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六十八章 聽錯(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八章 聽錯(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若瑤郡主重重的點頭,「尤其是夜裡,昨晚疼醒了兩回。」

清韻就詳細詢問若瑤郡主,寧王妃的疼痛病症是怎麼樣的。

若瑤郡主把知道的都告訴清韻。

原本清韻還以為寧王妃是得了耳膜炎,可是細細一聽,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

尤其是寧王妃的病症,是吃了葯之後疼,尤其是吃後半個時辰,藥效最厲害的時候。

顯然是葯有問題埃

清韻望著若瑤郡主,「王妃的葯,帶來了嗎?」

她擔心,藥丸被人動了手腳。

若瑤郡主連連點頭,「我帶了兩粒來。」

說著她從懷裡掏出來一方帕,帕子里包裹著兩粒藥丸。

清韻拿起來,置於鼻尖清嗅。

嗅完一粒,又拿另外一粒。

她越,眉頭越皺緊了。

若瑤郡主有些緊張的問,「是不是藥丸有問題?」

她沒有懷疑清韻害她母妃,因為她知道那不可能。

清韻搖頭,「藥丸沒事。」

就是因為沒事,她才會皺眉。

寧王妃好端端的不可能忽然左耳疼,必定是有緣故的。

若瑤郡主見清韻說藥丸沒事,她鼻子一酸,聲音就哽咽了,有些慌亂無措道,「藥丸也沒被人動手腳,太醫說母妃脈象又很好,只是母妃一直疼,好像還越來越疼,我不忍心……。」

說著,若瑤郡主眼淚就滑了下來。

清韻拿帕子幫她擦掉眼淚道,「你別擔心,王妃會沒事的,一會兒我跟你去王府。幫王妃診脈。」

且不說,她和若瑤郡主的交情了,就沖寧王妃是鎮南侯介紹來的病人,她也不容寧王妃有絲毫的閃失。

聽清韻說一會兒跟她去寧王府,若瑤郡主這才破涕為笑。

她心急寧王妃的病,抓著清韻的手不放,道。「我們現在就去。」

清韻點點頭。

若瑤郡主拉著她便走。

沐清柔幾個站的遠。見兩人走了,沐清柔喊道,「三姐姐。你們去哪兒?」

清韻回頭看著她,道,「寧太妃送了我冰顏丸,我去跟她道謝。」

若瑤郡主的丫鬟秋霜急急忙要跟去。只是她手上還捧著錦盒,這不就往青鶯手裡一塞。

青鶯獃獃的望著她。

給她做什麼埃姑娘要出府,她自然是要跟著的啊,難不成要把東西帶去寧王府?

青鶯心急,見一旁有丫鬟。便把東西給她道,「送泠雪苑去。」

小丫鬟點點頭。

青鶯就拎了裙擺,追著清韻跑了。

身後。周梓婷看著清韻和若瑤郡主越走越遠,她嘀咕道。「就算是去寧王府道謝,也不用這麼急吧?」

沐清芷收回目光,道,「豈止是急,要是能飛,估計就直接飛了,前不久,才一起坐馬車差點出事,還敢一起出府,簡直是不怕死。」

沐清雪則道,「我方才瞧見若瑤郡主哭了,不會寧王妃又小產了吧?」

寧王妃小產,根本就沒有人覺得詫異,因為都習慣了。

沐清柔兩眼一翻,「耳朵沒問題吧,若瑤郡主不是說王妃脈象穩定,只要保持下去,就不會小產了嗎。」

沐清雪臉一紅,柔了聲音道,「我把這事給忘記了,不過王妃安好,若瑤郡主哭什麼,還這麼急的抓三姐姐離開?」

沐清柔沒有回答沐清雪的問題,只望著她,問道,「我聽丫鬟說,你去找了三姐姐,還和她兩個人在屋子裡說話,你們聊什麼了?」

她說著,眸光帶了警告。

沐清柔心咯一下跳了,努力維持鎮定,笑道,「我和三姐姐能聊什麼啊,這不是勸她別跟母親作對么?」

沐清柔望著她,「你以為我會信?」

她要是勸人,她會避著丫鬟,只怕恨不得娘親知道吧。

鬼鬼祟祟,必有所圖。

沐清雪暗氣,她是勸了三姐姐,可人家還沒答應她呢,好處沒得到,倒先惹上麻煩了。

她就知道大夫人的眼線遍布,她做什麼都瞞不過她,不過她們在屋子裡說話,只要三姐姐不說,就沒人知道。

在見沐清柔生氣的樣子,沐清雪知道,要是不給個合理的解釋,她是不會相信的。

沐清雪把沐清柔拉到一旁道,「五妹妹,你別多心,我今兒是去見了三姐姐,我真的是勸她別和大夫人作對,另外,我還勸她讓江媽媽回來,有江媽媽幫她,她會少犯不少的錯。」

沐清柔聽得斂眉,「讓江媽媽回來,你還說不是幫她?1

沐清雪連連搖頭,「江媽媽回來,確實是幫三姐姐,可是她害死了方媽媽……。」

沐清雪沒有說完,但是沐清柔聽明白了。

一命抵一命,清韻要了方媽媽的命,不能拿她的命抵償,只能拿江媽媽了,也讓她嘗嘗那種痛苦。

見沐清柔信了大半,沐清雪接著道,「當然了,江媽媽回來,對我也是有好處的,她教過二姨娘學雙面,我想等江媽媽回來,姨娘能把雙面技巧學全了。」

這回,沐清柔信了,她瞥了沐清雪道,「我就知道你沒那個好心。」

沐清雪臉紅如霞,卻沒否認。

誰都不傻,要是沒好處,誰吃飽了撐著去幫別人?

