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八十八章 見外(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八章 見外(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說著,青鶯伸手拽了下她的雲袖。

姑娘真是什麼話都敢說啊,秋桐姑娘可是皇上的御侍女官啊,是皇上的人啊,姑娘在她面前抱怨皇上坑她,也不怕禍從口出。

青鶯拽清韻,秋桐瞧見了,她笑道,「孫公公說,皇上只有在楚大少爺和三姑娘面前,才有三分真性情。」

清韻囧了。

明明是坑人好吧,怎麼聽著還是無上的榮幸了?

如果皇上的真性情是喜歡坑人,她寧願不要埃

看著清韻哭笑不得的模樣,秋桐心道,三姑娘當真是有趣的很。

兩人就在花園走走逛逛,偶爾說笑兩句。

清韻沒有將秋桐當成她的長輩,秋桐也沒有將清韻當成晚輩的想法,就像朋友,像姐妹似地。

兩人邁步走進一涼亭,等她們坐下,丫鬟就端了茶來。

才下過雨的天氣,地上已經乾的差不多了,不過風吹過,還有些涼意。

捧著溫熱的茶水,暖意傳來,整個人都舒坦了。

清韻喝了兩口茶,瞥頭見秋桐望著遠處,她笑問道,「你是真心愿意嫁給我父親的?」

她對秋桐很有好感,所以才會這麼問。

秋桐沒想到清韻會這麼問她,她嘴角含著抹淺淺的微笑,道,「我在御書房當值多年,進過御書房的大臣,我都認得,說實話,極少有大臣有侯爺這麼……。」

不知道是她沒找到形容詞來形容侯爺,還是顧忌清韻。不敢用損詞。

所以,秋桐說到一半,直接饒了過去。她笑道,「侯爺這次離京辦差,這差事皇上原是打算交給定國公府二老爺的,他推脫了,皇上又打算交給義承侯,他也推脫,最後才到侯爺手裡。侯爺想都沒想,就應下了,我當時還在想。他怎麼不推脫下。」

說到最後,秋桐臉上的笑意更濃,還添了三分煙霞。

清韻還能看不明白,秋桐是鍾情於侯爺了。

她笑而不語。端茶輕啜。

小坐了片刻后。便有丫鬟過來,福身道,「秋桐姑娘,侯爺讓你去春暉院。」

秋桐便起身,隨丫鬟走了。

清韻也起了身,不過她沒有走,因為沐清雪和周梓婷走了過來。

沐清雪俏臉微白,她望著清韻。道,「三姐姐和秋桐姑娘聊的很高興埃」

聽著沐清雪話里的酸味。清韻輕笑反問,「祖母讓我陪她在花園散步,我和她不聊的高興,難不成要吵起來?」

沐清雪臉一哏。

周梓婷坐在來,又拉著沐清雪坐下,望著清韻道,「原本我們計劃的好好的,誰想到皇上會將身邊的御侍女官賜給舅舅,這一招,殺的我們是措手不及,秋桐姑娘身份特殊,且不說她是皇上賜的,就沖她御侍女官的身份,便不能慢待了。」

清韻輕嗯了一聲,像是不在意似地。

周梓婷伸手推了清韻一把,道,「皇上賜了個人給舅舅,這不是小事啊,你怎麼漫不經心的。」

清韻望著她,道,「皇上把御侍女官賜給父親,這當然不是小事,可事再大,與我有何相干?我除了能靜靜的看熱鬧,還能做什麼?」

她輕飄飄反問,叫周梓婷啞口無言。

本來,她們打算扶持二姨娘這事,清韻就一臉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

如今更好了,不用扶持二姨娘,皇上就賜了個身份不一般的女人給舅舅,皇上給大夫人添堵,大夫人有氣都沒地方撒。

她怎麼覺得什麼好事都繞著清韻轉埃

就跟瞌睡了有人送枕頭,口渴了有人端茶來的感覺?

周梓婷眸光一動。

莫非皇上賜秋桐給舅舅這事,和她有關?

周梓婷越想,越覺得這事和清韻脫不了干係。

可她有那麼大本事嗎?

難道是鎮南侯幫的忙?

可是鎮南侯有那麼閑,管這麼寬嗎?

