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六十四章 無奈(4K,求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四章 無奈(4K,求月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大夫人找清韻去質問,是想詐嚇她,讓她俯首認錯。

可是她沒想到,清韻不但應對有加,還轉過臉就跟老夫人告了她一狀。

要不是大夫人故意詐嚇清韻,昨天的事,清韻沒有再放到明面上來的想法。

既然有人嫌處置的結果不滿意,那就再處置一回好了。

老夫人不是一心為侯府考慮,對大夫人所作所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嗎?

昨天的事雖然涉及江家,卻沒有對江家造成什麼傷害,她也沒法為沒有發生的事,去為江家討什麼公道,況且方媽媽把事攬在了自己身上,她那麼做全是為大夫人叫委屈,覺得老夫人辦事不公。

她那麼數落老夫人,老夫人為了侯府,都願意饒她一命,她還有什麼話好說的?

但是現在不同了,大夫人的棍子不止打她,還打了鎮南侯府的暗衛。

她合著外人,坑害侯府,這不明擺著說她胳膊肘往外拐嗎?

而且大夫人懷疑鎮南侯府暗衛在府里動手腳,這是懷疑鎮南侯的品性啊,要是叫鎮南侯知道了,會不生氣,會不惱了侯府?

要知道,人家才幫了侯府大忙埃

侯府如此質疑,只有四個字形容:忘恩負義!

這樣的人,一般人都會敬而遠之。

老夫人可是一心盼著鎮南侯府能成為侯府的靠山,聽到這話,能不憤怒?

況且清韻可是明說了,要把這事鬧到刑部去查,那時候不是把侯府的臉面放在地上,給走過路過的人踩,讓整個京都的人看侯府的齷蹉和笑話嗎?

清韻的態度擺在那裡了,這麼些年,侯府待她如何,大家心裡都有數,不是你說對她好。就是對她好,她不是傻子,心裡有數。

她選擇忍,是因為江家確實虧欠侯府。現在也算是兩清了,侯府她找不到歸宿感,她也不是軟柿子,任由別人欺凌侮辱,往她身上潑髒水。她只求一個公道。

若是沒有,那她不惜選擇魚死網破來替自己求公道。

侯府都不在乎她了,她腦袋被門擠了,要在乎侯府。

清韻說完,就尋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很快,丫鬟就將大夫人找了來。

去請大夫人來的丫鬟是秋荷,她嘴巴嚴實,直說老夫人找大夫人,卻沒說是為什麼事找她。

所以大夫人進屋時,臉上很平靜。再見老夫人臉陰著,頓時就知道沒好事了。

她邁步上前,問道,「老夫人這是什麼了,誰惹您生氣了?」

老夫人嘴角劃過一抹冷笑,「昨日之事,我也做了處置,你心有不滿,大可以直接說出來,你懷疑清韻和鎮南侯府的暗衛偷梁換柱。還有人證怎麼不說?1

大夫人心咯一下跳了,下意識的就反口道,「沒有的事啊,我……。」

她話還沒說完。老夫人就拍桌子了,「沒有的事?難不成清韻是在污衊你?1

大夫人這才反應過來,清韻跟老夫人告她的狀了。

她臉青紅紫輪換了變,雙眸泛著冰冷寒芒。

清韻站起來,道,「老夫人。要不我讓暗衛也進屋,再請了證人來,把這事審問個清楚?」

清韻添了一把火,大夫人整個臉就黑的跟狂風暴雨來臨前的天空似地,烏雲密布,彷彿頃刻間,便是大雨傾盆。

老夫人坐在那裡,手中佛珠撥弄的飛快。

孫媽媽站在一旁,她抬手輕扶了下額頭。

今兒這事,怕是難了了。

老夫人昨兒已經饒了方媽媽一命了,大夫人還揪著此事不放,這不是沒事找事,再把方媽媽的命給搭進去嗎?

孫媽媽在心底輕嘆一聲,擺手示意丫鬟都出去。

還有沐清芷她們,也要退出去。

老夫人對大夫人發飆,是讓大夫人沒臉的事,還是別讓小輩看見的好。

沐清芷她們不願意走,她們想留下倆看熱鬧埃

這府里,除了老夫人,還沒人敢給大夫人難堪呢,清韻是第一個。

她膽子還真是不小,居然敢告大夫人的狀,誰不是有了委屈,咬著牙認了?

