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六十五章 身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五章 身份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從老夫人屋子裡出來,清韻就瞧見周梓婷和沐清芷,還有沐清雪望著她。

三人臉上神情不一。

周梓婷嘴角噙著笑,看她的眼神是欽佩和讚賞。

沐清芷嘴唇抿著,像是不怎麼高興,還有些惱怒和糾結。

沐清雪嘴角弧度最大,見她出來,和昨天一樣,親昵的挽著她的臂膀,笑道,「三姐姐,你出來啦。」

清韻眼睛不著痕的從沐清雪扶著她的胳膊上掃過去,她眉頭輕挑了下,笑道,「你們在等我?」

沐清雪點頭如搗蒜,輕聲道,「大夫人回了紫檀院,當眾杖斃了方媽媽。」

說著,她望著清韻道,「你膽子可真大,方媽媽可是大夫人的心腹,她昨天逃過一劫,最終還是……。」

最終還是死在了清韻的手裡。

大夫人費勁心思救方媽媽,結果到頭來還是死了,她這回臉面可是丟大了。

大夫人和清韻算是徹底撕破了臉皮了,不過清韻有鎮南侯府暗衛在暗中守著,又有聖旨賜婚,也不用擔心大夫人背地裡使壞,只要熬過兩個月,熬到出嫁就行了。

清韻不著痕的避開沐清雪,道,「要方媽媽命的是她做的那些錯事,是侯府家規,不是我。」

她有不是閻王爺,要誰死,誰就死。

幾人心照不宣的笑笑。

還說不是你要了方媽媽的命,要不是你告狀,還拿鎮南侯和狀告到刑部逼老夫人,老夫人怎麼可能對大夫人發難?

死鴨子嘴硬是沒有用的,重要的是大夫人是這麼認為的。

清韻才不管她們是怎麼想,她邁步朝前走。

她剛出正屋的門,尚書府大太太和沐千染、沐千嬌就過來了。

見了清韻,沐千染就上前,道,「清韻堂妹。我的藥膏有沒有送來?」

她輕紗罩面,眼神溫柔似水,聲音也柔的湖畔柳絮似地。

清韻停住腳步,風掀起她裙擺。三千青絲隨風舞動。

她朱唇輕啟,道,「今兒,楚大少爺會給我送兩瓶藥膏來,我原打算你和五妹妹一人一瓶。不過五妹妹都要,你還要等幾日。」

周梓婷站在迴廊上,聽著清韻的話,她把玩著手中帕,嘴角勾起一抹看熱鬧的笑。

這些日子,三表妹給人的感覺,簡直就是深藏不露埃

這不,隨便兩句話,就給大夫人和五表妹添了個大麻煩。

沐千染一聽沐清柔要把兩瓶子葯都霸佔了,她臉就拉長了。「她已經有一瓶了,就不能先勻給我一瓶子嗎?」

沐千嬌站在一旁,幫著道,「就是,大堂姐還有半個月就要出嫁了,她的臉耽誤不得,要儘快治好,不然臉上就要帶著傷疤出嫁了。」

清韻微微挑眉,「半個月就要出嫁了,這麼快?」

沐千嬌捂嘴笑。「可不是很快了,要不是你也傷了臉,知道有葯能治好她臉上的傷疤,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呢。」

以前的傷疤傷在下顎。又很淺,不戴面紗都可以。

可是被金簪划傷之後,傷口很深,要是沒有葯,那就是毀容了。

定國公府指不定真的會上門退親。

清韻笑道,「那恭喜染堂姐了。不過葯我不能擅自給你,你可以讓五妹妹勻一瓶給你,我想她應該不會拒絕。」

沐千染輕點了下頭,然後眼睛四下張望,笑道,「怎麼沒瞧見五堂妹?」

沐清雪笑道,「她應該在紫檀院。」

清韻不想多待,福了福身,便帶著青鶯走了。

清韻走了,沐清芷和沐清雪兩個也沒有多待,而是各回各院,各找各的姨娘。

翠竹苑。

二姨娘的住處。

屋子裡,二姨娘坐在小榻上,丫鬟正將大夫人杖斃方媽媽的事告訴二姨娘知道。

二姨娘聽得驚詫,「三姑娘膽子果真是不校」

她說著,沐清雪打了帘子進去,笑道,「豈止是不小,簡直就是膽大包天呢。」

見了沐清雪,二姨娘趕緊起身,她是要給沐清雪見禮。

沐清雪扶著她的手道,「姨娘,說過多少回了,屋子裡沒有外人,不用跟我行禮。」

雖然二姨娘是妾,地位比丫鬟高不了多少,可卻是她的親娘。

親娘跟她行禮,也不怕折了她的壽。

沐清雪扶著二姨娘坐下,然後吩咐丫鬟道,「都出去伺候。」

丫鬟們就都福身告退了。

二姨娘望著她,笑道,「怎麼了?」

沐清雪望著二姨娘道,「姨娘,我讓你查的事,查的怎麼樣了?」

二姨娘點頭道,「查清楚了,三姑娘能和鎮南侯府大少爺定親,確實是我派人回江家報了信,江老太爺情急之下,才去找鎮南侯求助的,若非有我,三姑娘如今要嫁的就是鄭國公府大少爺了。」

說著,二姨娘握著沐清雪的手道,「這事非同小可,雖然鎮南侯府幫著侯府恢復了爵位,大夫人不會承這份情,尤其現在三姑娘借著鎮南侯府的勢,斷了大夫人的左膀右臂,這口氣,大夫人鐵定咽不下,三姑娘有鎮南侯府做靠山,還有暗衛守著,大夫人拿她沒輒,要是知道是姨娘我給江家通風報信……。」

柿子撿軟的捏,大夫人肯定把氣撒她們頭上。

二姨娘謹慎小心,而且她不認為清韻就會感激她。

楚大少爺身上有毒,連最基本的行房都做不到,清韻嫁給她,哪有什麼幸福可言?

