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九十三章 答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三章 答覆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侯爺問話,習慣的輕拍了下清韻的腦袋。

清韻暗撇了撇嘴,再親昵,不還是懷疑她是假冒頂替的嗎?

要不是沒得選,她腦袋被門擠了,才會想頂替他女兒。

清韻望著侯爺,回道,「是一個紙鳶,父親說,紙鳶飛的高,娘親能見到紙鳶上寫的話。」

侯爺聽得點頭,清韻以為她過關了,誰想侯爺繼續問道,「侯府被貶之後,爹爹第一次離京辦差回來,給你帶了什麼禮物?」

清韻眨了下眼,也不說話,直接把手伸了。

侯爺望著清韻,清韻眼神帶了些抱怨,「父親根本就沒有給清韻帶禮物,說是路上丟了,回頭給清韻補帶,到現在也沒瞧見1

清韻說的很大聲,侯爺的臉有些掛不住了,趕緊道,「下次,爹爹一定給你補上。」

清韻故作嬌哼,「又哄我高興,轉過臉就給拋諸腦後了。」

侯爺,「……。」

連問了兩個問題,清韻都答對了,他還懷疑什麼,這就是他女兒。

只是他不明白,怎麼女兒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以前清韻極少跟他撒嬌,更別提有這樣讓他下不來台的時候。

為了掩飾尷尬,侯爺輕咳了兩聲,問清韻道,「你染堂姐和清柔臉上用的葯,也是你調製的?」

這回,換清韻尷尬了,她想否決,可是根本張不開口。

不說話,算是默認了。

侯爺見了直搖頭,清韻紅了臉問道,「爹爹找我有事?」

侯爺從懷裡掏出三張銀票,遞給清韻道,「你祖母將買葯的事交給我了,爹爹知道你受了委屈,給爹爹一個面子可行?」

清韻囧了,父親都知道她會醫術。藥膏也是她調製的,她能不給這個面子嗎?

只是這錢……

清韻盯著侯爺手裡的銀票走神,這錢要還是不要呢?

要吧,不好意思。

不要吧。內心是抗拒的。

清韻有些猶豫,侯爺笑了,「連爹爹的面子都不給?」

清韻訕笑一聲,伸手接了銀票。

看清韻白皙精緻的臉上,一雙眼睛清澈明媚。像黑珍珠那般泛著光澤。

想到什麼,侯爺笑了笑,伸手拍了拍清韻的後腦勺,道,「一會兒爹爹就將欠你的禮物給補上。」

清韻臉紅啊,她又不是小孩子了,哪有這樣討要禮物的,可是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沒法收回來了。

屋內。沐清凌幫顧明川穿好衣服,推著輪椅出門。

青鶯趕緊去幫她。

見侯爺看著自己,顧明川臉紅的發紫,等下了台階,他就坐在輪椅上給侯爺請安,道,「岳父,小婿暫時只能在輪椅上給您行禮,等小婿能站起來了,一定回來給您敬茶。」

顧明川模樣俊朗。他病倒之前是怎麼樣的,侯爺也知道,他也曾感慨,要是顧明川好好的。沐清凌嫁給他,倒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他也清楚,要是顧明川沒有生病,定國公府也不可能和侯府聯姻。

如今他的病能治好,還是清韻幫著治的。有這份恩情在,他必定不會虧待清凌。

壓在心底的一塊巨石被挪開了,侯爺整個人都輕鬆了。

他笑道,「你們都好好的,我就心滿意足了。」

沐清凌幾個不約而同的點頭。

正好這時,有丫鬟來請侯爺,他便走了。

清韻將銀票遞給青鶯,「拿回去收好。」

青鶯接了銀票,喜笑顏開道,「侯爺知道藥膏是姑娘調製的,一本萬利,他還把錢給姑娘了呢。」

清韻輕笑,侯爺都偷偷給她錢用了,有這樣正大光明的機會,他會不給嗎?

況且,有些愧疚,是錢彌補不了的,給錢,心底多少會好受一些。

後院清涼,是夏日避暑的好地方,這會兒待這裡,覺得身子有些涼,大家就都出了後院。

在泠雪苑逛了一圈,又去花園走了走,便朝春暉院走去。

路上,清韻幾個就知道忠義侯府大太太來侯府所為何事了。

其實,不用猜也知道,定是為了秋桐來的。

雖然她是姨娘的身份,可侯府下人都知道那是暫時的,誰知道暫時到什麼時候去,是幾個月還是幾年?

大夫人問不出準確的答覆,又不好咄咄相逼,免得惹人生厭,這會兒,她越端莊賢淑,老夫人和侯爺要下什麼決定,才會猶豫不決,覺得愧對與她。

不過忠義侯府就不同了,那是大夫人的娘家人,大夫人不好開的口,忠義侯府可以。

想到大夫人偷梁換柱換走了冰顏丸,做了順水人情,哄的忠義侯府大太太高興,來幫她做說客,當真是會借花獻佛。

不過楚北都說了,那冰顏丸可能被人動了手腳,也不知道裡面加了什麼東西。

女人都愛美,尤其是上了年紀的女人,更是擔心容顏老去,夫君變心,忠義侯府大太太十有**會用冰顏丸,要是真吃出來什麼毛病,不知道大夫人要怎麼交代?

不過,這些都跟她無關。

紫箋走在一旁,將打聽來的事告訴清韻道,「忠義侯府大太太說,雖然秋姨娘是皇上的御侍女官,可她不是八台大轎從宮裡頭抬回來的,聘則為妻,奔則為妾,侯府給她姨娘身份,也沒人敢說什麼。」

「大夫人嫁進侯府這麼多年,為侯爺生兒育女,孝敬老夫人,打點侯府事物,一直兢兢業業,沒有愧對過侯府什麼,但侯府既然給了秋桐姑娘姨娘的身份,又說什麼暫時的,忠義侯府大太太想知道這暫時二字代表了什麼意思,是不是代表著平妻之位。」

紫箋說著,青鶯忙問道,「老夫人是怎麼回答的?」

紫箋忙回道,「老夫人說,她也摸不透皇上為什麼將御侍女官賜給侯爺,皇上也沒說給秋桐姑娘什麼身份合適,侯府給秋桐姑娘姨娘的身份,已經很是忐忑,怕惹的皇上不高興。」

「暫時二字,是穩秋姨娘用的,看皇上的意思再說,忠義侯府要一個準確的答覆,侯府給不了,要是真有一天給秋姨娘平妻之位,那一定是侯府逼不得已。」

說著,紫箋頓了頓,繼續道,「忠義侯府大太太一聽這話,就不再說什麼了,不過老夫人還說了一句,她就大夫人一個媳婦,平常往來,她要是病了痛了,亦或者回門了,府里來了貴客,連個招待人的都沒有,有秋姨娘在,可以幫大夫人一二。」

老夫人這麼說,忠義侯府也無話可說。

貴客登門,老夫人總不好去前門迎接,大夫人又病了,有事出門了,總要有人去吧,否則不就是慢待了貴客。

這話里的意思很明顯,大夫人安分守己,侯府不會怎麼樣她,她要是敢跟上次晾著鎮南侯府大太太,侯府一定扶正秋姨娘。

紫箋說完,清韻也走到春暉院門口了。

剛邁步上台階,就被一個急切的身影走過來撞了一下。

要不是沐清凌扶著她,清韻都能摔了。

沐清凌扶著清韻,回頭看著火急火燎離開的忠義侯府大太太,她眨眼道,「忠義侯府大太太怎麼走的那麼急,出什麼事了?」

PS:~~o_o/o

明天恢復三更。。。。。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