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零五章 憋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五章 憋死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楚北揉太陽穴了。

衛風就道,「爺擅長烤鴨這事,已經傳遍京都了,今兒逸郡王、寧王和皇上都派人來要烤鴨,爺打算開個專門賣烤鴨的酒樓,免得他們天天來煩他。」

清韻點頭一笑,她也有此想法,不過不大好意思提,雖然秘方是她的,可是她什麼力也沒出,現在楚北要開酒樓,她肯定贊同埃

楚北沒待一會。

清韻吃了午飯,就一頭扎進了書房。

給若瑤郡主和明郡王寫了信,讓青鶯和喜鵲去送。

一個時辰后,兩人都回來了。

青鶯是去的寧王府,她笑道,「姑娘,若瑤郡主答應來幫忙。」

喜鵲則道,「明郡王不在家,管家收了信,去找明郡王了,明郡王答不答應幫忙,他會來侯府告知。」

兩丫鬟稟告著,清韻只嗯了一聲,繼續忙自己的,寫完了,才把紫檀狼毫筆擱下。

吹乾墨跡,然後走到窗戶旁,交給了衛馳。

宴會用的菜,算是搞定了。

之前沐清柔她們擬定的菜單,清韻瞧了,還算不錯,只是皇上和諸位大臣要來,七菜一湯,顯得寒酸了些,她做主更換了兩個菜,再每桌添一隻烤鴨,就不差了。

還有糕點茶水,保證無一遺漏。

吃的方面,算是敲定了。

主要還是宴會的場地布置,她明天之前必須要畫出圖紙來,儘快搭建好。

一個下午,清韻都沒有出屋子。

傍晚時分,天邊晚霞絢爛。

春暉院。屋內。

周梓婷揉著胳膊道,「外祖母,那麼多份請帖,寫的梓婷手酸的感覺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老夫人見了心疼道,「難為你了,寫了多少了?」

周梓婷道,「估計還要一個時辰才能寫完。丫鬟對照了。沒有錯字,明兒要全部送出去。」

說著,她挨著老夫人坐下。道,「三表妹也真是的,明明會舉辦宴會,之前問她。都漫不經心的,還謙虛說不會。要不是五表妹她們聯手逼迫舅舅,她還藏著掖著呢,外祖母,我總覺得。三表妹是真人不露相,她只參加過桃花宴,而且那次桃花宴舉辦的也不怎麼好。她怎麼就會辦宴會了呢。」

其實,老夫人也很好奇。她還很忐忑呢,畢竟到現在,清韻只是邀請了皇上來,可宴會辦成什麼樣子,她並不知道。

周梓婷揉著自己的手,外面丫鬟急急忙進來道,「老夫人,明郡王派人來傳話了,他答應三姑娘幫侯府迎接客人,只是……。」

丫鬟有些支吾,孫媽媽就問道,「有話就說。」

丫鬟回道,「逸郡王的小廝也來了,他說侯府請明郡王幫忙,不請逸郡王,是不是看不起逸郡王。」

老夫人,「……。」

孫媽媽撲哧一笑,「侯府請明郡王幫忙,還擔心會被推辭,這倒好,不請逸郡王,他還不高興了。」

周梓婷就納悶道,「逸郡王怎麼知道侯府請明郡王了?還有,他不是在城北軍營罰掃馬廄嗎?」

瑾淑郡主府的管事收了信,怕有急事,就給明郡王送去。

當時,明郡王就在城北軍營看逸郡王搭建馬廄。

清韻舉辦宴會,還下帖子請了皇上的事就傳到了軍營,清韻有事相托,明郡王自然一口許諾,逸郡王知道了這事,就不高興了。

他幫楚北和她,倒霉催的,掃了幾天的馬廄,都瘦了一圈了。

她居然邀請明郡王不邀請他,簡直是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埃

逸郡王忍無可忍,就讓他的小廝和明郡王的小廝一起來侯府了,他要清韻請他幫忙,到時候一起迎接賓客。

這樣送上門要別人請他幫忙,不幫忙還不高興的人,整個京都也就這一個。

可是,侯府對逸郡王和安郡王沒有好感啊,反而厭惡的很。

他和安郡王任性,險些害死清韻埃

老夫人是不怎麼樂意請逸郡王的,可是逸郡王都送上門來了,不請他,指不定會惹怒他,天知道他會做出點什麼事來?

