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八十九章 后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九章 后怕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楚北被清韻那噴火的眼睛瞪的心底,他耳根輕紅,道,「我賠你十件?」

清韻沒差點吐血,「這是嫁衣1

一輩子就只能穿一回嫁衣,他賠十件,她能穿嗎?!

沒事把嫁衣穿身上,人家還不得當她是瘋子埃

楚北耳根騰的漲紅,心底狠狠的罵衛風兩句。

清韻握著嫁衣,心底那個惱火啊,她了幾天,才了這麼點,都嫌慢了。

結果倒好,楚北一來,一朝回到解放前了。

看著清韻氣不順,楚北就道,「這嫁衣,反正也是穿給我看的,就算髒了,我也不嫌棄。」

真是越說越離譜了,衣服髒了都不好意思穿出門,他倒好,嫁衣髒的都讓她穿。

他也不怕她把他的臉面往地上狠狠的踩。

不過,清韻心底的怒氣倒是全消了。

她望著楚北,挑了眉頭道,「我真就穿這身衣裳出嫁了,你可別嫌棄我給你丟人。」

楚北笑道,「咱兩誰跟誰啊,我怎麼會嫌棄你呢。」

清韻,「……。」

剛說的話,這麼快就還給她了,一個大男人,居然這麼錙銖必較。

清韻不舍的看著手中嫁衣,往簍子里一丟,望著楚北,朱唇輕勾,笑問道,「說實在的,我很好奇,你為什麼那麼希望侯府能成為我的靠山?」

要依她的意思,給大夫人母女來點狠教訓就成了,至於侯府成為她的靠山,她根本就沒想過。

楚北坐下來,道,「我也不知道,這件事,我只是憑著直覺去做的。」

「直覺?」清韻嘴角抽了,這也能憑直覺?

楚北輕點頭,「因為祖父說過。你的身份略差了些。」

清韻,「……。」

清韻望著楚北,上下掃視他,一本正經道。「你別告訴我,鎮南侯是嫌棄我配你的身份差了些。」

「那時候,安定侯府還未恢復侯爵,」楚北笑道。

清韻嘴微張,抬手扇風。讓自己不那麼生氣。

就算那時候侯府還未恢復侯爵,好歹她也是正兒八經的安定伯府嫡女吧,配他一個外室所出庶子,居然還被嫌棄身份低了?!

清韻心底對鎮南侯的好感瞬間沒了,她憋著怒氣道,「既然嫌棄我身份低,那為何還要和我聯姻?」

楚北望著清韻,嘴角微弧,「你不知道?」

清韻皺眉,呲牙。「我要知道,我還問你?」

楚北聳肩,瞥了衛馳道,「你告訴她。」

衛馳輕咳兩聲道,「三姑娘挖的狗洞比爺小時候挖的漂亮。」

清韻,「……。」

楚北,「……。」

楚北幾乎是拍案而起,「誰讓你提我的?1

衛馳無語,這明明就是老侯爺挑中三姑娘的理由啊,他又沒有說錯。

衛馳縱身一躍。也閃人了。

清韻笑的腮幫子都疼,她望著楚北道,「你也挖過狗洞?」

說著,覺得不對勁。清韻又道了一句,「我沒有挖過狗洞,佛香院的狗洞是丫鬟挖的。」

楚北耳根有些紅,端茶輕啜。1.

清韻也沒繼續了,只是心情有些鬱悶。

楚北讓侯府成為她靠山的原因,居然是鎮南侯嫌棄她身份差了些。簡直了!

見清韻一臉郁色,楚北輕笑,「那是以前,你於我有救命之恩,就算你是……。」

楚北話還沒有說完,外面就傳來打鬥聲。

楚北回頭望去,就見衛馳被丟進屋來。

幸好他身手敏捷,沒有撞壞東西。

楚北眉頭一緊,手中茶盞往桌子上一磕,「都給我滾進來1

他聲音前所未有的冷。

坐在他對面的清韻,背脊都怔了下。

她覺得,這才是真正的楚北。

說話不容人質疑。

他話音一落,外面就進來兩個暗衛。

三個暗衛站在那裡,面色冷沉,不苟言笑。

好像一下子就換了個人似的。

衛風上前一步,稟告道,「爺,大皇子不見了。」

「不見了?這是什麼意思?」楚北唇瓣抿的緊緊的。

「皇上召見大皇子,可是太監將皇宮翻了個底朝天,都沒找到他,老侯爺派人來問問,你知不知道他在哪裡,」衛風回道。

其實根本不用問,他們寸步不離的守著楚北,他這幾天根本就沒有見大皇子。

「他一準是離京了,」楚北站起來道。

清韻輕眨了下眼睛,然後,屋子就空了。

楚北和暗衛都不見了。1.

