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九十五章 回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五章 回京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吃了回門飯,又陪老夫人小坐了會兒,沐清凌便起身告辭。

清韻送他們出侯府,看著他們乘坐馬車離開,然後便回泠雪苑。

她是一個人回的泠雪苑,青鶯實在好奇忠義侯府大少爺打暈了明郡王這事,後面是怎麼處理的。

清韻也想知道,就讓她去打聽了。

清韻回屋之後,喜鵲就帶著綠兒來給她見禮。

綠兒年紀比青鶯她們稍小半歲,模樣清秀,笑來來,露出一顆小虎牙,右臉頰還有一個淺淺梨渦。

她見了清韻,就直接跪了下來,謝清韻向老夫人討要了她。

清韻見了就笑道,「老夫人很喜歡你,雖然今兒打了你板子,但那是因為家規,你要是留在春暉院,等你滿十五歲了,估計就能做大丫鬟了,你不惱我向大夫人討要了你?」

綠兒搖頭如波浪鼓,「奴婢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惱了姑娘呢,奴婢能進春暉院伺候,是因為秋荷姐姐幫奴婢美眼了兩句,她護著奴婢,就跟奴婢的姐姐一樣,她打翻了藥膏,被老夫人打,奴婢都恨不得替她挨板子,三姑娘救了秋荷姐姐,就是奴婢的恩人,原本奴婢和秋荷姐姐分開還有些失望,沒想到奴婢有幸,也能伺候姑娘,奴婢一定盡心儘力。」

她表忠誠時,一雙眼睛閃亮如辰,閃著喜悅的光芒。

清韻見了,點頭笑道,「挨了板子,不疼?」

綠兒臉微微紅,道,「奴婢皮糙肉厚,孫媽媽又特地給徐媽媽她們使了眼色,打的很輕,奴婢早就不疼了。」

清韻點點頭,笑道。「不疼就好,以後跟著我,不會虧待你的,下去吧。」

綠兒高興的又給清韻磕了兩個頭。清韻見了直搖頭,她不喜歡別人給她磕頭埃

喝了杯茶,清韻又開始嫁衣裳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青鶯回來了,一臉的笑意。清韻見了就知道有好事發生。

喜鵲迫不及待的問道,「打聽到什麼了?」

青鶯有些得瑟,昂著脖子笑道,「要是不打聽到什麼,我也不好意思回來埃」

明知道大家心急,還賣起了關子。

喜鵲催她趕緊說,青鶯喝了口茶,才徐徐道來。

事情還得從定國公府三少爺把明郡王帶去看大夫說起。

忠義侯府大少爺幾個和明郡王打架,是在鬧街,人來人往的。不少人都知道。

這事很快就傳到皇上耳朵里去了,皇上當時就龍顏震怒了。

他當時就宣明郡王和忠義侯府大少爺他們進宮。

幾人臉上都掛著彩,但是明郡王傷的最重,嘴角有淤青,眼睛有一隻被人打黑了,手也破了皮,很慘。

看到明郡王傷的那麼重,忠義侯府大少爺幾個有些蒙圈,將明郡王踹出窗戶時,他臉上有淤青。但絕對沒有這麼嚴重。

尤其是眼睛,那是碰都沒人碰。

可是明郡王就是傷的這麼嚴重了,只要說話,就夾著呲疼聲。

皇上見他那樣子。就心疼不已,問他道,「你什麼時候回京的,怎麼都不進宮來見朕,只有你一個人回來?」

明郡王跪在地上,哽咽著嗓子道。「我剛回京沒幾天,是偷偷回京的,只給母妃留了個字條,當年母妃被貶去封地,說過沒有傳召不許回京,我偷回京已經有罪,不敢明目張的進宮給皇上請安。」

皇上扶他起來,看著明郡王被打的凄慘模樣,皇上一肚子邪火燒的五臟六腑都疼,他忍著怒氣,笑道,「從小你就調皮,不比逸郡王好到哪裡去,竟然留個字條就敢離家出走,也不怕你母妃擔心,跟朕說說,這些年你們在封地過的可好,你爹娘身子骨可還安好?」

被皇上數落調皮,明郡王的臉有些紅,不過臉青色,看不出來,他只辯白道,「我不是故意離家出走的,我和母妃提過好幾次我要回京,可母妃就是不同意,我只能偷偷跑回來,我怕再不找大夫給母妃治眼睛,她會瞎。」

明郡王說的小聲,可是皇上聽得很清楚。

明郡王回京是找大夫給瑾淑郡主治病的,而且瑾淑郡主病的很嚴重,有可能會眼瞎。

皇上眼眶都紅了,他趕緊問道,「你母妃怎麼就病了,沒有大夫能醫治嗎?」

明郡王搖頭,「自從被貶去封地之後,母妃就時常流眼淚,想皇上和太后,許是哭的久了,就經常眼睛疼,看過許多大夫,都說治不好,爹爹和大哥都提議過回京,可是母妃固執,她說太后不收回懿旨,沒有傳召,她這輩子都不會再踏進京都一步,修明沒輒,只能獨自回京,請了太醫回去給母妃治病,可是……。」