雖然鄭國公府沒有鎮南侯府權勢大,鄭國公府大少爺也是一身的毛病,甚至可以說就是個酒囊飯袋,可好歹人家沒有性命之憂啊,好歹活著,不必擔個寡婦的破落名聲。

寡婦門前是非多,還是個庶媳,就算有再多的陪嫁聘禮又如何,就是有錢,也不能打扮的花枝招展,還不定被說成是勾引哪個漢子呢。

最終不過兩個下場,要麼過繼個兒子,延續香火,那些陪嫁聘禮都給他。

要麼死後,那些東西都抬回侯府,便宜了大夫人。

沐清雪反握著二姨娘的手,笑道,「話不能這麼說,三姐姐和楚大少爺定親,是因為鎮南侯府大太太,是她把鎮南侯的話當成耳旁風,才有楚大少爺聯姻這回事,我們幫她,才告訴江家的,這恩情,始終是恩情呢。」

說著,沐清雪頓了頓,笑道,「雖然我不怎麼喜歡三姐姐,不過最關鍵的時候,整個侯府,只有姨娘和我幫她,她餓極了,也只有我給她送過饅頭,況且姨娘又是太太身邊的人,出身江家,和她的情分自然最親。」

沐清雪數來數去,也就幫清韻做過兩件事。

現在,她只記得對清韻有恩,卻不記得為什麼做這兩件事了。

二姨娘聽得點頭,江氏過世前,還曾把清韻託付給她照顧。

不過,大夫人進門之後,她因為是江氏身邊伺候的人,為了表示衷心,可勁的巴結討好大夫人,對於清韻,她確實也用了心。

不是她心甘情願的,還是那話,被逼無奈。

江媽媽守著清韻姐妹,二姨娘的父母兄弟又都在江家,她不敢對清韻不好。

二姨娘望著沐清雪,見她臉上掛著笑,雙眸明亮,透著志在必得的笑意。

她跳了兩下,她道,「你不會是想……?」

身為妾室,都有一顆想被扶正的心。

身為庶女,都想有一天能成為嫡女,再尋個如意郎君,風光大嫁,錦衣玉食的過一輩子。

見二姨娘問,沐清雪重重的點了下頭。

二姨娘就心慌了,她搖頭道,「雖然姨娘也期盼著有那一天,可是姨娘知道那不可能,老夫人最重家規,侯爺心裡只有太太,娶大夫人已經不願意了,怎麼可能還把妾室扶正?」

而且,姨娘的身份,根本就抬不上檯面,她就是扶正了,京都貴夫人也不會承認的。

沐清雪卻不以為然,「姨娘的身份確實不好,不過身份這東西,又不是一成不變的。」

二姨娘望著沐清雪,「怎麼變?」

沐清雪湊到二姨娘耳邊,低語了幾句。

二姨娘眼睛睜大,「這……當真可行?」

沐清雪笑道,「不試試怎麼知道?」

二姨娘也笑了。

沐清雪起身道,「我去三姐姐那兒一趟。」

泠雪苑。

院子里,清韻拿了剪刀在修剪花枝。

喜鵲端著托盤站在一旁,青鶯歪著頭看清韻忙活。

喜鵲拽了拽她衣裳,壓低聲音道,「姑娘這樣悠閑自在是不是不大好?」

才把大夫人惹毛啊,就算不表現的害怕,也不用這樣悠哉悠哉的吧,要是傳到大夫人耳朵里,非得把大夫人氣死不可。

聽到有腳步聲傳來,喜鵲瞥頭望去,見是沐清雪,忙道,「姑娘,四姑娘來了。」

清韻頭也未抬。

沐清雪就笑道,「三姐姐好雅興。」

清韻一剪刀,擦一聲,減掉一朵花,她把剪刀放下,笑道,「閑的發慌,打發時間罷了。」

沐清雪捂嘴笑,「還閑呢,你可還沒有兩個月就要出嫁了,本來忙的腳不沾地才對,一件嫁衣,一個月估計都難好,這些天,侯府事多,祖母和母親都無瑕顧及,這兩日,也該籌備三姐姐的嫁妝起來了,對了,染堂姐要出嫁了,你還得給她準備一份添妝呢。」

說著,沐清雪又自動的攬著清韻的胳膊了。

她怎麼那麼喜歡粘人啊?

清韻微微皺眉,她不喜歡別人碰她。

沐清雪則道,「三姐姐,我們進屋說話。」

PS:寫親們的打賞~~~~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