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九十四章 挨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四章 挨打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清韻揉著被撞疼的胳膊,心底也有此疑問。

忠義侯府大太太那都不能用走來形容了,應該用跑,看來忠義侯府是出大事了。

能讓一個貴夫人丟了禮儀,顯然不是什麼好事埃

清韻有些好奇,一旁就有丫鬟湊上來,殷勤道,「忠義侯府大少爺把明郡王給打暈了。」

清韻聽得眼睛睜大,沐清凌則倒吸了一口氣。

事情是這樣的。

今天陽光明媚,忠義侯府大少爺就去街上閑逛起來,逛累了,剛巧又碰到幾個狐朋狗友,就一起去酒樓小酌兩杯。

碰巧,今天酒樓來個唱曲的祖孫,爺爺頭髮斑白,年邁蹣跚,可那孫女卻長的水靈靈的,嫩的就跟一朵蔥花似地,小臉微紅,三月桃花都不及她一半的美,看的不少人眼睛都瞪直了,口水直流。

幾人剛上樓,就有人用手中玉扇輕敲了下忠義侯府大少爺的胸前道,「今兒當真是巧,又碰到這對爺孫了,上回,逸郡王幫了他們一把,今兒看誰還能幫他們。」

之前,幾人就看中了那小姑娘,想強買回去做丫鬟。

可是被逸郡王摻和了一腳,幾人不敢招惹逸郡王,只說是鬧著玩的,還請逸郡王喝了酒,這事就算了。

現在逸郡王被皇上罰在城北軍營掃馬廄,可無瑕分身來救他們,幾人又動小心思了。

這不,一首曲子唱完,那老爺爺就端著盤子遊走在酒桌前,討幾個賞錢。

可是老爺爺討錢,根本沒人給。反倒有人調笑道,「讓那小姑娘來1

那爺孫兩個也不是第一次出來賣唱,這樣的情況,早司空見慣了。

小二倒茶過來,瞪了那老爺爺道,「還不趕緊的讓你孫女過來討錢,還想不想在這裡賣唱了?1

老爺爺沒輒。他的孫女懂事。接了托盤,溫聲軟語的過來討錢。

她聲音清靈,猶如空谷啼鶯。

聽得不少人身子一酥。

幾個紈。就一邊喝著酒,一邊等那小姑娘過來討錢。

幾人琢磨著有什麼好理由,能不動聲色的把小姑娘弄回家,畢竟上回逸郡王幫過他們。雖然他們不認為逸郡王會把這兩個爺孫放在心上,不過萬一不小心惹上了逸郡王。這事沒準兒就成了逸郡王揍他們的理由了,小心為上。

正想著呢,那小姑娘就過來了。

說來也是巧,明郡王正好也過來。小姑娘很懂事,就躲到一旁給明郡王讓路。

可是裙子有些大了,她一不小心踩了裙擺。往後一倒。

好巧不巧的撞在了忠義侯府大少爺的身上。

忠義侯府大少爺就將她摟在了懷裡,任那小姑娘怎麼掙扎。他就是不鬆手。

小姑娘急的快哭了,連連道歉。

可是人家打的就是她的主意,如今投懷送抱了,怎麼可能會放手。

忠義侯府大少爺抱著她,故作一臉痛色道,「看著這麼瘦小,渾身沒幾兩肉,撞起人來,真真是疼,要爺饒了你也成,給爺摸摸。」

這明顯就是調戲人家小姑娘埃

明郡王站在一旁,看著忠義侯府大少爺道,「這小姑娘是給我讓路,才撞了你,可否看在我的面子上,饒了她?」

明郡王說著,一旁幾個紈上下橫掃了他幾眼。

明郡王穿戴很素樸,很低調。

顯然不像是個世家少爺,倒像是小門小戶出來的。

幾個紈笑了,「這年頭真是見了鬼了,誰都有面子,你是哪根蔥啊,也敢開口叫我們給你面子,你臉很大埃」

幾個紈說著,他們的跟班小廝就過來耀武揚威了,轟人道,「敢惹我們爺,還不趕緊滾,否則有你們好看1

明郡王站在那裡不動,幾個小廝就過來推了。

明郡王年紀不大,看著也挺瘦小的,力氣也很大。

兩個小廝推他,竟然推不動。

明郡王好言好語說話,卻遭人如此對待,哪裡忍的下去,這不抓了兩小廝,直接將他們掀翻了,好巧不巧的砸在幾個紈桌上。

原本矛盾還不大,明郡王走了就算了,這下打了人,還能善了?

