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六十二章 靠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二章 靠山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泠雪苑,書房。

清韻坐在那裡,提筆沾墨,認真的寫起來。

書房內,只有她一人。

門,吱嘎一聲推開,青鶯走了進來。

她鼓著腮幫子,站在書桌旁道,「姑娘猜對了,老夫人真的饒了方媽媽一命,只打了她二十大板。」

清韻繼續寫,頭也不抬的問道,「然後呢?」

青鶯眨眼,姑娘怎麼知道還有然後,「老夫人說江家和忠義侯府都是侯府的親家,她不會厚此薄彼,如果和江家斷絕關係,和忠義侯府也一樣,今日之事,更不許侯府下人碎嘴,如有發現,嚴懲不貸。」

青鶯頓了頓,繼續道,「方媽媽犯了那麼大的錯,全是大夫人管教不嚴,老夫人罰了她一番,並要她處理好忠義侯府的事。」

青鶯是看著清韻說的,見她神情不動,青鶯撅了撅嘴道,「老夫人罰的太輕了。」

清韻放下筆,瞥了她一眼,笑道,「要不是我說了那話,指不定罰的更輕,誰讓侯府離了她就轉不動了呢?」

大夫人為什麼犯了錯,還敢振振有詞,毫不膽怯?

不就因為侯府離了她就轉不動了嗎?

鎮南侯府送納采禮來就是最好的例子,侯府只有她最合適去迎接,她撂挑子了,楚大太太就以為侯府故意慢待她,她不惱大夫人,她惱的是整個侯府,她不能拿老夫人怎麼辦,卻可以正大光明的刁難她。

大夫人任性,她得為她的任性買單。

侯府離不開大夫人,這是其一。

其二,便是大夫人為侯府生下了唯一的嫡子。將來沐青陽是要繼承整個侯府的,為了給沐青陽留足顏面,也得寬恕大夫人三分。

至於不和江家斷絕往來,說白了,還是為了侯府好。

她雖然許給了楚北,鎮南侯府大少爺,可她能聯姻。都是因為江家。

鎮南侯看的是江家顏面。在鎮南侯心裡,他只認清韻這個孫媳婦,江老太爺這個親家。

老夫人雖然做的不公允。但論眼光,她甩大夫人幾條街。

大夫人眼皮子太淺,江氏都死了多少年了,她還記恨她。也不想想,要不是江氏早亡。輪的她做安定侯府大夫人嗎?

老夫人努力穩住江家,讓江家和鎮南侯府做侯府的靠山,最終為的還不是她的丈夫和兒子。

大夫人倒好,努力把靠山往外推。

清韻絕對相信。老夫人在心底罵過大夫人蠢鈍如豬。

清韻拿起才寫好的信,拿了信封裝好,走到窗前。

衛馳縱身出現。望著清韻道,「三姑娘有事找屬下?」

清韻把信遞給他道。「幫我轉交給你家爺,我有件事托他幫忙。」

衛馳拿了信,縱身一躍就消失在了視線內。

他以為清韻是有急事相求,不敢耽擱。

可是他回了錦墨居,卻沒見到楚北的人影。

不當是他,連衛風和衛律都沒瞧見。

不過錦墨居沒人敢來,他就把信放在了書桌上,用鎮紙壓著。

他關門離開,他不敢離開清韻太久,怕清韻會出事。

可是才走到湖邊,便瞧見楚北輕點湖面飛過來。

見他等候在那裡,楚北微微挑眉,「怎麼回來了?」

衛馳就道,「三姑娘寫了封信,讓屬下交給爺。」

楚北眉頭輕挑,漂亮眸底閃過一抹璀璨笑意,「有什麼事,不能讓你直接稟告我,需要寫信的?」

他說完,衛風就補充了一句,「難道是情書?」

衛風說著,衛馳就那麼望著他。

楚北也瞥了他一眼,「你覺得可能嗎?」

「……沒可能。」

三姑娘見了爺,瞪眼轟人才正常,寫情書,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可衛馳和他們都是楚北的心腹,沒有什麼話是不能口述轉達的,況且,清韻很信任他們。

寫信,那根本是畫蛇添足。

唯一的解釋,就是寫的情書了埃

情意綿綿的話,說出來都臉紅,何況是對衛馳說了,讓他轉述了,要真那樣的話,綿綿情意估計難感覺出來,感覺到一身的雞皮疙瘩倒是真的。

怕楚北踹他進湖,衛風趕緊道,「信呢?」

衛馳回道,「屬下放書房了。」

衛馳話音未落,楚北已經邁步朝書房走去了。

衛風幾個跟進書房時,只瞧見楚北坐在那裡,嘴角上揚,一抹笑璀璨生華。

還說不是情書,不然爺能高興成這樣?