涼亭,寂靜的只有風聲。

風吹亂頭髮,清韻將一縷碎發勾於耳際,道,「有話就直說吧。」

沐清雪雙手緊握,望著清韻道,「你是不是打算扶持秋桐姑娘了?」

清韻望著她,撲哧一笑,「我扶持秋桐姑娘?五妹妹也太高看我了吧,人家是皇上身邊的御侍女官,需要我扶持嗎?」

「她不需要,可是二姨娘需要,」沐清雪紅著眼眶道。

清韻斂了下眉頭,道,「五妹妹心裡清楚,沒有秋桐,二姨娘還有五成希望,現在有了她,二姨娘連一成希望都沒了。」

現在有了秋桐,大夫人裝病撂挑子,老夫人不會再生氣了,她會直接讓秋桐頂替她。

估計,以後大夫人也不敢再隨意任性了。

清韻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她也沒必要再繼續待下去了,她起身離開。

只是她一走,身後便傳來當一聲。

沐清雪將桌子上的茶盞摔地上去了。

清韻頭也未回的走了。

周梓婷還在喝她的茶,沐清雪望著她,氣道,「你倒是說話啊1

周梓婷望著她,道,「讓我說什麼?說二姨娘還沒開始爭,就已經輸了?」

江家願意認二姨娘為義女,就是想扶持她跟大夫人斗,給大夫人添堵的。

而且,江老太爺還不怎麼樂意,是清韻去勸了他,他才答應的。

現在侯府有人跟大夫人鬥了,江家明明可以置身事外,除非腦子秀逗了,才會湊上來蹚渾水。

二姨娘,是徹底沒希望了。

周梓婷走了,沐清雪將桌子上的茶盞都摔了,然後去了翠竹苑。

二姨娘坐在小榻上。臉色很難看。

那種失落,看的沐清雪鼻子泛酸。

是她,給了二姨娘希望。卻被人生生給奪去了!

原本,二姨娘就沒敢奢望過,她能有被扶正的一天。

是她,努力給她畫了一個很美好的大餅,她也努力的在揉粉,可是她粉還沒揉好,別人就把她連粉帶鍋一起給端走了!

而且搶她粉和鍋的人還是皇上!

沐清雪眼睛一眨。眼淚就流了下來。

她撲到二姨娘懷裡,哭了起來,「姨娘……。」

二姨娘眼淚也流了下來。她摟著沐清雪,幫她擦眼淚道,「雪兒不哭。」

沐清雪伏在二姨娘身上,哭的泣不成聲。

二姨娘摸著她腦袋。哽咽道。「姨娘這輩子是沒希望了,姨娘認命了,只希望你能嫁個好人家。」

沐清雪抬起頭來,狠狠地抹了下眼睛。

她雙眸紅腫,眸底閃著陰翳的光芒。

珠簾外,丫鬟端茶過來,被那眼神嚇祝

身子一哆嗦。

手裡的茶盞就掉了一地。

再說清韻,出了涼亭。走到一個岔路口。

正猶豫著是去春暉院,還是回泠雪苑。

正想著呢。就有丫鬟過來道,「三姑娘,老夫人讓你們回屋歇息,晚上去春暉院給侯爺接風洗塵。」

清韻嘴角一揚,笑道,「我知道了。」

說著,她就轉身朝泠雪苑走去。

進了院門,清韻便瞧見喜鵲內屋門口踱步。

清韻就知道楚北來了。

見了清韻,喜鵲臉上一喜,迎了上來。

清韻邁步進屋。

身後,青鶯問道,「秋荷姐姐怎麼樣了,她還好吧?」

喜鵲搖頭,「我和紫箋幫她上了葯,還喂她吃了半碗粥,她昏睡了過去,情況好像不怎麼好。」

「沒事,一會兒求姑娘幫她把個脈不就行了。」

青鶯看的很開,雖然秋荷很倒霉,不過碰到姑娘,她就是萬幸的了,尤其以後還能跟著姑娘了,這就叫,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站在珠簾外,清韻便瞧見楚北坐在桌子前。

桌子上有她走之前,放在那的筆墨紙硯。

楚北正在寫什麼。

衛風、衛馳站在他身後。

瞧見清韻過來,衛風提醒道,「爺,三姑娘回來了。」

楚北抬眸,他眼眸深處的幽黑目光帶著一絲明亮,笑意深深。

他看了看清韻,眸光又落到紙上,笑道,「畫的還不錯。」

清韻臉微微紅。

她以為楚北給她畫了畫像。

誰想走近一看。

紙上竟然是一隻燒雞!

清韻心那個堵啊,臉燙的那叫一個厲害。

楚北放下筆墨,很自然的拉著清韻坐下,手撫著她額頭,問道,「臉紅成這樣,生病了?」

清韻臉瞬間又紅了三分。

尤其是衛風和衛馳兩個,瞥過臉去,用行動表明,什麼叫非禮勿視。

清韻將楚北的手拂開,道,「我沒玻」

楚北低笑一聲。

清韻抬眸看著他,楚北忙輕咳一聲,把笑意掩去,道,「不打算說些什麼感謝我?」

清韻看著楚北嘴角的笑,心道,這廝上門,不會就是來聽她感謝的吧?

是不是閑的太發慌了?

清韻眼珠子一轉,笑道,「咱兩誰跟誰啊,言謝太見外了吧?」

楚北,「……。」

衛風一個沒憋住,笑出了聲。

爺來泠雪苑,就是想聽三姑娘謝他,誰想就聽到這麼一句話。

而且,還叫人無法反駁。

聽到衛風笑,楚北手拿起筆,往後一扔。

衛風身子一閃,然後……

那沾了墨水的狼毫筆,就丟在了小榻上。

好巧不巧的落在了清韻的嫁衣上。

清韻一下子炸毛了,幾乎吼道,「我的衣服1

她走過去一看,嫁衣上好大一塊墨跡,清韻惡狠狠的剜著楚北了。

楚北扭頭,要瞪衛風。

可是屋子裡,哪還有衛風的人影啊,他跑了。

ps:求月票~~~~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