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七十二章 犯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二章 犯錯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上了馬車,一路直奔皇宮。

進了皇宮,停下馬車后,兩人朝御書房走去。

走到御書房前,有小公公守在那裡,若瑤郡主道,「皇上在御書房嗎?」

小公公笑道,「回郡主的話,皇上在裡面。」

若瑤郡主就道,「去稟告皇上,就說若瑤來給他請安了。」

小公公訕笑一聲。

皇上日理萬機,朝政煩忙,處理的都是國家大事,哪有請安請到御書房來的埃

而且,還帶著沐三姑娘來請安?

這不明顯是有事而來嗎?

小公公不動,若瑤郡主睜著一雙沒什麼殺傷力的眼睛望著他,笑的俏麗,她道,「你不去稟告,那我們可就走了啊,到時候事沒辦成,有人怪罪下來,我可擔待不起……。」

小公公腦門有黑線了。

若瑤郡主都擔待不起,他一個公公就能擔待的起了?

他忙賠笑道,「郡主稍等,奴才這就去稟告。」

說完,麻溜的轉了身。

沒一會兒,小公公就進來道,「皇上讓兩位進去說話。」

若瑤郡主一笑,拉著清韻就進了御書房。

御書房內,明黃奢華。

皇上坐在龍椅上,真看著手裡一張紙發獃。

孫公公站在一旁伺候,他身後還有兩個小公公。

龍案前,還站著兩個大臣,面生的很。

若瑤郡主上前,福身道,「若瑤給皇上請安。」

皇上見了她,笑道,「若瑤有段時間沒進宮給朕請安了吧?」

若瑤郡主走到皇上身邊。道,「若瑤有好幾天沒進宮了,都怪上回驚了馬,嚇死若瑤了,咦……。」

說著,若瑤眼睛瞥著桌子上的紙,也就是皇上手裡拿著的那張。

她笑道。「皇上要給宸哥哥賜婚了啊?」

皇上瞥了若瑤一眼。打趣她道,「若瑤可有中意之人,朕也可以給你賜婚。」

若瑤郡主臉騰地一紅。「若瑤年紀還小呢,皇上應該給逸哥哥賜婚,免得他一把年紀了,還任性胡鬧。到處坑人。」

聽若瑤郡主說話,清韻險些憋出內傷來。

逸郡王才十七歲好吧。這好像不能用一把年紀來形容吧?

皇上也是忍俊不禁,顯然是習慣了若瑤郡主偶爾用錯詞,他端茶笑道,「朕看就是給他賜婚了。他也照樣任性胡鬧。」

若瑤郡主想想也是,逸郡王根本就沒救了,他除了會怕獻王爺。他誰都不怕。

皇上望著清韻,道。「若瑤來給朕請安,你也是來給朕請安的?」

清韻微窘,她和皇上又不怎麼熟,要不是若瑤郡主帶她進宮,她根本就進不來埃

她上前給皇上請安,然後道,「清韻進宮,是來給安郡王和逸郡王求情的,求皇上免了兩人去城北軍營掃馬廄之罰。」

聽清韻這麼說,再看一眼若瑤郡主,皇上問道,「你們是從寧王府來的?」

若瑤郡主點頭如搗蒜。

皇上笑了,他端起茶水,問道,「替安郡王和逸郡王求情?兩位郡王胡鬧任性,險些害你丟了性命,朕罰兩人清掃馬廄,已經算是輕的了,你還要替他們求情?」

清韻眼神耷拉,皇上都猜到她們是從寧王府過來的,是寧太妃求她幫著說情的,還這麼問,這不是要她睜著眼睛說瞎話嗎?

她抬眸,望著皇上道,「兩位郡王爺確實讓清韻受了不少驚嚇,可以說快嚇破膽了,不過那日清韻和若瑤郡主共乘一駕馬車,安郡王和逸郡王兩人都曾出手相救,這份恩情,清韻還記著,兩位郡王爺雖然犯了錯,不過在皇上給清韻和楚大少爺賜婚之後,兩位郡王出面澄清,幫清韻洗刷了紅顏禍水,將來會禍亂朝廷之名,清韻已經不怪他們了,畢竟知錯就改,善莫大焉。」

她這麼說了,皇上應該饒了他們兩個了吧?

清韻想著,御書房內其他兩位大臣也站出來,道,「皇上,沐三姑娘都原諒了兩位郡王爺,皇上就免了他們的責罰吧?」

皇上喝了兩口茶,把茶盞往龍案上重重一放。

那聲音在空蕩蕩的御書房裡,顯得格外的生氣。

皇上呵斥道,「兩位郡王會養成這麼胡鬧任性,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就是因為有你們這些人的百般縱容,就是闖出來天大的禍,也有人幫他們兜著,以至於他們說話做事,無所顧忌,太后幫著求情也就罷了,連沐三姑娘你也幫著他求情,是不是覺得朕太過狠心了?1

清韻眼皮一跳,完了,他怎麼覺得皇上要拿她開刀了?

若瑤郡主沒想到皇上會生氣,忙替清韻求情,「皇上,清韻姐姐也是受人之託忠人之事,你別生她的氣礙…。」

皇上抬手打斷若瑤郡主的話,他望著清韻道,「方才說了幾句話,替兩位郡王求情?」

清韻背脊發涼,弱弱聲道,「三句……。」

不會也要打她三十大板吧?

皇上瞥了孫公公,道,「把大錦朝律法拿給楚大少爺,讓他抄三遍。」

清韻,「……。」

清韻直接凌亂了,她以為自己聽錯了,她求情惹怒皇上,皇上不罰她,罰楚北,有沒有搞錯啊?

