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八十一章 衝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一章 衝突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想想,沐清雪就生氣,她已經有那麼多錢了,她還惦記侯府那點東西做什麼。

「現在該怎麼辦?」沐清雪沒輒了,問周梓婷道。

周梓婷輕聳肩,「我也不知道,三表妹似乎對報仇一事並不上心,她根本就無所謂,被欺負成那樣,都能當什麼都沒生過,說實話,我很佩服她,要是我,我絕對做不到。」

沐清雪扯著帕,「是個正常人都做不到,天知道她是怎麼想的。」

周梓婷望著沐清雪,道,「這些年,你沒少幫著五表妹欺負三表妹,她肯定心裡積著氣呢,要換做是我,我也不會幫你。」

沐清雪氣的跺腳,「你到底幫誰啊1

周梓婷見她生氣,她只笑道,「我只是以己度人而已,我想三表妹是故意那麼說氣你的,等她氣順了,自然會幫你和二姨娘的,二姨娘畢竟是江家出來的人,還有父母兄弟捏在江家手裡,其他人,她就算幫了,也不好拿捏。」

大夫人嫁進侯府,已經十五年了,她在侯府的地位穩固,不是輕易能撼動的。

大夫人有娘家忠義侯府做靠山,下有嫡子三少爺鞏固地位,再加上沐清柔已經十四歲了,可以許親了,再攀一門親,地位更牢固。

她會同意扶持二姨娘,根本就是賭一把。

二姨娘出生卑賤,就算江家認她做義女,也只是說出去面子上好看些罷了,她都不一定說服的動老夫人能看得上二姨娘江家義女的身份,現在只能期望老夫人越來越嫌棄大夫人,那樣的話,二姨娘還有幾分勝算。

不過,要是江家起複的話,二姨娘扶正那就是板上釘釘的事。

可是誰也不知道江家什麼時候起複,還能不能起複,外祖母倒是很看好江老太爺。可是誰知道呢。

周梓婷勸她的話,沐清雪何嘗不知道,府里生了子嗣的姨娘只有四個,生了兒子的。只有大姨娘和二姨娘。

要扶持只會在這兩人中挑一個,二姨娘明顯佔優勢埃

她也正是因為清韻要報復大夫人,只能選二姨娘,所以在清韻面前才強硬三分,誰想到清韻根本就油鹽不進?!

她對報復大夫人一事根本無所謂。她只想靜靜的看人家自生自滅!

明明有那個條件去報復,她為什麼要忍?

沐清雪想不通,周梓婷也想不通。

清韻走了,屋子裡也沒丫鬟進來,兩人覺得無趣,也都走了。

屋內,清韻在喝茶,她一邊翻著桌子上的圖冊。

青鶯進來,道,「姑娘。表姑娘和四姑娘走了。」

清韻輕嗯了一聲,問道,「這圖冊是坊管事劉媽媽送來的?」

青鶯連連點頭,「是劉媽媽送來的,這圖冊里有三套喜服,都給老夫人過目了,老夫人都滿意,讓姑娘挑一套,抓緊時間,還有鎮南侯府楚總管要姑娘繡的荷包。老夫人打算明兒派人送去,讓姑娘明兒上午完。」

「明兒送去,那姑娘不就得今晚完?」喜鵲望著清韻道。

今天走了不少路,就是她都有些疲乏了。何況是姑娘了。

清韻把圖冊放下,道,「今晚好。」

楚總管是昨天上午要的荷包,按理她今天應該送去鎮南侯府的,明天送都有些晚了,不能再耽擱了。

用過晚飯後。清韻就開始荷包。

第二天早上,清韻被叫醒時,只覺得脖子酸疼的厲害,她瞥了眼窗外的天,揉著脖子,一臉慵懶道,「天色還早呢,這麼早喊我起來做什麼?」

喜鵲咯咯笑,道,「姑娘,已經不早了,都快到巳時了,換做以往,估計太陽都曬屁股了,今兒天陰著,還有烏雲,怕是要下雨。」

天下不下雨,清韻不關心。

她只是覺得肚子有些餓了,便掀了被子起床來。

梳洗打扮了一番,清韻便吃早飯。

飯菜早早的送了來,用炭爐溫著,才沒有冷。

吃過了早飯,清韻就拿著荷包,帶著丫鬟去了春暉院。

天上,烏雲濃烈,墨色的濃雲擠壓這天空,彷彿要掉下來一般,壓抑的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清韻走到半道上,就颳起了大風,吹的樹枝亂擺,地上的灰塵亂飛,讓人睜不開眼睛。

