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七十八章 誇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八章 誇讚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從江老夫人屋子裡出來,便有丫鬟帶路,送清韻出府。

半道上,喜鵲看著江家景緻,心底有些惋惜。

要是江老太爺沒有和鎮南侯鬧掰,估計三十年前就聯姻了,那太太肯定是嫁給了鎮南侯府大老爺,也就不會那麼早就死了。

她就想不明白了,不就一本書嗎,它再珍貴,也只是一本書啊,為了一本書,就跟人人想巴結都巴結不到的鎮南侯鬧掰了,還在朝堂上斗給你死我活的,這也太笨了些吧?

想著,喜鵲就望著清韻道,「姑娘,江老夫人方才說江老太爺和鎮南侯鬧掰是必須的,為什麼啊?」

清韻腳步未停,道,「外祖父沒有被貶之前,能和鎮南侯抗衡,可見其勢力有多大,他們兩人聯手,就是大錦朝半壁江山,這樣的勢力,就算皇上再信任外祖父和鎮南侯,為了江山社稷,也會除掉一人。」

不是江老太爺死,就是鎮南侯死。

兩人聯手,勢力秒殺獻老王爺和興國公。

朝中大臣為了前程,肯定會站在鎮南侯和江老太爺這一邊。

勢力此消彼長,兩人肯定會把持朝政,皇上必定成為傀儡,有名無實。

兩人鬧掰,鎮南侯從武,江老太爺從文,擁戴皇上。

這確實是最好的選擇,兩人都能發展自己的勢力,而且相安無事。

喜鵲聽得似懂非懂,一臉懵懂的看著清韻。

清韻見了搖頭,笑道,「朝堂大事,為官之道。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的清的,我相信外祖父和鎮南侯不論做什麼,都經過深思熟慮,權衡再三。」

她說著,就聽前面傳來一陣歡快的笑聲。

是江遠的,他笑道,「回來的早。不會回來的巧。沒想到,居然聽到清韻表妹誇讚祖父。」

清韻抬眸,便見到江遠走過來。

他穿著一身雪青色錦袍。風度洒脫,面容俊朗,眼神明亮帶笑,不過有些黑眼圈。像是很疲乏的樣子。

和他一同走過來的是江筱。

她穿著一身紫綃翠紋裙,身姿曼妙。天藍色牡丹的束腰,更是襯的她腰肢盈盈一握。

腰間綴著銀鈴,隨著走動,叮咚作響。聲音和著衣袂在風中翻轉,端莊而妖嬈,靈動而凝滯。令人難忘。

清韻打量她時,她也在打量清韻。

清韻今兒穿著一身縷金挑線紗裙。銀線細緻的勾勒出數枝含苞欲放的百合,水藍色的珠片在一旁點綴,像是清晨的露珠。

一陣微風吹過,帶動著珠片飄蕩、搖曳,瑩瑩閃爍著藍色光芒。

她肌膚晶瑩如玉,臉上薄施粉黛,淡淡的胭脂讓皮膚顯得白裡透紅,看上去整個人靈動清麗,又不失勾魂攝魄之態。

江筱心中驚嘆清韻容貌之美,猶在她之上,尤其是那種氣韻,說不出道不明,難以用語言描述。

她嗔怪了清韻道,「你今兒回江家,怎麼也不提前說一聲,我和大哥就不去棲霞寺玩了。」

清韻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也是臨時起意,沒想到你和表哥都不在。」

江筱和江遠都知道清韻要扶持二姨娘的事,兩人當她來是為了這事,也沒多問。

不過,這會兒時辰不早了,清韻要回府了。

江遠還好,江筱就抱怨了,「我才回來,你就要走,下回見,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呢。」

江遠搖著玉扇,笑道,「應該快了,清韻表妹和楚大少爺不是定下了成親之日嗎,下個月二十八號,你還要去給她送添妝。」

他說著,眼神揶揄帶笑。

清韻臉有些紅,她望著江遠,問道,「這些日子,楚大少爺和表哥相安無事吧?」

清韻問話,江遠臉上的笑瞬間僵硬,化成尷尬,「還好。」

江筱撲哧一笑,拆台道,「相安無事才怪呢,前兒兩人還掐了起來,以前大哥自認知識廣博,遇到楚大少爺,才知道什麼叫井底之蛙,這不熬夜苦讀,娘怕他熬傷了身子,硬是要我拽他出去散心。「

