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九十章 身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章 身份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以為今天的家宴會很熱鬧,充滿了廝殺和爭鬥。樂文小說

可是結果很出乎她意料,家宴格外的平靜,連個波瀾都沒有起。

等家宴吃完,清韻出春暉院時,天邊才有幾縷晚霞。

家宴上,她們落座時,不等侯爺安排秋桐坐那兒,大夫人就一臉笑意的拉著秋桐姑娘坐在她身邊,對她是噓寒問暖,不知道的,還當秋桐是她女兒。

從侯爺領著秋桐回來,到吃完家宴,也有兩個多時辰了。

大夫人居然都沒炸毛,這份忍耐當真是不容人小覷。

清韻不知道,大夫人兩次回紫檀院,摔了多少的東西。

青鶯望著清韻,忍不住問道,「姑娘,你說秋桐到底是什麼身份呢?」

清韻勾唇一笑,道,「睡一覺起來,明天不就知道了。」

青鶯臉騰地一紅,咕嚕道,「姑娘沒羞沒臊。」

清韻,「……。」

她望著青鶯,問道,「我哪沒羞沒躁了?」

這污衊來的,簡直莫名其妙埃

青鶯望著清韻,臉紅的能滴血了,「姑娘說的不是侯爺和秋桐姑娘睡一覺……?」

清韻,「……。」

她手一抬,狠狠的在青鶯腦門上拍了一下,「少想起亂七八糟的,我是說我睡一覺起來1

說完,清韻自己的臉也紅了。

青鶯不說,她都不會往那上面想,虧得她腦袋轉的麻溜,一下子就想到了。

青鶯捂著臉,恨不得鑽了地洞才好。

清韻瞪了她一眼,邁步往前走。

回了泠雪苑,清韻先泡了個澡。

然後繼續做嫁衣。

青鶯和喜鵲兩個則就著燈燭,再對照楚北抄寫的大錦律法有沒有抄錯字。

夜,寂靜安寧。

只聽得見蠟燭燃燒的嗶啵聲。

青鶯將合上,望著清韻道,「姑娘。奴婢對完了,沒有錯字。」

清譽抬頭,望著她道,「確定?」

青鶯連連點頭。「奴婢一個字一個字對照的,絕對不會有錯。」

喜鵲也道,「奴婢對的幾本也沒有。」

清韻捏了捏眼睛,有些疲乏了。

青鶯過來道,「姑娘。夜深了,該歇息了。」

清韻也堅持不住了,她把棚子放下,道,「都睡吧。」

兩丫鬟把書收起來。

青鶯去端熱水來給清韻輿洗。

喜鵲給清韻鋪床,她拿起枕頭,發現枕頭下有張紙。

她把紙拿起來,送到清韻跟前道,「姑娘,枕頭下面有張紙。」

清韻挑了下眉頭。把手上的水擦乾淨,然後接了紙。

打開一看,清韻臉微微一紅。

紙上雖然只有寥寥數筆,但可以看的出來,畫的是她,還有竹林和清風。

還提了兩句詩:風竹散清韻,煙槐凝綠姿。

見清韻臉紅,丫鬟都湊上來要看紙上有什麼。

清韻嗔了她們道,「都下去睡覺吧。」

兩丫鬟咯咯笑,伺候清韻歇下。掖好被子,放好紗帳,都下去歇息了。

翌日,陽光晴好。晴朗湛藍的高空,萬里無雲,像碧玉一樣澄澈。

清韻早早的就醒了,只是沒有起床,懶懶的躺在床上,看著紗帳走神。

丫鬟躡手躡腳的靠近床榻。見清韻醒著,有些驚訝道,「姑娘醒了啊,怎麼不叫奴婢們。」

清韻揉了揉脖子,掀開被子下床。

穿好衣服,然後洗漱打扮。

青鶯幫清韻梳著三千髮絲,外面紫箋進來,道,「姑娘,秋桐姑娘有身份了。」

清韻看著手中金簪,笑問道,「什麼身份?」

紫箋忙回道,「大夫人將秋桐安排在紫月居,侯爺昨晚睡在那裡的,一早起來,帶秋桐去給大夫人敬茶時說,秋桐是姨娘,不過好像是暫時的,她雖然是姨娘,但以後她不用給大夫人立規矩,月錢加倍,而且每個月可以隨意出府三次,不用報備任何人。」

清韻聽得一笑。

不用立規矩,月錢加倍,還每個月可以隨意出府三次,這樣的待遇,還能說是姨娘?

就是平妻,都不能隨意出府埃

等梳好髮髻,用了早飯,清韻就去春暉院給老夫人請安了。

走到半道上,聽到一陣鞭炮響。

青鶯笑道,「侯府換匾額了,今兒肯定會有不少人來道賀。」

清韻邊走邊笑,「明天是休沐,今兒應該沒什麼人來。」

青鶯連連點頭。

兩人往春暉院走。

走到假山處時,遠遠的瞧見大夫人帶著丫鬟過來。

清韻不想上去挨白眼,就停了下來。

透過假山縫,清韻見丫鬟四下張望了一眼,確定沒人,便大著膽子抱怨道,「秋姨娘是不是覺得侯府給她的身份低了,所以進宮告狀去了?」

另外一個丫鬟則冷笑道,「給她姨娘的身份,算是抬舉她了1

大夫人走在前面,有些不耐煩道,「少說兩句,碧春,你去忠義侯府一趟,務必讓大太太來見過,對了,再看看方媽媽好些了沒有。」

碧春有些擔心,「奴婢不一定能請的動大太太來……。」

「把冰顏丸送去給她,就說欠她的三萬兩銀子,十天後,我就還她。」

她們越走越遠,聲音也越來越弱。

清韻臉有些沉。

青鶯就道,「方媽媽不是被打死了嗎?」

清韻搭在假山上的手,握的很緊。

那天,老夫人說了那麼重的話,要是讓忠義侯府帶走方媽媽,就連她一起帶走,這是要休了大夫人的意思。

她被逼無奈下,杖斃方媽媽,這是侯府上下都知道的事。

她沒想到,老夫人都說那麼狠的話了,大夫人還敢將老夫人的話當成是耳旁風,留方媽媽一命。

也是她大意了,方媽媽是在紫檀院被杖斃的。

紫檀院,那就是大夫人的地盤啊,她完全可以裝裝樣子,打上幾板子,人暈了過去,就說是死了,抬出府,根本沒人在意。

清韻鬆了手,拿帕子擦著手上的泥土。

青鶯咕嚕道,「大夫人怎麼欠王大太太那麼多錢啊,奴婢還以為她的錢被姑娘坑差不多了呢。」

清韻扭頭看了青鶯一眼。

隨即眸光動了下。

大夫人說十天後還忠義侯府大太太的錢。

十天……

那一天正好是大夫人讓她去棲霞寺的日子。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