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六十一章 顧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一章 顧忌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大夫人進屋時,正好聽到老夫人這句話。

她什麼也沒說,只走到自己位置上做好。

方媽媽望著她,眸底寫滿了乞求,求大夫人救她。

大夫人朝她輕點了下頭,然後端茶輕啜。

方媽媽就安心了。

她靜靜的跪在那裡,等著秋荷無功而返。

可是她想錯了,秋荷回來,稟告道,「老夫人,紫檀院小廚房燒臘肉,還是侯爺離京辦差前一天的事,方媽媽也沒有帶臘肉回去過。」

方媽媽面如死灰。

大夫人點頭,她以為秋荷會什麼也問不出來,甚至問出來的結果就是她帶了臘肉回去燒了吃,怎麼會這樣?!

她抬眸見老夫人冰冷憤怒的眼神,她趕緊磕頭。

她的額頭砸在青石地板上,發出咚咚咚的響聲。

可是沒人心疼她,因為方媽媽是想藉此叫屈,「老夫人明鑒,奴婢是冤枉的啊1

老夫人冷冷一笑,「冤枉?我容你狡辯了幾次,都到這一步了,你還死不認罪?你倒是說說,從大廚房帶走的臘肉,去哪兒了,生吃了嗎?1

越說,老夫人越憤怒。

桌子被她拍的砰砰響。

方媽媽跪在地上,眼淚流的滿面都是,可她不敢承認。

她一認罪,就是死路一條。

她想活著,想理由脫罪。

可是這一回,她根本脫不了罪了。

大夫人站起來,望著方媽媽道,「你老實說,是不是你做的?」

方媽媽聽得一鄂。她抬眸望著大夫人。

清韻也驚訝了,她沒想到大夫人會這麼問。

她這是要棄車保帥了?

大夫人望著方媽媽,她眸光並沒有指責,甚至是鼓舞方媽媽認罪。

方媽媽抹了眼角的淚花,望著老夫人道,「是,是我做的。」

雖然心裡清楚。就是方媽媽做的。可是聽她親口承認,老夫人一氣之下,將手邊的茶盞給摔了。

紅綃才端上來的熱茶。砸在方媽媽身上。

滾燙的茶水疼的方媽媽額頭青筋暴起,可是她不敢叫疼。

她跪在那裡,道,「老夫人。事情是我做的,我認罪。可是我不甘心!我是大夫人的奶娘,跟著大夫人嫁進侯府十幾年了,大夫人為侯府生兒育女,做了多少事。老夫人看在眼裡,可是侯爺呢,她心底只有已經過世的江氏1

她不稱呼奴婢。還直接稱清韻的娘為江氏。

「江家觸怒聖顏,連累侯府被貶。大夫人從侯夫人變成了伯夫人,身份降了一節!以前,大夫人和五姑娘走到哪裡,都前呼後擁,被貶之後,幾乎就沒幾位太太邀請大夫人去喝茶賞花,五姑娘更是被威北侯府姑娘欺負,她們都是我看著長大的,我瞧了心疼1

「是,侯府能恢復爵位,江家是幫了大忙,忠義侯府沒出什麼力,可尚書府都沒幫忙,忠義侯府敢隨便幫著求情嗎,老夫人因此疏遠忠義侯府,我不服氣!是我勸大夫人給忠義侯府送禮的,送的比江家還要重!也是我在送給江家的謝禮里動的手腳,我沒有做錯1

「謝江家?侯府為什麼要謝江家,這是江家應該做的,要不是因為江家,侯府不會被貶1

「江家是安定侯府的親家不錯,可江氏已經過世多年了,侯爺還記著她,對江家比對忠義侯府好的多,就因為大夫人是繼室,是填房嗎?1

方媽媽說著,老夫人氣的嘴皮哆嗦,說不出來話。

大夫人哽咽道,「別再說了……。」

只有四個字,卻滿是委屈和心酸。

方媽媽沒有停,她聲音越說越大,「我替大夫人委屈,忠義侯府是沒幫侯府什麼忙,可至少沒有坑過侯府!老夫人還要謝江家,對江家感恩戴德,這將我們大夫人置於何地?我就是要離間江家,最好是老死不相往來1

