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七十七章 聯手(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七章 聯手(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沐清凌用心記下,然後望著清韻,問道,「每一回,都是你來國公府嗎?」

清韻望著沐清凌,道,「我儘力,不過下一回施針,正好是父親回府的日子,我不知道能不能出來。■」

沐清凌就心裡有數了。

父親離京辦差,許久未歸,而清韻今天才來見過她,於情於理,都得在侯府迎接侯爺回來。

她想了想道,「那日,我和明川一起回侯府,等父親回來。」

清韻點頭一笑。

她過去寫了藥方,遞給沐清凌。

並叮囑她,沒事讓丫鬟多給顧明川捏腿,尤其是腳底心。

處理完顧明川的事,清韻還幫沐清凌把了脈。

忙活一通,就到用午飯的時辰了。

定國公府準備了豐盛的佳肴,清韻就在沐清凌這裡吃了午飯。

吃過了午飯,姐妹兩個聊了會兒天,清韻便去了江家。

馬車在江府門前停下,清韻剛要掀開車簾,便聽到有人殷勤的笑道,「三姑娘來了呢,奴婢給三姑娘請安。」

清韻掀開車簾,便瞧見一個老婦人站在馬車前。

她身後還跟著兩人,其中一個年紀應該有三十五六了,另外一個小些,也有三十的樣子。

清韻瞧見她,便知道這三人的身份了。

因為那人長的和二姨娘有六成像。

這老婦人十有**就是二姨娘的娘了。

三個人一起來迎接她,看來她要回江家的事,她們都知道埃

她們太殷勤,臉上的笑也太刺眼,顯然是以為她回府是為了二姨娘。

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二姨娘要是被抬成了平妻,將來就有享受不盡的榮華富貴了,他們也自然也跟著有好日子過了。

只是,外祖父不可能答應認二姨娘為義女啊,怎麼她們還這麼高興。▼◆●

難道她猜錯了?

帶著疑惑。清韻去給江老夫人請安。

不過,江老夫人的臉色有些難看,像是在生氣。

清韻上前,望著她道。「外祖母,誰惹你生氣了?」

江老夫人看見清韻,臉色溫和了兩分,道,「除了你外祖父。還有誰能惹我生氣。」

清韻心中一動,問道,「可是為了認二姨娘為義女的事?」

江老夫人點頭,「可不就是為了這事,你同意,我也同意,你舅母和舅舅都沒有意見,唯獨你外祖父不同意,還態度堅決,怎麼勸都勸不通。我一力堅持,他居然跟我甩袖子1

清韻聽得有些懵。

她也同意?

她什麼時候同意了?

想到什麼,清韻嘴角劃過一抹冷笑。

不用說,肯定是沐清雪和二姨娘先斬後奏了。

江大太太坐在一旁,望著清韻道,「這事,我也不明白了,昨兒二姨娘派人來說這兩年你在江家,是怎麼被大夫人母女欺負的,尤其是侯府恢復了爵位之後。大夫人為了挑撥江家和侯府的關係,居然在準備送來給江家的東西里動手腳,所幸是出了岔子,讓她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自食惡果。」

「只是她犯下那麼大的錯,府上老夫人也是囫圇過去,大夫人還污衊是鎮南侯府暗衛動的手腳,來人稟告時,老太爺也在,他當時沒聽完。就氣的甩袖子走了,後來,老夫人和他說選個良辰吉日,就認二姨娘為義女的事,老太爺當時就回絕了,明明認義女這事,對你有好處,怎麼他就不同意呢,他素來最疼愛你埃」

江老夫人氣道,「當年,我就想在江家旁支里選個女兒嫁給你父親做填房,可是你祖母不同意,我哪不知道她的想法,江家和侯府已經是姻親,沒必要再錦上添花,她再給侯爺選個嫡妻,在朝中多個助力,只是那時候,你外祖父還官居太傅,我也不怕侯府敢把你和清凌怎麼樣,誰想到還沒挨到你和清凌出嫁,他就被貶了官,連累你們姐妹被欺負成這樣,想想清凌嫁給定國公府大少爺,我就氣的夜不能寐,這些事,大夫人沒少在裡面挑撥,我豈能讓她得了便宜還賣乖1

