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八十二章 留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二章 留京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周梓婷在一旁捂嘴笑,「哪有你們這樣互相吹捧的,要是傳到周二姑娘耳朵里……。︾,」

這可是赤果果的挑釁,結果往往是自取其辱。

沐清柔臉紅的發紫。

清韻倒是臉不紅氣不喘的,捧著碗雞蛋湯喝著。

只是才喝了一口,她就咳嗽了起來。

幾人都望著她,覺得莫名其妙,問道,「怎麼了?」

清韻差點咳出眼淚來,她望著周梓婷,問道,「周二姑娘叫什麼?」

「周瑜埃」

清韻,「……。」

見清韻一臉古怪神情,周梓婷有些納悶了,「周二姑娘叫周瑜有什麼不對嗎?」

清韻忙搖頭,「沒有,只是覺得這個名字很好聽。」

周梓婷不以為然,「我覺得還沒有你名字好聽呢,周二姑娘還有個姐姐叫周瑾,可惜,兩年前病死了。」

她說著,望著孫媽媽,笑道,「京都還發生了別的事嗎?」

京都發生的大事,尤其是皇宮和權貴之間的事,都是要知道的,尤其像是打架鬥毆,誰和誰鬧了矛盾,不說弄的一清二楚,但至少要知道這件事,否則一堆人聊起來,連話都接不上,更怕不知情,無意中闖下大禍。

孫媽媽說了兩件事後,道,「聽說寧王妃腹中胎兒像是又要保不住了,錢太醫說孩子難活過六個月,建議寧王妃拿掉,免得孩子大了。小產傷身。」

聽孫媽媽這麼說,老夫人輕輕一嘆,「寧王妃也是命苦。懷了一胎又一胎,可是都保不祝」

沐清柔望了清韻一眼,道,「前天,若瑤郡主來侯府,不是還說寧王妃身子漸好,腹中胎兒能保住嗎?」

「若瑤郡主是這麼說的。許是哪個大夫寬慰寧王妃的吧,」清韻回道。

看來寧王妃想通了,沒有急著將下毒之人揪出來。打算安穩的生下孩子。

錢太醫都建議寧王妃把孩子拿掉,想必那些巴不得寧王妃生不了孩子的人可以高枕無憂了。

清韻正走神,老夫人就望著她道,「往後若瑤郡主再請你寧王府玩。切忌別惹寧王妃不快。」

這是怕她不湊巧。惹寧王妃不快,導致寧王妃小產。

雖然是寧王妃自己的責任,可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小心謹慎總不會有錯。

清韻點頭記下。

吃過午飯,幾人在屋子裡玩鬧了會兒。

清韻便要回泠雪苑了。

屋外,天依然烏蒙蒙的,小雨淅淅瀝瀝的下著。

青鶯拿了雙木屐來,放在清韻腳步。笑道,「姑娘。換鞋。」

清韻低頭,便見到一雙棠木屐。

青鶯已經換上木屐了。

清韻抬起腳,青鶯幫她脫了繡鞋,穿上木屐。

清韻穿著很不適應,這木屐是避雨用的,鞋底很高,而且特別的硬啊,她從未穿過這麼硬的鞋。

要不是地上有碎石子,容易膈腳,她寧願打赤腳走了。

穿著木屐下台階,她總擔心會摔了。

青鶯一邊打著傘一邊扶著她,道,「路滑,姑娘走慢些。」

還慢?

她都覺得身後有丫鬟在笑話她了,她好懷戀前世的雨鞋埃

磨磨蹭蹭走到泠雪苑。

青鶯忽然道,「姑娘,衛馳大哥一直守在樹上,他會不會淋濕?」

清韻聽得愕然,「不會這麼笨吧。」

青鶯扭眉瞅著清韻,「這怎麼叫笨呢,這是盡忠職守。」

主子讓他在樹上守著,哪怕颳風下雨,都要在樹上待著埃

清韻瞥了青鶯,道,「守護主子安全,是盡忠職守,在主子安全時,保護好自己,也是盡忠職守,他要是病了,還怎麼保護主子啊?」

青鶯聽得一愣一愣的,細細一想,好像還真是那麼回事。

清韻回了屋,換上繡鞋后,青鶯就去窗戶處,四下張望了。

不過這一回,沒人出來。

青鶯高興道,「姑娘,衛馳大哥不在樹上呢。」

剛說完,就聽身後房樑上傳來衛馳說話聲,「找我有事?」

青鶯魂差點嚇飛。

看著衛馳從房樑上一躍而下,她直拍胸口。

想瞪衛馳兩眼,又不好意思,是她先找衛馳的。

青鶯上下掃視了衛馳兩眼,注意到他腳下沒有鞋印,就知道他沒怎麼淋雨。

青鶯紅了臉道,「我是見今兒下雨,怕你沒吃午飯,對了,你吃午飯了沒?」

衛馳點頭道,「吃過了。」

青鶯問道,「你吃什麼的?」

「饅頭。」

青鶯,「……。」

清韻望著衛馳,有些詫異,「就吃饅頭?」

衛馳輕點頭。

不止吃饅頭,還是冷饅頭呢。

清韻不好意思了,衛馳為了守著他,整天待在樹上,午飯還只吃饅頭?

楚北這個做主子的也太摳門了吧?

清韻在心底低罵了一句。

醉風樓,包間。

正在喝茶的楚北,忽然一個噴嚏襲來。

手中茶盞輕晃,險些潑了。

衛風站在一旁,道,「爺,是不是著涼了?」

楚北搖頭,「應該是有人罵我。」

衛風低笑,「逸郡王這些天受了不少氣,以他的性子,肯定會罵爺的。」

他說著,便聽到一陣敲門聲傳來。

楚北把茶盞放下,道,「進來。」

門被人推開,衛律站在門外,道,「明郡王,請。」

明郡王邁步進屋,見到楚北,他眸帶驚詫,「你是楚大少爺?」

楚北輕點了下頭,笑著請明郡王坐。

可是下一秒,他嘴角的笑就僵硬了,因為明郡王高興的問他,「你還活著?」

楚北,「……。」

衛風臉有些青,「郡王爺,我家主子活的好好的呢。」

明郡王臉微微紅,「可是逸郡王說他死了啊,還說過幾日抽空和我一起去拜祭……他騙我1

楚北揉太陽穴。

從小逸郡王就喜歡騙他,騙了這麼多年,還不長記性。

明郡王坐下來,臉紅脖子粗,趕緊把話題岔開,問道,「你找我來是不是有什麼事?」

衛風給楚北換了杯新茶,他望著明郡王道,「我聽說你找太醫給長公主治病,太醫都拒絕你了?」

明郡王輕輕聳肩,苦笑一聲,道,「我母妃要還是長公主,也不至於連個太醫都請不了。」

「我可以幫你留在京都,甚至讓長公主回京,」楚北端茶輕啜道。

明郡王猛然抬眸,望著楚北,聲音隱隱有些不敢置信,「你沒騙我?」

ps: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