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六十九章 甜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九章 甜棗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若瑤郡主有些不高興,她火急火燎的把清韻姐姐帶回王府,是給母妃治左耳朵疼的,就不能等清韻姐姐見了母妃,再去見太妃嗎?!

可是寧太妃的丫鬟都來請了,若瑤郡主就算不喜歡寧太妃,也不敢明著不讓清韻去。

若瑤郡主牽著清韻的手,緊握了下,她道,「我們去給太妃請安。」

清韻勾唇一笑。

兩人邁步往前走,不過被丫鬟攔下了。

丫鬟笑道,「太妃說郡主就不用去了。」

若瑤郡主的臉瞬間沉了,「清韻姐姐是我請回來,給母妃彈琴解悶的,太妃要見她,我不介y多等一會兒,怎麼還不許我跟去了?1

簡直就是得寸進尺。

丫鬟為難道,「這是太妃吩咐的,奴婢只是奉命行事,郡主別為難奴婢。」

若瑤郡主瞥了丫鬟道,「我去給太妃請安總行的吧?1

丫鬟不說話,明顯是不行埃

清韻見了就頭疼,她反握緊若瑤郡主的手,笑道,「太妃賞我冰顏丸,我原是要饒,你先去陪王妃,一會兒見過太妃,我再去見王妃。」

清韻這樣說,若瑤郡主的氣可沒順。

早知道,她不帶什麼冰顏丸去了,清韻姐姐天生麗質,又醫術超群,根本就不需要那點冰顏丸。

可是見清韻帶笑的雙眸,她在讓她放心。

若瑤郡主不甘心的點點頭,道。「那讓秋霜陪你去,一會兒好給你帶路。」

見若瑤郡主答應了,丫鬟這才把路讓開。道,「沐三姑娘,請。」

清韻就跟著丫鬟去見寧太妃了。

丫鬟領著清韻進屋。

進屋,清韻鼻尖一動,便聞到一股清香,芳香沁人。

她瞥頭望去,便見紫金香爐里。燃著縷縷幽香。

這香,甚是好聞。

有靜氣凝神,調養生息之效。

就沖這香。也知道寧太妃是一個懂得享shu生活的人。

寧太妃坐在紫檀木羅漢榻上,上min鋪子金絲軟墊,便是腳下也有。

她雖然年愈五十,但保養的極好。看上去才四十齣頭。臉上容妝精緻,不是那種很素樸的妝。

清韻上前,她將手中的茶盞擱下。

拿起桌子上放著的黃玉佛珠。

清韻心中好奇,是不是每個上了年紀的老太太,手裡都會拿一串佛珠啊,她怎麼覺得這佛珠不是信佛之用,而是跟世家少爺手中把玩的玉扇一樣,只是作為一種裝飾。

一個是為了突顯瀟s風度。一個是為了告訴大家,她信佛。她很慈藹。

丫鬟上前,輕聲道,「太妃,沐三姑娘來了。」

寧太妃這才抬眸,看了清韻一眼,她擺擺手。

屋子裡的丫鬟就都退了出去。

清韻上前,福身道,「清韻給寧太妃請安。」

「免禮,」寧太妃回道。

清韻便站直了身子。

寧太妃望著清韻,將她從頭到腳,細細打量,眼神有一種叫人說不出來的韻味,趕緊心底發毛,不是很舒服。

她下意識的動了一動,寧太妃笑了,「很怕我?」

可不是有點怕嗎,清韻望著寧太妃,搖頭道,「您長得慈眉善目,清韻怎麼會怕你。」

寧太妃笑了,笑聲像是很愉悅,「不但人長的漂亮,嘴也很甜,還聰慧大膽,瞧你這氣色,紅潤如霞,精神奕奕,倒不像是受過驚的人。」

清韻抬手摸下自己的臉,謙虛道,「清韻臉色好,是抹了葯的緣故,方才若瑤郡主去侯府,送了我兩盒珍gu的冰顏丸,說是太妃賞賜我的,清韻受寵若驚,謝太妃賞賜。」

她福身,再次道謝。

寧太妃擺手道,「那冰顏丸,是我讓若瑤帶去給你的,不過卻不是我賞賜的。」

清韻聽得一鄂。

不是寧太妃賞賜的,難道是太后?