青鶯側著臉,背對著風道,「姑娘,我們回泠雪苑吧,荷包等風停了,奴婢去送。」

她一邊說,一邊撐桑

風很大,將青鶯的說話聲吹的很碎。

清韻聽得不真切,耳畔都是呼嘯而過的風聲。

她不是沒想過回泠雪苑,可是回去比去春暉院更遠,她只能繼續往前走了。

亂作的風,吹的清韻青絲凌亂。

青鶯打了傘,要給清韻擋風,然而,一轉身,質量不咋地的油紙傘瞬間被吹破了。

青鶯,「……。」

清韻,「……。」

這什麼破傘啊,清韻見了就來氣,一把抓過,往旁邊一丟。

然後,冒著狂風往前走。

等她進了春暉院,雨就嘩啦啦的下了起來。

打在青石地面上,聲音響亮。

清韻和青鶯就在院門下避雨。

春暉院的丫鬟見了,趕緊打傘過來,清韻這才進能進屋。

就是這樣,清韻的繡花鞋也濕透了,裙擺沾了些泥巴,有些狼狽不堪。

老夫人見了就心疼道,「下這麼大的雨,怎麼還來給祖母請安。」

說著,又吩咐秋荷道,「帶三姑娘下去換身衣裳和鞋,再煮完薑湯,小心受涼。」

清韻就跟秋荷下去換衣裳和鞋了。

等她穿好了,覺青鶯腳上的鞋也濕透的,便問秋荷道,「能不能給青鶯也換一雙?」

青鶯站在一旁,聽得鼻子泛酸,連忙搖頭道,「奴婢就不用了。」

清韻看著她,道,「鞋都濕透了,一走一個鞋櫻還說不要。」

秋荷看了青鶯一眼,道,「你先坐下歇會,我去給你拿鞋來。」

很快。秋荷就拿了雙新鞋來,嶄新的,上面著蘭花。

青鶯有些受寵若驚,道,「這鞋是……?」

秋荷笑道。「是我前些天做的,有些粗陋,你別嫌棄。」

老夫人屋子裡,只給幾位姑娘準備了換洗衣裳,一個人兩套,並沒有給丫鬟準備。

一般主子哪管丫鬟生不生病,主子淋了雨,沒怪罪丫鬟照顧不周,就是好主子了。

哪像三姑娘,還記得丫鬟鞋濕著。

能跟著這麼好的主子。秋荷打心眼裡羨慕青鶯。

青鶯臉一紅,連忙搖頭,說她不要。

秋荷硬塞給了她,笑道,「你快穿上吧,小心凍著了。」

青鶯感激的看了秋荷一眼,把鞋換上。

換好了衣裳,清韻就去了正屋。

然後,丫鬟就端了一碗薑湯給她。

清韻聞著薑湯味,就頭皮麻。她苦著張臉道,「祖母,我不能不喝,我不會傷寒的。」

老夫人見她那樣子。忍不住笑道,「一定要喝。」

周梓婷也笑道,「薑湯是難喝,不過比起苦兮兮的葯,這個要好多了,以防萬一不會有錯的。」

沐清柔挨著老夫人坐著。看著清韻道,「下回,你要來早一些,不就避過這場雨了。」

這是說清韻來給老夫人請安來晚了,活該淋雨。

清韻手裡還拿著荷包,她送到老夫人跟前道,「祖母,這是我昨晚熬夜繡的荷包。」

她可不是故意起晚的,是因為她熬夜了。

老夫人接了荷包后,丫鬟把薑湯端到清韻跟前。

清韻沒輒,端起薑湯,一飲而荊

老夫人左右翻看著荷包,荷包上著祥雲如意,她笑道,「這荷包繡的不錯,針腳細密,寓意吉祥。」

說著,她嗅到一抹淡淡的清香。

像是從荷包里出來的。

老夫人聞了聞,只覺得渾身舒坦,便問清韻道,「這荷包里裝了什麼?」

清韻正喝茶去嘴裡的薑湯味,聽老夫人這麼問,忙回道,「只是一些尋常藥材,有靜心凝神的功效,祖母喜歡,回去我給祖母也一個。」

老夫人笑道,「你要繡的東西還多著呢,先嫁衣,祖母這裡荷包多,裝上藥材就成了。」

清韻點頭記下。

她坐下繼續喝茶。

老夫人把荷包交個孫媽媽,道,「送去前院,等雨停了,讓周總管派人送鎮南侯府去。」

說完,老夫人看著窗外,有些擔憂道,「下這麼大的雨,也不知道侯爺是不是在趕路。」

