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零四章 拆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四章 拆橋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再說清韻,公公來侯府傳皇上的話時,她正在尚書府,求沐千嬌和尚書府少爺幫忙。

因為有求於人,所以她親自登門的。

然而,根本就沒人給她面子。

沐千嬌玩著帕道,「尚書府為了籌備大姐姐的出嫁事宜,已經忙的焦頭爛額了,這些日子,我是寸步不離的陪著她,實在沒空幫忙,侯府也真是的,明知道要辦宴會,還把五堂妹幾個禁足做什麼?」

沐清柔是昨天禁足的,尚書府早就知道了。

也知道侯府把舉辦宴會的事交給清韻,是趕鴨子上架,不得已而為之。

侯府辦宴會,關尚書府屁事,而且明知道尚書府要嫁女兒,還故意在這時候辦宴會,顯然是想越過尚書府一籌,她才不樂意去幫忙呢。

沐千嬌不答應幫忙,清韻預料到了,其實有她和周梓婷也足夠了,她要的是幾位堂兄幫忙,畢竟他們是本家人,越過他們,去找明郡王,說不過去埃

清韻望著三老夫人,道,「那幾位堂兄呢,能否找兩個幫我?」

大太太看著自己指甲,才抹的丹蔻,艷如映山紅,她笑道,「你那幾位堂兄一個比一個忙,估計也沒空。」

「就沒一個有空,能幫我的?」清韻柔聲問道。

大太太搖頭,嘆道,「侯府少爺年紀都小,自己都照顧不了自己,哪能招呼人啊,尚書府和侯府是一家,你都求上門來了,要是能幫,尚書府哪會不幫忙呢?」

清韻見尚書府不願意幫忙,她也沒有強求,只福身道,「既然堂兄們都沒空,那清韻就不麻煩他們了,告辭。」

清韻前腳剛出門。走了還沒有百餘步呢,丫鬟就急忙進屋,稟告道,「老夫人。侯府舉辦宴會,三姑娘給皇上下了請帖,皇上也來參加。」

三老夫人臉色一怔。

大太太直接驚站了起來,「你說什麼?再說一遍1

丫鬟又說了一遍,「侯府舉辦宴會。三姑娘給皇上下了請帖,皇上也會來參加。」

大太太這回聽清楚了,她舌頭都打結了,「她居然給皇上下請帖?1

大太太覺得有些頭暈,這膽子也太大了些吧,有誰請皇上會這麼直接了當的,偏皇上還答應來了!

大太太望著三老夫人了,臉色有些難看了,「方才,清韻請鋒兒幾個去幫忙……。」

她給拒絕了啊!

三老夫人臉色也青的很。「侯府竟然有那麼大的臉面,居然請的動皇上,她甚至都沒有親自進宮,就送了一張請帖?」

丫鬟是連連點頭,三姑娘的面子就是這麼大。

她只用請帖,就請來了皇上,親自登門請姑娘和少爺們去幫忙,卻沒有請到……好滑稽。

沐千嬌站在一旁,望著大太太道,「侯府請來皇上參加宴會。肯定會有不少世家少爺來參加,不比桃花宴差,大哥要是幫著迎接客人,必定能結識不少人。」

而且。迎來送往,最是考驗一個人修養和談吐了。

三老夫人笑道,「侯府除了侯爺,沒有能迎接客人的人,她會再來請鋒兒的。」

大太太聽著也笑了,侯府無人可用埃

可惜。她們想錯了,尚書府幾位堂兄,並不是清韻心中最好的人選,只是顧忌本家臉面,優先選他們,免得被人詬玻

現在尚書府堂而皇之的拒絕了她,她怎麼可能再來求第二回呢?

而且尚書府,清韻是親自來的,二老太爺那裡,清韻讓喜鵲去的。

清韻回侯府時,喜鵲也回來了,道,「姑娘,二老太爺聽說你辦宴會,他很期待呢,奴婢說姑娘請堂少爺幫忙,堂少爺恨不得現在就來。」

說著,她問道,「尚書府答應了嗎?」

青鶯撅嘴,「答應幫忙才怪呢,根本就沒一個有空的,姑娘已經決定修書請明郡王來幫忙了。」

喜鵲點頭,「反正都是求人,奴婢寧願姑娘請明郡王,也不請尚書府。」

尚書府逼清韻賠了兩萬兩銀子的事,兩丫鬟一直記得,雖然那些錢早坑回來了,氣也消的差不多了。

現在,清韻親自去請堂少爺幫忙,卻無功而返,兩丫鬟的氣又往上冒了。

主僕三個進府,然後就聽說皇上要來參加宴會的事了。

兩丫鬟面面相覷,不敢置信。

這在她們看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居然變成真的了?