清韻猜著,寧太妃就道,「冰顏丸雖然不及養顏膏珍gu,卻也少見,便是連太后也只能三日服用一粒。」

清韻聽著,眼睛輕眨了下,臉上更加的受寵若驚了。

連太后都不能日日用的葯,還賞賜給她了啊

可是,賞了就賞了,還跟她著重強調,這不是明顯要她感恩戴德嗎?

她只求太后別沒事下懿旨要她小命就行了,什麼珍gu罕見的冰顏丸就不必了,無福消受埃

清韻有預感,那冰顏丸是甜棗。

先給她幾顆甜棗,再賞她幾巴掌……

清韻心底忐忑,祈禱千萬別烏鴉嘴,就聽寧太妃道,「安郡王和逸郡王胡鬧,惹出那麼多事來,讓三姑娘受委屈了,太后要安郡王賠償了三姑娘和楚大少爺一人三萬兩銀子,還有欽天監妖言惑眾,誤導太后,太后才會為了朝廷安危,要三姑娘的命,太后並非心狠手辣之人,她也知道錯了,只是身為太后,讓她跟三姑娘當面認錯,絕非議事,要真那樣,只怕三姑娘也要嚇個不輕,這冰顏丸便是太后的賠禮道歉,三姑娘心中對太后可還有怨恨?」

清韻想撫額,你這麼問,我就是對太後有埋怨,我也不敢承認埃

在府里被人當成傻子看,想忽悠便忽悠,出了侯府,還是這樣。

咱們能打開天窗說亮話嗎?

欽天監的事,她一清二楚好吧,可憐欽天監,替人背黑鍋。

清韻望著寧太妃,道,「清韻不敢埋怨太后。」

寧太妃笑了,她知道清韻不敢埋怨太后,就是敢,她也不敢承認,她笑道,「三姑娘是聰明人,太后寵溺安郡王的事,滿朝文武,甚至整個京都都知道,先太子忽然病逝,太后是把安郡王捧在手心裡疼的,從未捨得苛責過安郡王半句,如今挨了皇上三十大板,板子打在安郡王身上,痛在太后心裡。」

清韻聽著,心下明了了三分。

不過,她沒有接話。

寧太妃就只好繼續說了,她笑道,「安郡王犯了錯,受罰是應該的,不過他和逸郡王,主dng承認錯誤,勇氣可嘉,說實話,皇上懲罰的過重了,安郡王是太后的心肝寶貝,逸郡王更是獻王府獨苗,這幾日,不知道有多少大臣替他們兩個求情,可是皇上都不曾動遙」

「我知道,皇上是因為三姑娘受了委屈的緣故,那些大臣求情,求十句百句,都頂不上三姑娘一句,太後身子骨不好,三姑娘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進宮跟皇上求情,求皇上免了安郡王和逸郡王的責罰,如此,太后和獻王爺都會感激三姑娘的。」

果然,是求她進宮幫安郡王和逸郡王求情的。

只是,主dng認錯的是逸郡王吧,安郡王有嗎,有過嗎?

還有,她至今都不明白,為什麼安郡王要娶她?

只是寧太妃相求,還這麼低聲軟語的說好話,這是敬酒,不聽勸,就該是罰酒了。

她應該識時務埃

清韻抬眸,望著寧太妃,輕點了下頭,「我進宮幫兩位郡王爺求情,只是,我也不知道皇上會不會答應。」

太后賜死的事,看起來很兇殘,其實她也沒受什麼驚嚇,還掙了六萬兩銀子,和一大票的同情,不虧。

就當是幫逸郡王求情好了。

不過,她總覺得她會白進宮一趟。

「儘力就好,」寧太妃笑道。

清韻點點頭,寧太妃就笑道,「去見王妃吧,若瑤該等著急了。」

若瑤兩個字,充滿了寵溺和溫和,讓人感覺,她寵愛若瑤郡主就跟太后寵溺安郡王一樣。

要真那麼寵溺和溫和,若瑤郡主會不喜歡她嗎?

直jue告訴清韻,寧太妃是個危險的人物。

和太后共侍一夫,也生了兒子,還讓太后那麼信任,不簡單埃

不過想到寧太妃,幫太后打頭陣,又幫著收拾爛攤子,太后拉不下臉去做的事,她可以,簡直就是神一樣的幫手埃

難怪兩人聯手,橫霸先皇的後宮了。

清韻福身,告退。

外面,秋霜和青鶯等在外面,見她出來,兩人齊齊鬆了一口氣。

秋霜上前道,「三姑娘,請隨我來。」

PS:二更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續。

思︽路︽客siluke~info網,無彈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