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八十四章 賠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四章 賠償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紫箋搖頭,「我不知道。」

一瓶子藥膏,價值一萬兩,碎一瓶,秋荷姐姐就是十條命都不夠賠的埃

青鶯和喜鵲都望著清韻,神情焦急,替秋荷擔憂。

老夫人傳清韻去春暉院,清韻只能把筆墨放下,換上木屐,去春暉院了。

邁步進院子,便瞧見院子里圍著一堆的丫鬟婆子,耳畔還聽到板子打的啪啪響聲。

清韻快步上前,便見到秋荷被摁在長凳上,兩個婆子再打板子。

也不知道挨了多少板了,只見秋荷屁股鮮血淋漓,觸目驚心。

嘴裡被塞了布條,嗚嗚嗚的發不出聲來。

對秋荷,清韻很有好感,見她被打,她心有不忍,當即喝道,「住手1

兩婆子頓住板子,望著清韻道,「三姑娘,杖責秋荷,是老夫人的命令,您要救她,得去向老夫人求情。」

清韻何嘗不知道,兩個婆子無權放了秋荷,可要任由她們打下去,秋荷會被活活打死的。

清韻望著兩婆子道,「我先進去見老夫人,不要再打了。」

兩婆子點頭。

青鶯見秋荷臉色蒼白,眼睛腫紅,因為疼痛,滿頭大汗,沾染著頭髮,凌亂不已。

她趕緊蹲下,幫秋荷把嘴裡的破布條子摘下來,幫她擦汗,「你忍著點,姑娘會救你的。」

秋荷苦笑一聲,看著青鶯擔憂的眼神,她心中暖和,輕點了下頭。

清韻邁步進屋,饒過屏風。她便瞧見老夫人坐在羅漢榻上,抬手揉太陽穴。

大夫人坐在那裡,臉上帶怒,眼神陰沉,像是很生氣。

大太太坐在大夫人對面,她的臉色不比大夫人好分毫,甚至更加的憤怒。

清韻進去時。丫鬟正稟告道。「老夫人,三姑娘不許吳媽媽她們打秋荷板子。」

大夫人一聽,就火冒三丈道。「毛手毛腳的,把藥膏給打碎了,杖斃她是依照家規辦事,她不許打。就不打了?1

大夫人說著,清韻正好邁步進去。

她看都沒看大夫人一眼。向老夫人請安,道,「祖母,你急著找清韻來是有什麼事?」

老夫人臉色發青。揉太陽穴道,「秋荷奉我的命令去你那裡拿藥膏,可是半道上將藥膏給打碎了。四瓶藥膏,只剩下一瓶了。其他都毀了。」

秋荷是她的丫鬟,很得她的器重。

今天犯這麼大的錯,老夫人很失望。

東西要是不值幾個錢也就算了,可那是三萬兩啊!

老夫人現在都不知道怎麼辦好了,秋荷就算打死了,也無濟於事。

沐大太太和尚書府要的不是個丫鬟的命,人家要的是藥膏。

沐清柔站在一旁,瞪著清韻道,「都怪你,楚大少爺把藥膏送來,你不早點送來,還讓秋荷求取,不然也不會打碎。」

聽沐清柔這麼說,清韻心頭騰起一抹怒火來,她冷冷一笑,「怪我?你和染堂姐傷了臉,拜託我去麻煩楚大少爺給你們買葯,現在葯被打碎了,反倒是我的錯了?我幫了你們的忙,沒有得到一句謝謝也就罷了,最後錯全是我的,五妹妹是不是覺得我替你背黑鍋背出習慣來了?1

沐清柔臉一哏,扭了帕子,瞪著清韻不說話。

老夫人心裡很煩,又聽沐清柔胡亂給清韻摁罪名,更是煩躁。

她拍了桌子道,「給清韻道歉1

沐清柔氣的眼眶通紅,倔強道,「我沒錯!要不是她故意拿了葯,不讓丫鬟送來,就不會摔了1

老夫人氣的嘴皮直哆嗦,正要拍桌子,大夫人就瞪了沐清柔道,「聽老夫人的話,給清韻道歉。」

沐清柔眼淚都氣出來了,咬著唇瓣,一雙眼睛死死的瞪著清韻。

清韻站在那裡,望著老夫人道,「不就打碎了三瓶子葯嗎,三萬兩銀子而已,這錯我且認了。」

說著,清韻吩咐青鶯道,「去拿三萬兩銀票來。」

青鶯聽呆了,姑娘糊塗了不成,葯又不是姑娘打碎的,憑什麼要姑娘賠?

見她搖頭,卻不聽吩咐,清韻又催了一句,「快去1

青鶯輕撅了下嘴,跑了出去。

沐大太太就站起來,臉上的怒氣一掃而空道,「原本我還擔心這事不好處理,既然清韻願意承擔,那我也就不追究了,千染出嫁在即,臉上的傷疤要儘快祛掉,那瓶子葯,我就先拿走了,餘下兩瓶子,要儘快……。」

她說的雲淡風輕,清韻卻冷笑一聲,道,「錢,我還給你們,買藥膏的事,與我無關了,你們愛找誰買,找誰買。」

語氣急快,透著決絕。

沐大太太臉色一青。

她身後跟著的沐千染就看著老夫人身側小几上的小玉葫蘆,要過去拿。

沐清柔也看見了,她也過去。

這不,當著一屋子丫鬟下人的面,兩人就搶了起來。

當真是將大家閨秀的身份和臉面都拋諸腦後了。

老夫人坐在那裡,見兩人爭搶,氣的直拍桌子,「都給我消停點兒1

老夫人話音未落,當一聲傳來。

那僅剩下的一瓶子藥膏也給摔了。

一屋子的丫鬟都驚呆了。

一萬兩銀子啊,不對,應該說是兩萬兩銀子……就這樣摔沒了。

三姑娘氣大了,以後都不再幫她們買藥膏了,托鎮南侯買,一瓶子藥膏,可不得兩萬兩銀子一瓶么。

誰搶到,誰就少花一萬兩埃

只是爭來搶去,居然給摔了。

清韻心底樂開了花,因為這意味著她又要掙一筆錢了。

葯給摔了,沐清柔和沐千染兩個你瞪著我,我瞪著你,都恨不得把對方活活掐死算了。

大夫人望著沐大太太,道,「是清柔先托清韻買的藥膏,之前我體諒千染要出嫁,讓了一瓶子出來,你得還我一瓶子。」

沐大太太氣的胸口疼,她氣道,「你也說了,是讓,不是借,憑什麼我還?」

說著,她心咯一下跳了。

她這麼說,也就是清韻還的那三萬兩銀票里,得給一萬兩給大夫人,她只有兩萬兩了。

染兒的臉,還要三瓶子藥膏才能把傷疤進去,也就是還要多掏四萬兩埃

她哪來那麼多銀子掏啊?!

想著,她看了眼清韻,轉頭對老夫人道,「我都氣糊塗了,葯是秋荷打碎的,與清韻也無關啊,怎麼是她賠償?」

清韻笑了。

她哪裡是氣糊塗了,分明是清醒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