沐清柔邁步往前走,因為前面周梓婷和沐清芷再看冰顏丸了。

沐清雪見了,眼珠子一轉,笑道,「方才,三姐姐的丫鬟說,這冰顏丸是送去春暉院,還是泠雪苑來著?」

沐清芷和周梓婷抬眸望著沐清雪。

沐清雪一臉笑意,眼睛輕眨,一臉我又沒有問什麼出格的話,怎麼這麼看著我的表情。

沐清芷笑了,「我怎麼聽著是送紫檀院去?」

「……許是我聽錯了。」沐清雪改口道。

沐清柔聽得一笑,然後便望著周梓婷了。

周梓婷眼睛輕眨,笑道,「五表妹這麼看著我做什麼?」

看你做什麼,當然是看你的意思了。

周梓婷沒有說話,她雖然很想替外祖母分一半冰顏丸,不過這東西到底是寧太妃賞給清韻的。外祖母不會要的。再者,她自認皮膚水靈光澤,服用個幾粒。也沒什麼大效果。

她更情願大夫人將這些東西據為己有,讓清韻生氣,到時候掐起來。

她望著遠處,笑道。「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去花園逛逛。」

她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要是出了什麼事,別拉她出來作證就行了。

沐清柔撲哧一笑,「我們只是說著玩的,三姐姐可不是以前的三姐姐了。誰敢惦記她的東西?」

說著,她望著丫鬟道,「把東西送泠雪苑去。」

丫鬟有些摸不著頭腦了。這東西到底送哪兒去啊?

正要問,卻見沐清柔邁步。朝紫檀院走去。

再說清韻,若瑤郡主心急,不等她去跟老夫人稟告一聲,拉著她就走。

清韻也沒說要先去問一聲老夫人,因為沒這個必要,老夫人不會拒絕的。

侯府和寧王府又往來,她得若瑤郡主看中是好事,最好是能哄的若瑤郡主高興。

只是兩人才邁步出大門,就見到鎮南侯府楚總管騎馬過來。

納采禮送來一雙大雁,無緣無故死了一隻,鎮南侯府把大雁帶走,說再送一對羊脂玉大雁來。

若是猜的不錯,楚總管應該是送大雁來的。

清韻就站在那裡,楚總管翻身下馬,過來給若瑤郡主和清韻見禮。

周總管過來迎接,他是知道清韻要去寧王府的,而且若瑤郡主很急,他笑道,「楚總管來的巧,要是晚來一步,三姑娘就去寧王府了。」

楚總管擺手,笑道,「來的不巧,耽誤三姑娘出門了。」

若瑤郡主望著楚總管,捂嘴笑道,「楚大少爺可有什麼話要楚總管傳達給清韻姐姐聽的?沒有,若瑤可就帶清韻姐姐走了。」

聞言,楚總管笑看了清韻兩眼。

清韻臉騰地一紅,像是朝霞映照荷花。

楚北有什麼話需要他帶的啊,有暗衛呢,而且他屁大點事也來一趟。

清韻以為沒有,偏偏楚總管還真有,他笑道,「原本大太太來送納采禮,是要順帶討個荷包回去的,只是事出突然,也沒來得及提。」

言外之意,就是讓清韻個荷包。

這麼點小要求,清韻豈能拒絕。

遠處,下人抬了軟轎來

那軟轎奢華精美,蓋子上綴著流蘇,隨著轎子晃蕩。

若瑤郡主見了軟轎,嘴就撅了起來,「都怪父王,辦事太磨蹭,誰傷了我的馬,這麼多天了也查不出來,查不出來也就算了,還不許我坐馬車,只許坐轎子,轎子有小,走的又慢。」

若瑤郡主對軟轎是嫌棄的不行。

見侯府有馬車過來,她急著回王府,望著清韻,「我和你坐一駕馬車。」

清韻望著她,問道,「你不怕和上回一樣?」

若瑤郡主就遲疑了。

她看了看軟轎,又看了看馬車,最後道,「我不信我會那麼倒霉。」

清韻默默的在心底補充了一句:你是不會,可是我會埃

可是若瑤郡主拉著清韻上了馬車。

清韻想,她應該轉運了,她也不信她就會那麼的倒霉。

好在馬車一路順暢的到了寧王府。

等下了馬車,若瑤郡主就咯咯笑了,「我就說會沒事的吧。」

清韻捂嘴笑,也不知道誰坐在馬車上,緊張的扭著帕子的。

若瑤郡主拉著清韻上台階。

才上了兩步,清韻就見到王府里,有人走出來。

那人還不是別人,是興國公。

他見若瑤郡主和清韻有說有笑,眉頭皺了皺,有些不悅。

顯然是不大高興若瑤郡主和清韻往來。

若瑤郡主和清韻福身給興國公見禮。

興國公輕嗯了一聲,便邁步走了。

若瑤郡主輕吐了下舌頭,高興的拉著清韻往前走。

只是剛走到二門,就有丫鬟過來,福身道,「郡主,太妃要見沐三姑娘。」

ps:不知道客戶端還抽不抽瘋,淚奔,我已經告訴編輯兩回了。。。。。

求月票安慰。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