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八十五章 回京(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五章 回京(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知道巴結討好她,她付出的代價才會少。

秋荷是老夫人的人,她打碎了葯,就算杖斃了她,還是老夫人賠償。

她只要動動嘴皮子,就能讓她不出一錢銀子,討得她高興,然後繼續幫她買葯。

大夫人望著沐大太太,她知道沐大太太的意圖,冷笑道,「那你說,被打碎的葯,該誰賠,老夫人嗎?」

沐大太太頭疼了,不知道說什麼話好了。

她要說讓老夫人賠,鐵定惹怒了老夫人,她要是不讓清韻幫著買葯,清韻還能違逆她?

沐大太太努力保持鎮定,她坐來道,「葯誰打碎的,就該誰賠,可打碎葯的只是一個丫鬟,縱然賣了她,能賠償我的損失嗎,為了給千染治臉,我壓箱底的銀子不僅全都掏空了,還變賣了兩間鋪子,要我再掏一筆,那是要我的命了,我付了錢,卻拿不到葯,我的委屈跟誰說去。」

她雖然沒有明著指責老夫人,可話里的意思,大家都聽得出來。

秋荷是老夫人的丫鬟,她犯錯,該老夫人承擔。

大夫人望著沐大太太道,「你付的錢,不是原樣還你嗎,方才最後一瓶子葯,是清柔和千染爭搶時打碎的,兩人各賠五千兩。」

大夫人說的很大度。

因為她根本不需要再買葯了。

那三瓶葯雖然打碎了,卻也沒有完全撒了不能用,丫鬟拾掇拾掇,還有大半瓶能用。

還有加上方才打碎的,就夠一瓶子了。

不用買葯,還能白得五千兩。多好的事。

更重要的是,沐大太太得多花一筆錢。

這就是跟她爭搶的場!

大夫人想的極好,可是沐大太太也不是傻子,她冷笑道,「虧得還是堂堂侯府,就這樣欺凌一個小輩,連個是非公道都沒了。說出去也不嫌丟人。買葯的錢,我早早的就付了,我只要葯。不要錢,要是沒有葯,我也豁出去了,大不了公堂上見1

說完。沐大太太望了沐千染一眼道,「我們走。」

看著兩人怒氣凶凶的離開。老夫人臉冷如霜。

孫媽媽站在一旁,勸道,「老夫人,您彆氣壞了身子。」

老夫人氣的胸口直起伏。「我怎麼能不生氣,秋荷素來穩重,今日卻犯如此大錯。三萬兩銀子,不是個小數目1

要是她有錢。賠了也就賠了。

可問題是,她沒有埃

她積攢了這麼多年的陪嫁,為了侯府能恢復爵位,斷斷續續的也不知道送了多少。

她的陪嫁,除了幾間鋪子和田產,只有八千兩了。

難道她要變賣田產鋪子嗎?

她是做祖母的人,小輩在她跟前討歡,要幾件首飾,要是再來幾個大家閨秀,她瞧著喜歡,總要有能拿的出手的東西吧。

她總不能叫外人笑話她堂堂安定侯府老夫人就跟鐵公雞似地,一毛不拔吧?!

老夫人不是沒想過從公中拿,可是她張不開口。

因為她知道,大夫人不會同意。

而且,她開了這個先例,往後就止不住了。

越想,老夫人越是來氣,最後怒道,「不爭氣的丫鬟,給我打,狠狠的打1

聽老夫人要繼續打秋荷,清韻也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正好這時,喜鵲走了進來,湊到清韻身邊,低聲道,「姑娘,秋荷姐姐說,她摔倒是被一根繩子絆了……。」

聞言,清韻抬眸道,「先別杖責秋荷。」

老夫人望著清韻,有些不悅道,「你又要替她求情?」

清韻往前走了幾步,道,「祖母,我不是替秋荷求情,我只是想弄清楚秋荷為什麼摔倒,她只是個丫鬟,打碎藥膏這麼大的事,就是要了她的命,也無濟於事,但事情總要弄個清楚明白。」

沐清柔撇了清韻道,「還能怎麼摔了,還不是因為雨路滑,不小心摔的。」

「是秋荷說的?」清韻問道。

沐清柔沒有說話,孫媽媽就道,「秋荷說有東西絆住她的腳,她才會摔倒,但是丫鬟去瞧了,什麼也沒有。」

秋荷摔了那麼昂貴的藥膏,必死無疑。

她說有東西絆住她的腳,聽在大家的耳朵里,完全是推卸責任。

可清韻相信秋荷不是推卸責任,她轉身出去了。

秋荷還趴在凳子上,清韻走近時,她艱難的抬頭。

清韻問她,「你真的是被繩子絆住腳,才摔倒的?」

秋荷苦笑,氣若遊絲道,「三姑娘,奴婢真的,真的是被繩子絆了,才會摔了藥膏。」

清韻望著她道,「你說被繩子絆了,才會摔倒,可是丫鬟去檢查,根本就沒有繩子了,當時,你可瞧見了別人,亦或者聽到了什麼?」

秋荷搖頭,「我沒有瞧見別人,只是摔倒時,聽到有笑聲,像是,像是……。」

喜鵲忙問道,「像是什麼?」

「像是三少爺的。」

「你確定?」清韻問道。

秋荷點了頭。

一旁丫鬟婆子都睜大眼睛。

沐清雪也走了出來,聽到這話,當即氣瞪著清韻,「你相信丫鬟說的,認定是陽哥兒害她摔的?1

清韻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道,「是不是陽哥兒害秋荷摔的,找來問問不就清楚了?」