江遠輕咳好幾聲道,「一本書,楚大少爺看一遍就倒背如流,我得看好幾遍才能記住,他自然佔便宜。」

他根本是找錯了對手,人家天生過目不忘。

他輸在了起跑線埃

江遠望著清韻,道,「表哥在楚大少爺那裡丟的面子,全靠表妹你幫著撿回來了。」

清韻瞬間頭大,「我怎麼撿?」

江遠重重咳了兩聲,道,「回頭讓母親教教你什麼叫御夫之道。」

他說著,清韻眼睛睜圓了。

不是被他的話震住的,是他身後站著的人。

江大老爺埃

江大老爺臉也有青,他沉了聲音問,「什麼御夫之道?」

江遠,「……。」

他硬著頭皮回頭,道,「父親,《女誡》《女訓》,相夫教子,三從四德就是最好的御夫之道。」

聽他這麼說,江大老爺臉色才緩和了些。

不等他開口,江遠就道,「我回去看書了。」

聲音未落,人已經跑遠了。

清韻上前,福身道,「清韻給舅舅請安。」

江大老爺笑道,「上回來,我也沒瞧見你,你舅母說你神韻不復以往,今日一見,果真是變化很大,著實不錯。」

清韻被誇的臉微微紅,可是下一秒,臉就更紅了。

「楚大少爺不錯,你外祖父和我都很看好他,」江大老爺笑道,「他完全可以憑自己的本事封侯拜將。」

這話是在安慰清韻,也是在安慰江家自己。

畢竟清韻會嫁給楚大少爺,是江老太爺求回來的,出了岔子,才導致的。

要是楚大少爺不好,他們這些做長輩的會愧疚不安。

清韻俏臉生暈。也不知道怎麼回答。

江筱見了就不解了,楚大少爺雖然不錯,不過他身上不是還有毒嗎?

毒解不了,還談什麼封侯拜將埃

江筱望著江大老爺道,「爹爹,看你說的,讓清韻臉紅成什麼樣了。時辰不早。我送她出府了。」

江大老爺點點頭,「去吧。」

江筱就送清韻出府。

兩人在路上閑聊了會兒,臨走時。還依依惜別。

回了侯府,清韻去了春暉院。

彼時,天邊有了幾縷晚霞,妖嬈絢爛。

老夫人見清韻回來。給她請安,她臉色慈藹。道,「怎麼這會兒才回來,清凌找你去,可是有什麼事?」

清韻就知道她回來。會被詢問,所以早早的想好了搪塞的理由,她回道。「大姐姐找我去,也沒什麼事。只是前兒夜裡,她做夢夢到了娘親,有些想我了,只是走不開,所以讓丫鬟接我去定國公府,我們姐妹多聊了會兒,耽誤了些時間。」

聽清韻說沐清凌夢到江氏,老夫人沒有懷疑,做女兒的夢到親娘,這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反而對沐清凌不能回府,反倒接清韻去見她,對定國公府有些怨言。

沐清柔望著清韻,問道,「在夢裡,都說什麼了?」

天知道說什麼了,清韻根本就沒想這麼多,這會兒只能信口拈來了,「大姐姐說,娘親在夢裡跟她說吃的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吃的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沐清柔輕吟出聲,隨即問道,「什麼意思?」

聽這話,像是說沐清凌現在吃苦,將來會好?

可是定國公府大少爺半身不遂,還怎麼好埃

大夫人坐在那裡,她看著指甲上的丹蔻,發覺有一處沒有染好,越看越不順眼,她笑道,「姐姐這是心疼清凌呢,她在天之靈,會保佑你們姐妹安好的,只是清韻及笄那天,正好是堂姑娘出嫁的大喜日子,這及笄宴……。」

清韻出嫁沒多久,江氏就死了。

是以,這麼多年,清韻並不過生辰。

清韻也不喜歡過生辰,因為她的降生,讓江氏沒了性命。

可是及笄,不是一般的生辰。

大家閨秀及笄之日,都會隆重舉辦,請親朋好友來,一起見證她及笄。

可偏偏不湊巧,她及笄之日和沐千染出嫁之日重了。

及笄再重要,可也比不上出嫁來的熱鬧重要埃

老夫人若有所思,她望著清韻道,「你的及笄之日和堂姑娘出嫁之日重了,她的更改不了,只能你的稍作挪動了,清柔她們將宴會定在堂姑娘出嫁前一天,你的及笄宴一起吧,人多熱鬧。」

老夫人這是想彌補清韻,讓她的及笄宴辦的隆重熱鬧。

可是老夫人想的好,但是沐清柔她們不會答應埃

她們辛苦籌辦宴會,是為了她們自己,可不是為了清韻及笄的!