說到最後,方媽媽幾乎就是吼了。

老夫人氣道,「給我拖出去,亂棍打死1

老夫人話音一落,便走過來兩個粗使婆子,拽著方媽媽要拖她下去。

大夫人沒有幫著求情。

倒是她身邊的碧春急道,「大夫人,方媽媽不能死埃」

大夫人拿帕子抹眼淚,「有錯當罰,我豈能徇私偏頗。」

聽聽,多麼公正的大夫人埃

公正的叫清韻都對她刮目相看了。

尤其是外面,板子都打的啪啪響,方媽媽在歇斯底里的叫。

她真的不救方媽媽,任由她被老夫人活活杖斃?「

碧春就道,「可是你今天把方媽媽給了大太太啊,她已經不是侯府的人了,過幾日大太太要人,你把方媽媽的屍體交給她嗎?」

碧春說著,大夫人這才反應過來,忙道,「快去,讓她們住手1

碧春爬起來,就跑出去阻止人打方媽媽。

老夫人坐在那裡,冷眼看著大夫人。

大夫人望著老夫人,擦乾眼淚道,「看我都被氣糊塗了,方媽媽是我的貼身媽媽,她今日放下大錯,全是為了我,我想救她,可家有家規,犯錯就該罰,她放下大錯,打死她都是輕的,可是今天,我無意犯錯,把忠義侯府得罪了個遍,大嫂藉機刁難我,我幾次想甩袖就走,可是侯府失禮在前,我要是走了,兩府的關係可就沒法修補了,還有左相夫人,她也知道我侯府送的禮……這事還得忠義侯府去解釋,我不想侯府毀了名聲,只怕往後我侯府再送禮,沒人敢收。」

這一點,大夫人說的,老夫人信。

她望著大夫人,冷了眼神問道,「忠義侯府怎麼刁難你的?1

大夫人望著孫媽媽道,「忠義侯府大太太的貼身媽媽。有一弟弟,有些痴傻,她一直想給他娶個媳婦,可是忠義侯府沒人嫁,今天,大太太瞧中了孫媽媽……。」

一句話,孫媽媽臉沉的跟百年老鍋底似地了。

老夫人臉也拉的老長。大夫人趕緊道。「我知道她是故意氣我的,她知道孫媽媽是老夫人的人,半日都離不得。我當時就嚴厲回絕了,說孫媽媽是您的人,我做不了主,她當即就道。孫媽媽我做不了主,方媽媽總可以吧。我知道她是要砍去我的左膀右臂,我不同意,卻不得不答應。」

言外之意,她已經把方媽媽許給忠義侯府大太太了。

方媽媽現在是忠義侯府的人了。她的生死不是安定侯府能做主的。

這一招釜底抽薪,用的叫清韻驚艷。

老夫人冷笑道,「我要真杖斃了她。忠義侯府又能如何?1

大夫人望著老夫人道,「忠義侯府大太太不是個好說話的人。我好言好語相勸,她還這般刁難我,方媽媽要是死了,她肯定以為是我不願意把方媽媽給她,她還會開口要旁人,或者要些別的,今日之事,是我侯府不佔理……。」

一句侯府不佔理,聽在老夫人耳朵里,格外的刺耳。

「侯府不佔理?東西是我派人送的嗎?1老夫人怒道。

大夫人望著她,道,「東西是我送的,可是我嫁進侯府十幾年,就是侯府的人,代表的就是侯府,大嫂要方媽媽才能消氣,我答應了,可是不給方媽媽給她,她必定會提旁的要求,到那時,我該怎麼辦?」

清韻實在聽不下去了。

大夫人這是威脅老夫人呢,忠義侯府要方媽媽就能擺平。

要是不給方媽媽,那忠義侯府要錢,要地,她拿不出來,那就只能從公中拿了。

誰叫是老夫人要打死方媽媽的。

沐清柔站出來,望著老夫人道,「祖母,你就饒了方媽媽一命吧,反正以後她也不會留在侯府了,眼不見為凈。」

沐清芷也道,「方媽媽有錯,確實該罰,不過她犯的錯,她來擺平,也算是將功折罪,不過那把東西調換的人更該死,東西沒有送江家去,要是不被調換,就不會丟侯府的臉面了。」

老夫人坐在那裡,若有所思。

倏然,她抬眸望著清韻,問道,「方媽媽是打死好,還是送去忠義侯府好?」

清韻眼皮一抖,怎麼又把難題丟給她啊,她不喜歡處理這類難題好嗎?

