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零六章 幫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六章 幫忙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這一日,陽光明媚,有徐徐清風。

清韻站在花園裡,看小廝和婆子們忙活。

她穿著一身淺藍色織錦長裙,裙裾上著點點梅花,用一條月牙色織錦束腰將那不堪一握的纖纖楚腰束住,一頭青絲綰成流仙髻,插著幾支梅花簪,和裙擺上的梅花遙相呼應。

見她站在那裡,姿態嫻雅,舉手投足間,散發出一股風流韻味,叫人難以忽視。

周梓婷看的有些怔神。

清韻在監督下人搭建宴會台,青鶯喜歡東張西望,見了周梓婷,她輕扯了下清韻的雲袖。

清韻回頭,便見到周梓婷望著她,朝她笑著走來。

兩人互相見了禮,周梓婷笑道,「三表妹都來監察宴會台了,想必宴會都籌備的差不多了?」

清韻點頭輕笑,「差不多了。」

周梓婷怔了下,望著清韻道,「真準備的差不多了啊,我都沒見你準備什麼埃」

說著,她掃了眼花園,道,「花園裡的花,種類是不是少了些,你添了沒有?」

清韻笑道,「添了十幾種,採買花草的事交給花園管事的去辦的。」

「還有廚房呢,來那麼多的賓客,廚房忙不開啊,」周梓婷繼續問道。

她對清韻這樣漫不經心的辦宴會,有些著急上火。

清韻沒說話,青鶯忍不住了,道,「表姑娘放心,這些事姑娘都考慮到了,姑娘說宴會最重要的就是吃和玩了,府里廚子不夠,她請了四個大廚過來,每個大廚再帶兩個幫手,足夠了,大廚房雖然不小,但是多十幾個人,有些忙不開。這不在內院臨時搭建幾個灶台……。」

說著,青鶯伸手指了指遠處。

那邊,有好幾個小廝抬著青磚鐵鍋走過來。

周梓婷見了,望著清韻道。「宴會辦的這麼大,兩千兩銀子肯定不夠,你怎麼不跟外祖母提?」

清韻不在意的笑道,「之前大夫人就說過,這次宴會的錢只有兩千兩。我既然應承了,就沒有再加錢的道理,雖然這次宴會辦的是稍微大了些,不過也差不了多少了,幾百兩銀子我掏了也沒事,對了,你招呼宴會台搭建,我一會兒要去定國公府一趟。」

周梓婷有些無語了,府里都這麼忙了,她還要去定國公府。

有什麼事。非得今兒去的,就不能等宴會忙完嗎?