也難她膽大了,背靠大樹好乘涼埃

有鎮南侯給她撐腰,她連皇上都不怕,還敢在議政殿力抗興國公,還怕區區一個大夫人嗎?

況且,昨天的事,沒理的是大夫人。

要換做是她們,老夫人處置不公,她們也覺得不服。

再加上大夫人還逼她認罪,是泥人也還有三分氣性呢,何況是人了?

周梓婷最後出屋子,臨走前,她看了清韻一眼。

眸光明亮,閃著興奮的光芒。

很快,屋子裡就剩下了四個人。

孫媽媽站在老夫人身邊,她沒有走,是擔心老夫人氣壞了,身旁有個人可以時刻提醒著點。

清韻站在一旁,她背脊挺直,嘴角有一抹若有似無的笑。

老夫人坐在那裡,她望著大夫人,眼神銳利,「不是有證人嗎,找證人來1

大夫人頭皮繃緊了,她哪來的證人,根本就是信口胡謅的,她拽緊帕,道,「沒有證人。」

老夫人笑了,她就知道沒有證人,要是有證人,她會不找她,只找清韻?

可就是這樣,沒有證人,還說的跟真的似的,才是最叫人生氣的,凡是講究個證據,她憑空捏造,就想定人的罪,還要家規,還有國法做什麼?!

老夫人看著她,她笑了,「沒有證據,你說的那個義正言辭,我還當你真的握有證據1

「沒有證據,你就說清韻和鎮南侯府的暗衛聯手,算計你,算計忠義侯府?昨天方媽媽已經承認,往蜀錦里放臘肉的就是她,我已經看在你,看在忠義侯府的面子上,委屈清韻,饒她一命,也沒有重責與你。你不知道反省,還將錯往別人身上推!身為侯府當家主母,這就是你治家的手段?1

說到最後,老夫人的身子都在打顫。就連聲音都顫抖了起來,可見氣的不輕。

她冷笑一聲,「我偏頗與你,給你留著臉面,沒有深究。方媽媽將錯往身上攬,我只當你不知情,是御下不嚴,你還真當我老糊塗了,任由你糊弄了1

大夫人站在那裡,她也生氣,「偏頗與我?偏頗與我,會只送謝禮去江家?侯府是因為江家被貶的,江家幫著恢復,是理所應當1

老夫人笑了。笑的她,手一抬,將手邊的糕點盤子一丟。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夫人砸東西太多了,清韻發現她丟東西的準頭很好。

之前的茶盞丟在方媽媽身上,現在又砸在了大夫人腳腕上。

清韻瞧見大夫人額頭青筋暴起,完全是疼的。

小几上沒有茶,丫鬟退出去之前,孫媽媽讓丫鬟端走了,應該是知道老夫人會生氣,會砸東西。

老夫人丟了東西。還罵了四個字,「蠢鈍如豬1

聽到這四個字,清韻忍不住在心底拍手叫好,「罵的漂亮1

不過。罵大夫人可平息不了清韻的怒氣,更搪塞不了暗衛。

這不,老夫人要處死方媽媽。

大夫人站出來道,「方媽媽不能死,我已經答應忠義侯府大太太了。」

老夫人冷笑,「答應?今兒忠義侯府要是帶走方媽媽。那就讓她連你一併帶回去1

大夫人面如死灰。

連清韻都怔住了。

讓忠義侯府帶走大夫人,這不是要……休了大夫人?

大夫人笑了,笑意冰涼,帶了恨意道,「要休了我?我嫁進侯府十幾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居然要休了我?1

老夫人冷了張臉,「我就是休了你,也沒有人敢說我半句不是1

侯府恢復爵位,是江家幫的忙,她去道謝,在情在理。

忠義侯府沒有幫忙,她去道哪門子的謝?

不去道謝,她還怪她偏頗,連最基本的人情往來都不懂!

為了去忠義侯府送禮,把上門送納采禮的鎮南侯府大太太晾在門外,讓下人去迎接,拎不清輕重。

這些都不算什麼了,當家主母,抬去送人的禮,讓貼身媽媽往蜀錦里放臘肉,說出去都叫人嘔心,這樣的媳婦,就是休了,也沒人會幫她說一句好話!