沐清柔站起來道,「祖母,這怎麼成呢,以前大姐姐行及笄禮,花了一個多時辰,繁文縟節那麼重,等的人心急,咱們侯府請大家來是參加宴會,是玩的,如此一來,豈不是本末倒置了,肯定會惹的人不快。」

大夫人也道,「放在一起確實不妥,要不清韻的及笄改期?」

清韻站在一旁,聽到繁文縟節四個字,就頭大了,她趕緊道,「每個大家閨秀都過及笄,但不是誰都大辦,清韻不喜歡過生辰,這一回也一樣,清韻知道自己及笄就夠了。」

老夫人望著清韻,見她眸光清澈中帶了些哀痛,就知道是因為江氏的緣故。

她輕輕一嘆,道,「既然你不願意大辦,那就簡單些。」

大夫人瞥了清韻一眼道,「過幾天就是你娘的忌日,往年都是我派人去棲霞寺給她點長明燈,今年你去吧,也好在你出嫁前,盡些孝心。」

聽大夫人這麼說,清韻有些怔祝

她看了大夫人一眼,有些不敢置信。

以前,她和沐清凌主動提去棲霞寺給江氏點長明燈,大夫人都不願意,今天居然主動提這事了?

難不成今兒太陽從西邊出來的?

清韻心中有疑,但還是點頭應下。

畢竟給江氏點長明燈,是她這個做女兒的本分。

周梓婷站在一旁,望著清韻道,「三表妹,你去江家幫楚大少爺說情,成功了嗎?」

清韻點頭笑道,「外祖父答應不追究了。」

老夫人微微驚訝,江老太爺有多固執,她是知道的,清韻能說服他改主意,可見江老太爺有多疼她這個外孫女了。

見清韻有些打哈欠,老夫人笑道,「跑了一天,肯定累了,回去歇著吧。」

清韻展顏一笑,福身告退。

回泠雪苑的路上,路過花園時,清韻瞧見有幾個小廝在花園裡忙活,像是在搭建什麼。

喜鵲見了好奇道,「像是在搭鞦韆呢。」

她話音剛落,身後就傳來一笑聲,「不是像是,就是在搭鞦韆。」

聲音耳熟,帶著些嗲嗲的味道。

清韻回頭,就見周梓婷和沐清雪並肩走過來。

沐清雪笑面如花,「是梓婷表姐出的主意,在花園裡架兩個鞦韆,只是這些下人辦事太磨蹭,到這會兒都還沒弄好。」

她說著,眼睛四下張望,然後才對清韻福身,笑道,「三姐姐去江家勸服江老太爺的事,我已經知道了,我在這裡謝三姐姐了。」

她說的小聲,但清韻聽得清楚。

清韻看了她一眼,眸光落到周梓婷身上。

忽而,她笑了。

「看來為了這事,你們兩個是籌謀已久埃」

她還真是小瞧了沐清雪了,沒想到她不止拉攏了她,還拉攏了周梓婷。

沐清雪巧笑嫣然,道,「我們籌謀再久,要是沒有三姐姐的幫助,終是痴心妄想。」

周梓婷介面道,「倒也算不上籌謀了多久,只是時機成熟,一拍即合罷了,這裡人來人往,說話不方便,我們進屋說吧。」

清韻聳肩輕笑。

看來還真的有許多事是她不知道的埃

要是她們知道,她和江老太爺只是哄著江老夫人高興,並不是真的會認二姨娘為義女,估計沐清雪會氣的恨不得剁了她。

不過,那時候她已經出嫁了,她就是再生氣,也拿她沒輒。

這會兒么,她還真想聽聽,她們要和她說什麼。

清韻進了院子,青鶯迎了上來,見到沐清雪和周梓婷兩個,她又看了清韻兩眼,欲言又止。

清韻笑問道,「有事要稟告我?」

青鶯輕點了下頭,道,「今兒姑娘走後,五姑娘帶著丫鬟來了泠雪苑,姑娘弄髒的冰顏丸,想看看能不能補救,奴婢拿給她看了。」

「然後呢,」清韻問道。未完待續。!--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