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七十四章 周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四章 周旋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章節內容開始--

青鶯是指著清韻胸口說的。

清韻低頭,便見到胸前有亮光。

像是一條精緻的龍,伏在山巒山,帶著凌厲的氣勢,欲衝天而去。

清韻驚嘆,「還真的有龍呢。」

青鶯則道,「好像還是五爪的龍呢,這不是楚大少爺的玉佩嗎,怎麼……?」

龍,乃帝王的象徵。

尤其是五爪龍,普通之下,只用皇上能用,哪怕是太子,也只能用四爪的,要是用了,都是違法行為。

楚北的麒麟墨玉佩里居然藏著一條龍,還是五爪的?

清韻仔細看了看,好像還真的是五爪龍。

這要是叫外人知道了,可不是小事埃

正想著呢,身後有丫鬟輕喚,「三姑娘。」

清韻忙把玉佩放回錦盒裡,回頭,就見一穿著米分色裙裳的丫鬟快步走過來。

清韻認得她,這丫鬟是春暉院里的二等丫鬟,給她端過好幾回茶了。

不會是老夫人又找她回去,單獨訓話吧?

清韻看著丫鬟走過來,福身道,「三姑娘,今兒定國公府來人了,是大姑奶奶派人來接你去的,誰想你先被若瑤郡主接走了,丫鬟沒說大姑奶奶找你去是為了什麼事,老夫人讓你明兒去定國公府一趟。」

是讓她去定國公府啊,她還以為是什麼事呢。

清韻點頭笑道,「我知道了,明兒上午就去定國公府。」

丫鬟點頭記下,福身離開。

清韻邁步,回泠雪苑。

邁步進院子,清韻便聽到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尋聲望去。便見一棵大樹下,四五個丫鬟在那裡塞著太陽針線。

紅箋見清韻望著她們,忙站了起來,道,「姑娘回來了。」

然後解釋,是喜鵲讓她們荷包和帕子的,怕清韻會斥責她們偷懶。

清韻笑笑。讓她們繼續。她邁步回屋。

屋內,喜鵲在擦拭花盆,聽到有腳步聲進來。抬頭見是清韻,忙道,「姑娘回來了啊,奴婢去給姑娘倒茶。」

說著。端著銅盆就出去了。

清韻把錦盒放下,從懷裡掏出兩萬兩銀票來。遞給青鶯道,「放匣子里去。」

青鶯看到銀票,臉上就笑開了花,喜滋滋的接了銀票。屁顛屁顛的把銀票拿去藏起來。

喜鵲沏了壺熱茶進來,給清韻倒了杯熱茶。

清韻端茶輕啜。

她瞥眼梳妝台上的錦盒,走過去。雙手捧到清韻跟前道,「姑娘。這是之前丫鬟送來的,寧太妃賞賜給你的冰顏丸。」

清韻有些口渴,手裡端著茶,笑道,「打開看看。」

喜鵲就把錦盒打開了。

盒子里,是兩層四排七粒的藥丸,散發著一股淡淡的葯香。

清韻看著那藥丸,還有鼻尖混雜了茶香的葯香味,一時愣了神,忘記手裡端著的是熱茶,猛然喝了一口。

燙的她整個人都差點炸了。

青鶯藏了銀票出來,聽見清韻咳,忙過來道,「姑娘怎麼了?」

喜鵲站在一旁,有些自責。

她不知道清韻看到冰顏丸會走神,燙傷自己。

清韻顧不得被燙著的舌頭,忙把手裡的茶盞放下,拿起藥丸,仔細嗅著。

越嗅,眉頭越皺。

最後,她把手裡的藥丸往錦盒裡一砸。

結果用力太大,藥丸彈了出來,直接掉地上去了。

清韻咬牙道,「氣死我了1

喜鵲一臉無措的看著她,「姑娘,這藥丸有問題?」

清韻氣的胸口直起伏,「豈止是有問題,這哪是冰顏丸啊,別說能駐顏,永葆青春了,就是一般的美白功能都沒有,它根本就是尋常的不能再尋常的養身藥丸1

清韻有多氣啊,說她頭冒青煙都不為過了。

寧太妃和太后聯手忽悠她!