說著,明郡王就不說了,腦袋也低了下來。

皇上眉頭皺緊,問道,「可是什麼?」

明郡王委屈道,「修明跟隨母妃離開京都時還小,如今長大了,大家都不認得修明了,修明不想驚動皇上和太后,想請了太醫就趕緊回京,可是找了幾個太醫,不是說修明是假冒的,就說母妃被貶封地,他們太醫沒有旨意,不敢隨意離京。」

說著,明郡王撲騰一聲,又給皇上跪下了,懇求道,「修明請皇上下旨,讓太醫院太醫隨修明去封地給母妃治眼睛。」

聽到明郡王說這話,皇上整個人都差點炸了。

他拳頭捏緊,發出嘎吱嘎吱響聲,幾乎吼道,「讓那些個太醫滾來見朕1

孫公公聽著,趕緊給一旁的小公公道,「快去請太醫們來。」

說完,孫公公勸皇上息怒。

可皇上怎麼能不生氣,皇姐當年離京,是為了他!

就因為太后說過沒有傳召不許他們一家回京,如今她在封地病了,大夫醫治不好她,她寧願病了,瞎了雙眼,也不違逆太后。

幸好修明孝順,為了幫她治病,不惜修書離家出走,回京請太醫給她治玻

可結果呢!

堂堂郡王爺,連個太醫都請不動!

那些太醫知道明郡王回京了,知道皇姐有恙在身,一個個的都裝聾作啞。

想到從小疼愛自己的皇姐,已經有六年未見了,皇上的拳頭都攢的緊緊的。

很快,太醫們就來了。

太醫們進門,就感覺到了皇上的怒氣,當即臉色刷白的跪了下去。

其實,來的路上,他們就知道皇上傳召他們所為何事了,他們確實知道明郡王找他們的事。

還是那話,他們不認得明郡王啊,誰知道是不是假冒的,而且讓他們離京去封地給瑾淑郡主治病,他們不願意埃

在太醫院待久了,習慣了做事小心謹慎,能讓明郡王回京請太醫,瑾淑郡主的病情必然嚴重,他們沒有把握治好埃

路遠,沒把握,這樣的事,誰也不願意做啊,這不就尋了個理由打發了明郡王就算了。

沒想到偷偷回京的明郡王最終還是見了皇上,還將他們不願意去給瑾淑郡主治病的事捅了出來,當即嚇的趕緊認罪。

皇上氣的恨不得將這些個太醫全拖下去砍了。

這些個太醫,除了會把保重龍體掛在嘴邊,半點真本事沒有,除了治一些小毛病,一有重病,就束手無策了。

皇上問道,「你們誰也把握治好瑾淑郡主的眼疾?」

那些太醫都不說話,皇上只能點名了,「你說1

被點名的太醫,顫抖了嗓音道,「臣不知道瑾淑郡主的病情,不好斷言。」

說完,趕緊對明郡王道,「請明郡王詳細說明一下郡主的病情。」

明郡王就道,「母妃病了有大半年了,經常會覺得眼前發黑,有時候暈過後,大約有半盞茶的時候看不見東西,見到太陽會流眼淚,會覺得眼睛刺疼,就像是被針扎了一般……。」

明郡王詳細的描述著,幾個太醫跪在那裡,聽得是面面相覷。

他們從未從醫書上見過這樣的病況。

見到太陽流眼淚的人有過,頭暈目眩,然後看不清東西的也有過,眼睛刺疼的也有,可是這麼多的病集於一身,還是第一回見到,這讓他們怎麼治?

皇上見他們那樣,就來氣了,冷聲問道,「能不能治好?1

太醫們不約而同的搖頭,然後道,「回皇上的話,瑾淑郡主的病情,臣等第一次聽聞,治好瑾淑郡主的把握,連一成都沒有。」

幾位太醫都說沒有把握,幾乎就等於是宣判瑾淑郡主要眼瞎了。

皇上心疼至極,加上明郡王又求他,道,「這些都只是修明說的,太醫們沒有給母妃診過脈,或許見了母妃,就有把握了呢,修明求皇上救母妃。」

皇上寬慰明郡王道,「朕會救你母妃的。」

說完,皇上就下旨道,「來人,擬旨,宣瑾淑郡主一家回京。」

很快,便擬好了聖旨,皇上要加蓋玉璽。

才拿起玉璽呢,太後來了。

她進門便道,「皇上要宣瑾淑郡主一家回京?」

這麼問,顯然是不願意的。

皇上臉冷的很,他望著太后。

他沒有說話,孫公公回太后道,「瑾淑郡主得了眼疾,恐有失明的危險,回京治療,還有一線生機。」

太后臉色一僵,進來時的凌厲之氣散去,轉而變得不敢置信,「失明?怎麼會失明?1

皇上冷冷一笑,「太后還要阻止朕宣皇姐回京嗎?」」

ps: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