清韻見了就來氣了,不是氣楚北不打一聲招呼就走,而是他一身的毒啊,都說了最好別用武功,他倒好,根本就沒將她的話聽進去。

清韻哼了一聲,看著桌子上的紙,便有提筆寫了起來。

等寫完了,清韻就去看秋荷了。

她進屋時,紅箋正喂秋荷喝水。

見清韻進來,秋荷要爬起來,清韻忙摁住她道,「身上有傷,別亂動。」

秋荷眼眶通紅,道,「秋荷謝三姑娘救命之恩。」

今天要不是三姑娘叫住了板子,她這會兒早被打死了。

而且,三姑娘為了救她,查出了三少爺他們,老夫人罰三少爺他們跪祠堂,大夫人肯定恨死她了,為了她一個丫鬟,得罪大夫人不值得。

清韻坐下,她抓過秋荷的手,要幫她把脈。

秋荷怔了下,有些驚滯的望著清韻,「三姑娘……。」

清韻朝她一笑,沒有說話。

青鶯就道,「我家姑娘最近在鑽研醫術。」

秋荷笑了笑,沒有說話。

鎮南侯府給三姑娘送了一堆藥材來的事,侯府上下皆知。

清韻幫秋荷把了脈,道,「情況還算不錯,不過夜裡可能會熱,我去給你抓劑葯,以防萬一。」

雖然不知道清韻醫術如何,就沖她對丫鬟這份認真和關心。就足夠秋荷感動的泣不成聲了。

清韻去藥房給秋荷抓了葯,又教丫鬟如何煎藥,等忙完這些,丫鬟就過來請她去春暉院了。

走到半道上。清韻碰到了侯爺。

清韻趕緊福身,道,「見過父親。」

侯爺走過來,很親昵的要伸手碰清韻的腦袋。

清韻下意識的避開了。

侯爺的手滯在半空中,清韻頭皮一緊。想起來侯爺最喜歡摸她腦袋了,她這樣避開好像不大合適。

便又默默的把腦袋又湊了上去,軟嚅了聲音道,「父親別把女兒頭弄亂了。」

侯爺輕笑,聲音很愉悅道,「許久未見了,爹爹就算弄亂了你頭,也生爹爹的氣?」

這說話的語氣,怎麼聽怎麼像是在哄小孩子。

清韻忽然覺得,她在侯爺眼裡估計還不滿十歲……

她要說頭可斷。血可流,型不可亂,會不會把侯爺怔住?

清譽抬眸,就見到侯爺看她的眼神,充滿了寵溺和疼愛,還有那麼幾分擔心她不理他的緊張。

清韻的心,一下子就軟了。

這個便宜父親,她認了。

清韻搖頭,道,「誰讓爹爹一走就許多天的。盼都盼不回來。」

這話,是清韻代真的沐清韻說的。

便是現在,她都能感覺到來自沐清韻記憶中,對侯爺的依賴。

侯爺摸著清韻的腦袋。道,「是爹爹對不起你們姐妹。」

他聲音哽咽,裡面滿是懊悔。

清韻搖頭,鼻子泛酸道,「我和大姐姐從來沒有怨過爹爹。」

其實,侯爺做的很好了。

侯府被貶之後。他是盡量保護她和沐清凌。

如果他在京都,沐清凌絕對不會被許給定國公府大少爺。

當初,老夫人將沐清凌許給定國公府大少爺后,侯爺辦差回來,得知此事,當時就和老夫人吵了起來。

當時吵的很嚴重,侯爺要退親,可是老夫人不許,親事已定,聘禮也收了,要是這時候退親,就是和定國公府結仇,還不如要了她的命。

那種情況下,換做是誰都會崩潰。

一邊是女兒,一邊是親娘,他夾在中間就是活受罪。

沐清凌不忍心侯爺傷心,主動站出來說,是她願意嫁給定國公府大少爺的。

便是如此,侯爺也幾個月沒有搭理老夫人。

他能為了女兒做到這份上,已經不錯了。

可是老夫人太執拗,明知道犧牲她,侯爺會跟她繼續吵,她還是把主意打到了她頭上來……

只是這一次,侯爺對親事不滿,還只能忍著。

誰讓這一回,江老太爺是好心辦壞事了,他抱怨親事太差,是在抱怨老夫人,也是在抱怨江老太爺埃

侯爺知道,清韻親事出了岔子,江老太爺心裡也不好受,他做不到給人傷口上撒鹽。

他除了跟清韻道歉,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他拍了拍清韻的腦袋,轉身走了。

清韻站在那裡沒動。

不遠處,沐清柔幾個疾步走過來,氣呼呼的瞪著清韻道,「你說!爹爹是不是又偷偷送你東西了?1

看著幾人怒視著她,活像侯爺送了什麼寶貝給她似地,清韻也生氣了,她拔高了聲音道,「沒有1

沐清芷扭眉,「當真沒有?」

清韻望著她,張開雙臂道,「你要是不信,我讓你搜行了吧,要是搜到,我吃下去,要是沒有搜到,你們給我賠禮道歉。」

清韻都這麼說了,沐清柔幾個不信也信了。

難道父親真的沒有給她東西?

沐清柔跺腳道,「父親真是的,都不給我們帶禮物。」

說著,氣呼呼的走了。

她走了,沐清芷幾個自然也跟著一起走了。

等她們走遠了,青鶯差點嚇趴下。

她拍著胸脯,驚魂未定道,「姑娘,你真是太大膽了,萬一真叫她們搜出來,你真打算吃金子不成?」

清韻回頭,望著青鶯道,「什麼意思?」

青鶯伸手一指。

清韻就摸自己腦袋了。

然後……

她現被侯爺碰到的地方多了根簪。

清韻拔下來一看。

那是一支梅花金簪,粉玉梅花,雕刻的跟真的一般,耀眼奪目,梅花下綴著珍珠,圓潤光澤。

只一眼,清韻便喜歡上了這根簪子。

清韻又是高興,又是后怕。

虧得她剛剛那麼生氣,氣勢洶洶的,一下子就震住了沐清柔她們,要不是她最近得了不少頭飾,沐清柔她們心底沒底,不然今天她真的要吞金簪了。

父親也真是的,送金簪就送吧,偷偷的簪在她髻上做什麼。

清韻握緊金簪,嘴角勾起一抹笑。

別是覺得有愧於她,不好意思送吧?

ps:~~o_o~~

好餓,等吃午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