人家把她賣了,她還在幫人家數錢呢。

以為她不識貨,就拿幾粒普通藥丸哄的她高高興興的,覺得拿人家的手短,不幫著她們給安郡王求情說過去。

結果到頭來,藥丸是假的,她還連累楚北罰抄大錦朝律法三遍。

她今兒倒霉,真是倒透頂了!

兩丫鬟站在那裡,聽清韻說藥丸是假的,直接驚呆了。

寧太妃賞的藥丸,怎麼可能是假的,可要不是假的,她家姑娘不可能這麼生氣埃

青鶯將地上的藥丸撿起來,她至於鼻尖清嗅,然後眉頭扭了扭,望著清韻道,「這藥丸的氣味和奴婢之前聞到的不一樣。」

清韻正生氣呢,忽然聽青鶯這麼說,她猛然抬頭望著她,「什麼叫和之前聞到的不一樣?」

青鶯性子燥的很,若瑤郡主的丫鬟把錦盒塞給了她,她想都沒想,就先打開看了一眼。

「奴婢開錦盒時,嗅到的是一股像蘭花又像是梅花的清香,聞著特別的舒服,不是這個藥丸的氣味,」青鶯回道。

清韻眉頭緊鎖,她眼神微冷。

喜鵲就低呼道,「難道冰顏丸被人換走了?」

青鶯氣道,「肯定是這樣的1

青鶯說著,眼眶就紅了起來,自責道,「都怪奴婢,急著追姑娘,也沒多想,就把錦盒給了丫鬟,讓她送泠雪苑來,這麼好的東西,怎麼會沒人惦記。」

要不是姑娘認得藥丸,她又記得藥丸的香味,被人換了,都不知道。

越想,青鶯越憤憤不平,她捏了拳頭道,「我去找丫鬟問個清楚1

說著,她便要走。

「我自己去1清韻的聲音透著冷冽。

簡直欺人太甚了。

要不是青鶯看過藥丸,記得藥丸清香,這黑鍋,她都讓寧太妃和太後背了。

之前是明著要霸佔她東西,現在又來暗的了。

才栽在她手裡,這才一天不到,又不長記性了,那她就再幫她們漲漲記性!

吃她的,全都給她吐出來!

清韻站起來。

只是她剛站起來,身後就傳來一個醇厚如酒的聲音,「去哪兒?」

驀然響起的聲音,嚇了清韻一大跳。

她拍著胸脯回頭,就見楚北站在那裡,一雙漆黑如墨的眼睛,直勾勾的望著她,像是要將她捲入眸底寒潭。

清韻一個激靈襲來,一下子就焉了。

這麼快就上門算賬來了,好歹給她一點時間想想怎麼周旋吧,現在發難,她是毫無招架之力埃

想著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伸手不打笑臉人,清韻很殷勤給楚北倒茶,請他坐,然後賠禮道歉道,「朝大錦朝律法的事,我不是故意的……。」

楚北伸手打斷她,指著桌子上的錦盒道,「那就是寧太妃賞你的冰顏丸?」

清韻沒有搖頭,也沒有點頭,「寧太妃說,是太后賞賜我的。」

楚北赫然一笑,笑意中有一抹嘲弄,「又是個背黑鍋的。」

清韻聽的似懂非懂,「什麼意思?」

楚北坐下來,嘴角上揚,有一抹若有似無的笑,「安郡王為何要娶你,其目的何在,尚不清楚,但有一點,我很確定,他要是真想娶你,太后處死你,他就不會裝暈了,顯然要你的命和娶你,對他來說結果一樣。」

「寧太妃寵溺安郡王,比太後有過之無不及,安郡王沒有達成的目的,寧太妃會幫他,她送你的東西,誰知道會不會下了什麼毒,有人貪婪成性,送上門替你受罪,你還查什麼?」

ps:on_no哈哈~未完待續。!--章節內容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