽站在一旁,她頭上有了細密汗珠,背脊濕透。

汗珠滑進眼睛里,酸澀刺疼。

她忍不住抬手擦了下。

清韻也不說話,就那麼盯著方媽媽看。

清韻的眼神太過明顯,沐清雪幾個也注意到了,都隨著清韻望向方媽媽。

周梓婷眼珠子一轉,笑道,「方媽媽這是怎麼了,這天也不熱埃你怎麼出了一頭的冷汗?」

她一說這話,一屋子人都望著方媽媽。

老夫人眼睛一縮,臉又青了三分。

方媽媽一抹額頭,笑道,「奴婢沒事。」

沒事?

當人是瞎子呢,沒事好端端的出一頭冷汗?

周梓婷腹誹道,嘴上卻沒說出口。能讓方媽媽嚇成這樣。可見是她動的手腳。

大夫人坐在那裡,她手中帕已經被修長指甲給戳破了,指甲也斷了一根。

她回頭瞥了方媽媽一眼。

方媽媽眼神有乞求之色。求大夫人救她。

大夫人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眼神。

方媽媽是她的奶娘,從小看著她長大,對她忠心耿耿。

離間江家的事,是她的主意。只是這事太過重大,她不放心交給旁人。唯有方媽媽才放心。

這些年,方媽媽幫了她不少的忙,她是忠義侯府庶女,在忠義侯府跟王老夫人斗。要不是方媽媽教她為人處世的道理,她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她必須要保住方媽媽的命

且不管方媽媽是她的奶娘,就沖方媽媽做的這些事。全是為了她好,她要是任由方媽媽被老夫人杖斃死。讓那些為她賣命的人怎麼想?

以後讓那些人幫她辦事,他們必定會畏手畏腳。

大夫人輕捂了下肚子,臉色變了變,她起身出去了。

顯然,是去方便了。

她的丫鬟碧春跟出去伺候。

清韻知道,大夫人是想輒救方媽媽去了,不知道她怎麼救方媽媽?

大夫人還未回來,秋荷就回來了。

和她一起回來的還有大廚房管事柳媽媽。

柳媽媽是老夫人的心腹,掌管了春暉院小廚房十幾年了,深得老夫人的心,要不是大廚房一再出事,她哪捨得柳媽媽去管大廚房啊?

秋荷進來,福身道,「老夫人,大廚房沒有丟過臘肉,侯府除了侯爺愛吃臘肉外,其他主子並不喜歡吃,所以大廚房沒準備多少臘肉,奴婢接管大廚房后,研究幾位主子的口味,下人這才想起來腌制的臘肉還沒有晾曬,便拿出來晾晾風,那些臘肉腌的不怎麼好,奴婢不敢給侯爺吃,就讓下人重新腌制,正好,那日方媽媽去了大廚房,正巧見丫鬟切臘肉,還剩下最後一塊,就討了去。」

聽柳媽媽這麼說,清韻腮幫子都憋疼了。

方媽媽拿的是最後一塊臘肉啊,其他的都切了吃了。

而且,給江家和忠義侯府準備東西的正是方媽媽。

不過,就算方媽媽拿了塊臘肉,也不足以證明就是她放的,因為人家是拿回去吃的。

這不,方媽媽跪下來,叫冤枉道,「老夫人,那臘肉奴婢是討回去吃的啊,奴婢怎麼可能會做坑害忠義侯府的事?」

她義正言辭,絲毫沒有撒謊的膽怯。

因為她說的是真的,她不會做坑害忠義侯府的事,她坑的是江家。

清韻笑了笑,望著老夫人道,「祖母,我也覺得方媽媽不像是做這樣事的人,不過就目前來看,她的嫌疑最大,但她不是沒有證人,臘肉燒沒燒,紫檀院的丫鬟應該清楚。」

清韻說著,周梓婷多看了她兩眼,眸光就跟看一個傻子似的。

她傻了吧,事情到這一步,就差沒明說是方媽媽在侯府準備了給江家的謝禮里動的手腳,只是不知道為何被人調換了,抬去忠義侯府,讓大夫人偷雞不成蝕了把米,自作自受了。

她倒好,不幫著踩方媽媽才,踩大夫人,她還幫方媽媽說話。

她腦袋被門擠了吧。

周梓婷這麼想。

可是老夫人就不會了,今兒清韻說的話雖然不多,但仔細看,卻直接影響她查探這件事。

是清韻,把忠義侯府的禮和江家的聯繫在了一起。

也是她提到臘肉,現在更是一句話定方媽媽的生死。

臘肉吃了,方媽媽嫌疑就解了。

臘肉要是沒吃,紫檀院也沒有,那方媽媽就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而且她說話聰慧,連她都得嘆一聲佩服。

老夫人吩咐道,「去紫檀院問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