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八十六章 秋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六章 秋桐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站在一旁聽著,心情也很好,侯爺回京,她也高興呢。

在記憶中,整個侯府,只有侯爺最疼愛她。

不過最高興的還不是這個,因為楚北說過,等侯爺回京,侯府就熱鬧了。

她很期待楚北說的熱鬧。

再看老夫人,聽到侯爺回京了,臉上的怒氣就一掃而空了,清韻想,三位少爺算比較倒霉,要是再多磨蹭一會兒,估計老夫人都免了他們的罰了。

正想著呢,就聽大夫人道,「老夫人,侯爺快要回府了,三位少爺到底年紀小,愛貪玩,並非是故意絆倒秋荷,闖下大禍……。」

大夫人說著,清韻瞥頭望著老夫人的臉色。

只見她臉上的溫和散去,帶了三分冷意。

三少爺他們不是有意闖下大禍是真的,可是故意絆倒秋荷,這是顯而易見的,他們就是想瞧見丫鬟被摔倒的窘迫,以此取樂。

大夫人還以為老夫人高興了,趁機替三少爺求情,老夫人會應了,誰想老夫人又變臉了,趕緊道,「我不是幫大少爺他們求情,只是侯爺辦差回來,舟車勞頓,疲乏不已,應當好好歇息,不應該拿這些事來煩他。」

老夫人笑了,不過笑意未達眼底,「你也知道不應該,侯爺離京辦差,幾位少爺交給你管,他們闖下大禍,是你這個做母親的疏於管教,我還沒有責罰你,你倒嫌我罰他們罰的重了?你是想寵幾個紈子弟出來不成?1

被老夫人當著一屋子丫鬟婆子的面數落。大夫人的臉掛不住,一陣紅一陣青。

偏還只能忍著,道。「媳婦不敢。」

外面,有婆子進來道,「老夫人,秋荷疼暈了。」

聽婆子稟告,一屋子丫鬟都唏噓不已,都在心底替秋荷叫委屈。

要不是三位少爺胡鬧,故意拿繩子絆倒她。她怎麼可能摔了藥瓶,被打了四十大板。

幸好三姑娘及時趕過來,不然秋荷真被打上四十大板。鐵定沒命。

老夫人聽說秋荷暈了,手中佛珠頓了下,道,「給她找個大夫看看。」

清韻上前一步。道。「祖母,清韻之前就想跟您討了秋荷,只是沒敢張這個口,今兒見她挨打,很後悔沒早跟你開口,清韻懇求您把秋荷給清韻做丫鬟吧。」

聽清韻這麼說,老夫人有些怔祝

隨即眸底閃過一抹笑意。

她這個孫女,果然不一般。

秋荷是她身邊的四大丫鬟之一。辦事沉穩,性子隨和。要不是今日犯了大錯,她還真捨不得杖斃她。

她救了秋荷一命,秋荷必定忠誠於她,有秋荷跟在她身邊伺候,她也放心。

想著,老夫人瞥了眼孫媽媽道,「把秋荷的賣身契拿給三姑娘。」

孫媽媽就轉身去內屋拿秋荷的賣身契給清韻了。

薄薄的一張紙,很輕,可是它卻是一條人命。

誰有這張紙,誰就能主宰秋荷的生死。

哪怕她被人冤枉,無辜挨了那麼多板子,也只是替她找個大夫看看,這事就算了了。

清韻很感慨。

青鶯和喜鵲則高興不已。

她們以前就很喜歡秋荷,因為她很親和,不像其他丫鬟那樣踩低捧高,見她們姑娘不得寵,看她們時,別說眼睛了,鼻孔都是朝天的。

清韻把秋荷的賣身契遞給喜鵲道,「扶秋荷回去上藥。」

喜鵲小心收好賣身契,福身告退。

等她走後,周梓婷望著老夫人道,「祖母,藥膏的事怎麼辦?」

提到藥膏,老夫人又開始頭疼了。

孫媽媽回道,「被摔了的四瓶藥膏,還餘下一瓶子,還有再買三瓶。」

老夫人瞥了大夫人一眼道,「你拿五千兩,我拿五千兩,再讓大太太拿五千兩,餘下的從公中拿。」

大夫人坐在那裡,沒有說話。

不過她眼睛瞟了清韻一眼。

清韻知道,她再惦記她的三萬兩銀票。

大夫人想她掏三萬兩,還給大太太,不幫大太太買藥膏了,反正還有一瓶,夠沐清柔用的。

她既不用掏錢,還能讓大太太多付出一倍的代價,這是兩全其美的事。

對清韻來說,不論她掏錢還是不掏錢,她都只能掙三萬兩。

清韻以為大夫人會站出來反對,結果卻讓她很震驚。

因為大夫人同意了。

看著她點頭,清韻真想出去看看,是不是鐵樹開花,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大夫人同意了,可是清韻還不同意呢。

