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一十一章 叫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一章 叫爹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最後一人,遲遲未見有人上台。

宣王妃笑道,「既然侯府宴會,是為了給桃花宴賠罪,我宣王府怎麼也得給個薄面,玉萱,你上台作畫。」

「是,母妃,」玉萱郡主應了一聲,便從座位上起來,上了比試台。

等六人都齊了,清韻上前,跟皇上福身道,「皇上,為了增加比試的難度,請皇上出題。」

若是讓他們隨意畫,就算隨意塗鴉,猜中的可能性很大。

若是六人畫一樣的畫,難度就大多了。

皇上笑道,「就畫牡丹埃」

等皇上出了題,便有六個丫鬟端著筆墨紙硯上了比試台,還有顏料。

畫了牡丹,還得憑著記憶塗上顏色,這難度……

只能有兩個字來形容:刁鑽。

不過,這比試的目的不是看人畫技,只要猜出哪幅畫是自己畫的,就算贏,這難度就小了許多了。

丫鬟送上紅綢,六人接過,蒙住眼睛。

然後作畫……

一群人目不轉睛的看著。

只見楚彥很準確的拿了畫筆,然後沾墨,在紙上畫起來,行雲流水,叫人驚嘆。

再看一旁的逸郡王,只見他摸啊摸啊摸,才摸到了硯台,還沒畫畫呢,他的手就沾了墨跡,把紙給弄髒了,桌子上也有。

獻王爺見了,嘴角直抽,就算蒙了眼睛,也不至於差這麼多吧?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裡去,畢竟眼睛蒙著看不見,不論是沾墨,還是塗顏料都極難。

玉萱郡主的雲袖沾了墨跡,周瑜姑娘臉有些癢。她抓了一下,臉上頓時有了一抹黑。

一群人笑的,前俯後仰。

丫鬟點了一柱香,他們只有一柱香的時間作畫。

很快,那柱香就燒完了。

丫鬟敲了銅鑼,道,「時間到了。」

幾人都停了比。丫鬟把畫作拿起來。挨個給大家過目一眼,然後胡亂位置。

周梓婷和沐文信兩個上台,道。「幾位請摘下紗巾,辨認畫作。」

幾人忙把紗巾取下,然後去看哪幅畫是他們做的。

逸郡王最麻溜,也最不要臉。他轉悠了一圈,很迅速的挑了一幅畫。道,「這幅畫是我畫的。」

他選畫的依據很簡單,這六幅畫,這幅畫的最好。好歹看的出來是牡丹,其他幾幅……簡直就叫鬼畫符。

他們長這麼大,還沒畫過這麼丑的畫過。

逸郡王覺得。他不可能把畫畫的那麼遭,這幅畫肯定是他畫的。

不止是他。二皇子和周瑜也認為這一幅畫是他們畫的。

江筱看著那幾張丑到不能再丑的畫,她哪裡知道哪一幅是她的,只能隨手指一幅了。

周梓婷見他們都選定了,笑問道,「幾位都確定了嗎?」

六人無不點頭。

玉萱郡主問道,「我們誰猜對了?」

周梓婷看了楚彥一眼道,「只有楚二少爺猜對了。」

哪副像模像樣的畫,就是他畫的。

蒙著眼睛,還把畫畫的那麼好,在場的無不欽佩。

連皇上都誇讚道,「蒙眼作畫,楚彥還能將畫畫的這麼好,當真是不容易。」

那邊鎮南侯笑道,「老夫的孫子,豈能一般?」

獻王爺見了皺眉,「這才第一局,後面還有比試,不要太瑟。」

清韻讓丫鬟把桃花給楚彥送去。

第一局,蒙眼作畫就算過去了。

大家都再催第二局是什麼。

若瑤郡主和明郡王上了比試台,她笑道,「大家別急,為了增加比試的難度,第二局依分好幾撥,考驗的是大家的默契,至於比賽內容,暫時不透露,請大家閨秀這邊上來兩名,世家少爺這邊上來兩名,還有諸位大人和夫人也上來兩名……。」

