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六十六章 爭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六章 爭搶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清韻在修剪花枝,沐清雪卻說讓她進屋說話,顯然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清韻倒是好奇了,她這幾天算是把大夫人得罪死了,用膝蓋想也知道大夫人不會輕饒了她。

她沒兩個月就要出嫁了,再加上有鎮南侯府暗衛守著,不怕大夫人耍手段。

可是明知道她得罪了大夫人,還來泠雪苑,還當眾這麼親昵的攬著她的胳膊,沐清雪這是嫌日子過的太順心了,想從大夫人那裡找虐?

進了屋,坐了來。

丫鬟奉茶,清韻望著沐清雪,笑問道,「五妹妹找我有事?」

沐清雪點頭一笑,「是有些事,不過我想單獨和三姐姐說。」

單獨說?看來事情還不小呢。

清韻擺擺手,吩咐青鶯道,「你們先去吧。」

幾個丫鬟便福身退出去。

要換成以前,青鶯和喜鵲估計還擔心清韻會被人算計,被人賣了還給人家數錢。

現在還不知道誰賣誰呢,以前她們連做夢都沒夢到大夫人有栽在清韻手裡的一天。

丫鬟出了門,把門帶上。

屋子裡,有些安靜。

清韻也不開口,只端了茶水,把茶盞蓋掀開,看著茶氣氤氳,嗅著撲鼻茶香。

沐清雪坐在那裡,坐姿端莊,臉上帶著盈盈笑意,輕聲問道,「三姐姐,和鎮南侯府大少爺聯姻,你后不後悔?」

清韻抬眸,眸底閃過一抹怔然,她笑道,「怎麼這麼問?」

她后不後悔,與她沒關係吧?

沐清雪輕嘆一聲道。「有件事,我一直沒有告訴過三姐姐你,我想江家也沒有跟你說話,那一天,我從五妹妹那裡知道,祖母挑中了定遠將軍和鄭國公府大少爺的兩人,打算給你定親。我知道這兩門親都是火坑。和二姨娘商議了一番,派人告訴了江老太爺,江老太爺才能如此及時的給你定鎮南侯府。只是我和二姨娘一番好意,誰想……。」

清韻聽得睜大雙眸,她眼睛不眨的望著沐清雪,對她說的話。有些不敢置信。

沐清雪和二姨娘居然給江家通風報信?

見清韻眸光詫異,臉上也寫滿了不信。沐清雪輕輕聳肩,道,「我知道這事,說出來三姐姐你不信。但這都是實情,不信你去問江家,這麼多年。二姨娘和我都很關心你,只是二姐姐你也知道。這侯府內院,大夫人和老夫人當家主做,大夫人心胸狹隘,睚眥必報,老夫人一心只為侯府,我和二姨娘人微言輕,能幫的上忙的,也只有通風報信了。」

沐清雪語氣平緩,沒有心虛和起伏。

難道她說的都是真的,她能逃脫和定遠將軍亦或者和鄭國公府大少爺定親,是沐清雪和二姨娘幫的她?

她越說的這麼肯定,她怎麼越是不信啊?

幫了她這麼大的忙,怎麼以前不說?

見清韻鬧室桑沒有絲毫散去,反而更重了,沐清雪暗握了手,嘴角的笑意越深道,「三姐姐不信我說的?」

清韻笑道,「不是不信,是很難相信。」

沐清雪撲哧一笑,「這有什麼很難相信的,三姐姐忘記了,二姨娘曾是太太的陪嫁丫鬟,是江家的人,就是這會兒,二姨娘的父母兄弟都還在江家。」

她這麼說,清韻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呢。

她也知道二姨娘是她娘江氏的人,不過她並沒有在意。

只是她怎麼也沒想到二姨娘的父母兄弟都還在江家,江家捏著二姨娘的命門呢。

清韻笑道,「這事,我還真不知道。」

沐清雪望著清韻,道,「其實,這事侯府里也沒幾個人知道,她們只知道二姨娘是太太的貼身丫鬟,誰想到她還有父母兄弟在世,還都在江家,我想江家沒有告訴三姐姐你,也是怕知道的人多了,到時候不小心說漏了嘴,惹的大夫人生氣,到時候二姨娘和我想幫你都幫不到。」

清韻點頭,表示贊同。

然後,她就納悶了,以前不告訴她,現在又告訴她做什麼?

