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九十一章 把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一章 把握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她還納悶,大夫人怎麼會那麼好心,讓她出嫁前去棲霞寺給她親娘江氏點長明燈,好盡一番孝心,原來是想支開她,打她銀票的主意,她倒是晾准了,她出門不會揣上一堆的銀票。-.

而且,她出門,鎮南侯府的暗衛必定會守著她,沒有了暗衛,侯府這些丫鬟,隨便找個理由,就能支開了。

她倒是謀划的周全,她辛苦坑回來的銀錢,能叫她白白得了去?

想著,清韻嬌艷如含苞待放的桃花般明媚的臉色,漆黑的眼眸閃過一抹笑意,好似明珠般瀲。

清韻邁步,繼續往前走。

青鶯不解道,「奇怪了,老夫人怎麼沒有重提讓姑娘幫堂姑娘買藥膏的事?」

清韻輕笑,「人家都不急,你急什麼。」

青鶯臉微紅,她是性急了些,那可是三萬兩銀票啊,可不是個小數目,雖然姑娘有好多個三萬兩了,可是誰也不會嫌錢多了不是。

進了春暉院,饒過梅蘭竹菊四扇屏風,清韻見到有大夫在幫老夫人診脈。

清韻多瞧了老夫人兩眼,然後眉頭微微挑了下,老夫人臉色紅潤,一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模樣,不像是有病在身的人。

她上前,小聲詢問孫媽媽道,「祖母病著了?」

孫媽媽搖頭道,「老夫人沒有身子不適,昨兒三位少爺在祠堂跪了三個時辰,受了涼,三少爺還好,丫鬟精心伺候,只是有些咳嗽,大少爺和二少爺都起了高燒,吳大夫是來給他們瞧病的,這不順帶給老夫人請個平安脈。」

清韻聽著,輕點了下頭。

這兩日才下過大雨,祠堂又清冷,加之大少爺和二少爺兩個庶子。平時吃穿用度都比三少爺差好幾個檔次,便是丫鬟伺候起來,也是天上地下,大少爺和二少爺高燒。三少爺只是有些受涼,不足為奇。

那邊吳大夫手了手,孫媽媽就趕緊問道,「老夫人身子可有不妥之處?」

吳大夫笑道,「老夫人身子骨好著呢。.^^我也是給不少老太太診過平安脈的,可沒幾個有老夫人這麼好的身子骨的,老夫人長命百歲不是問題。」

這大夫醫術不知道深淺,但嘴上哄人的功夫倒是了得。

三兩句話,就哄的老夫人高高興興的,笑的合不攏嘴。

吳大夫笑的,「鋪子里還有病人,我就先告辭了。」

「有勞吳大夫了,」老夫人笑著,吩咐丫鬟道。「送吳大夫出府。」

等大夫一走,周梓婷就挨著老夫人坐下道,「梓婷就說外祖母身子骨好,能長命百歲,吳大夫也這麼說,外祖母信了吧。」

老夫人臉上的笑癟都癟不下去,捏著周梓婷的鼻子道,「就數你嘴靈了。」

周梓婷把腦袋靠著老夫人的胳膊,道,「梓婷會一直陪著外祖母的。」

聽到這話。老夫人心都軟成了一灘水,她摸著周梓婷的臉道,「哪能一直留在外祖母身邊,你比清韻還大一些。她都快要嫁人了,你的親事也該定下了,還有清芷她們,等過一兩年,你們幾個姐妹都嫁了,府里就清冷了。」

