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七十五章 郡王(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五章 郡王(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楚北眸光亮如星辰,直勾勾的看著清韻,見清韻眸底閃過明媚笑意,他知道,清韻想明白了。小說し

他伸手端起桌上的茶水,骨節分明的手指,端著青花瓷茶盞,竟是那麼的美。

清韻的眸光落在錦盒裡的藥丸上,她摸著精緻的錦盒,道,「冰顏丸被誰換走了,我一清二楚,只是氣不過罷了,就算真把事情捅出來,也不過是罰一年半載的月錢,被老夫人呵責兩句,這事便就此作罷了。」

要是冰顏丸能給大夫人母女一個教訓,倒是一件好事。

只是她有些擔心,就怕冰顏丸,大夫人母女不吃,而是送人啊,到時候傷及無辜……

聽到清韻擔憂之言,楚北就知道清韻心太軟,太過善良,這樣的人不被欺負才怪了,因為別人不會想那麼多,只顧自己。

「寧太妃賞賜你的冰顏丸都在桌子上了,你別送人就成了,到時候就算出了什麼事,也與你無關,要是大夫人送的藥丸出了問題,自有人收拾她,你怕到時候牽連侯府?」楚北挑眉問道。

清韻輕搖頭,她對侯府沒有那麼深的感情,受不受連累,她並沒有很在乎,更沒有放在心上,她望著楚北,問道,「我托你辦的事,難不難?」

楚北好看的唇瓣,勾起一抹自信的笑,他沒有回答,而是反問清韻,「還有五天,安定侯就回京了?」

清韻不懂楚北怎麼岔開話題,但還是老老實實的點頭。

楚北喝了口茶,把茶盞放下道,「等安定侯回京,侯府就熱鬧了。」

清韻便放心了,他這麼肯定,顯然是成竹在胸。

屋子裡,陷入靜謐。

靜的連呼吸聲都特別的弱。

清韻沒再主動開口,楚北來時,她便跟他賠禮道歉了。是他把話題岔開了。

為了掩飾尷尬,清韻端茶輕啜。

她雖然在喝茶,但是她注意到楚北一直盯著她看,眼神絲毫不加遮掩。看的清韻臉越來越紅。

清韻憋不住了,抬眸望著楚北,道,「有話能直接說嗎?」

楚北輕笑,「你是江老太爺的外孫女。應該知道江老太爺惜書如命,我將他珍藏的孤本書弄髒了,他刁難於我,他要求我辦的事,我辦不到。」

清韻聽得嘴一撇。

難怪他不發難,敢情是有求與她呢。

他雖然沒有明說,但言外之意,太明顯了!

她要是不幫他過了江老太爺那一關,那他就不保證會不會抄錯字,到時候罰她抄三遍大錦律法。

清韻望著楚北。問他道,「我外祖父是怎麼刁難你的?」

楚北回道,「江老太爺要我外祖父、獻老王爺、皇上三人中的一人將那本書謄抄一遍,不得有半個錯字。」

清韻,「……。」

那本書,不薄埃

楚北犯錯,可以罰他抄幾遍啊,怎麼要鎮南侯他們的?

且不說皇上了,就鎮南侯和獻老王爺,何等的身份埃能幫楚北抄書,外祖父這也太刁難人吧。

「我不一定能說服的動外祖父,」清韻苦了張臉道。

外祖父太愛惜書了,誰弄壞他一本書。他會讓那人一輩子都不敢再弄折他書一角。

楚北望著清韻,眼神帶了三分不明意味,笑道,「不一定?」

清韻牙有些癢,她重聲道,「我儘力1

楚北聽了。站起身來道,「我回去看大錦律法了。」

清韻臉就窘了,她站起來道,「你抄仔細點,別弄錯了。」

楚北看了清韻一眼,「我儘力。」

清韻,「……。」

這廝絕對是故意氣她的!

可是不等清韻說話,楚北縱身一躍,就消失在了屋子裡。

等楚北走了,青鶯才憋不住道,「姑娘,你怎麼不直接跟楚大少爺說,你要嫁衣,沒時間抄大錦律法呢?」

楚大少爺幾乎天天跑來泠雪苑見姑娘,雖然沒有哪一回聊的特別高興,可她能感覺到,楚大少爺喜歡和姑娘鬥嘴,喜歡看姑娘生氣,他肯定巴不得早早的把姑娘娶回去。

姑娘為了嫁他,辛苦嫁衣,他肯定高興。

他高興了,自然就對抄大錦律法上心了,也就不會出岔子了。

清韻瞥了青鶯一眼,道,「是我錯在先,哪好意思威脅人家?」

再說了,她出嫁之期已經定下了,哪能因為她沒有好嫁衣就延後的?

