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八十七章 看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七章 看重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不止周梓婷有這樣的猜測,聽聞了這事的大臣,都紛紛揣測了起來。

皇上給臣子賞賜女人,一般只有兩種情況。

第一種,臣子投其所好,皇上龍心大悅,賞賜女人給他。

第二種,就是臣子權大勢大,讓皇上忌憚了,皇上賞賜女人給大臣,名義上為臣子開枝散葉,實際上就是監視,有些甚至是派去查罪證的。

可是這兩種可能放在安定侯身上,都不大合適埃

首先,安定侯這兩年留在京都的時間並不多,加上之前惹怒過皇上,導致侯府被貶,皇上看他很不順眼,不然也不會一有離京的辛苦差事,就丟給安定侯了。

再者,大家同朝為官那麼多年,安定侯是什麼樣的人,他們都了解,以安定侯的為人,他不會拍皇上的馬屁,不拍馬屁,僅僅辦好差事,既陞官,又發財,還賞賜美人。

這麼好的事,自打皇上登基,享此待遇的大臣,僅安定侯一人。

不少大臣羨慕妒忌安定侯,因為安定侯這一回離京辦什麼差事,滿朝文武都知道,那是既辛苦又沒有油水,辦不好還要挨訓的倒霉差事,根本就沒人願意去。

誰想到,安定侯辦差回來,會得這麼多的賞賜埃

就沖官升一級,不少大臣就是擠破頭也要去埃

鎮南侯府,涼亭。

鎮南侯和右相在品茶。

右相笑道,「皇上做事。總是出人意料,當年沒人知道為什麼,他就把江老太傅給罷官了。還貶了安定侯,如今又對安定侯……加官進爵,賞錢賜美人,皇上這是想做什麼?」

鎮南侯哈哈大笑,「這叫解鈴還須繫鈴人,當年江老太傅被貶,他的那些門生蠢蠢欲動。要真鬧起來,估計真能逼的皇上將江老太傅官復原職,皇上貶了安定侯。以雷霆手段鎮壓他們,到如今兩年,安定侯雖然還是京官,可跟流放在外也沒什麼區別。這是前車之鑒。沒人敢再替江老太傅說情。」

「如今安定侯府恢復了爵位,皇上也開始器重他了,就代表皇上不再生安定侯的氣了,估計也不生江老太爺的氣,想必過不了多久,皇上就會重新啟用江老太傅了。」

聞言,右相也笑了。

「要真這樣,那可是再好不過了。」

鎮南侯笑聲肆意。傳的很遠。

春暉院,正堂。

侯爺帶著秋桐姑娘去給老夫人請安。

老夫人早知道秋桐的身份了。她也摸不準秋桐在侯府的身份是什麼,初次相見,也沒什麼好跟她說的,只誇了她幾句。

秋桐很有眼色,知道老夫人有話問侯爺,只是避諱著她,便起身道,「方才我進來,瞧見院子里景緻很美,我能否出去走走?」

老夫人點點,要吩咐丫鬟帶秋桐出去。

秋桐則望著清韻道,「可否勞煩三姑娘帶路?」

清韻眼睛睜大,指著自己道,「我?」

秋桐點頭。

老夫人神情微動,望著清韻道,「你陪秋桐姑娘在花園走走。」

清韻便福身告退。

只是轉身之際,看到大夫人一雙眼睛,冰冷陰鷙,叫人不寒而慄。

等兩人出了屋子,老夫人就望著侯爺道,「秋桐姑娘認得清韻?」

侯爺端著茶盞,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語氣平和道,「清韻去過御書房,秋桐姑娘是皇上的御侍女官,應該見過她。」

說著,侯爺擺手道,「都出去。」

沐清柔幾個便福身出去了。

屋子裡,只留下老夫人,還有她身邊的孫媽媽,以及大夫人和侯爺。

等人走了,侯爺把茶盞放下,臉上帶了些薄怒,他望著老夫人道,「當初清凌嫁給定國公府大少爺時,我就說過,不許再有下一次,老夫人為何還要拿清韻聯姻?1

侯爺的眸底寫滿了失望和沉痛。

老夫人臉色也很難看,聽到侯爺喚她老夫人,而不是母親,她的心一下子就沉到了谷底。

孫媽媽見了,不忍道,「侯爺,老夫人也是為了侯府好。」

侯爺笑了,「侯府被貶,是我造成的,和清韻姐妹無關,侯府卻一而再,再而三的遷怒江家,遷怒她們姐妹,一個嫁給了中風偏癱的定國公府大少爺,一個許給了滿身是毒的鎮南侯府大少爺,她們是我的女兒!我這個做父親的給不了她們庇佑,還要為了前程犧牲她們,老夫人只想到將來能面對九泉之下的父親,可曾想過我這個做父親的要如何面對她們,如何面對清娘?1

