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九十七章 禮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七章 禮物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比如欺君,這兩個字代表著什麼,是隨隨便便能說出口的嗎,可他就那麼自然而然的脫口而出了,好像說話時,直接把大腦繞了過去,他不是這樣一個不會防備人的人,甚至將把柄送給別人

捏著的愚蠢之人。

雖然這管用的餿主意是楚大少爺幫著他出的,可聽不聽全看他的意思,既然照做了,萬一將來出了什麼事,他沒有責怪別人的權利。

楚北漂亮的唇瓣勾起一抹弧度,他望著波光粼粼的水面,道,「什麼是欺君?皇上覺得受騙了,那是欺君,皇上若是心甘情願被欺騙,這叫擅於揣測聖意。」

明郡王愕然望著楚北,就聽楚北繼續道,「當年,皇上就不想長公主一家被貶離京,如今六年了,他想長公主回京,只是迫於太后施壓,心有餘力不足罷了。」

如今這麼好的理由擺在他跟前,就算皇上知道那是欺騙,長公主不會眼瞎,他也會讓長公主回京。

這一點,明郡王很認同。

他也望著遠處,道,「我想不明白,當年太后雖然不像疼安郡王那樣疼我和大哥,卻也算是寵溺有加了,十個大皇子都比不上,可一夕之間,太后震怒,貶了母妃不算,還讓我們一家搬離京

都,去封地住,母妃到底怎麼惹怒太后了?」

明郡王想不通,楚北望著他,「長公主就沒有提過這事?」

明郡王聳肩搖頭,「母妃對此事三緘其口,不論我們怎麼問,她都不說一句,有時候問的煩了。還會罰我和大哥,就是我回京之前,還問過母妃,母妃說她知道我們對太后貶她一事很好奇,