拿這個威脅人家一點用都沒有好么,因為不用楚北關心,侯自會催她。

喜鵲則望著清韻道,「姑娘,你能說服的動江老太爺嗎?」

清韻癟著臉色,道,「儘力吧。」

說著,她起身去了藥房。

上回江老太爺來,她就說給他調製藥膏,哪一天腿疼,就貼一副。

最近幾天,她都沒碰藥材。

明兒要去江家,又是幫楚北求情,不送點東西去,清韻都覺得張不開嘴。

清韻幫江老太爺字了二十貼藥膏,還有沐千染的葯,也一併調製好。

等忙完這些,已經月上中天了。

睡的晚,起的就晚。

不過她臉色不錯,也沒有黑眼眶,膚白凝脂,百里透紅,像是剛剛有些熟的蜜桃,叫人恨不得咬一口。

吃了早飯,清韻就帶著喜鵲去了春暉院給老夫人請安。

她進屋時,沐清柔幾個正和老夫人商議侯府辦宴會的事。

沐清柔幾個擬了單子,給老夫人過目。

老夫人瞧了很滿意,她道,「不錯,不過有些大家閨秀並未參加桃花宴,既然請帖是和桃花木屋一起送去的,這些人,也要送一份。」

沐清柔點頭記下。

周梓婷就道,「侯府這兩年都沒怎麼辦過宴會,就連外祖父的壽辰都沒有大辦,這一次的宴會,要有些新奇的地方才好,最好是能轟動京都。」

沐清芷望著周梓婷,笑道。「轟動京都哪那麼容易啊,就連桃花宴都沒有做到,桃花宴籌備幾個月,侯府辦宴會。可沒幾天呢。」

老夫人把請帖名單放下,道,「既然要辦,就要辦好,大到宴會布置。小到茶水糕點,迎來送往,都不許有半點差池。」

沐清雪就道,「我們用心想,總能想到些新奇的點子。」

幾人都點頭應是。

正巧,這時,清韻邁步上前,給老夫人請安。

老夫人就笑道,「這次宴會,對侯府很重要。不止是你們,侯府上下,丫鬟小廝都幫著出主意,集思廣益,下人想出好點子,賞銀十兩,你們要是想出好主意,賞一套上等頭飾。」

沐清柔幾個原就盼著宴會有趣,讓來參加的人玩的高興,以後誰府上辦宴會。就會邀請她去玩。

現在老夫人提出獎賞,她們更是興緻高昂。

沐清雪望著清韻,道,「三姐姐。昨晚,我們幾個商議宴會怎麼辦,原想讓丫鬟去請你,只是想到你去了寧王府,又進了宮,疲乏了。所以沒叫你,祖母都說了,宴會對侯府很重要,你也要幫著出些力,想幾個好主意呢,回頭我讓丫鬟去喊你,你可不要推脫。」