酒樓里,一下子就劍拔弩張了起來。

明郡王帶來的小廝,趕緊過來拉住他道,「爺,咱們是偷偷來京都的,也沒人照應咱們,還是別惹事了,咱們走吧。」

說著,還幫明郡王給忠義侯府大少爺他們賠禮道歉。

小廝勸明郡王,給忠義侯府大少爺他們道歉,根本就是暴露自己的身份。

偷偷來京都,還沒有靠山,就這樣的身份,在天子腳下,權貴雲集的京都,還不夾著尾巴做人,還敢要他們給他面子,饒了那小姑娘?

這絕對是他們今年聽過的最大的笑話了。

有紈就笑了,「難怪敢這麼橫了,原來是有兩把刷子,來人,給我打1

然後,整個酒樓就熱鬧了起來。

酒樓掌柜的和小二都認得忠義侯府大少爺幾個,明郡王是生面孔,而且明郡王的小廝說的話,他們也聽見了,無權無勢。

酒樓掌柜的就冷了臉道,「敢來我醉仙居惹事,給我轟出去1

這是巴結討好忠義侯府大少爺他們幾個紈。

幾個小廝根本就不是明郡王的對手,沒幾下,就被打的橫七豎八的,在地上蜷縮嚎叫。

幾個紈的臉,當即就掛不住了。

尤其是明郡王很輕蔑的看著他們,「放人!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1

幾個紈也是有些功夫的,這不就一擁而上了。

打鬥很混亂,明郡王和幾個紈臉上都掛了彩。

最後打暈明郡王的一腳,是忠義侯府大少爺賞的。

他一腳將明郡王從窗戶踹飛了下去,明郡王直接摔在了一路過賣菜的大娘推車上。

據眾多圍觀看熱鬧的人稱。當時明郡王臉是摔在了一盆豆腐渣上,被小廝救起來時,整個臉上都糊滿了豆腐渣,形象極慘。

忠義侯府大少爺志得意滿的站著窗戶前,冷笑道,「還真當自己有幾把刷子,就敢在京都橫行了。今天就算給你們一個教訓。以後在京都走,都給我把尾巴夾緊了1

明郡王的小廝,抬眸看著他們。道,「敢將我家爺打暈,你們是誰?1

有紈笑了,嘖嘖聲道。「聽聽,這是想跟我們算賬的語氣呢。告訴你們也無妨,爺我是大理寺卿鄭家二少爺1

他報了自己的名,還將忠義侯府大少爺的名字也報上了。

明郡王的小廝,聽得冷冷一笑。

他還沒說話呢。定國公府三少爺騎馬路過,見到這一幕,當即翻身下馬過來。問小廝道,「明郡王這是怎麼了?」

小廝紅著眼眶道。「他們以多欺少,把郡王爺給打暈了。」

顧一川看了幾個紈一眼。

幾個紈臉已經白了,望著顧一川,顫抖了聲音問,「明郡王?他是誰府上的郡王?」

他們問,不過顧一川沒搭理他們,扶起明郡王就去找大夫了。

一旁看熱鬧的人,都哄了起來。

直到有人道,「我想起來明郡王是誰了1

當即有人問的,「是誰啊?」

那人笑道,「他是瑾淑郡主的嫡次子,瑾淑郡主你們不記得了,就是被太后貶去封地的長公主啊,皇上是他親舅舅,他的郡王封號是皇上封的。」

忠義侯府大少爺幾個面如死灰。

他們把明郡王給打暈了?

把皇上嫡親的侄兒給打暈?

幾個紈把明郡王打暈的事,一陣風傳遍京都。

這麼大消息,侯府怎麼可能會沒有耳聞,得知了此事,趕緊來稟告老夫人知道,所以才會知道的這麼詳盡,要是忠義侯府下人來通知,不可能會說這麼多細節。

清韻幾個聽著,都唏噓不已。

顧明川輕嘆一聲道,「長公主府一行人離京六年,再回京,都沒人認得他們了,甚至連明郡王都沒多少人記得了。」

清韻輕笑,「上回,在定國公府,要不是旁人說起,我也不敢相信他也是位郡王爺,他穿戴實在素樸。」

不過,世上之人,大多都是先敬羅衫后敬人,要是明郡王穿戴奢貴,或許也不會將他打暈了。

幾人進了院子,便聽到一陣板子聲。

清韻上前,便見到一個穿著淡綠色裙裳的丫鬟趴在板子上,兩個婆子在杖責她。

不過,那板子高高舉起,輕輕放下。

清韻眼睛都睜圓了,這不是明目張的放水嗎?

