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六十三章 祖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三章 祖母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一夜安眠。

第二天醒來,清韻吃過早飯,便帶著丫鬟去給大夫人和老夫人請安。

昨天大夫人讓丫鬟來請,她借頭暈沒有去,所以她先去的紫檀院。

她去的時候,沐清柔幾個都在。

桌子上擺著桃花小屋,沐清柔正央求大夫人讓她借著送桃花小屋的機會,給那些大家閨秀送請帖去,到時候邀請她們來侯府賞花。

大夫人坐在那裡,她被沐清柔搖的身子直晃,她嗔道,「辦什麼宴會?你臉上的傷還沒好呢。」

沐清柔就道,「只是先下請帖而已,娘,你就答應我們了吧,府里都兩年沒辦過宴會了,總不能都是別人邀請我玩,我不邀請別人來府里玩吧。」

沐清柔搖著大夫人的胳膊撒嬌。

丫鬟站在一旁道,「大夫人,三姑娘來了。」

大夫人抬眸,瞥了眼珠簾,瞧見一身淡紫色裙裳,她眼神冷了三分。

她擺手道,「宴會的事,我答應了,都下去吧。」

沐清柔幾個頓時喜笑顏逐,連忙福身告退。

只是轉了身,就反應過來不對勁。

清韻來給大夫人請安,大夫人卻讓她們走,這不明顯是避著她們嗎?

清韻邁步進屋,沐清柔見了她,停了下來,道,「我的藥膏呢,還沒有嗎?」

清韻望著她,道,「暗衛說今天會送兩瓶來,你和染堂姐一人一瓶。」

沐清柔就不高興了,「這兩瓶都是我的1

清韻沒有說話。

沐清柔哼了一聲,就邁步走了。

清韻上前,福身給大夫人請安。

大夫人眼神很冷。望著清韻,冷聲問道,「頭不暈了?」

清韻知道大夫人是氣她昨天沒來,她輕搖了下頭道,「昨天母親找清韻,只是清韻頭暈的厲害,沒法來見母親。睡了一晚上。頭已經不暈了,不知道昨天母親找清韻所為何事?」

清韻說著,她見到丫鬟碧春擺手。把屋子裡伺候的丫鬟都叫出去,包括喜鵲。

很快,屋子裡就剩下清韻和大夫人兩個人。

大夫人手裡端著茶盞,她重重的磕在桌子上。冷喝一聲,「給我跪下1

大夫人忽然發難。還來的這麼迅猛,清韻直接怔住了。

她站在那裡,望著大夫人,一臉無辜的問道。「好端端的,母親讓清韻跪下做什麼?」

清韻不但沒跪,反而背脊挺的直直的。

大夫人見了就來氣。冷笑道,「好端端的?!你縱容鎮南侯府暗衛在侯府胡作非為。偷梁換柱,給侯府惹下大禍1

清韻聽的無語,見過不要臉的,還沒見過大夫人這樣不要臉的啊,她和方媽媽故意離間江家和侯府,她還有理了?

清韻望著她,神情不懼,道,「母親說的話,清韻聽不懂,什麼叫清韻縱容鎮南侯府的暗衛在侯府胡作非為?暗衛做了什麼偷梁換柱的事,又怎麼給侯府惹下大禍了?」

大夫人望著清韻,眼神冷的能把人凍死,「昨天忠義侯府的事,不是鎮南侯府的暗衛做的?1

大夫人語氣篤定,她想用氣勢逼清韻承認。

可是清韻不怕她,她更不會承認,她笑道,「昨天忠義侯府的事不是已經審問清楚了嗎,是方媽媽離間江家,卻不小心把東西放錯了箱子,抬去了忠義侯府,怎麼又是鎮南侯府暗衛做的了?母親要是懷疑鎮南侯府的暗衛,我可以讓他和你當面對質,要是還不行,母親可以去鎮南侯府找鎮南侯,再不行,可以找刑部查,要是方媽媽是冤枉的,總能還她一個清白。」

清韻語氣雲淡風輕,隨便就給大夫人指了幾條路。

可惜,都是死路。

方媽媽離間江家,還用那等嘔心人的手段,傳揚出去,沒臉的是大夫人,是侯府。

本來這事已經處理了,她還翻出來,她是吃飽了撐著沒事找事嗎?