紫檀院,內屋。

大夫人坐在那裡喝茶。

丫鬟碧春打了珠簾進來道,「大夫人,大夫走了。」

大夫人抬眸望著碧春,「方媽媽上過葯了?」

碧春回道,「綠袖在幫方媽媽上藥。」

大夫人又喝了兩口茶,方才起身出去。

她走到方媽媽屋外,綠袖正好開門出來,瞧見大夫人,忙退到一旁。

大夫人邁步進屋。

屋子樸素,陳設簡單,但很寬敞,該有的也一應俱全。

方媽媽躺在床上,老淚縱橫,見了大夫人,她哽咽道,「大夫人……。」

碧春端了椅子過來,大夫人坐下,擺手道,「都出去。」

丫鬟們都福身退下,把門帶上了。

大夫人望著方媽媽,她眼眶通紅,問道,「傷口很疼?」

方媽媽搖頭,「奴婢給你惹了禍,罪有應得,只是以後奴婢再不能伺候大夫人了,心底難受。」

從大夫人出生起,她就一直伺候她,到如今已經三十多年了,她一直把大夫人當成是女兒,那種母女分別的痛,痛側心扉。

大夫人握緊她的手。「我又何嘗願意送你出府,實在是逼不得已,我已經派人去和大嫂說清楚了,明兒就會派人來接你走,你回忠義侯府住幾天,把傷養好,然後就搬出來。安定侯府你是回不來了……將來清柔出嫁。你就跟著她吧。」

方媽媽點頭,然後問道,「忠義侯府不是好說話的。你答應了她們什麼,她們才平息了此事?」

說到這事,大夫人就一臉咬牙切齒的表情,「她要我說服左相夫人。幫著做媒,讓大少爺迎娶義承侯府姑娘1

方媽媽臉色一白。「這不是存心為難人嗎,你答應了?」

忠義侯府大少爺驕奢淫逸,左相夫人除非和娘家有仇,才把侄女往火坑裡推。

大夫人氣道。「我哪能答應,可是我不答應,大嫂就獅子大開口。要我賠償五萬兩銀子1

兩件事,她必須要做到一件。

否則她就不念情分。把安定侯府送禮之事鬧得人盡皆知,到時候看安定侯府還如何在京都立足。

她能怎麼辦?

她今天是倒了幾輩子血霉,送上門給人敲詐勒索!

不過五萬兩,她不可能答應。

討價還價一番,大夫人答應給忠義侯府大太太三萬兩。

方媽媽臉色依舊蒼白,「可是三萬兩銀子,也不是個小數目,你哪來那麼多銀子賠給她?」

從公中拿,要是被老夫人發現了,那不是小事啊,難道要變賣田產鋪子?

可沒了陪嫁,大夫人怎麼辦,僅靠那點月錢,能做什麼用?

想到什麼,方媽媽眼神凝了下。

三姑娘身上至少有六萬兩銀票。

大夫人不會是想?

可三姑娘不再是以前的三姑娘了,她聰慧機靈的很,又有暗衛守護,想她掏銀子,這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方媽媽想勸大夫人幾句,可是大夫人站了起來,她道,「你安心養傷。」

說了這一句,大夫人便起身走了。

方媽媽清楚的聽到,大夫人吩咐丫鬟道,「叫三姑娘來見我。」

丫鬟把門關上,屋子裡瞬間黯淡了許多。

方媽媽趴在大迎枕上,心莫名的恐慌。

她總覺得,大夫人這一輩子會毀在清韻的手裡。

泠雪苑,內屋。

清韻在荷包,一旁的小几上,擺著一個打好的絡子。

清韻想給這個絡子配個荷包。

在想什麼圖案好,窗戶處就傳來響聲。

青鶯就道,「肯定是衛馳大哥回來了。」

清韻忙放下棚子,過去開窗戶。

見衛馳站在屋外,清韻問道,「你家主子答應幫我忙嗎?」

衛馳一笑,「爺等這一天等了許久了。」

「……什麼意思?」清韻不解的問。

衛馳忙回道,「爺看她們不順眼。」

清韻撫額,說的好像她攔著楚北似地,「他看人不順眼,想做什麼,我又沒攔著他。」

「……爺不動手,就是想留給三姑娘收拾,看看三姑娘的手段。」

爺一直覺得三姑娘是一隻藏著利爪的狐狸,許是在侯府低調慣了,能忍則忍,可是在外人面前,她就不會忍了,比如在爺的面前,在定國公府面前,就是在皇上跟前,她都率性而為。

唯獨在安定侯府,說話做事,有些不像她自己,好像諸多顧慮似地。

想到清韻被罰,在佛堂住了兩年,可見她忍耐有多強大了。

這一點,著實讓楚北和幾個暗衛想不通。

只覺得清韻跟謎一樣,叫人捉摸不透。

清韻腦門有黑線,「我有什麼手段,不還得求他幫忙嗎?」

衛馳搖頭,笑道,「找別人幫忙的,一般只有兩種人,要麼沒有手段,要麼無人可用。」

說著,衛馳頓了頓,問道,「三姑娘,你真的沒人可用嗎?」

清韻嘴角輕抽,望著衛馳,問道,「你和你主子是不是覺得,我手下至少有百八十個武功高強的能人異士?」

衛馳望著她,問道,「沒有嗎?」

清韻嗓子一噎。

她要是有百八十個武功高強的手下,她還待在安定侯府?