老夫人看了眼清韻,眸光落到沐清柔身上,冷了聲音道,「之前讓你給清韻道歉,你道歉了沒有?」

沐清柔眼眶一紅,眼淚在眼眶中打轉,睫毛輕顫,眼淚就那麼滑了下來。

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哭的是梨花帶雨,我見猶憐。

哪還有以前那驕縱跋扈的模樣,簡直就跟變了個人似的。

周梓婷和沐清雪兩個互望一眼,眸底都閃過一抹笑意。

她們就說吧,其實不用她們勸說,清韻就能和大夫人她們掐起來,果不其然吧,這都要勢不兩立了。

沐清柔以為她哭,會有人幫她求情,誰想等了半天,都沒人開口。

她只能咬著牙關,跟清韻道歉了,「三姐姐,之前我也是被氣壞了,才口不擇言,我不是故意把錯往你身上推的,你就原諒我吧。」

說是道歉,其實沐清柔臉上可沒有半點歉意,一雙眼睛帶著憤怒,就連話都是一個字一個字從牙齒縫裡擠出來的。

這樣的道歉,清韻可不稀罕。

她笑道。「五妹妹也太容易生氣了些,尤其是一生氣就口不擇言,這是在府里。大家都是姐妹,衝撞幾句,過幾天也就算了,要是在府外,沒準兒就記了仇了,我記得母親說過,抄佛經。有助於修身養性,我抄了兩年,心平氣和了許多。五妹妹不妨試試?」

清韻這麼說,老夫人就點頭道,「抄佛經確實有助於修身養性,清柔性子太燥。太容易衝動。每天抄十篇佛經,什麼時候性子不那麼急躁了,就不用抄了。」

沐清柔恨不得掐死清韻了。

大夫人怕她再惹怒老夫人,趕緊給她使眼色。

沐清柔一肚子火氣,憋的辛苦。

老夫人朝清韻招手,清韻走到她身邊坐下。

老夫人握著清韻的手,道,「今兒的事。祖母知道你受委屈了。」

清韻輕輕聳肩,笑道。「清韻已經習慣了。」

老夫人,「……。」

老夫人一臉錯愕。

一屋子的丫鬟也聽呆了,望著清韻的眼睛瞪的圓圓的。

清韻心中好笑,她不過是沒按照常理接話,至於那麼詫異嗎?

她就是要不按常理接話,順著老夫人的話說,用膝蓋想,也知道接下來就是要她幫尚書府買葯了。

周梓婷站在一旁,望著清韻,道,「三表妹今兒受了委屈,可是三表妹不幫著買葯,堂嬸就要多花三萬兩,她肯定不會答應,染堂姐就要嫁進定國公府了,大姐夫病在床,沒法繼承爵位,你就算為了大姐姐……。」

清韻望著周梓婷,好笑道,「尚書府有求於人,還這麼趾高氣揚,不就仗著侯府希望染堂姐將來能多照應點大姐姐嗎,除了這一點,還有別的嗎?」

「有這一點,就足夠讓侯府屈服了,」周梓婷輕嘆道。

清韻嘴角劃過一抹譏笑,「侯府屈服?還是為了大姐姐?不知道大姐姐聽到這話,是會笑,還是會哭?」

要真為了她好,還會明知道定國公府大少爺病在床,還把她推進火坑?