青鶯望著一旁的丫鬟道,「綠兒放什麼錯了,要挨打。」

挨打也要挨打的樣子埃

被問的丫鬟,捂嘴笑,「綠兒被打是活該,誰叫她調皮了。」

是這樣的,綠兒最先知道忠義侯府大少爺打暈明郡王的事,她進屋稟告時,忠義侯府大太太正在說話。

老夫人不想和她說,就問綠兒,「有什麼事稟告?」

綠兒就道,「京都有人膽大包天,把明郡王給打暈了。」

老夫人也一時沒想起來誰是明郡王,就問了一句。

忠義侯府大太太便笑道,「明郡王?莫不是那位被貶長公主府明郡王?」

綠兒是連連點頭,「就是她。」

忠義侯府大太太就笑了,一臉看熱鬧的神情,「雖說長公主是被貶了,不過到底是太后的親生女兒,皇上的親姐姐,當年長公主被貶去封地,皇上親自相送,我還以為要不了多久,太后就會息怒,長公主府又恢復身份,沒想到一轉眼,六年過去了,長公主真的沒再踏進京都一步,不過郡王爺到底是郡王爺,又是皇上下旨冊封的,也不知道是什麼人,如此膽大,竟然將他給打暈了,這禍闖的可不校」

皇家顏面,絕不容他人踐踏的。

老夫人端起茶盞,孫媽媽就瞪了丫鬟了,「都沒打聽清楚就來稟告,去看看是誰打暈了明郡王。」

綠兒站在那裡,瞟了忠義侯府大太太兩眼。

忠義侯府大太太笑了,「看著我做什麼?」

綠兒就道,「明郡王是府上大少爺打暈的。」

可憐忠義侯府大太太手裡還端著茶盞,一聽這話,直接懵了。

老夫人也驚住了,問丫鬟道,「真的是王大少爺打的?」

綠兒是點頭如搗蒜,不敢有半句虛言。

忠義侯府大太太臉唰的一下慘白,然後站起來。

手裡的茶盞摔落在地,她也顧不得,就往外走。

火急火燎的,才有撞了清韻那一幕。

老夫人見了綠兒,是又好氣又好笑,當即嗔罵道,「真是沒規沒距,哪有這樣稟告事情的?」

要是以往,綠兒這樣稟告,肯定要重罰。

可誰讓忠義侯府大太太今天咄咄逼人了,讓她吃癟,老夫人心底是有些高興的。

不過不生丫鬟的氣,卻也不能縱容她這樣稟告,打十大板,算是以儆效尤。

清韻聽著,扭頭看著趴在長凳上的綠兒,她嘴撅的高高的,一臉委屈。

清韻笑了,這丫鬟真可愛。

她好像有些控制不住想像老夫人討了她了,腫么破?

這股衝動,難以控制埃

青鶯還在一旁慫恿她,「姑娘,綠兒是秋荷姐姐的心腹丫鬟,秋荷姐姐去了泠雪苑,她都去看她兩回了。」

清韻瞥了青鶯一眼。

青鶯向她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來。

這麼有趣的丫鬟,要回泠雪苑,肯定熱鬧埃

這不,清韻進屋之後,就望著老夫人道,「祖母,清韻想再向你討個丫鬟。」

老夫人正喝茶呢,聽清韻這麼說,她愣了幾秒,問道,「想向祖母討誰?」

清韻手指著外面,道,「就是那個挨打的丫鬟。」

老夫人輕咳了一聲,嘴角劃過一抹無奈的笑,「祖母今兒沒想打死丫鬟。」

她以為清韻救丫鬟,是怕她杖斃了丫鬟。

孫媽媽也笑了,「丫鬟不懂事,老夫人只是對她小懲大誡一番。」

清韻點頭道,「清韻知道丫鬟沒犯什麼大錯,不過清韻見她可愛,甚是喜歡。」

那丫鬟,老夫人也喜歡的緊埃

不過清韻都開口討了,又是當著定國公府大少爺的面要的,要的還是個犯了些錯的小丫鬟,她這個做長輩的,哪還意思不給?

這不,老夫人點頭道,「行,祖母給你了。」

說完,還補充了一句,「這是第二回像祖母討要丫鬟了,不許再有下一次了,不然丫鬟犯錯,祖母都不敢打了。」

ps:四千字大章,求月票on_no哈!未完待續。!--over--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