可是清韻要去,她也攔不住,況且,之前清韻就在老夫人面前說過,她要去定國公府看沐清凌,誰也不得阻攔。

叮囑了周梓婷幾句,清韻就帶著青鶯出府了。

坐馬車到定國公府,剛下馬車呢,就見沐清凌推著顧明川出門。

看見清韻。沐清凌當即一喜,過去扶清韻下馬車,道,「你怎麼來了。你要籌辦宴會,肯定忙的很,我打算和明川去侯府找你呢。」

清韻笑著,「我只是出出主意而已,忙的都是下人。」

其實,她也知道沐清凌會帶顧明川回去。只是沐清凌才回過門,明知道她要忙著宴會,他們還去找她,怕會被人說不懂事。

而且,她忙著宴會,沒一會兒就有丫鬟來問她,這事怎麼辦,那事怎麼辦,明明喜鵲就能拿主意的事,非得要她點頭才行。

給顧明川治病,必須要全神貫注,不得有絲毫分心,她只能來定國公府了。

清韻上了台階,向顧明川福身見禮。

顧明川有些不好意思,為了給他治病施針,清韻丟了宴會來國公府,要知道那宴會非同小可啊,皇上都來參加。

而且,她只有幾天的準備時間。

之前宴會是沐清柔幾個辦的,顧明川也知道,因為沐清柔邀請他們那天回門參加宴會。

幾人有說有笑的回了沐清凌住的院子,還沒坐下呢,定國公夫人就過來了。

清韻福身給她見禮,只是不等她屈膝,定國公夫人就扶起了她,道,「三姑娘那麼忙,還來國公府幫明川治病,我實在過意不去。」

清韻笑道,「定國公夫人嚴重了,宴會雖然重要,可它不及大姐姐在清韻心中之萬一,孰輕孰重,清韻哪裡分不清?」

尋常宴會,自然不及自家姐妹重要,可那宴會是宴請文武百官和皇上的啊,這分量有多重,饒是她,估計都顧不上兒子了。

可是清韻能丟了宴會籌辦,來定國公府幫顧明川治病,這份姐妹之情,當真是叫人動容。

定國公夫人看著沐清凌,笑道,「你有個好妹妹,連我都忍不住要妒忌了。」

沐清凌眼眶濕潤,連連點頭。

定國公夫人知道清韻忙,沒有多耽擱,就讓她先幫顧明川治玻

一忙,就是半個時辰。

等幫顧明川施針完,清韻只坐下喝了杯茶,便帶著青鶯坐馬車回府了。

等回府了,才知道,她就出門了兩個時辰,府里就來了兩撥客人了,都在等她。

第一撥是忠義伯府大太太,和之前清韻特地叮囑的一樣,不少人沒有收到請帖,想走後門,這不就走到了忠義伯府。

大夫人是忠義伯府的女兒,忠義伯府要多帶幾個人來參加宴會,大夫人能不給這個面子?

忠義伯府答應的爽快,可是京都都傳遍了,沒有請帖,不許進侯府參加宴會,不是侯府門檻太高,實在是場地有限,加上皇上和皇后要來,人多了,侯府招呼不過來,只能嚴格限制了,慢待之處,還請見諒。

忠義伯府大太太就親自來侯府討要請帖了,她一張口就要三張,可是清韻有言在先,不允許有走後門的。

大夫人就不高興了,周梓婷不想得罪她,只能道,「舅母要我再寫三張請帖,這是小到不能再小的事了,可三表妹之前說過,宴會人數不能再多了,場地安排不過來,嚴禁有走後門的行為。我貿然寫了請帖,回頭三表妹回來不高興,不再管宴會的事怎麼辦,梓婷擔當不起這後果。還請舅母見諒,只要三表妹讓我寫,我就是寫三十張都行。」

當著娘家大嫂的面,大夫人要幾張請帖被拒絕了,臉有些掛不祝可是周梓婷並不怕,她只是負責寫請帖的,至於請誰,可全看清韻的意思。

忠義伯府大太太則尷尬道,「我沒想到侯府辦宴會,竟然這般嚴格,我以為要幾張請帖是輕而易舉的事,所以就答應那幾位太太了,現在要我出爾反爾,我這臉面實在掛不祝」

你掛不住關我們侯府屁事埃誰叫你答應的爽快了。

聽忠義伯府大太太那麼說,不少丫鬟在心底腹誹。

這廂忠義伯府大太太還沒打發,那邊尚書府三老夫人帶著沐大太太登門了。

也是要請帖的,尚書府更過分,張口就要五張。

老夫人見了頭疼,道,「宴會的事,是清韻一手操辦的,這請帖給誰,全看她的意思。等她回來再說吧。」

三老夫人就笑道,「雖然宴會是清韻一手操辦的,可大嫂和大夫人不會連送幾張請帖的權利都沒有吧?」

這是激將法,和三老夫人打了一輩子交道了。老夫人哪裡不明白。

她笑看了三老夫人一眼,道,「送幾張請帖的權利,我自然是有,不過論給人送請帖的膽量,莫說是我了。整個京都,也沒人比的過清韻了,送請帖的事,交給清韻,我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做長輩的,有小輩操心,樂的自在。」

一番話,說的三老夫人啞口無言。

老夫人不鬆口,周梓婷不寫請帖,大夫人也沒輒,請帖的事是周梓婷負責的,就是她親筆寫了,宴會那天,侯府小廝不認,也是不許進侯府的。

幾人就在屋子裡,喝茶閑聊,等清韻回來。

這一等,就是大半個時辰,茶都喝了好幾杯了,遲遲不見清韻回來。

左等右等,清韻回來了。

看見她,大夫人就皺眉了,「府里宴會的事那麼忙,你怎麼還去定國公府了?」

清韻上前見禮,道,「今兒去定國公府見大姐姐,是之前約定好的,當時也沒想到會接手宴會的事,不過我既然答應大姐姐了,不去就是言而無信,再者,我去看大姐姐只是順帶的。」