老夫人說著。周梓婷的臉紅如霞,嗔了聲音道,「外祖母就知道拿梓婷打趣。」

清韻在一旁,輕撫了下額頭,她知道周梓婷是故意挑起這個話題的,她雖然臉紅著,可是眼睛明亮中,帶了三分羞澀,餘下七分是期盼。

安定侯府是她暫時的依靠,侯府的女兒都不能留一輩子,何況是她這個表姑娘了。

老夫人在世,可保她衣食無憂。

可老夫人要是有什麼萬一,以大夫人的心性,她才不會管周梓婷嫁的好還是不好,一準把她送回周家,這也是她和沐清雪聯手的原因。

現在侯府恢復了爵位,又靠上了鎮南侯府,侯爺辦差立了功,得皇上聖心,不僅陞官了,還賜了美人。

想想過去兩年,侯府門庭冷落,沐清凌性子溫婉,才華過人,都沒人上門求親,最後為了侯府犧牲。

如今侯府風頭正盛,過幾日辦宴會,肯定會有不少世家少爺來侯府參加宴會,她得給老夫人提個醒,讓老夫人幫著留意一下。

她的親事,不可能指望大夫人,大夫人自己都照顧無瑕了,她雖然不動聲色,不喜不怒,但心底肯定焦頭爛額了。

周梓婷紅著臉,道,「梓婷年紀還小,想多陪外祖母兩年,不過這回侯府辦宴會,外祖母和舅母可以幫二表姐物色門好親事。」

老夫人疼周梓婷,遠勝過沐清芷了。

要是真幫沐清芷選夫家,不可能落了她。

外面,沐清芷進來,正好聽到周梓婷說這話,臉騰的一紅,幾乎是跺腳道,「我才不嫁人,就許你多陪祖母兩年,就不許我陪祖母了,要挑也是先給你挑。」

清韻碰了碰鼻尖,有些好笑。

侯府這些人真的是一個比一個能裝,明明巴不得早點知道侯府會將她們許給誰,還一臉的羞澀。

不過她們這樣搶著陪老夫人,甚至都不願意嫁人了,如此有孝心,定能把老夫人哄的服服帖帖的。

不過,這一回,老夫人的臉色沒什麼笑容。

清韻抬眸,正好碰觸到老夫人的眼光。

四目相對,清韻從老夫人的攪肆惜、懊悔和糾結。

清韻知道她在糾結什麼,她和沐清凌才是侯府正兒八經的嫡女,可惜,兩個嫁的都叫人扼腕。

現在輪到庶女和表姑娘了,要是侯府給她們挑的親事比她和沐清凌的還要好……

老夫人怕清韻和沐清凌會怨恨她啊,尤其當初清韻說的話,彷彿就在耳邊,她會儘力幫侯府恢復爵位,免得將來沐清芷她們嫁的不好,怨恨她。

因為老夫人看著清韻,周梓婷和沐清芷也都望著清韻了。

看著老夫人的表情,她就知道老夫人在顧慮什麼。

周梓婷眼珠子轉了下,問清韻道,「三表妹。你覺得該給二表姐選個怎樣的夫婿比較合適?」

這是想借她的口,來給老夫人來顆定心丸呢,她說沐清芷能嫁給國公府世子,那老夫人真給她挑一個。她不能憤憤不平,心生抱怨。

清韻扭著帕子,笑道,「這我哪知道,自古兒女的親事不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嗎。二姐姐將來嫁給誰,還不是看祖母和母親的意思了,哪是我說誰合適,就誰合適的,再說了,我也不認得幾個世家少爺。」

周梓婷以為她能問出來滿意的答覆,誰想被清韻這樣輕飄飄的給岔開了。

就知道她聰慧難纏,她今兒還不信,問不出來滿意的回答了。

她望著清韻,輕嘆一聲道。「舅舅昨兒回來,得知三表妹你要嫁給楚大少爺,對你是百般憐惜,埋怨外祖母沒把你嫁的好,當時我就在想,將來二表姐和五表妹她們怎麼辦,她們身份比你差一點,要是嫁的比你和大姐姐好,舅舅心裡肯定不是滋味,可是如今侯府又不同過去了。明明可以給二姐姐她們挑門好親事,要是顧忌你和大姐姐,就委屈了她們,又實在可惜了。我就想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問的夠直白,清韻想裝傻都裝不了。

她瞥了老夫人一眼,嘴角輕勾,大家閨秀大庭廣眾之下談論親事,哪怕談論的不是自己的。可沐清芷就在一旁站著呢。

這樣於禮不合,不過老夫人沒有喝止住她們,顯然也是想知道答案的。

既然想知道,那她就給一個好了,至於滿不滿意,她可就不管了。

眼睛在掃了一圈,清韻嘴角勾起一抹苦笑來,道,「侯府恢復了爵位,父親又官升一級,二姐姐和五妹妹她們身份自然水漲船高,屑遙我和大姐姐都會祝福她們,我沐清韻雖然不是什麼品德高尚之人,但我和大姐姐絕不是那等齷蹉小人,自己嫁的不好,就希望所有人都倒霉,我要真有這份心,我何必在桃花宴上奪魁,在議政殿同滿朝文武相爭。」

「不論侯府好還是不好,並不影響我和大姐姐,希望大家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往後這樣往人家傷口上撒鹽的話,我聽著就算了,誰叫我習慣了,一會兒大姐姐回門,別叫她聽見了,我不想她難得回門一次,還被人揭一次傷疤。w·ww.」

清韻帶著委屈和倔強的話,滿足了周梓婷的好奇,卻也在同時,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

這一巴掌,威力不小,掌風掃過周梓婷,還傷了老夫人。

周梓婷一張臉又紅又白,又氣又惱,偏偏不知道說什麼話好。

她眼眶紅著,像是要掉眼淚似地。

可是沒人同情她,大家同情的是清韻和沐清凌。

兩人為了侯府犧牲了自己,清韻更是為了侯府恢復爵位,傾盡全力,還搭上了大家閨秀該有的溫婉名聲。

侯府恢復了爵位,表姑娘她們得了好處不說,還往三姑娘傷口上大把大把的撒鹽,實在不地道。

清韻說完,就打算告退了。

誰想周梓婷站了起來,走過來,拉起清韻的手,哽咽了嗓子道,「三表妹,我不是故意往你傷口上撒鹽的,你聰慧善良,定有福報,我相信楚大少爺捎幸蝗棧嶠飭恕!