這些話,老夫人不是第一次聽侯爺說了。

以前,她底氣很足。

可是現在,她嘴巴像是黏住了似地,根本說不出來話。

她遷怒江家,犧牲沐清凌聯姻,可是江家不記仇,幫侯府恢復了侯爵。

侯爺和江家都重情重義,只有她,罔顧親情,為了侯府,不擇手段。

可她這麼做,並非是為了她自己,她是為了侯府,為了他。

想著,老夫人的眼眶也紅了。

孫媽媽站在一旁,心底輕嘆。

侯爺對江氏用情至深,對大姑娘和三姑娘更是寵愛有加,老夫人為了侯府,犧牲她們,這就是兩根刺,刺在侯爺的心口上,讓他和老夫人越來越生分。

三姑娘嫁給楚大少爺,雖說是江老太爺求回來的,可要不是老夫人要將她許配給鄭國公府大少爺,江老太爺也不會被逼無奈,去求鎮南侯……

老夫人望著侯爺,道,「楚大少爺一身的毒,行房即死的消息鬧得京都沸沸揚揚時。我去過鎮南侯府,我打算幫清韻換門親,是江老太爺說不用……清韻的親事。鬧到最後,根本由不得我做主了。」

說到最後,老夫人的語氣都有些低三下四了。

孫媽媽跪下來,對侯爺道,「侯府能恢復爵位,是江家幫的忙,老夫人知道江家重情重義。也為犧牲大姑娘和三姑娘感到了後悔,可是事已至此,後悔也沒有用了。大姑娘已經嫁人了,鎮南侯府幫了侯府大忙,又是聖旨賜婚,三姑娘根本沒法退親……侯爺就別再怨老夫人了。老夫人心裡也苦。」

侯爺何嘗不知道。事情走到今天,根本沒有迴旋的餘地了。

可是方才進府,他見到清韻用一種陌生的眼光看著他,全然不復以往的親昵和那種怯生生的歡喜。

進屋之後,也還是那種疏離。

侯爺心如刀絞。

他知道,清韻在怨他。

侯爺眼睛發脹,他看著孫媽媽道,「起來吧。」

孫媽媽就趕緊爬了起來。

老夫人望著侯爺。道,「皇上把秋桐賜給你。是做平妻,還是做妾?」

這話,是大夫人最想問的。

可是方才那種情況,她根本就不能張口。

否則是引火燒身。

現在老夫人問了,她心跳的厲害,眼睛緊緊的盯著侯爺。

侯爺搖頭,「皇上只將秋桐賜給了我,沒說做平妻還是做妾,只是不許我拒絕。」

老夫人頭疼了,「那給她什麼身份合適?」

秋桐原本就是二品女官,讓她做妾不大合適。

侯爺搖頭,他也不知道。

當時,皇上要把秋桐賜給他,他就拒絕的。

可是皇上不許,他也沒辦法。

從御書房出來,他就一直在想給秋桐什麼身份合適。

老夫人繼續問道,「皇上為什麼要把秋桐賜給你?」

侯爺猜測是因為江家,不過不能說。

一來不確定,二來是怕讓大夫人再次遷怒江家和清韻。

侯爺搖頭,道,「聖意不可揣測,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我帶秋桐離開時,皇上曾說清韻膽識過人,他甚至欣賞,只可惜生錯了女兒身,大家閨秀該溫婉如水,靈秀動人,沒有把女兒當成男兒養的道理,讓秋桐多教教她規矩禮儀,清韻出嫁之前,就讓她多跟秋桐姑娘學些規矩。」

侯爺說這事,只是讓清韻跟秋桐學規矩。

可聽在老夫人耳朵里,就不是這個意思了。

皇上說侯府把女兒當成兒子養,肯定是知道侯府子嗣單薄,所以才送秋桐來給侯府開枝散葉。

皇上這是為侯府的將來著想啊,這是想扶持侯爺埃

再說清韻。

老夫人讓她陪秋桐去花園走走,清韻就領著她去逛花園了。

等走遠了些,清韻望著秋桐道,「為何點名要我陪你走走?」

秋桐淡雅一笑,道,「其他人,我不認得。」

「只是這個原因?」清韻笑問。

秋桐也笑了,「不然,三姑娘以為呢?」

清韻嗓子一噎,隨即笑道,「秋桐姑娘真的被皇上賜給了我父親?」

秋桐輕點了下頭,她往前走,笑道,「如三姑娘說的,伴君如伴虎,我在皇上跟前伺候了六年,每一天都過的膽戰心驚,宮裡的日子,眼睛見到的不只是榮華富貴,還有殺戮和血腥,我每一天都在等,等我滿二十二歲,可以求個恩典,許我出宮嫁人,我沒想到,我能如願以償。」

說著,秋桐回頭,望著清韻道,「這個恩典,是皇后賞我的。」

清韻笑了。

果不其然,秋桐會進侯府,是楚北搞的鬼。

他本事可真不小,一塞,就塞了個這麼重量級的人物來。

二品女官啊,大夫人的誥命封號也才二品。

能在皇上身邊伺候六年,可見行事謹慎小心了。

想到楚北,清韻就在想,他這會兒是不是還在做燒雞和烤鴨?

清韻忽然走神,秋桐喚了她好幾聲。

清韻反應過來時,臉頰緋紅,道,「不好意思啊,走神了,秋桐姑娘說什麼?」

秋桐失笑,「沒什麼,我只是覺得皇上特別看重三姑娘你和楚大少爺。」

清韻聳肩一笑,「我沒覺得皇上很看重我,倒是不明不白的坑了我好幾回,冤的很。」

ps:求月票~~~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