清韻有些為難道,「我也想來,只是我要嫁衣,還有枕頭套等東西,兩個月不到的時間,我怕不夠用……。」

她想幫忙,可是沒那個時間埃

沐清芷就笑了,「又不是一整天都嫁衣,總能抽點空幫著想主意的。」

清韻點頭道,「我盡量幫著想。」

周梓婷挨著老夫人坐著,她盯著清韻的臉,看了又看。

看的清韻有些莫名其妙,她摸著臉道,「梓婷表姐這麼看著我做什麼,我臉上有髒東西?」

周梓婷搖頭,輕笑道,「沒有髒東西,只是覺得今兒三表妹氣色格外的好,膚白凝玉,面似桃花,你服用了寧太妃賞你的冰顏丸?」

周梓婷說著,一堆人都望著清韻。

清韻俏臉生暈,美的驚人心魄,她摸了臉頰道,「昨晚服用了一粒,夜裡睡的很香,早上還起晚了些。」

周梓婷已經無語了,藥丸被人換了都不知道,還這麼沾沾自喜,真是笨的可以。

沐清雪站起來,伸手摸清韻的臉頰,笑道,「很滑呢,就跟剝了皮的雞蛋似地,冰顏丸果然名不虛傳。」

她說著,見清韻臉色有些後悔,她驚訝道,「三姐姐,你怎麼忽然不高興了?」

清韻扭了帕道,「今兒早上,我見自己皮膚很好,又把冰顏丸打開瞧了瞧,可是一不注意,把胭脂撒在了冰顏丸上,毀的只剩下五六粒是乾淨的了……。」

她沒有撒謊,那些藥丸,確實被她撒了胭脂。

聽清韻這麼說,沐清柔眼睛都睜大了,「那麼多粒冰顏丸,全不能吃了?」

清韻輕點了下頭,「我也不願意……。」

沐清柔回了一句,「毛手毛腳的,糟蹋好東西。」

她嘴上這麼說,眸底深處卻滿是笑意。

真是老天都幫她啊,她還擔心她會發現冰顏丸有問題,誰想到她全給弄毀了。

老夫人見清韻傷心,寬慰她道,「你皮膚好,不用胭脂也水靈,不用那錦上添花的東西。」

清韻這才破涕為笑。

老夫人笑容慈藹,道,「也不知道你大姐姐找你去有什麼事,昨兒沒去成,也不知道耽誤她事沒有,你去定國公府看看她去。」

清韻點點頭,然後道,「祖母,我還要去江家一趟。」

「去江家?你去江家有事?」老夫人問道。

方才還急著針線,要是沒事,應該不會去江家。

清韻扭了帕,有些不好意思道,「楚大少爺跟外祖父求學,外祖父借給他一本書,他不小心給弄髒了,外祖父有些生氣,給他出了難題,偏巧我昨天進宮幫安郡王求情,惹怒皇上,連累楚大少爺挨罰,他讓暗衛轉告我,只要我幫他求情,讓外祖父不生氣了。他就認真抄大錦律法……。」

江老太爺愛惜的事,老夫人是知道的。

清韻要去江家,老夫人不會阻攔。

老夫人答應了,清韻便福身要出府。

沐清雪眼珠子一轉。忙道,「祖母,我陪三姐姐一起去定國公府吧?」

清韻眉頭皺緊了下,她知道沐清雪不是要陪她去定國公府,她的目的是江家。

可是她要是跟去了。她還怎麼給顧明川施針啊?

清韻還未說話,老夫人就先答應了,「也好,你們一起去也好……。」

不等老夫人把話說完,清韻就道,「祖母,還是別讓四妹妹陪我去了,上回我和若瑤郡主共乘一駕馬車,結果出了事,鎮南侯府的暗衛說。馬車會出事,是因為我坐在上面,四妹妹和我坐一駕馬車,要是再出現危險,鎮南侯府的暗衛肯定先救我,我怕……。」

說到這裡,她就停了。

她都這麼說了,要是沐清雪還堅持跟她去江家,老夫人也不改口,那她就帶沐清雪去。

沐清雪倒沒有懷疑清韻那麼說。是不想帶她去。

有人要殺清韻的事,都刺殺到侯府來了,她們又不是不知道。

兩次都是鎮南侯府的人救的。

她甚至懷疑,清韻去江家的目的。是為了二姨娘的事去的。

既然兩人結盟了,清韻自然要為她的安全著想了。

她紅了臉道,「我怎麼把暗衛給忘記了,有暗衛守著三姐姐,三姐姐不會有事的,那我不去了。三姐姐早去早回。」

清韻朝她笑了笑,然後福身離開。

出了侯府,坐上馬車,朝定國公府駛去。

馬車駛到定國公府所在街時,車夫提醒道,「三姑娘,快到定國公府了。」

聞言,清韻掀開車簾,想往外瞧瞧。

結果好幾個世家少爺騎馬而過,馬蹄揚起飛土,嗆了清韻直咳。

她趕緊把車簾放下了。

很快,陸定國公府了。

掀開車簾,清韻便見到國公府前拴著四五匹駿馬,油毛順滑,一見就知道是良駒。

沐清凌的貼身丫鬟卉兒站在一旁,道,「三姑娘,你可算是來了,少奶奶都恨不得和大少爺去侯府找你了呢。」

清韻笑道,「去侯府正好,也省的我跑一趟。」

卉兒輕吐舌頭,扶清韻下來。

幾人進了國公府,朝內院走去。

結果才走到半道上,就聽到有說話聲道,「我賭一百兩銀子,賭安郡王和逸郡王會在城北軍營馬廄里打起來。」

「這還用賭嗎,不打起來,我給你姓。」

「不過馬廄那地方,髒的要命,這要是打起來,難保不會在地上滾幾圈,這也太嘔心了吧?」

「咦,我是不是看花眼了,前面那位姑娘是不是沐三姑娘?」

「像是……。」

「什麼像是啊,就是好不好,什麼眼神埃」

清韻抬頭,就見幾位風度翩翩的世家少爺走過來。

顧一川走在最中間。

幾位世家少爺走過來。

卉兒走在最前面,她福身道,「奴婢見過三少爺。」

給顧一川請安之後,又給幾位世家少爺見禮,「見過幾位少爺。」

清韻也福了福身。

顧一川率先作揖道,「三姑娘有禮了。」

他說著,他右手邊一少年上下掃視清韻,嘖嘖道,「不愧是郡王殺手,當真有幾分姿色。」

聞言,顧一川拍了他胸口一下,笑道,「什麼郡王殺手,你別忘了,你也是位郡王好不好。」

那少年撲哧一笑,「什麼郡王,我母妃都被貶成了郡主,我還能叫郡王?」

他身側一位少年,不贊同道,「太后雖然貶了長公主,但你郡王封號是皇上另外封的,沒有跟著長公主貶的道理。」

ps:~~o_o ~~

這一章四千字,就不分開了。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