別說百八十個,就是有兩三個。她都閃人了好不好!

她怎麼覺得心特別的塞。

清韻深呼兩口氣,望著衛馳道,「有一種人,你以為他很強大,其實他弱的不堪一擊,這樣的人,叫紙老虎。」

「不巧。我就是那種人。」

清韻說著。衛馳一眨不眨的看著她。

臉上就兩個字:不信。

清韻默默的舉了三根手指,「要不,我給你發個誓?」

衛馳忙搖頭。他哪敢要清韻給他發誓啊,「屬下只是覺得,三姑娘醫術高超,這樣的人。不可能簡單。」

清韻就知道她在他們心中這麼的高大上,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清韻問道。「我說我來到這個世上就會醫術,你信嗎?」

說到這份上了,還不信,那她也沒輒了。

清韻決定放棄解釋。結果衛馳卻點頭道,「屬下相信,因為爺從小就天賦異稟。」

清韻驚訝。「他什麼天賦異稟?」

「爺會過目不忘。」

清韻咋舌了。

她已經知道兩個人過目不忘了。

大皇子過目不忘,沒想到楚北也是。

什麼時候過目不忘成大街貨了?

還是說這是鎮南侯府的遺傳?

正想著呢。就聽衛馳道,「爺說,毀了安定侯府,不如讓安定侯府成為三姑娘的靠山。」

「安定侯府不可能成為我的靠山,」清韻斬釘截鐵道。

衛馳搖頭,「那倒未必,只要有心,沒有成不了的事。」

「如何有心?」清韻笑問道。

衛馳笑道,「大夫人肯定不可能向著三姑娘,府里就沒其他人可以扶持的嗎?」

清韻很確定的告訴他,「沒有。」

且不說那些姨娘不是大夫人的對手了,就是侯爺和老夫人,也不可能做出寵妾滅妻的事來。

清韻望著衛馳,笑問道,「可別告訴我,你家爺要給我父親送姨娘,我父親再禮尚往來送他兩個。」

衛馳,「……。」

女婿給岳父送小妾,這怎麼可能啊?

就是爺敢送,安定侯也不敢接埃

衛馳正要說話,門卻被人敲響了,丫鬟道,「三姑娘,大夫人找你。」

「都快吃晚飯了,大夫人找姑娘去做什麼?」青鶯撅了嘴道。

清韻沒有走,而是坐下了,讓青鶯出去回道,「去告訴丫鬟,就說我頭暈的厲害,已經歇下了,明兒身子好些了,再去給她請安。」

聽清韻說不去,青鶯怔了下,隨即咧了嘴笑。

姑娘是因為頭暈,才回的泠雪苑,這事老夫人知道,不去見大夫人,她也不能說什麼。

青鶯出去了,清韻繼續針線,繡的很認真。

喜鵲坐在小杌子,她手帕。

青鶯出去稟告了丫鬟,回來也端著簍子針線。

兩丫鬟一邊,一邊閑聊。

清韻了會兒,就覺得脖子酸,正抬手揉脖子呢。

就聽青鶯道,「我要是也能過目不忘就好了,我肯定能把江媽媽的雙面學會了。」

喜鵲笑道,「誰不想過目不忘啊,書看一遍就會了,肯定能考狀元。」

聽喜鵲說著,清韻想起來一件事。

楚北把外祖父的書弄髒了,書還在她這裡呢,他也不拿走,是不打算還了嗎?

清韻放下針線,要去拿書,卻怔了下。

她瞥頭望著喜鵲,「你方才說誰也會過目不忘?」

清韻問的很大聲,喜鵲嚇了一跳。

她望著清韻,回道,「小少爺啊,楚大少爺過目不忘,姑娘又天賦異稟,將來的小少爺肯定會既過目不忘,又天賦異稟……。」

清韻臉騰的一紅。

她怎麼聽成了皇上也會過目不忘了?

晃晃腦袋,清韻起身走了。

看著清韻臉紅,兩丫鬟捂嘴笑。

青鶯指著喜鵲道,「你膽子太大,居然敢打趣姑娘。」

喜鵲嗔瞪了青鶯道,「我才沒有,皇上會過目不忘,大皇子也會,那楚大少爺會,將來的小少爺會,這不是很正常嗎,怎麼就成打趣了?」

青鶯撐著下顎,嘆氣道,「我爹怎麼就不會過目不忘呢?」

ps:求月票~~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