孫公公聽得也是撫額,他道,「皇上,是不是罰的太重了?」

皇上瞥了他一眼,「怎麼,你也想罰抄幾遍?」

孫公公登時不說話,轉身去拿大錦律法了。

看著孫公公抱著好幾本書過來,清韻頭皮的發麻了。

這要抄三遍,就算不眠不休,也得抄個幾天幾夜吧?

這要是讓皇上罰楚北,楚北還不得惱死她埃

清韻忙道,「皇上。惹您生氣的是清韻,要罰,您罰清韻便是,楚大少爺沒有錯啊,罰他……。」

皇上笑了,「他沒錯?」

清韻有些懵。

楚北犯什麼錯了?

若瑤郡主就問道,「皇上。楚大少爺犯什麼錯了?」

皇上望著清韻。「他派了暗衛守著你,你進宮替人求情的事,他知道卻沒有阻止。由著你胡鬧,這便是錯,朕今天只是給他一個警告,讓他以後好好管著你。你犯錯,朕會罰他。」

清韻。「……。」

有沒有搞錯啊,她只是替安郡王和逸郡王求個情而已,你就這樣坑我?

她怎麼覺得皇上在挑撥離間埃

清韻望著皇上,問道。「要是楚大少爺犯錯呢,皇上是不是就罰清韻了?」

皇上嘴角微弧,「大錦朝律法。他抄錯一個字,你就給朕重抄三遍。」

清韻。「……。」

絕對是挑撥離間,沒錯了!

從御書房出來,看著頭頂上,碧空如洗的天,清韻覺得有些灰暗。

這事該怎麼跟楚北說啊?

他幫安郡王求情,結果連累了他。

楚北知道了,會不會被氣死?

清韻兩眼望天,揉太陽穴。

若瑤郡主看著她,也不知道怎麼勸她,只覺得皇上有些莫名其妙,哪有這樣罰人的埃

青鶯和秋霜跟在後面,兩人懷裡都抱著書。

清韻覺得腳步有些沉,走到馬車處,她都沒想好跟著跟楚北說,能讓他不那麼生氣。

上了馬車,然後便是出宮。

宮外,侯府的馬車等候在那,衛馳騎在馬背上。

清韻下了馬車,望著衛馳,幾次欲言又止。

衛馳有些摸不著頭腦,他問道,「三姑娘有話不妨直說。」

清韻輕咳了兩下嗓子,望著衛馳道,「我給你家主子惹了點小麻煩……。」

衛馳聽得蒙蒙的,「給爺惹麻煩,惹什麼麻煩了?」

若瑤郡主沒有下車,她掀了馬車道,「我作證,是皇上莫名其妙,不是清韻姐姐的錯。」

衛馳更不解了。

清韻瞥了青鶯一眼,眸光落在她懷裡的書上,「我惹皇上不高興,皇上罰楚大少爺抄三遍大錦朝律法……。」

衛馳,「……。」

不是吧,爺最厭惡的就是大錦朝律法了埃

皇上居然罰爺抄三遍。

皇上絕對是故意的。

衛馳望著清韻,問道,「那皇上罰三姑娘抄幾遍?」

「……只要你主子不抄錯,我就不用抄。」

衛馳,「……。」

衛馳在反思了,這幾天爺進宮了沒有,他惹皇上生氣了?

不然,皇上不可能明顯的拿爺開刀埃

衛馳從青鶯懷裡,接了書,翻身上馬,道,「三姑娘,屬下把書給爺送去。」

清韻臉紅的發燙,想叫衛馳叮囑楚北別抄錯,只是舌頭打結,怎麼也說不出口。

衛馳騎馬離開。

錦墨居,書房。

楚北坐在那裡走神,他手敲著書桌,明顯有些心不在焉。

衛風和衛律站在一旁,幾次瞥頭看楚北,不知道他煩什麼。

窗戶,吱嘎一聲打開。

衛馳跳了進來。

衛風見了,忙問道,「可是三姑娘有東西送來?」

衛馳,「……。」

不用這麼一語中的行嗎?

上回送信,爺是高興不已。

可是不代表每回送東西來,爺都高興埃

他都不知道怎麼開口。

他上前一步,望著楚北道,「爺,最近你是不是惹皇上不高興了?」

楚北望著他,「怎麼了?」

衛馳不說話,他又問了一遍,「有沒有?」

楚北擰了眉頭,點點頭,「怎麼這麼問?」

衛馳望著衛風了,衛風就道,「還不是江老太爺,爺不小心把他的書弄壞了,他刁難爺,讓爺賠他一本,要老侯爺親筆寫的,或者獻老王爺,再不就是皇上的,老侯爺那不必說,獻老王爺更是不行,爺就去找皇上了,不過皇上沒答應,爺這不是在想辦法么……。」

衛馳眉頭挑了,「難怪了。」

衛律望著衛馳,「難怪什麼?」

衛馳就道,「寧太妃求三姑娘幫安郡王求情,三姑娘就進宮求皇上了,皇上生氣了,然後罰爺抄三遍大錦朝律法。」

衛律瞬間凌亂。

楚北的臉都黑了。

他手裡一隻狼毫筆,吧嗒一下掰斷。

衛馳眼皮都在跳,皇上不幫忙就算了,至於這麼報復爺么,真是……

他望著楚北,道,「爺,你要是抄錯一個字,皇上就罰三姑娘抄三遍。」

聞言,楚北輕抬頭。

忽而,他嘴角輕動,有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劃過,清淺如梨花綻放。

ps:~~o_

二更送上,繼續碼第三更,謝親們的打賞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