周梓婷就忍不住問道,「順帶的?那你去哪兒了?」

清韻笑道,「去了一趟黑市。」

周梓婷睜大眼睛,老夫人都不解了,「你去黑市做什麼?」

清韻上前,挨著老夫人坐下道,「祖母,這次宴會辦的這麼大,連皇上都來了,必定有不少大家閨秀和世家少爺來參加,沒點獎賞怎麼行,桃花宴上還拿大東珠做獎賞呢,母親之前就說了,只給清韻兩千兩,兩千兩銀子辦宴會都不夠用,哪還夠買獎賞啊,這不,清韻安排宴會台,還多出來十個座位,清韻打算拿去黑市賣了,所得銀兩,全部拿來買獎品。」

老夫人聽得怔住,當即皺眉道,「不可這樣做。」

清韻有些不解,「不行嗎?」

老夫人還未說話,三老夫人就笑了,「堂堂侯府,舉辦宴會,還邀請了皇上來,居然要靠賣請帖來辦宴會,說出去丟人。」

清韻聽得好笑,她去黑市賣請帖就丟人了,別人找她要,或送禮,或欠人情,除了說出去好聽點,有區別嗎?

不過老夫人不贊同,清韻不會當眾忤逆她,便笑道,「既然祖母不同意,那清韻不拿去黑市賣了,不過那十張請帖,清韻另有用處,梓婷表姐,你寫十份給我。」

清韻剛吩咐完,大夫人就道,「拿三份給忠義伯府大太太。」

吩咐的理所應當,清韻望了她一眼,「請帖,我有用。」

大夫人眉頭微皺,「你有什麼用?」

清韻無語道,「宴會的獎賞還沒有著落呢,母親從公中拿一萬兩給我嗎?」

大夫人眸光不悅,「說來說去,你還是要賣了請帖?1

清韻也有些不高興了,「母親這話說的太早了,這十張請帖的去處,清韻不會藏著掖著,如果真做的有不對之處,母親再責怪清韻不遲。」

說完,清韻望著老夫人道,「祖母,這宴會從頭到尾,都是清韻和梓婷表姐在拿主意,一切都進行的有條不紊,現在母親要打斷我的計劃,我可以把請帖交給母親做主,但公中需要拿一萬兩銀子給我,要是做不到,清韻的計劃都完成不了,清韻只能甩手不管了。」

老夫人一聽清韻說不管了,眉頭就皺了下,看向大夫人的眼神就透著不悅了,吩咐道,「從公中拿一萬兩給清韻。」

要說老夫人也是真狐狸,她知道大夫人看重娘家,可跟錢比,娘家就不知道在哪個角落了。

而且給了忠義伯府大太太請帖,就得給尚書府,這樣吃虧的事,大夫人不會做的。

三老夫人便笑道,「我沒想到請帖這麼緊缺,那我尚書府就不要了。」

尚書府不要了,忠義伯府大太太哪還好意思要,她以為這是件很輕鬆的事,誰想到等了半天,居然一張也沒有。

這其中的憋屈可想而知了,她站起來道,「府上還有事,我就先回去了。」

大夫人送她出去。

三老夫人在端茶輕啜,沐千嬌站在她身後,走過來,問清韻道,「清韻堂妹,你宴會籌辦的怎麼樣了,我留下來幫你。」

清韻看著她,笑道,「辦的差不多了,不然我也不擠不出時間出府去看大姐姐。」

「不用我幫忙嗎?」沐千嬌一臉真誠的問道。

清韻搖頭,「不用了,我請了若瑤郡主幫我。」

清韻請了若瑤郡主和明郡王幫忙的事,侯府上下都知道,尚書府一打聽就清楚了,清韻知道沐千嬌是裝傻的。

三老夫人眉頭隴緊,望著老夫人道,「我也聽說了清韻找若瑤郡主幫忙的事,侯府辦宴會,怎麼能請外人,我讓千嬌和鋒兒幾個丟了手裡的活,那天都過來幫忙。」

老夫人聽得心底冷笑,清韻親自去請,一個個都忙的很,沒空來幫忙,知道皇上和文武百官都來,又想來幫忙了。

她直接說倒也罷了,還說什麼丟了手裡的活過來幫忙,這不是想侯府承這份情嗎?

老夫人撥弄著佛珠,笑道,「清韻去尚書府請千嬌他們幫忙,千嬌幾個都沒空,清韻不找別人,也應付不過來,現在已經找了若瑤郡主,人手夠用了,下次辦宴會,再讓千嬌她們來幫忙。」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