清韻在心底腹誹,大夫人就道,「你以為暗衛做的事,沒有人瞧見?」

聽大夫人這麼說,清韻只覺得好笑。

她又不是嚇大的,用這樣的話,就想咋嚇她,她有那麼膽小嗎?

她要是有證據,會不稟告老夫人,鬧得人盡皆知?

清韻望著大夫人,道,「有證據,正好可以去刑部立案,還方媽媽一個清白。」

大夫人臉黑如炭,看向清韻的眼神,就跟幾百把冰刀似地。

清韻完全沒在意,福身道,「若是沒什麼事,清韻就先去給老夫人請安了。」

大夫人沒有說完,清韻就轉身走了。

院子里,青鶯有些焦急的來回踱步。

見清韻出來,她忙迎了上來,問道,「姑娘,你沒事吧?」

清韻搖頭,「我沒事,去春暉院。」

春暉院,正屋。

遠遠的,就聽到屋內有笑聲傳出來,銀鈴般的笑聲,傳的很遠。

她輕提裙擺,邁步上台階。

沐清柔她們在商議侯府辦宴會的事,大家興緻很高。

清韻上前,福身道,「清韻給老夫人請安。」

聽到老夫人三個字,老夫人的心滯了下。

再見清韻臉色溫和,但眼神帶著淡淡的疏離。

沐清芷見了,就笑問道,「三妹妹今兒是怎麼了,不喊祖母,反而改口喊老夫人了,聽著像是生祖母的氣似地?」

清韻望了沐清芷一眼,緩緩垂下眼帘,道,「我沒有生老夫人的氣,只是今兒不知道怎麼了,想喊祖母,可是喊不出來,會忽然的心疼,喊老夫人就不會了,以後我就喊老夫人吧。」

還說沒有生氣,只差沒把生氣兩個字寫在臉上了。

孫媽媽站在一旁,見清韻站在那裡,身子纖弱,臉上不帶笑意,與這間屋子有些格格不入。

她看了清韻兩眼,又望著老夫人。

見老夫人臉色有些僵硬,孫媽媽在心底一嘆。

侯爺生氣時,也不喊老夫人為母親,只喊老夫人。

如今,又加了一個孫女了。

沐清雪站在一旁,望著清韻道,「三姐姐昨天說讓侯府和江家斷絕關係,我只當你說的是氣話,如今瞧來,我怎麼覺得連你自己都想和侯府斷了關係?」

清韻望著她,道,「方才出紫檀院時,天知道我有多想朝侯府大門走去,就那麼走了,再也不回來了。」

聽清韻說這話,老夫人心一疼,她望著清韻,問道,「大夫人和你說什麼了?」

清韻望著她,道,「母親昨天就找清韻,清韻頭暈,沒有去,方才去給母親請安,母親質問,說是清韻和鎮南侯府的暗衛害的她在忠義侯府面前丟臉,連累侯府名聲受損,這樣重的罪,清韻承擔不起。」

「這兩年來,清韻受了多少委屈,背了多少黑鍋,以前清韻會忍,是因為江家,如今江家也幫侯府恢復了侯爵,還讓清韻心甘情願的受著委屈和冤枉,清韻做不到。」

「清韻來,是想請老夫人把昨天的事查清楚,還清韻一個清白,若是還查不清,清韻只能讓鎮南侯府的暗衛去找鎮南侯,找刑部來查了。」

清韻語氣冷硬,透著決絕。

老夫人臉如冰霜。

她拍了桌子,吼道,「把大夫人給我找來1

ps: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