知道老夫人擔憂,周梓婷勸道,「外祖母放心,算算時間,舅舅還在幾百裡外呢,京都下雨,舅舅那裡許是大晴天,舅舅肯定會準時回京的。」

孫媽媽點頭笑道,「表姑娘說的對,侯爺經常離京辦差,遇到下雨也不是第一次,他會照顧自己,老夫人就放心吧。」

老夫人何嘗不知道侯爺會照顧自己,可是兒行千里母擔憂,根本沒法控制,她輕嘆道,「希望這一次侯爺辦差回來,能得皇上高興,往後不用再這麼頻繁的離京辦差,經常幾個月都見不著他的面了。」

沐清柔就道,「侯府恢復爵位,父親回來,肯定有不少大臣前來道賀,讓父親好好拉攏他們,到時候在皇上跟前幫著說好話,父親就不用這麼奔波勞累了。」

老夫人沒有說話,只端茶走神。

侯府和鎮南侯府結親,就算看在鎮南侯的面子上,侯爺這一次回京,怎麼也能住到清韻出嫁之後吧?

怕老夫人傷感,周梓婷幾個努力逗老夫人高興。

說著說著,就聊到宴會上。

屋子裡沉悶氣氛,一掃而空。

清韻坐在那裡,靜靜的聽著,別人問她意見,她只搖頭。

多搖幾回頭,也就沒人問她了。

大家都知道,清韻根本就沒參加過幾次宴會,第一次參加宴會就是桃花宴……

窗外的雨,一直下著。

等到雨停時,清韻等人已經陪著老夫人吃午飯了。

今天,清韻幾個都陪老夫人用飯,廚房燒了十二個菜。

滿滿一桌子的好吃的。

可惜,清韻早上吃的晚,還吃了不少,都不怎麼餓。

吃了幾口,就吃不下了。

老夫人見了,問道,「飯菜不合你口味?」

清韻連忙搖頭,「飯菜很好,只是清韻早上吃的晚,並不餓。」

她說著,見有丫鬟過來,在孫媽媽耳邊嘀咕幾句。

清韻就多看了孫媽媽幾眼。

就吃個飯,她已經見好幾個丫鬟過來稟告她事情了。

老夫人見她望著孫媽媽,便問孫媽媽道,「出什麼事了?」

一般老夫人吃飯,除非是大事,否則都不稟告的,怕影響老夫人食慾。

孫媽媽笑道,「不是府里出事了。」

沐清柔一聽,就知道有八卦,忙問道,「那是誰出事了?」

孫媽媽便道,「是安郡王和逸郡王,兩人被罰在城北軍營掃馬廄一個月,皇上罰他們,便是颳風下雨,也要去受罰的,今兒風很大,兩位郡王心情都不好,也不知道怎麼的,就起了衝突,最後打了起來,好好一個馬廄,被兩人給拆了,這事驚動了皇上,皇上要兩人把馬廄怎麼拆的,怎麼修好。」

幾人聽得直笑。

尤其是沐清柔,捂嘴笑道,「兩位郡王爺修的馬廄,也不知道什麼馬兒,這麼有福氣能祝」

老夫人嗔瞪了沐清柔一眼,「不得胡說。」

孫媽媽繼續道,「另外,就是今兒皇上給大皇子賜婚了。」

老夫人望著孫媽媽,問道,「娶的是誰家姑娘?」

「是右相府周二姑娘,」孫媽媽回道。

老夫人點點頭,「周二姑娘容貌端莊,才華洋溢,是京都大家閨秀中的翹楚,端麗冠絕,除了江筱姑娘能和她一爭高下,京都還真沒有姑娘比的過她,她做大皇子妃,倒是當之無愧。」

沐清芷就笑了,「鎮南侯寧願娶三妹妹,也不願娶江筱姑娘,可見三妹妹比江筱姑娘好,能和周二姑娘一爭高下的,應該是三妹妹才對。」

她說著,沐清柔附和道,「就是。」

清韻瞥了兩人一眼,道,「要真如二姐姐和五妹妹這麼說,那冠絕京都的就是你們兩個了。」

兩人臉猛地一紅,瞪了清韻道,「你胡說什麼呢?1

清韻好笑,「我哪裡胡說了,祖母說,周二姑娘冠絕京都,你們說我能和她一爭高下,我覺得我比不上你們,如此一來,你們不就比周二姑娘厲害了?」

ps:求月票。。。。。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