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六十七章 冰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七章 冰顏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清韻將剩下的半盞茶喝完,邁步出了屋子。

外面,青鶯和喜鵲守在那裡,見她出來,道,「姑娘,五姑娘很高興的走了。」

很高興三個字,青鶯咬的很重。

青鶯覺得,沐清雪肯定是從清韻這裡得了好處,不然不會這麼高興。

清韻勾唇輕笑,沐清雪很高興,那是自然。

因為她很篤定,她會心動,和她合作愉快。

人家有自信,她也攔不祝

清韻回了內屋,吩咐喜鵲道,「將兩葫蘆葯,給五姑娘送去。」

喜鵲拿了葯,就出門辦事去了。

清韻沒事,繼續荷包。

才拿了針線,外面紫箋就進來道,「姑娘,坊管事劉媽媽來了。」

清韻落下一針,道,「請她進來。」

紫箋退出去,很快,就領了劉媽媽進來。

彼時,清韻已經放下棚子了,她望著劉媽媽,笑道,「劉媽媽怎麼得空來我這兒了?」

劉媽媽笑道,「三姑娘定了親,鎮南侯府也送了納采禮來,侯府要給三姑娘你準備陪嫁了,往後奴婢來泠雪苑的時候還很多呢。」

說著,劉媽媽回頭,身後跟著的丫鬟就把幾個大冊子遞給劉媽媽。

劉媽媽抱著冊子,上前道,「三姑娘,這圖冊上的都是花樣,上到被套枕頭,下到衣裳鞋襪,圖樣都齊全,三姑娘挑了,好讓坊抓緊了,另外,已經派人去鎮南侯府打聽了。楚大少爺沒什麼不喜歡,楚大太太不喜歡山茶花,其他人沒什麼禁忌。」

一般準備陪嫁,只會考慮幾個人的喜好。

第一,自然是夫君楚北了,那些東西,是要和他一起用的。要是碰到他不喜燴不是故意把人往外推嗎?

第二,便是楚大太太和楚老夫人了,她們是除了楚北之外。和清韻打交道最多的人,她們的喜好不能不顧及。

其他嬸娘,那就不用顧及了。

聽說楚大太太不喜歡山茶花,青鶯就道。「山茶花很美,楚大太太怎麼就不喜歡呢。姑娘最喜歡山茶花了埃」

聽青鶯這麼說,劉媽媽就覺得她深謀遠慮,不然不就出岔子了,她笑道。「奴婢也找了鎮南侯府的丫鬟打聽,以前楚大太太也很喜歡山茶花,皇后還賞過她一盆極其珍貴的山茶花。叫鶴頂紅,可是楚大太太賞花時。被藏在山茶花里的蜜蜂蜇了臉,氣的她當時就把山茶花給砸碎了,打那以後,她就再不喜歡山茶花了。」

清韻聽得無語,「就這樣,我也不能喜歡山茶花了?」

花,吸引蜜蜂很正常埃

至於被蜇了一下,就摔了一盆珍貴的山茶花嗎?

山茶花鶴頂紅,極其罕見啊,其大如蓮,紅如血,中心塞滿如鶴頂,有「雪沙桃花」之稱。

且不說這花有多珍貴了,問題是皇后賞賜的啊,打狗還得看主人呢。

她打碎山茶花,不是對皇后的大不敬嗎?

劉媽媽望著清韻,道,「不是不能,是最好不要,老夫人的意思是,世上嬌艷的花很多,不是必須要山茶花不可。」

清韻點點頭,「那便不山茶花了。」

劉媽媽站在一旁,幫清韻翻開圖冊,道,「坊會給姑娘準備八床被子,姑娘選七床被單上的圖案。」

清韻聽得挑眉,「還有一床呢?」

劉媽媽睜大眼睛望著清韻。

青鶯撫額了,姑娘怎麼沒一點常識啊,好丟臉,她忙道,「姑娘,洞房花燭夜那一天的喜被枕頭都要你親手。」

清韻,「……。」

有沒有搞錯啊,要她親手?

「我不是只要嫁衣就行了嗎?」清韻內心有些崩潰。

劉媽媽更崩潰,「姑娘除了自己的嫁衣外,還要給未來姑爺做雙鞋,就是迎親那天穿的,還要準備給鎮南侯府長輩的見面禮,大多都是親手繡的。」

清韻有些扛不住了,「這麼多東西,我兩個月完?」

好像還沒有兩個月了!