清韻還沒回答,沐清柔就瞪著她了。

那樣子,像是她要敢說處死方媽媽,就要她好看。

清韻望著老夫人道,「祖母,清韻能說心裡話嗎?」

老夫人點頭,「有什麼話就說。」

清韻就道,「事情歸根結底,還是江家連累侯府被貶,江家幫侯府恢復了爵位,還是被人記恨,我替外祖父心寒,我若是江家,是外祖父,聽到今日之事,以後都不會再跟侯府往來了,方媽媽是杖斃,還是送去忠義侯府,對外祖父,對我都無關緊要,我只希望,我嫁進鎮南侯府後,江家那邊,我會自己往來,侯府和江家,還是斷了吧,對大家都好。」

說完,清韻福身道,「祖母,我頭有些暈,先告退了。」

不等老夫人答應,她轉身走了。

青鶯看了看臉色鐵青的老夫人,也跟著福身,追著清韻走了。

等出了春暉院的門,青鶯就忍不住道,「姑娘,你怎麼不讓老夫人處死方媽媽?」

清韻赫然一笑,「處死方媽媽?她問我那話,就代表她想饒了方媽媽。」

問話,只是堵她的嘴罷了。

大夫人想救方媽媽,老夫人是想殺方媽媽,可是為了侯府的名聲,她會退讓。

況且,江家被貶,哪怕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始終比不上忠義侯府。

清韻不說,青鶯根本就沒想過老夫人會饒了方媽媽。

她氣撅了嘴道,「這事就這樣算了?」

雖然江家沒吃什麼虧,還讓大夫人受了一通氣,可是大夫人想挑撥離間,那就不行。

清韻腳步往前,道,「不這樣算了,還能怎麼樣?」

「奴婢不服氣1青鶯氣道。

雖然她沒辦法拿大夫人怎麼樣,但是有人可以埃

她四下望了望,確定沒人在,她道,「可以讓衛馳大哥……。」

她沒說完,清韻就回頭望著她,道,「沒用的,江家最大的錯,就是曾經拖累過侯府,而忠義侯府沒有。」

這就是大夫人的底氣。

方媽媽犯了錯,還敢那麼振振有詞的忠義侯府打抱不平,不就是因為忠義侯府沒有拖累過侯府。

聽起來,還挺有道理的。

青鶯捏緊粉拳,氣的是頭冒青煙,「江家已經幫侯府恢復了爵位,這樣還不行,真的要老死不相往來才行嗎?」

清韻繼續往前走。

她嘴角一抹笑,曇花一現。

除了老死不相往來,還有一個更好的辦法。

那就是忠義侯府也拖累侯府。

從侯府恢復爵位那一天起,清韻就在琢磨一件事了。

侯府不是怪江家連累了侯府,所以遷怒於她和沐清凌嗎?

她和江家,已經不欠侯府什麼了。

若是侯府再貶一回,還是因為忠義侯府,那可就好玩了。

要知道,大夫人可是極力反對侯爺幫江家的,極力阻止侯府和江家往來,更是恨不得將她千刀萬剮了泄憤。

要是有一天,輪到忠義侯府了,輪到她了。

那時,大夫人會如何?

老夫人又會如何?

沐清柔會不會被犧牲,會不會被聯姻?

無數的好奇,縈繞在清韻的心頭。

她嘴角勾起一抹期待的笑。

她費盡辛苦,搭上名聲換回來的侯爵之位,豈能白白便宜了她人?

她沒有奢望感激她,但得了便宜還賣乖,她就忍無可忍了。

以前,她還會猶豫,畢竟侯爵之位得來不容易,更擔心老夫人會被活活氣死。

可是今日看來,老夫人的抗生氣能力比她想象的要大的多。

想氣死老夫人,沒那麼容易。

如此,她還忌顧什麼?

青鶯站在一旁,巴巴的望著清韻,見清韻笑,青鶯就兩眼瞪直了。

姑娘在笑?

還笑的那麼高興,就跟撿了銀子似地。

氣都能被氣死了,姑娘還笑的出來。

也太沒心沒肺開的開了吧?

還是被氣壞了?

她有些擔心的問道,「姑娘,你笑什麼?」

清韻隨手摘了一朵花,在手中轉了幾下,又置於鼻尖清嗅,笑道,「笑什麼?笑有求於人的感覺不好受。」

ps:四千字大章,就不分開發了~~~~~

清韻發飆了,請點贊。未完待續。!--over--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