江老夫人想扶持二姨娘,報復大夫人。◆▼

當然,這是一般人都會有的想法。

「可偏偏你外祖父不知道搭錯了哪根筋,愣是不同意1

江老夫人越說越來氣。

清韻站起來道,「外祖母,你彆氣壞了身子,我去勸勸外祖父。」

江大太太就道,「老太爺應該在璃雪閣,我讓丫鬟送你去。」

璃雪閣,是清韻娘親江氏出嫁前的住處。

清韻聽得鼻子一酸,點點頭。

丫鬟帶路,清韻去了璃雪閣。

璃雪閣,一直空置,除了清掃丫鬟,從未有人再住進來過,一直保持著江氏出嫁前的樣子。

清韻進去時,便見到江老太爺坐在涼亭里,望著遠處一株桃花走神。

清韻回頭看了丫鬟一眼,道,「你們就在這裡等我。」

說完,她邁步朝前走。

聽到腳步聲,江老太爺頭也未回道,「下去吧,這裡不用人伺候。」

清韻沒有走,只端起茶壺給江老太爺添茶,她道,「外祖父,那株桃花有那麼好看嗎,我見你都看半天了。」

江老太爺回頭,見是清韻,笑道,「那是你娘出嫁前親手栽的,說長了桃子,每年她都會回來摘桃子吃。」

說著,江老太爺聲音哽咽了。

「可惜,她早早的就去了,留下你們姐妹受苦,外祖父也沒能護著你們。」

他在自責。

他望著清韻,問道,「你真的要扶持二姨娘?」

他知道清韻有那個能力。

只是他不相信清韻會那麼的衝動。

清韻輕搖頭,「外祖父,清韻沒有這樣想過,這只是二姨娘母女的想法,扶持她,對我並沒有什麼好處。▼」

江老太爺凝了下眉頭,「二姨娘說的那些都是假的?」

清韻搖頭,「除了清韻同意扶持她這事外。其他應該都是真的。」

江老太爺沒有說話,清韻感覺到他在生侯府的氣。

清韻就道,「外祖父,清韻知道您和外祖母都是為清韻著想。清韻會醫術的事,您沒告訴她,她想侯府能成為清韻的依靠,才會想認二姨娘為義女,外祖父。你能否退讓一步,先應了外祖母,就說認義女的事,等清韻出嫁了再著手,她肯定會同意,等兩個月後,外祖母或許就不那麼想了。」

江老太爺聽得一笑,「倒是個好法子,只是外祖父還從未騙過你外祖母……。」

清韻瞬間臉紅了,她都出的什麼餿主意埃

不過。江老太爺看了桃花一眼后,又笑道,「罷了,騙她也是為了她好。」

兩人就去見江老夫人了。

聽到江老太爺讓步,江老夫人有些懵,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你答應了?」

要知道,江老太爺這人固執的很,他認定的事,極少會更改。

江老太爺坐下來。道,「你們都同意,我不答應能行嗎,不過認二姨娘為義女的事。得等到清韻出嫁之後再說,免得她連出嫁都不安生。」

江老夫人不同意,「我這不是怕有人會在清韻出嫁上動手腳嗎?」

江老太爺看著她道,「鎮南侯派了暗衛守著清韻,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江老夫人細細一想,也覺得這事等清韻出嫁了再辦最穩妥。

清韻沒兩個月就出嫁了。侯府忙著要給她準備陪嫁,要是這時候忙二姨娘扶正的事,侯府哪裡還顧忌的上她。

江老夫人點頭道,「也好,認二姨娘為義女的事,等清韻出嫁了再說,也好趁機觀察觀察二姨娘。」

聽江老夫人這麼說,清韻就知道她也不是真的很想認二姨娘為義女,只是需要她而已。

而二姨娘的娘家人站在一旁,就高興壞了,臉上的笑都合不攏嘴。

得把這好消息轉告二姨娘知道,讓她這些日子多幫著點三姑娘。◆

見她幾個杵在這裡,江老太爺皺了下眉頭道,「都下去吧。」

幾人忙不迭福身告退。

等她們走了,江老太爺端茶輕啜,江老夫人和江大太太則問清韻準備陪嫁的事。

清韻一一回答。

一盞茶喝完,江老太爺把茶盞擱下。

一旁江大太太笑問道,「清韻是不是有什麼事想和老太爺說的,一家子人,有什麼張不開嘴的?」

清韻臉微微窘,江老太爺也望著她了,笑問道,「有事就說。」

清韻便站起身來道,「外祖父,昨兒寧太妃托我進宮幫安郡王和逸郡王求情,我不好回絕,就答應了,只是惹怒了皇上,皇上沒罰我,卻罰了楚大少爺抄三遍大錦律法,他要是抄錯一個字,我就要抄三遍……。」

清韻說到這裡,就停了。

因為江老太爺介面了,「所以他就拿這事要挾你來幫他說情?」

不愧是官居太傅的人,和他說話,就是省力氣。

江老太爺看著清韻,笑道,「我估摸著你是被楚大少爺和皇上聯手算計了。」

清韻,「……。」

她睜大眼睛望著江老太爺,不解的問道,「皇上和楚大少爺聯手算計我?」

她有什麼好讓他們算計的?