劉媽媽同情的看了她一眼,「時間是有些緊,不過並非不完。」

當然繡的完了,但是一天六七個時辰,她會瘋的。

想到要那麼多東西,清韻瞬間都不想嫁人了。

「必須要親手,不能用買的?」清韻不死心。

她就不信了,公主郡主出嫁,也是自己,有些根本就連針都不會拿好吧。

劉媽媽望著清韻道,「買自然是可以,只是親手繡的,貴在心意,也更吉利些,一輩子就嫁這麼一回,多吃些苦頭也是值得的。」

劉媽媽都這麼說了,清韻還怎麼反對,除非她不想更吉利些。

清韻翻著圖冊挑圖案,劉媽媽記錄在冊。

圖案清韻選了,還得拿去給大夫人和老夫人過目,看是否合適,最終確定什麼。

花了小半個時辰,才商議好。

劉媽媽笑道,「奴婢就拿去給老夫人和大夫人過目了。」

清韻點點頭,笑道,「有勞劉媽媽了。」

說著,給青鶯使了個眼色。

青鶯就笑著送劉媽媽出去了。

很快,青鶯就回來了,道,「姑娘,劉媽媽說可惜江媽媽不在,不然她能幫姑娘你添幾針。」

清韻手撐著下顎,苦了臉色道,「我也想啊,可是江媽媽要照顧大姐姐,哪裡顧的上我。」

正說著,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

喜鵲打了珠簾回來,臉上容光燦爛,好的嘴都笑到耳朵處了。

青鶯見了,就笑道,「什麼事,這麼高興?」

喜鵲徹底憋不住了,捂著肚子笑道。「姑娘,有人上門求娶五姑娘了。」

清韻本來興緻缺缺,她在看自己的手,她沒法想象她能完那些東西。

乍一聽喜鵲說這話,再看她高興的樣子,清韻也好奇了,「誰上門提親了?」

喜鵲咯咯笑。「常寧侯世子。」

清韻聽得一鄂。隨即也撲笑出聲,「你確定是常寧侯世子,沒弄錯?」

喜鵲揉腮幫子。搖頭如波浪鼓道,「奴婢一聽這消息,也以為是弄錯了,多問了兩遍。真的是她,五姑娘氣的在屋子裡大發雷霆。一通亂砸,要不是奴婢身手敏捷,那兩小玉瓶都給摔了。」

要不是常寧侯世子,估計沐清柔也不會氣成那樣。

清韻對常寧侯世子的印象太深刻了。他彈奏的魔音,就是這會兒想起來,還覺得耳朵疼呢。

桃花宴上。他和沐清柔一組,沐清柔惱他惱的恨不得揍他了。他居然上門提親?

青鶯八卦道,「常寧侯世子為什麼要娶五姑娘?」

喜鵲就笑道,「說是在桃花宴上,對五姑娘一見鍾情了,回去之後,便有些茶飯不思……。」

青鶯撲哧一笑,「他不會也相思成疾,非五姑娘不娶吧?」

喜鵲搖頭,「那倒沒聽說,不過常寧侯世子鍾情五姑娘是肯定的。」

清韻輕咳了咳嗓子道,「常寧侯府不是惦記那塊地吧?」

她記得常寧侯府對那塊地是志在必得,後來惹惱了老夫人,打算給她做陪嫁,大夫人的意思是一分為二,一半給她,一半給沐清柔。

也不知道最後是怎麼分的。

常寧侯府和安定侯府有矛盾在前,還有常妃在宮裡,說她抽到兩根簽的事,被皇后罰了,還有常嫻兒故意算計她,害她摔了盤子丟臉的事,就這樣了,還敢上門求親?

她怎麼覺得常寧侯府有些拎不清啊?

聽清韻說為了地,兩丫鬟是肩膀直抖。

別說,還真有可能是為了地呢。

這事,清韻聽了,笑了會罷。

她可從未想過,老夫人會同意這門親事。

老夫人氣性大呢,常寧侯府可以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但是她和大夫人做不到。

老夫人說話還委婉些,大夫人今兒心情不好,又碰到癩蛤蟆想娶她寶貝女兒,她是不留半點餘地的回絕了這樁親事。

常寧侯府請來的媒人,走的時候,一臉紫紅。

媒人走了,大夫人還氣不順呢,她吩咐丫鬟道,「去打聽好一下,常寧侯府這兩天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丫鬟領了吩咐,轉身出去了。

可是丫鬟前腳走,後腳又來個丫鬟,笑道,「老夫人,若瑤郡主來了。」

大夫人坐在那裡,臉拉的老長。

若瑤郡主來侯府,不用說也是找清韻的。

清韻結交的權貴越多,身份越高貴,她在老夫人心目中的分量就越重!