清韻滿意的笑著,皇上來參加宴會,這宴會註定了會很熱鬧。

安定侯府要舉辦宴會的事,知道的人不少,不過大家都沒怎麼在意,甚至不少大家閨秀收到了請帖,都不打算參加的,有些請帖都給扔了,如今得知清韻給皇上送了請帖,皇上還答應了,一個個就開始愁宴會那天穿什麼衣裳,戴什麼頭飾了。

收到請帖的歡呼雀躍,沒收到請帖的,都在想法子能來參加宴會。

整個京都都在談論侯府即將要舉辦的宴會。

再說侯爺,正值午飯時間,他被人拉著上了風滿樓用飯。

正吃著呢,就聽樓下轟了起來。

他細細聽了幾耳朵,然後就獃滯了。

一旁的大臣也以為聽岔了,「我怎麼聽說府上三姑娘舉辦宴會,給皇上送了請帖,皇上還答應去參加?」

侯爺搖頭,「我是把宴會交給清韻辦,沒說請皇上來埃」

另一大臣笑了,「侯爺慎言,三姑娘都請了皇上了,要叫皇上知道你壓根沒打算請他,估計會龍顏震怒。」

侯爺失笑,「就算我真去請皇上,皇上也不會給面子來。」

至於清韻請動了皇上大駕,反正侯爺是無話可說了,女兒面子比爹大,沒辦法。

有大臣拍侯爺肩膀了,「侯府要是辦個小宴會,我就不說什麼了,連皇上都請動了,這宴會必定精彩。正好那一日朝廷休沐,府上不給我送請帖,我也是要去的。」

侯爺腦門有黑線了,這些個人平常請都請不動。如今倒好,不請自來了。

「宴會是清韻一手包攬的,我也不知道她會請誰,我盡量邀請你們。」

「不是盡量,是一定要。我可不想一大把年紀了,還去翻牆。」

「……。」

再說清韻,回了侯府,先是去了春暉院一趟,把她請尚書府堂兄幫忙被拒的事告訴老夫人。

老夫人也不生氣,只笑道,「既然尚書府堂少爺忙,沒空幫忙就算了,依照你之前說的,請明郡王幫忙吧。」

老夫人現在心態變了。起先聽清韻請明郡王來幫忙招呼客人,老夫人背脊都怔的一麻一麻的,覺得清韻請不到。

可是現在,清韻把皇上請動了,再請明郡王,還是難事嗎?

而且,招呼皇上,也確實要幾個夠分量的人。

周梓婷在暖閣忙,聽到清韻來,她拿了名單過來。遞給清韻道,「依照你說的,我把名單擬了下,初步計算。來侯府參加宴會的得有三四百人,還不算丫鬟隨從,是不是多了些?」

清韻笑道,「是有些多了,不過勉強也能坐的下去,皇上會來參加宴會。估計會和桃花宴一樣,許多人想來,宴會的彈性人數不能超過十人。」

周梓婷望著清韻,「什麼是彈性人數?」

清韻解釋道,「就是不在計劃之中的人,說白了,就是走後門來參加宴會的人。」

周梓婷恍然笑了,她明白清韻說的意思了。

不過她有些為難,「要是忠義伯府多來幾個姑娘,尚書府再帶幾個,我也不好攔著埃」

清韻望著她,又看著老夫人道,「沒有規矩不成方圓,位置就那麼多,來了總不能讓她們站著吧,我可是連自己的位置都沒有算在內了。」

老夫人點頭,「依照請帖來,沒有請帖的不許進侯府。」

老夫人說完,外面進來一丫鬟,道,「表姑娘,五姑娘找你有事。」

周梓婷嘴角輕弧,看了清韻一眼。

清韻只笑不語。

周梓婷又看了老夫人一眼,然後回丫鬟道,「我這會兒正忙,等有空了就去見她。」

之前端著架子,不接手宴會,想逼舅舅請她們出來,現在好了,舅舅把宴會交給了三表妹,三表妹出手更是不妨,直接給皇上下了請帖。

現在一個個著急了吧,可話是她們自己說的,被禁足了,哪還能管宴會的事,要專心抄家規呢。

現在宴會是三表妹再管,要是惹惱她,她撒手不管了……後果不堪設想埃

放不放她們出來,全看三表妹的意思了。

五表妹她們這回算是踢到鐵板了。

清韻沒有多待,起身告退。

等出了屋子,青鶯就咯咯笑,「五姑娘她們現在肯定氣的抓狂了。」

從她接手宴會,她們就該抓狂,不過更多的還是想看她的笑話。

不過,她請動了皇上,她們就該知道她不是鬧著玩的了,現在知道急了?