沐清雪氣跺腳,轉身回屋。

清韻也進去了,她走的不疾不徐,進去時,正好聽到老夫人對丫鬟道,「去把三位少爺都叫來。」

大夫人坐在那裡,看清韻的眼神冷冽如冰刀。

很快,三位少爺都被叫了來。

三位少爺,年紀都很校

忽然被叫來,又見院子里,丫鬟被打的渾身是血。有些害怕。

老夫人對三個孫子,素來寶貝,不等他們請安,就伸手道,「都別怕,到祖母這裡來,祖母有話問你們。」

三位少爺就跑老夫人身邊站著了。

老夫人摸著幾個少爺的臉。直接問他們有沒有拿繩子絆丫鬟的腳。

三位少爺都搖頭。說沒有。

大夫人就笑道,「我陽哥兒是最實誠的,他不會撒謊。」

老夫人望著清韻。

清韻走過去道。「祖母,我能問他們幾個問題嗎?」

老夫人眉頭輕動,她都問過了,三位少爺都說沒有。還問什麼?

難道她還能問出點別的來?

「你問吧,」老夫人道。

清韻便看著沐青陽他們。問道,「你們有沒有拿繩子絆丫鬟?」

三個少爺異口同聲道,「沒有。」

「那你們今天都在哪裡玩?」清韻繼續問道。

「在內院,」三人繼續道。

「你們都玩什麼了?」

「玩球。」

「還有呢?」

「玩捉迷藏。」

「好玩嗎」

「好玩。」

「那你們絆人用的繩子是什麼顏色的?」

「紅色。」

聽到他們三個想都不想。就回答紅色。

清韻挑了眉頭。

老夫人臉拉的老長,她狠狠的剜了大夫人一眼,拍桌子道。「是誰教他們撒謊的?1

大夫人頭皮一緊。

三位少爺後知後覺,才反應過來。他們把繩子說了出來。

他們來之前,有丫鬟叮囑他們千萬不能承認是他們絆了丫鬟,否則要挨罰,要被打板子。

現在他們一不小心說漏了嘴,想到要挨打,三人都嚇的跪了來。

老夫人再問什麼,一個個招認的比誰都快。

秋荷確實是他們三個用繩子絆倒的。

老夫人見她疼愛的孫子,竟然以絆倒丫鬟,看丫鬟摔倒為樂,氣的她直拍桌子。

老夫人一怒,那些伺候幾位少爺的丫鬟們就慘了,打的打,賣的賣。

可是這樣,都平息不了老夫人心底的怒氣。

這三位少爺是侯府的希望,小小年紀就這麼紈了,長大了那還了得,侯府交到他們手裡,那不明擺著要被葬送嗎?

想到那一天,老夫人就怒不可抑。

對幾位少爺,她雖然疼愛,卻不會縱容,她冷了臉道,「帶去祠堂,讓他們在祖宗面前好好反省,跪夠三個時辰再帶來問話,誰要是敢偷偷給他們送吃的,我剝她幾層皮1

聽到要罰跪,陽哥兒就哭了,「娘,我不要罰跪1

大夫人心疼兒子,可是老夫人在氣頭上,她求情,那是火上澆油。

大夫人忍著心疼,撇過頭去。

沐清芷幾個心疼弟弟,看清韻的眼神,要多冷就有多冷。

青鶯站在一旁,手裡拽著三萬兩銀票。

清韻拿了銀票,遞到老夫人跟前,道,「祖母,今兒的事,清韻就當是吃一塹長一智了,錢我可以賠,但買葯的事,清韻不會,也不敢再幫忙了。」

看著那被放在小几上的銀票,老夫人望著清韻,道,「祖母還沒是非不分到那程度。」

她說完,外面就有小廝來報,「老夫人,侯爺回京了1

老夫人聽得一愣,「今兒就回來了,不是說明兒回來嗎?」

小廝連忙道,「侯爺還沒回府,不過包袱已經被送回來了,他進宮復命去了,要不了多久就回來了。」

孫媽媽聽得高興,道,「老夫人,侯爺回來了,奴婢要不要吩咐廚房,給侯爺多做幾個小菜,幫侯爺接風洗塵?」

老夫人點點頭,道,「侯爺愛吃糖醋鯉魚,一定要有,還有魚香豆腐,落葉琵琶蝦……。」

老夫人一口氣,數了許多侯爺喜歡吃的菜。

大夫人站在一旁,一句話都沒有說。

她右眼皮跳的厲害。

感覺會有什麼不好的事要發生。

ps:一章,親們應該會喜歡~求月票~~~~~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