老夫人只恨老太爺沒多生幾個兒子,哪怕有個庶子媳婦也好,也省的她有恃無恐,覺得侯府離了她就不行。

老夫人把手抬起,孫媽媽趕緊扶她起來。

老夫人望著大夫人道,「處死方媽媽,準備謝禮,去江家感謝江老太爺,要是做不到,就帶著方媽媽一起回忠義侯府吧,等過幾日侯爺回來,我會讓他把休書給你送去。」

說完,老夫人看了清韻一眼,抬了另一隻手道,「扶祖母進屋。」

她自稱祖母,就是要清韻跟著她喊祖母。

清韻輕應了一聲,「是,祖母。」

然後,過去扶著老夫人。

進了內屋之後,清韻扶著她坐下。

老夫人看著她,輕嘆一聲道,「這些年,侯府對你確有虧欠,可祖母做什麼都是為了侯府好,祖母也知道,這麼多年,為了侯府,委屈了不少人,尤其是你大姐姐……罷了,不提她了,昨天,你也瞧見了,大夫人借口去忠義侯府,慢待鎮南侯府大太太,侯府只有她一個大夫人,祖母只恨沒有給你父親生兩個兄弟,老太爺沒有多生兩個庶子,祖母想禁足她都做不到,侯府需要她去迎來送往,祖母年紀大了,沒法去拋頭露面,也沒那個精力去拋頭露面。」

說著,她聲音都弱了下去,透著濃濃的無奈,像是一下子就蒼老了十歲一般。

大夫人犯錯,就該禁足受罰。

可是怎麼受罰,京都一個月里,不知道有多少宴會,有多少喜事,多少喪事,多少壽宴。

有些禮,下人去送可以,有些卻是萬萬不行。

禁足大夫人,就得她去送禮,她是老夫人埃

便是她去送禮,大夫人也該伺候在身邊,否則大家就該問大夫人了。

總不能一直借口大夫人生病吧,病一天兩天的可以,病久了,就該有流言說她要死了,再不就是上門探玻

可要是說受罰,那沒臉的是侯府。

她不能只看眼前,不顧以後。

老夫人也知道,她這樣,無疑是助長了大夫人的氣焰,可是能有什麼辦法呢?

真的休了大夫人嗎?

休了之後呢,再給侯爺娶一個?

且不說府里有嫡子,有庶子了,就沖侯爺的年紀,也找不到合適的姑娘,十五六歲的姑娘,和清韻她們玩還行,和那些三十五六歲的貴夫人打交道,難。

況且,沒有大夫人壓制府里那些姨娘,估計還等不到新媳婦進門,侯府不知道鬧成什麼樣子了。

她望著清韻道,「祖母說的這些話,你仔細想想,或許你現在還不懂,等你處在祖母的位置上,就能明白了。」

「你是個聰明孩子,你應該知道鎮南侯府現在是你的靠山,可楚大少爺終究只是個外室所出少爺,楚大太太的態度你也看見了,她不喜歡外室所出庶子,換做任何一人都不會喜歡,鎮南侯現在是很疼楚大少爺,可他畢竟是上了年紀的人,就算能護你們,又能護多久。」

「女人,在婆家立足,全靠娘家撐腰,大夫人如今對忠義侯府,不就是求個依仗嗎?」

「侯府好,你才會更好,不要意氣用事,和侯府為敵。」

這一番話,算是推心置腹了。

清韻冰涼的心,暖和了幾分,她望著老夫人道,「祖母說的話,清韻明白,只要父親和祖母活著,侯府會是清韻的依靠。」

老夫人聽著,她望著清韻,看著她明媚生輝的臉龐,一雙眼睛,明亮而有神,烏黑的眸子,清澈的就跟水洗的墨玉一般,閃著光澤。

是個聰明孩子,也看的通透。

她和侯爺會是她的依靠,但是大夫人絕對不會。

這個侯府,遲早要交到大夫人母子手裡。

她幫侯府,就是幫大夫人母子。

她不甘心。

而她,沒法勉強她,也勉強不了。

老夫人閉緊雙眸,陷入沉思。

清韻也在沉思。

或許楚北說的對,毀了安定侯府太可惜,不如為她所用?

給大夫人找個對手?

大姨娘?還是二姨娘?

想到沐清芷和沐清雪,清韻眼皮跳了兩下。

她腦中蹦出來四個字:驅虎引狼。

PS:求月票~~~~~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