晚了。

清韻揉著脖子進門,剛走到珠簾處,就見楚北在她屋子裡看牆上掛的畫。

清韻嘴角溢出一抹笑,進去道,「我就知道,你出馬能請的動皇上。」

楚北回頭看著她,笑道,「你太看得起我了,皇上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來參加宴會的。」

清韻眼睛睜大,「不是你幫我的?」

楚北很確定的告訴她,「我只是幫你把請帖送到皇上手裡,我一句話也沒有說,皇上就答應了。」

清韻,「……。」

清韻不怎麼信,可這是事實。

楚北確實一句話也沒有說。

皇上把請帖丟在了桌子上,雲貴妃拿起請帖看了幾眼,把請帖批的一無是處,兩個嬪妃在一旁幫腔。

皇上看著雲貴妃,「有那麼差嗎,朕覺得還不錯。」

雲貴妃則道,「哪裡好了,一個小小宴會,吹的再怎麼天花亂墜,它也大不到哪裡去,還妄想請皇上參加,滿朝文武,那麼多大臣,要是辦個宴會,都給皇上送請帖,這還了得。」

皇上端茶輕啜,笑道,「貴妃是一點都不想參加?」

雲貴妃哼道,「臣妾才不想去。」

皇上笑了,「自打朕登基,還沒參加過幾個大臣府邸的宴會,就連桃花宴,宣王妃來請朕,也沒有請帖,十九年了,朕才收到這麼一張請帖,這份心意,還是可取的,朕想想,還是決定給這個面子,原打算讓貴妃陪朕去,既然貴妃滿心不願,朕也不好勉強,讓皇后陪朕去吧。」

說著,皇上就吩咐公公傳話給皇后,讓她做好準備,再傳話給侯府。

他一邊說,一邊出了涼亭。

身後,雲貴妃臉色極其難看,氣的直跺腳。

楚北覺得,皇上根本就是想參加宴會的,只是不想帶雲貴妃一起。

清韻聽得有些想笑,至於么,做皇上的,想帶誰參加宴會,還得靠耍計謀,這得多累埃

清韻給楚北倒了杯茶,笑道,「我也沒想到我面子還挺大,還是很謝謝你幫我遞請帖。」

楚北笑道,「道謝就不必了,不過你好像沒有給我送請帖?我要來參加宴會,還得翻牆,待樹上?」

清韻囧了,「你和我定了親,大庭廣眾之下見面多不合適埃

楚北臉黑了,「你這女人,真打算讓我待樹上?」

清韻不說話,不是她忘恩負義,實在不好意思請他來。

楚北望著她,眸底閃著光芒,「我待樹上也就罷了,你要祖父也待樹上?」

清韻看著楚北道,「有邀請鎮南侯來,只是請帖還沒送出去。」

楚北臉又黑了三分,「這麼說,只有我沒有請帖了?1

清韻聽著他話里的怒氣,有些撓額頭道,「應該也有的,沒有我給你單獨寫一份。」

清韻這麼說,楚北的臉色才好了三分。

清韻望著他道,「我還有件事需要麻煩你,不是,是麻煩鎮南侯府的廚子。」

清韻說著,見楚北斜視著她,她趕緊改了口,臉是紅如猴屁股了。

衛風站在一旁,有些暈。

沒見過三姑娘這樣過河拆橋的,她自己過了河,把橋拆了,需要爺時,還要爺自己游過去……

楚北拿清韻沒輒了,就沒見過她這樣的,可是又忍不住要幫她,「你要鎮南侯府的廚子幫你做烤鴨?」

清韻連連點頭,「不過不只是烤鴨,那麼多人來參加宴會,府里的廚子不夠用。」

楚北答應幫忙。

清韻輕咳了一聲,補充道,「估計要六十隻烤鴨……。」

楚北,「……。」

PS:今天更新八千字了。。。。晚上再更新一章。。。。。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