江老太爺笑道,「我總覺得楚大少爺和皇上熟的很,他看過的不少書,都是皇上珍藏的難得一見的孤本,就連性情都有幾分像皇上年輕的時候,要不是知道他是楚大少爺,我估計會誤以為是大皇子戴著面具來求學,不過罰楚大少爺抄三遍大錦律法,倒是叫我想不通了,以楚大少爺過目不忘的本事,抄一遍足矣記住了,抄三遍沒那個必要。」

江老夫人則看著江老太爺道,「你已經兩年不曾侍奉在皇上左右,或許皇上就是故意罰楚大少爺呢。」

他為朝廷盡心儘力,最後不也觸怒皇上被貶了,還自以為了解皇上,要真的了解皇上,還惹怒他?

江老太爺知道江老夫人是故意激將他的,他不在意道,「皇上不是個會遷怒別人的人,況且楚大少爺身上有毒。他罰楚大少爺,鎮南侯也不會答應,沒聽說鎮南侯為此生氣,所以。皇上這麼做必定是有緣故的。」

江大太太笑道,「這樣一來,倒是堵住了不少大臣的嘴,不會再幫安郡王和逸郡王求情,對清韻來說。也不算特別壞,要是再有下一回,就有理由回絕別人了。」

她求情會連累楚北挨罰,她不能答應埃

清韻站在一旁,不知道說什麼好,天知道皇上是不是楚北聯合起來算計她啊,這只是猜測而已,也沒法證實埃

衛馳守在暗處,聽江老太爺說話,背脊冷汗直冒。

都說江老太爺最擅長揣測人心意。以前只是聽聞,今日一見,當真要嚇壞人埃

清韻望著江老太爺,道,「可是我不能說服外祖父,楚大少爺會故意抄錯字,到時候清韻就要被皇上罰,三遍大錦朝律法,實在太多了……。」

清韻睜著一雙無辜的小眼神望著江老太爺。

江老太爺的心都軟了,不過一想到他的孤本書。江老太爺的心又硬了,「皇上要是真有心罰你抄大錦律法,楚大少爺就算一字不差,你也免不了一頓罰。」

清韻腦門有黑線。

江老夫人望著清韻。失笑道,「弄壞你外祖父的書,就跟要他半條命差不多,哪是那麼容易就饒了楚大少爺的啊,你還是求你外祖父換個懲罰還容易些。」

清韻就求江老太爺換個懲罰。

江老夫人這麼說,江老太爺瞥了她一眼。道,「方才話說早了,不然我就叫清韻說服你改口不認義女了。」

江老夫人,「……。」

她笑罵了一聲狐狸,而後道,「沒個正行,不就弄壞你一本書,至於這樣刁難來刁難去嗎,小心嚇跑了外孫女婿。」

江老太爺擺手道,「行了,這一回看在清韻的面子上饒過他,讓他謄抄一遍送來就成了,再有下一回,我會罰的更重。」

江老夫人失笑,「碰到你這樣惜書如命的,誰還敢有下一回埃」

說完,江老夫人望著清韻笑道,「告訴楚大少爺,你外祖父和鎮南侯鬥了半輩子,就因為鎮南侯不小心撕了你外祖父一本書,死倔著沒跟你外祖父道謝,就鬥了這麼多年。」

清韻,「……。」

好小氣的外祖父埃

衛馳悶笑。

據他所知,是老侯爺年少時,和江老太爺出行,兩人都吃壞了肚子。

身上帶的紙全用完了,只剩下一本書和兩張銀票。

江老太爺捨不得書,用了銀票。

老侯爺找他借紙,他說包里有。

當時情況太急,老侯爺想都沒想就把書撕了。

江老太爺就氣的要和老侯爺拚命。

老侯爺多倔啊,只覺得江老太爺不可理喻,然後就鬥了這麼多年。

爺就是知道這事,不敢馬虎對待,求老侯爺,老侯爺怎麼可能幫江老太爺抄書,這不沒輒,才求到皇上那裡去。

可惜,沒什麼用埃

屋子裡說笑了會兒,江老太爺瞪了江老夫人道,「書之所以稱之為孤本,只因為世上只有這一本,毀了就沒了,那是先人的心血,豈能隨意糟踐,算了,不和你說,也沒見你看幾本書,豈能領會書的珍貴。」

說完,江老太爺起身要走。

清韻忙道,「外祖父,清韻給你帶了幾貼葯來。」

青鶯趕緊把小木匣子送上。

江老太爺見了高興,接過木匣子,誇了清韻孝順,便走了。

清韻送藥膏的事,大家都看見了,但是都沒人在意。

江老夫人笑道,「你外祖父就是太迂腐,太過執著了,不然以他和鎮南侯的交情……你外祖父說他和鎮南侯鬧掰是必須的,不然誰也走不到今天,我也聽不明白,罷了,不說這事了。」

然後聊別的。

屋子裡說說笑笑,好不熱鬧。

見時辰差不多了,清韻便起身告辭。

ps:求月票。。。。。。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