她這麼一道歉,倒叫清韻怔住了,這份心性,能成大事埃

她笑了笑,道,「念了兩年佛經,我也堅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不做壞事,不存壞心,上天總不會虧待我的。」

真是讀佛經讀傻了,周梓婷望著清韻,柔聲道,「那三表妹不生我氣了?」

清韻搖頭一笑。

見清韻搖頭,周梓婷就放心了,外祖母對三表妹愧疚太深,她可不敢惹她不高興,不然外祖母肯定不會像以前那麼寵她,那她就得不償失了

正好這時,外面有丫鬟進來道,「老夫人,大姑奶奶和大姑爺回門了。」

老夫人輕點了下頭,道,「你們幾個姐妹去二門迎接他們。」

吩咐完,老夫人又道,「大姑爺還沒給侯爺敬過回門茶,去叫侯爺來。」

丫鬟便去請了。

清韻幾個出了門,朝二門走去。

一路上,誰也沒說話。

清韻走在最前面,青鶯尾隨在一旁。

她幾次回頭,見沐清芷和沐清雪兩個剜著清韻的後腦勺,不由得有些憤憤不平。

兩位少爺病了,又不是她家姑娘害的,瞪什麼瞪!

清韻還沒走到二門,便見到沐清凌和坐在輪椅上的顧明川走過來。

沐清凌見沐清柔她們也過來了,問清韻道,「府里來貴客了?」

這是當沐清柔是迎接旁人的。

清韻笑道,「祖母讓我們來迎接你和大姐夫。」

說著,福身給顧明川見禮。

顧明川見了清韻就不自在,尤其是她這麼懂規矩的給他行禮,他有一股控制不住想站起來還禮的衝動。

偏偏只能笑著點頭,算作回禮。

沐清柔她們也都乖乖福身見了禮,禮貌的客氣了幾句,就沒說話了。

一行人往前走,沐清凌問清韻道,「父親可還好?」

清韻笑道,「父親很好,他應該在府里,肯定會見你和大姐夫的。」

幾人閑聊著去了春暉院。

剛進屋,請過安,便聽丫鬟稟告老夫人道,「侯爺出府了,沒說去了哪裡,也沒說什麼時候回來。」

老夫人聽著,擺手讓丫鬟下去,然後望著沐清凌道,「你父親也真是的,讓他好好歇息,他偏東奔西跑,半點不知道愛惜自己的身子,這一出府,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沐清凌沒說話,顧明川便道,「岳父出府,必定是有事,今兒見不到岳父,明川改日再帶清凌回門給岳父見禮。」

聽顧明川說話,孫媽媽心底感慨。

撇開大姑爺坐在輪椅上,走不了路,說話做事都謙遜有禮,這樣一個好少爺,就這樣中風偏癱,實在是老天不長眼。

屋子裡閑聊了會兒,外面便有丫鬟來報,「老夫人,忠義侯府大太太來了。」

老夫人眉頭斂了下,神情有些不虞道,「請進來吧。」

丫鬟退了出去。

清韻站起來道,「祖母,我陪大姐姐和大姐夫去花園走走。」

老夫人點點頭,笑道,「也好。」

出了春暉院,清韻就往泠雪苑走去。

進了院子,清韻沒有進正屋,而是往後面走。

後面有片小竹林,有小屋。

見了小屋,沐清凌就知道,清韻是打算給顧明川施針。

她有些擔心道,「這裡安全嗎?」

青鶯介面道,「大姑奶奶放心,喜鵲守著小門,奴婢在門口守著,不會有問題的。」

清韻也點頭,這裡是她千挑萬選的地方,怎麼可能有問題呢。

她從不做沒把握的事。

就算有丫鬟過來,過了喜鵲和青鶯那一關,還有衛馳在呢,可保萬無一失。

清韻很放心,可是往往有意外在。

這不,她剛幫顧明川把銀針紮上,正擦拭額頭上的汗珠呢,第三重保護衛馳跳窗進來,道,「三姑娘,侯爺來了,屬下該怎麼做?」

清韻,「……。」

看見清韻一臉獃滯模樣,衛馳很抱歉。

丫鬟,他可以直接打暈了。

侯府姑娘,他也可以讓她們離開。

可來的人是侯爺啊,爺的未來老丈人,不是他隨便能動手的,而且,三姑娘挺尊敬侯爺的,他就更不敢貿然行動了。

ps:~~o_o~~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