正猜著呢,就聽沐清雪道,「以前雖然三姐姐受了不少委屈,可好歹沒有性命之憂,再加上江家有心,也難幫得上忙,不過現在不同了,三姐姐你即將嫁進鎮南侯府,是鎮南侯府未來的大少奶奶,有些事,該籌劃一二了。」

清韻聽著,嘴角微微上揚,方才說了一堆,應該就是為了這個所謂的籌劃吧。

「籌劃什麼?」清韻笑問道。

沐清雪坐正了,道,「有些事,不用我多說,三姐姐心裡也明白,大夫人不喜歡侯府和江家往來密切,更是為了斷絕兩府的關係,讓方媽媽動手腳,今天,你又跟老夫人告狀,逼死方媽媽,雖然方媽媽是罪有應得,但大夫人不會這麼想,你和大夫人也算是撕破臉皮了,以她的脾氣,她不會輕饒了三姐姐你的。」

清韻聽著,輕頷首。

沐清雪繼續道,「昨天,方媽媽放那麼大的錯,老夫人都打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要不是三姐姐你今兒拿鎮南侯相逼,老夫人還會揣著明白裝糊塗,說白了,不就是因為侯府離不得大夫人嗎,讓她有恃無恐嗎?」

「然後呢,」清韻笑問道。

其實不用然後,她已經聽出沐清雪的來意了。

沐清雪扭了帕,看了門外幾眼,像是怕有人偷聽,她輕聲道,「之前,三姐姐就希望我和二姐姐能有個嫡出的身份,我仔細想過,想大夫人將我們記在她名,那是痴心妄想,她活著,我們又不好越過她,記在太太名,只有……。」

她說著就停了。

清韻問道,「只有什麼?」

沐清柔聽得暗氣,她都說到這份上了。她還不明白?

不明擺著跟她裝傻嗎?

心底有氣,沐清柔還不敢表現在臉上,知道,「只有二姨娘被抬成平妻,我不用求誰,就自然而然的有個嫡出的身份了。」

清韻聽得一笑。

果然打的是這個算盤。

她望著沐清雪,笑道。「想法固然是好。可是五妹妹覺得老夫人會把二姨娘抬做平妻嗎?」

沐清雪點頭,「她會。」

言簡意賅,一點也沒有猶豫。

清韻挑眉。「五妹妹這麼篤定?」

這在她看來,是一件很難很難的事啊,有那麼輕鬆?

沐清雪笑道,「二姨娘以現在的身份。想做平妻,自然是難。」

她賣起了關子。清韻卻笑了,「你打算給二姨娘換個身份,不知道打算換成什麼身份?」

「江家義女。」

沐清柔溫柔而自信的聲音,在屋子裡徘徊。

她說著。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清韻。

她從清韻臉上看到了讚賞。

沐清雪隱隱有些得意。

清韻笑了。

笑的嘴角怎麼彎都彎不去。

不得不說,沐清雪的心機手段叫她嘆一聲佩服。

江家義女,這個身份。確實能讓二姨娘的身份水漲船高。

雖然江家現在沒落了,可還是那話。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一般人就請不動鎮南侯。

扶正一個妾,說出去不好聽。

可要是扶正的是嫡妻江氏的義妹,這話就好聽多了,因為大錦朝,有不少正妻死了,送庶妹過來做填房的先例。

庶妹和義妹,都是妹妹埃

這個如意算盤,敲的是啪響。

不過,江家為什麼要這麼做?

認二姨娘為義女,對江家和她,真的有好處嗎?

根本就沒有好處吧。

江氏就生了兩個女兒,沐清凌已經出嫁了,她也要嫁人了。

等她出嫁了,安定侯府就沒有什麼讓江老太爺記掛的了,他吃飽了沒事幹認個義女,沒事多操些心嗎?

以後要是二姨娘犯了什麼錯,江家還得擔一個教女不嚴的錯。

要是以後二姨娘和大夫人斗啊斗啊斗,惹出什麼大事來,還是江家遭殃。

清韻知道,沐清雪是想說二姨娘抬為平妻,能給她和沐清凌做靠山。

且不說二姨娘能不能斗的過大夫人了,就算她真的被抬成了平妻,她需要她做靠山嗎?