可她不會說一個字,我們遠離京都,就遠離皇權爭鬥。過安穩的生活比什麼都好。」

楚北聽得眸光閃了一閃。

看來長公主被貶孺的和皇權爭鬥有關。

六年前,那一年,相繼發生了兩件半的大事。

第一件。便是立儲,太后當著滿朝文武的面說皇上答應立安郡王為太子,最後立儲一事不了了。

第二件,就是立儲風波之後不久。太后忽然震怒,貶了長公主。逼長公主一家去封地,至今已經六年了。

另外半件,便是立儲之前,大皇子離奇中毒。因為很快便醫治好,所以不算特別大的事。

另外兩件,加上是誰下毒要害死大皇子。至今都是個謎。

楚北在走神,明郡王察覺了。伸手在他面前晃了好幾下。

楚北回過神來,望著他,明郡王有些不好意思道,「你說有人能治好我母妃的眼疾,是真的嗎?」

楚北看了他一眼,道,「我不敢說有十足的把握,但至少有*成。」

明郡王聽得高興,激動的都說不出來話了。

正好這時,廚房飄出來一陣烤鴨香。

那香味,勾人食慾,聞之便口齒生津。

「好香啊1明郡王脫口贊道,然後給楚北豎了個大拇指,「廚藝過人。」

衛風站在一旁,肩膀差點抖脫臼。

這烤鴨是府里的廚子烤的,爺烤的那個……不提也罷。

衛律端了三隻烤鴨過來,道,「爺,總算是成功了。」

楚北就請明郡王一起吃烤鴨,明郡王對烤鴨是讚不絕口,「我從未吃過這麼好吃的烤鴨。」

楚北笑道,「確實不錯。」

京都大小酒樓的烤鴨,包括御膳房的,他都吃過,這種麵皮裹著烤鴨,帶著特製的醬,這吃法獨一無二。

楚北可不是白請明郡王吃烤鴨的,吃完了,是要幫忙的。

這烤鴨,既然明郡王認為是他烤的,那就請他幫忙給在城北軍營罰掃馬廄的逸郡王送一隻去。

有明郡王作證,逸郡王會相信這是他烤的。

等送走了逸郡王,廚房的廚子又烤好了六七隻烤鴨。

幾個暗衛一人分得一隻,還有的多。

衛風望著楚北道,「爺,烤完的烤鴨還剩下三隻,昨晚腌制的還剩下六隻,該怎麼處理?」

衛律抹著嘴角的油道,「吃不完,當然是送人了,老侯爺肯定喜歡。」

衛風連連點頭,雖然吃了一隻烤鴨了,總有一種意猶未盡,還想再來一隻的感覺。

不過,廚子就會,以後想吃,讓廚子再烤就成了。

正想著呢,那邊衛馳腳踏湖面飛了過來。

看見他,衛風就道,「爺,衛馳回來了。」

楚北原打算回屋的,聽到這話,他又轉了身。

衛馳一上來,就鼻子亂嗅,「這是烤鴨的香味,爺成功了?」

衛風瞥了楚北一眼,道,「是啊,你怎麼回來了,三姑娘有事?」

衛馳輕點了下頭,走上前,在楚北耳邊低語了兩句。

楚北眉頭皺了下,無奈一笑,「她也不嫌麻煩。」

泠雪苑,內屋。

清韻坐在小榻上,青鶯巴拉巴拉把打聽來的事稟告清韻知道。

等她稟告完,青鶯笑的合不攏嘴,斬釘截鐵,還帶了些崇拜道,「這事肯定是楚大少爺幫的忙,這才兩天呢,他就幫了姑娘兩個大忙了。」

清韻沒有說話,反倒是喜鵲道,「我覺得這應該是個意外,衛馳大哥不是說楚大少爺在收集忠義侯府的罪證嗎?」

忠義侯府被貶是因為王大少爺打暈了明郡王,是因為教子無方,不是貪墨受賄,也不是結黨營私。

青鶯望著喜鵲,眼睛眨了好幾下,道,「雖然你說的有理,不過我還是覺得這不是意外,哪有這麼湊巧的意外埃」

說著,她望著清韻,問道,「姑娘覺得呢?」

清韻輕笑,正要說話呢。卻鼻尖一動,嗅到一股熟悉,但又不熟悉的香味。

她嘴角上揚,勾起一抹璀璨的笑來,「是不是,問問不就知道了。」

青鶯連連點頭,這事問衛馳大哥。他肯定知道。

她轉身要朝窗戶走去。卻見窗戶處,躍進來個人,嚇了她一跳。

來人一身錦袍。面罩銀色面具,一雙眼睛,漆黑如墨玉,翻著瑩潤光澤。不是楚北,還能是誰。

他手裡還拎著個食盒。那香味就是從食盒裡散發出來的。

青鶯和喜鵲見了楚北,連忙福身見禮,然後乖乖的退到一旁。

楚北把食盒放到桌子上,清韻從小榻上站起來。走過去道,「看來廚子是把怎麼烤鴨做出來了。」

聽清韻這麼說,楚北望著她道。「你確定這不是我烤的?」

清韻失笑,「烤鴨講究的是火候。一個以前連廚房都沒進過的大少爺,怎麼可能幾天之內就琢磨透了?」

楚北無話可說,示意清韻嘗嘗鎮南侯府廚子烤出來的烤鴨味道如何。

其實不用他說,清韻早就想嘗嘗了。

她打開食盒,裡面的烤鴨早片好了,用小暖爐溫著。

嗅著味道,清韻就斷定這烤鴨比她以前吃過的更好吃,原因無他,只八個字:土生土長,原汁原味。

清韻嘗了口,點頭誇讚了幾句,見楚北一直看著她,她臉微微紅,她不喜歡吃飯時被人盯著看,難受。

她轉了話題道,「忠義侯府的事,謝謝你了。」

說完,清韻臉就紅了,因為楚北看著她笑。

清韻想起那日,楚北讓她道謝,她說言謝太見外的話,今天,她又言謝了。

楚北低笑,他嗓音醇厚如遠山暮鼓,又如深谷流溪,寧靜飄遠。

他越笑,清韻就越尷尬,她望著楚北道,「你讓明郡王幫你,是不是找不到忠義侯府的罪證?」

楚北搖頭,「京都權貴世家,只要你真想查,總能找到一些罪證,只是從貪墨受賄著手,必然牽連甚廣,朝廷要查證屬實,要一段時間,指不定你都出嫁了,這事還沒有一個結果,只要達到目的,又何必拘泥於用什麼手段。」

說著,他抬手揪了下清韻的鼻子,笑道,「況且,是我幫明郡王,不是他幫我。」

清韻窘了,幫了她不算,還順帶幫了明郡王,這是一箭雙鵰呢。

明郡王還說她是郡王殺手,明顯楚北才是埃

想到瑾淑郡主得了眼疾回京治病,清韻就對楚北的來意明了了幾分,她望著楚北道,「你不是想我給瑾淑郡主治病吧?」

楚北看清韻的眼神透著兩個字:聰慧。

清韻撫額了,「瑾淑郡主的病,我也聞所未聞,治好她的把握不大。」

楚北笑了,「瑾淑郡主沒有說的那麼嚴重。」

清韻怔了下,望著楚北。

楚北便將瑾淑郡主的病情描述了下,清韻就大鬆了口氣,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瑾淑郡主的眼睛應該是長了結石。」

「很嚴重?」楚北問道。

清韻搖頭,「沒那麼嚴重,只是治療起來有些麻煩。」

把結石挑掉,在現代只是一個小到不能再小的手術了,可是在古代,手術刀什麼的都沒有,難以實現。

而且,就算能做手術,在瞼結膜上動手術,有幾個人能接受?

一般人都會擔心弄不好,會變成瞎子,況且瑾淑郡主的病,不算嚴重,只是有些難受而已。

而且就算手術了,找不到病根,還是會複發的。

楚北聽清韻說能治,他就放心了。

清韻見他大鬆一口氣的樣子,不禁有些納悶,不知道她方才說治不好,楚北會不會很失望。

正想著呢,外面一陣腳步聲傳來。

喜鵲趕緊出去了,沒一會兒,她又進了屋。

走到清韻身邊,喜鵲稟告道,「姑娘,之前侯爺說補送給姑娘禮物,讓丫鬟送來給姑娘,可是半道上遇到了五姑娘她們,被劫了下來……。」

ps:求月票。。。。。未完待續。!--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