她說著,明郡王回頭看著皇上道,「皇上,你和皇后要不要也參加?」

明郡王喊著,若瑤郡主跟著起鬨,「是啊,皇上你也來參加一下嘛。」

寧王爺瞪了若瑤郡主一眼,道,「不得胡鬧。」

若瑤郡主撅嘴,「我哪有胡鬧,大家今兒來原就是玩的,皇上也可以和我們一起玩埃」

皇上聽著,點頭一笑,道,「朕也參加一回。」

說著,他望著皇后,把手伸了。

皇后臉有些紅,不過皇上都伸了手,她沒有拒絕的餘地。

兩人上了比試台。

那邊逸郡王舉手了,「我要參加1

他站了起來不算,還指著一人道,「蒙表哥,一起上。」

被點名的男子,便站了起來。

他穿著一身青色錦袍,身量修長,面容俊朗,笑起來,給人一種春風拂面的感覺。

大家閨秀這邊,遲遲沒有人上去。

沐清芷望著沐清柔道,「五妹妹,要不我們上?」

沐清柔猶豫了幾秒,笑道,「可以。」

兩人上了比試台。

到這時,皇上才望著若瑤郡主道,「這下可以不用賣關子了吧?」

若瑤郡主點頭道,「這一局的名字叫瞎子走路,就是一個人蒙住眼睛,另外一人在一旁指點他,讓他避過眼前的障礙,順利到達終點,三組中最快到達終點者贏。」

皇后聽著,看了眼逸郡王幾個,道,「這樣比試,是不是有失公允?」

她和皇上是長輩,和小輩一起比試,輸了,臉面上掛不住,贏了,又有些勝之不武。

清韻也覺得有失公允了,她趕緊做出調整,讓逸郡王和陸蒙,還有沐清柔和沐清芷四個下台,另外上去兩對大臣和夫人。

上台的是忠義伯府大老爺和大太太,另外一對是左相夫妻。

無一例外,都是男的蒙眼睛,女的指揮。

等皇上幾個把眼睛蒙住了。丫鬟才拿了障礙上台擺放,免得他們記性好,記住障礙在哪裡,好靈巧的避開。

丫鬟敲響銅鑼,比賽開始。

障礙五花八門,有碗,有凳子。還有繩子。還有盆栽……

其中繩子有三根,有低的抬腳就能過,中等的要邁過去。高的要彎腰,難度不校

皇後站在終點,道,「皇上。抬腳,有花盆。再抬高一點,邁步。」

等皇上走了一步,皇后趕緊道,「別動。有繩子,抬腳比之前的花盆還要高一點……。」

她說著,一旁的忠義伯把花盆給踩翻了。

緊接著。左相碰到了繩子上的銀鈴,叮鈴作響。

不過這些都不妨礙比賽。大家都繼續。

皇上和皇后的默契很好,皇后說的,皇上都照做了,尤其是最後一道繩子,皇后讓皇上彎腰,道,「低一點,再低一點,還要再低一點,可以了……。」

皇上到了終點之後,把蒙眼面紗取下來,給皇后戴上,然後給她指揮。

路上的障礙丫鬟做了些許調整。

皇上和皇後向大家展示了下,什麼叫默契。

皇上報的是舞曲動作,皇后在比試台上翻動跳躍,沒有碰到任何障礙,就到了終點。

那速度,比皇上過關要快一倍不止。

清韻看的是目瞪口呆,原來過障礙還可以這樣,長姿勢了。

這一局,毫無疑問是皇上勝出。

兩人各得一朵桃花,他們這些長輩的桃花,是可以送給小輩的。

皇上他們回了座位之後,逸郡王就跳上了比試台。

他興緻高昂,然而和陸蒙最沒有默契,他翻身過繩子,一腳踩了盤子,直接把青花瓷盤子踩成了兩半。

安郡王在一旁笑道,「盤子里應該放些水才好。」

逸郡王到了終點,換陸蒙遮住眼睛,過障礙。

逸郡王見一旁的宣王世子快要贏了,也就熄了勝利的心思,然後就坑表哥了。

他不但亂指路,讓路蒙或蹦或跳,還匍匐前進,最後還讓他直接跳下了比試台,跳啊跳的,跳到他親爹面前,並喊道,「叫爹。」

路蒙就叫了一聲,「爹?」

一群人笑的肚子都抽筋。

路蒙後知後覺,把蒙眼睛的紗綢取下來,看到他爹望著他,撫額。

再聽到一旁,大家笑的快抽風了,他臉漲紅的發紫,回頭瞪著逸郡王,氣道,「有你這樣指路的嗎?1

逸郡王也笑的不行,道,「雖然沒贏,但重在參與。」

什麼重在參與,他分明就是兩天不坑人,就渾身不舒坦。

路蒙氣咻咻的回座位坐下了。

這一局,贏的是宣王世子。

他們比試過後,便輪到沐清柔幾個了。

沐清柔覺得她能贏一朵桃花,可惜一出場就鬧了笑話。

也不知道誰跟她作對,擺的盆栽有刺,她裙擺勾了刺,半天走不了,她氣道,「誰抓我啊?1

一堆人抖肩膀。

沐清柔道,「五妹妹你小心些,是花盆勾住了你裙擺。」

沐清柔求勝心切,她狠狠的一用力,直接把花盆給帶翻了……

沐清柔也知道她鬧笑話了,一張臉紅的發紫,在心底狠狠的咒罵清韻。

清韻打了個噴嚏,輕揉鼻尖。

不用想,她也猜到是沐清柔在罵她。

不過這樣的比賽,不僅考驗默契,還有心態。

沐清柔氣急敗壞,還怎麼過障礙啊,這不前面的繩子,她邁過了一隻腳,另外一隻卻把繩子勾住了,險些摔了。

磕磕絆絆到了終點,換了沐清芷蒙眼睛。

沐清柔知道她們贏不了,很想學著逸郡王使壞,可是又怕太過分了,招人厭惡,最後中規中矩的指路。

這一局,贏得是翰林院許大人府上兩姐妹。

比賽完,就有世家少爺叫道,「接下來比試什麼啊?」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