旁人不知道,江老太爺可是知道的。

她與楚北有救命之恩,只要她以後不任性作死,只要楚北還有良知,就不會虧待她。

在楚北那裡,她不需要侯府做靠山。

要說,能說服的動江老太爺認二姨娘為義女,除非江老太爺有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想法。

可惜,江老太爺不是那麼一個衝動的人。

想著,清韻嘴角勾起一抹淺笑。

沐清雪見了,也笑了,「三姐姐,你這是答應了?」

清韻嘴角的笑頓時僵硬,她只是笑笑而已,沒答應好么!

清韻伸手端茶盞,笑道,「認二姨娘為義女,是外祖父的事,我答不答應並不重要。」

沐清雪眉頭輕蹙了,隨即笑道,「誰說三姐姐你的話不重要了,江老太爺最疼你了,要是早早的把二姨娘抬為了平妻,大姐姐也不至於嫁給定國公府大少爺,還有你……以前的事,就不說了,現在祖母就偏袒大夫人了,以後祖母會越來越老,整個侯府遲早大夫人一手把持,要是父親在京都還好,要是不在,大姐姐在安定侯府出了什麼事,大夫人一句身子抱恙,不便出門,就能撒手不管了,你不為自己想想,也為大姐姐想想埃」

清韻聽著,笑問道,「你想我怎麼做?」

沐清雪見清韻似是被勸動了,嘴角勾起一抹動人的笑來,「我怕二姨娘的人勸不動江老太爺,你說的,他肯定會聽。」

清韻端起茶盞,連喝了半盞茶,才笑道,「二姨娘扶正,幫我和大姐姐這都是后話了,或許我和大姐姐一輩子也用不到二姨娘的幫助,還是來點實際的好處吧。」

沐清雪聽得一愣,「實際的好處?」

清韻怕她聽不明白,亦或者是裝傻充愣,她就開門見山道,「就是侯府打算分我多少?二八分,還是三七分?」

沐清雪的臉黑了,「三姐姐,你……。」

清韻望著她,一臉無辜道,「五妹妹這麼詫異做什麼,我的要求太過分了?」

不過分嗎?!

主意是她想出來的,將來幫她撐腰,她還想分侯府,她想錢想瘋了吧!

她五五分都過分了,她還想三七和二八?!

沐清雪努力抑制心中的不滿,嘴角擠出來一抹笑,她湊到清韻耳邊低語了兩句。

清韻聽得眼珠瞪圓,嘴角抽搐不停。

清韻覺得她要好好反思了,她是不是過的太安逸,太沒有雄心抱負了?

她要沐清雪把侯府分一大半給她,是為了讓她知難而退,是為了告訴她,她不是傻子,畫個大餅就能忽悠她上當。

她倒好,不但不知難而退,還繼續給她畫了個更大的大餅。

她慫恿她將來去爭鎮南侯府!

沐清雪望著清韻,道,「三姐姐,你覺得如何?今日你幫我,他日我會不遺餘力的幫你,雖然都是侯府,可卻是天差地別。」

見清韻震驚的說不出來話。

沐清雪眸底閃過一抹自信的笑。

她就不信她不動心。

她站起來道,「三姐姐,我知道這事你一時半會拿不定主意,你好好想想,我先回去了。」

說著,沐清雪帶著一臉的笑走了。

她出了門,幫清韻把門帶上,吩咐丫鬟道,「過一會兒你們再進去。」

她怕丫鬟進屋,打擾清韻想事情。

可惜,她阻攔了丫鬟,阻攔不了衛馳埃

衛馳從房樑上一躍而,他抽了嘴角,望著清韻道,「三姑娘,你不會真的動心吧?」

清韻撫額,望著衛馳道,「你主子有這想法嗎?」

衛馳搖頭,「沒有,絕對沒有。」

清韻驚訝,「一點都沒有?」

衛馳重重點頭,「爺從未想過去爭鎮南侯的位置。」

爺連天都不要,怎麼可能去爭一個鎮南侯的位置?

清韻笑道,「我也沒有。」

她從不奢求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她摸著自己的臉,問衛馳道,「我是不是看起來特別好忽悠?」

衛馳搖頭,很確定道,「不是三姑娘你看著好忽悠,是有人不知道天高地厚。」

想到衛風提議扶持侯府之人,和大夫人爭搶,清韻及時的斬釘截鐵的回絕了衛風。

他還覺得清韻回絕的太快,她應該再考慮考慮。

要是真答應了,衛馳幾乎都預料到將來的情形了

絕對是關門養虎,虎大傷人。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