以前是為了侯府好,甘願犧牲她。

現在為了她,又願意委屈侯府了。

怎麼聽,怎麼諷刺。

清韻說著,一屋子的人都去看老夫人,老夫人臉色有些蒼白,有懊悔之色。

周梓婷望著清韻道,「當初犧牲大表姐,也是逼不得已啊,侯府虧欠了大表姐,這不是再努力彌補嗎?」

清韻看著她,展顏一笑,「彌補也要看人家需不需要,要是大姐姐知道,她肯定不願意侯府為她受委屈。」

清韻說的斬釘截鐵。

因為,沐清凌根本就不需要。

周梓婷看著清韻,道,「三表妹,我們知道你心疼大姐姐,為她打抱不平,但你不要意氣用事。」

清韻望著老夫人道,「我可以再幫尚書府一回,但我有個條件。」

老夫人眉頭輕動了下,問道,「什麼條件?」

「不論我什麼時候想出府去看大姐姐都可以,」清韻回道。

周梓婷捂嘴笑,「你這算什麼條件啊,根本就沒人攔著你不許你去埃」

現在是沒攔著,回頭嫁期近了,看你們攔不攔。

清韻只是想去看沐清凌,老夫人怎麼會不答應。

她剛點頭,外面丫鬟就跑了進來,氣喘吁吁道,「老夫人,侯府大喜啊1

老夫人聽得怔了下,忙問道,「喜從何來?」

丫鬟粗喘氣道,「皇上給咱們侯爺陞官了,還賞了一堆好東西1

老夫人聽得高興,孫媽媽更是笑出了眼淚來,「侯爺是苦盡甘來了埃」

有大膽的丫鬟就湊上來道,「老夫人,侯爺大喜,奴婢們能不能跟著粘點喜氣?」

老夫人興頭上,要什麼許什麼,她笑道,「賞,都賞1

沐清柔幾個道,「祖母,我們去迎接父親了。」

「去吧。」

大夫人走在前面,清韻幾個跟在後面,朝前院走去。

遠遠的,就瞧見侯爺邁步進二門。

和記憶中一樣,侯爺是個儒雅俊逸的男子。

他生得身材高挑,英偉不凡,雙目炯炯有神,唇邊蓄著短髯,儒雅中透著幾分威嚴。

看見侯爺,大夫人的腳步快了幾分。

可是剛走了幾步,大夫人的腳步又慢了下來。

只見侯爺身後,走進來個女子。

那女子年約二十一二,模樣端莊俏麗,穿戴有些像宮女。

侯爺怎麼會帶個宮女回府?

想不明白,大夫人就笑著迎了上去,福身道,「盼了這麼多天,侯爺可算是回來了。」

沐清柔幾個也跟著福身,清脆了聲音道,「給父親請安。」

清韻站在最後面,她清楚的感覺到,侯爺先看了她一眼,才道,「都起來吧。」

清韻站起身來,便瞧見那女子看著她笑。

笑容溫和,淡雅如菊。

方才清韻就覺得這女子眼熟,這會兒離的近了,她直接怔住了。

難怪她覺得眼熟了,這宮女她在御書房見過埃

她記得孫公公喊她秋桐?

清韻正詫異,大夫人則笑問侯爺道,「這位姑娘是?」

侯爺看了秋桐一眼,給大夫人介紹道,「她是皇上身邊的御侍女官,秋桐姑娘。」

御侍,是皇上身邊的女官,從二品。

大夫人笑道,「秋桐姑娘怎麼來侯府了,可是皇上有事?」

秋桐姑娘臉微微紅,羞澀道,「皇上將我賞賜給侯爺了。」

她說話聲不大,可是威力無窮。

大夫人腦袋嗡的一聲叫,臉瞬間慘白如紙。

她身子一晃,要不是丫鬟扶著她,估計都能摔地上去,可見這事對她打擊之大了。

一群人都睜大了眼睛,以為自己聽岔了。

皇上將身邊的御侍女官,賞賜給侯爺了?

侯爺看了大夫人一眼,道,「先去給老夫人請安再說。」

說著,他邁步往前走。

秋桐姑娘緊隨其後。

丫鬟扶著大夫人往前走,她腳步很虛。

沐清柔臉上寫滿了憤怒,「皇上怎麼會把身邊的女官賞賜給父親呢?1

周梓婷和沐清雪互望一眼。

周梓婷臉色還好,沐清雪臉就白的多了。

她一心希望江家能認二姨娘為義女,將來能和大夫人一爭高下。

如今倒好,江家還沒認二姨娘為義女,侯府就多了一個皇上賞賜的女人了。

還不知道皇上賞賜的二品女官,是做妾,還是做平妻。

可不管是哪個,就沖她是皇上賞賜的,在侯府的地位就不會低了!

沐清雪心裡堵的慌,恨不得轉身去撓牆了。

清韻腳步淡定,不過心底卻不平靜。

這事是不是就是楚北口中的熱鬧?

他到底是什麼人,居然讓皇上把身邊的御侍女官賞賜給了父親?

正想著呢,就聽周梓婷低呼道,「御侍女官秋桐,我想起來了,前年皇后惹怒太后,太后要雲貴妃執掌鳳印,皇上沒有答應,然後讓他身邊的御侍女官秋桐代替皇后執掌了三個月的鳳迎…雖然她不是后妃,卻執掌過鳳印,這樣的身份,居然賜了舅舅,還升了舅舅的官,皇上是要重用舅舅了嗎?」

ps:求月票。。。。。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