老夫人扭頭糾結。

正好侯爺回來,老夫人就把他找了來,把這難題丟給了他。

侯爺聽了,道,「明郡王是清韻邀請的,邀不邀請逸郡王,讓清韻拿主意便是。」

侯爺剛說完,喜鵲就進屋了,逸郡王的小廝在門前叫囂的事,清韻也知道了。

喜鵲就是奉她的命來的。

「表姑娘,三姑娘讓你給逸郡王和安郡王都寫一份請帖,請他們來侯府參加宴會,」喜鵲福身道。

周梓婷問道,「不是請他們來幫忙的?」

喜鵲搖頭,「不是,姑娘說了,邀請了逸郡王,不好不邀請安郡王,還是直接請他們來玩,到時候逸郡王幫不幫忙,隨他。」

周梓婷點頭道,「我記下了,一會兒我就寫了請帖,明天給他們送城北軍營去。」

說完,周梓婷就補充了一句,「兩位郡王爺被罰掃馬廄一個月呢,就算送了請帖給他們,他們能來嗎?」

老夫人笑道,「逸郡王都讓小廝來侯府了,自然是有辦法來的。」

第二天,將近兩百份請帖被送了出去。

逸郡王收到了請帖,很高興,可是見安郡王也有,他就不樂意了,問送信來的官兵,「為什麼他也有?1

送信官兵搖頭,「小的只負責送信,不知道為什麼。」

逸郡王那個火氣啊,「太過分了,她懂不懂什麼叫厚此薄彼啊?1

安郡王能和他比嗎?

安郡王是坑她,他幫了她啊,居然待遇一樣,兩張請帖就差了一個字。

逸郡王火氣很大。

安郡王接了請帖,瞥了逸郡王一眼,「要是我沒有請帖,你以為你真能去安定侯府參加宴會?」

他們兩個犯一樣的錯,一樣被罰掃軍營,逸郡王去參加宴會,他還在掃馬廄。

就算皇上答應,太后也不會答應。

其實不用安郡王說,逸郡王哪裡不清楚,只是心裡不爽。

他很不喜歡被別人佔便宜,尤其這個人,他還很討厭。

可現在,討厭也沒有用,兩人還得合作呢。

安郡王和逸郡王派了小廝進宮,把他們收到請帖的事稟告皇上,真誠的懇請皇上准許他們那一天能去安定侯府參加宴會,至於被罰掃馬廄,少掃一日,他們會補上的。

兩人態度很好,再加上有太后幫著說話,皇上也就答應了。

雲貴妃在一旁,陰陽怪氣道,「沐三姑娘給皇上下了請帖,給安郡王和逸郡王也送了,怎麼不見她給太后也送張請帖來?」

皇上抖著龍袍,笑道,「太后連桃花宴都沒有去,會去安定侯府參加宴會?」

太后坐在那裡,她將手裡的茶盞放下,道,「沐三姑娘要是給哀家送了請帖,哀家說不定真去。」

皇上掃了大殿一眼,笑道,「太后的永寧宮,規矩深嚴,太后說的話,不一定傳的出去。」

太后眸光動了動,眸底有些黯淡。

皇上不想雲貴妃去參加宴會,也不希望她去。

她擺手道,「哀家只是說笑的,哀家有些乏了,想歇息了,都退下吧。」

轉眼,又一日過去了。

侯府,花園。

二十多少小廝,還有木匠師傅在忙活,老遠就聽到了吵鬧聲。

芙柔苑裡,沐清柔坐在書桌前,再抄寫家規。

她心情不暢,把筆丟下,拿起桌子上的紙,狠狠的蹂躪著,往地上一聲。

「吵死了,一大清早,人都還沒睡醒就吵了,吵什麼吵,吵死了1沐清柔氣吼道。

丫鬟站在一旁,小心道,「小廝們在花園搭建宴會台,說是要三天才能搭好。」

沐清柔咬了牙道,「這麼吵,我怎麼靜得下心來抄家規和佛經啊,一個時辰了,一張都沒有抄好1

丫鬟沒再說話。

沐清柔氣的又揉了一張紙,狠狠的丟地上。

好巧不巧的丟在了丫鬟的身上。

丫鬟走進來,沐清柔見了她,問道,「可打聽到侯府宴會玩什麼了?」

丫鬟搖頭,「不知道呢,至今也沒人知道侯府宴會玩什麼,連表姑娘都不知道,全是三姑娘一手把持的。」

沐清柔捏了拳頭道,「瞞的這麼嚴實,她在搞什麼鬼,讓我們知道會死埃」

丫鬟走過來道,「老夫人也問了,可是三姑娘就是不說,老夫人也不好強逼她說,估計要等到宴會那一天才知道。」

沐清柔有些性急,她迫切的想知道宴會怎麼舉辦的,不知道,總感覺有人拿雞毛撣子在她心裡亂撓似地,她撅了嘴道,「娘是怎麼回事,還不幫我求情,放我出去,我都快要憋死了1

沐清柔很後悔,早知道清韻會接手宴會,她還拿什麼喬,現在腸子都悔青了。

丫鬟沒敢告訴沐清柔,其實大夫人已經幫著求情了。

可是沒用啊,五姑娘和二姑娘她們之前說的那麼斬釘截鐵,禁足不能出院子,怎麼幫著迎接賓客埃

需要她們時,都不出去,不需要她們了,又說要出去,這不是打自己的臉嗎?

丫鬟勸道,「姑娘先抄家規,抄完了拿給老夫人看,她一高興,就許姑娘出院子了。」

一聽讓她抄家規,沐清柔就有些瘋了,她抓狂尖叫。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