若瑤郡主來侯府了,丫鬟急急忙稟告了清韻。

清韻就出了泠雪苑,去迎接若瑤郡主了。

清韻迎上若瑤郡主時,若瑤郡主已經進了內院了。

陪同她的,還有沐清柔和周梓婷幾個。

幾人陪著若瑤郡主,是有說有笑。

若瑤郡主笑道,「侯府辦宴會,我一定來參加。」

說著,她便瞧見了清韻,臉上頓時綻放一抹笑,猶如牡丹盛開。

她腳步快了三分,清脆喊道,「清韻姐姐。」

清韻笑道,「見過若瑤郡主。」

不等清韻福身,她趕緊扶起清韻道,「上回在街上一別,到今天才來見你,你沒怪我吧?」

清韻笑道,「怎麼會呢。」

若瑤郡主咧嘴一笑,「我就知道你不會,馬車受驚,我嚇壞了,病了兩日,身子虛,母妃不許我出門,我就沒來了,可是我病好了,你又有麻煩了,我打算來勸你,母妃說我越勸越亂,硬是攔著不許,不過現在好了,麻煩解決了。」

說著,若瑤郡主咯咯笑,「方才我來之前,還去了一趟獻王府,你不知道,逸郡王被打的有多慘,還沒進院子,就聽到他慘叫聲,就跟殺豬似地……。」

若瑤郡主說著,她身後的丫鬟就咳嗽了。

若瑤郡主望著她,「我又說錯話了?」

丫鬟臉通紅,「郡主,你又沒見過殺豬,不能那麼形容逸郡王,要叫他聽見了……。」

若瑤郡主不以為然,「他叫的確實很慘啊,形容人的慘叫聲,不是用殺豬般的嘶叫來形容嗎?」

丫鬟,「……。」

清韻,「……。」

丫鬟覺得她就不應該咳。

好在若瑤郡主沒覺得自己形容有錯,她望著清韻道,「明天,他就要去城北軍營清掃馬廄了,我一定去圍觀,他要是掃的不幹凈,我就去跟皇上告狀,讓他多掃幾個月,幫你報仇。」

說著,若瑤郡主給清韻使眼色。

表示,她更不會放過安郡王。

多看清韻兩眼,若瑤郡主就望著清韻的臉了,沒見到傷疤,還用手摸,道,「臉上的傷疤真的沒了?」

清韻笑道,「真的沒了。」

若瑤郡主就道,「我也聽說了,你臉上的傷疤是楚大少爺送的葯祛掉的,還是一萬兩銀子一瓶呢,母妃說,禍是我闖的,買葯的錢該我付。」

清韻忙搖頭,是她連累若瑤郡主,不是若瑤郡主連累她埃

她哪好意思收埃

可是若瑤郡主拿了兩萬兩銀票,硬是要塞給清韻。

清韻不接,若瑤郡主還不高興,「你是不是不拿我當朋友?」

清韻撫額。

得,這銀票她不收也得收了。

兩人在前面推脫,沐清柔幾個跟在後面,臉色那叫一個難看埃

怎麼都是趕著給清韻送錢的?!

這才幾天啊,就收了八萬兩了,她還假惺惺的推脫不收!

若瑤郡主許久沒見清韻了,有許多話跟清韻說。

清韻見若瑤郡主很高興,笑道,「郡主今兒好像格外的高興?」

若瑤郡主笑著點頭,「是啊,太醫說母妃的胎像很穩,只要保持下去,就不會小產了,就連太妃都高興不已,我趁她們高興,說要來看你,母妃同意,太妃也同意,她說你的臉因為我而受傷,怕你留下疤痕,讓我給你帶了兩盒太后賞賜她的養顏丸,她今兒同意我來見你,以後就不會反對我找你玩了。」

清韻聽得挑眉。

寧太妃把太后賞賜給她的養顏丸,轉送給她了?

聽到冰顏丸幾個字,沐清柔不淡定了,她忍不住道,「冰顏丸,是那個傳聞能凍住容顏,永葆青春的冰顏丸嗎?」

若瑤郡主聽得一笑,「哪有那麼神奇啊,傳聞而已,不過吃了,能排除體內的毒素,讓皮膚光滑柔嫩倒是真的。」

說著,若瑤郡主抬頭看了眼天上的太陽。

清韻就道,「郡主急著回王府?」

若瑤郡主輕點了下頭,「也不是特別的急,我還有幾句話想和你說。」

言外之意,就是單獨和清韻說了。

沐清柔幾個就式一旁去了。

清韻問道,「郡主找我可是有事?」

若瑤郡主輕點了下頭,道,「母妃這兩日左耳朵特別的疼,太醫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左耳疼?」清韻聽得眉頭一皺。

ps: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