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一十二章 探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二章 探花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周梓婷和沐文信上了比試台。

沐文信笑問道,「這些比試項目,有沒有趣,大家喜不喜歡?」

有世家少爺帶頭喊道,「喜歡1

然後整個宴會台都哄了起來,問還有沒有更有趣的。

沐文信笑道,「這樣的小遊戲還很多,大家別急,現在我們手裡有六幅上聯,請大家對出下聯。」

他說著,周梓婷介面道,「對出下聯者,只要工整,就能得一朵桃花。」

沐文信補充道,「諸位大人和夫人對出上聯,贏得的桃花,可以贈給府上少爺或者姑娘,祝他們一臂之力。」

宴會台不少大人都在點頭,而他們的夫人則道,「一會兒要用心想,幫兒子一把。」

那些大人心道,那要看對聯難不難了,要是簡單的,他們跟那些小輩搶,那不惹人笑話嗎?

要是難,那他們對出來,皇上也會對他們刮目相看,這樣的機會,傻子才會錯失呢。

很快,沐文信就出了第一幅上聯,「閑看門中木。」

對聯很短,只有簡短五個字,卻不簡單。

不少人都在思岑。

楚彥站起來道,「思耕心上田。」

他話音一落,便有人誇讚道,「對的工整。」

這時候,江筱也站了起來,回道,「岩邊山下石。」

周瑜姑娘也站起來,不落人後道,「蠶為天下蟲。」

安郡王也站了起來,搖著玉扇道,「鴻是江邊鳥。」

逸郡王連忙站了起來,道,「那本郡王也對一個,醉笑酉時卒。」

皇上坐在那裡,大家的對聯,他都聽著,都會輕點下頭。只是逸郡王的對聯,叫他眉頭皺了下,「對的還算工整,只是這意境……怎麼從他嘴裡就蹦不了幾句好話呢?」

一群大臣都憋笑。

這幅對聯。就沒人再對出下聯,凡是對出下聯者,都得一朵桃花。

緊接著,周梓婷出下一聯,她道。「閑人免進賢人進。」

安郡王起身道,「盜者休來道者來。」

他說完,宣王贊道,「對的妙極1

逸郡王兩眼一翻,起身道,「穢者莫來慧者來。」

這幅對聯,就兩人對出了。

緊接著,沐文信出了第三聯,「北斗七星,水底連天十四點。」

這幅對聯。難度比之前的都大,半天沒人對出來。

最後是江遠站了起來,大家以為他對了出來,結果他伸手指了楚北,笑道,「他會。」

一群人,「……。」

人家楚大少爺會,自然會站起來,你站起來說他會做什麼?

皇上望著楚北,道。「你會怎麼不說?」

楚北望著皇上道,「我只是來看熱鬧的,沒打算參與。」

他說著,然後逸郡王介面道。「皇上,這樣的人最討厭了,明明都會,就是不說,然後別人得了第一,他又說。要是我參加,第一準是我的,這樣的人,我是見一次想抽他一回,控制不祝」

楚北,「……。」

他是那樣的人嗎?!

逸郡王的話,不少人贊同,包括清韻,她也很厭惡這樣的人,不過楚北,顯然不是那樣的人啊,他顯然只是來瞧熱鬧的。

其他人也沒這樣想楚北,只覺得他身上帶毒,甚少出門,也極少和人接觸,不喜歡這樣的熱鬧,今天辦宴會的是侯府,他身為未來的女婿,怎麼也要給個面子,不然都不一定來。

皇上看了逸郡王一眼,又看著楚北。

楚北還能怎麼樣,他要不說,還不知道大家要看他多久,他起身道,「南樓孤雁,月中帶影一雙飛。」

聽到他的下聯,皇上下意識的看了皇后一眼,看到皇后眸底有一抹沉痛,他的心也揪疼了起來。

楚彥坐在那裡,他也在為楚北的對聯走神。

以前大哥沒有中毒,沒有搬去錦墨居,他們在府里一起遊玩,一同學習,玩的多快樂。

後來,他中了毒,就被祖父安排住進了錦墨居。

那時候,他們都年少,沒有船,根本去不了錦墨居,有時候他站在岸邊,都能瞧見大哥站在湖邊,驀然神傷。

那種孤寂和落寞,便是現在想起來,楚彥都覺得鎮南侯太狠心了。

中毒而已,待在以前的住處不行嗎,非得要安排他住在錦墨居,生生把大哥給孤立了。

每五天,祖父准許他們乘船去看大哥,他們上岸時,就見到大哥看著水中倒影。

這幅下聯,大哥指的是他自己埃

楚北對了下聯,就沒其他人對出來了。

丫鬟給他送了一朵桃花去。

周梓婷上前,出第四幅上聯,「黑白難分,教我怎知南北。」

江遠站起身來,見大家都望著他,他嘴角輕抽了下,道,「青黃不接,向你借點東西。」

沐文信介面道,「這東西,我知道是什麼。」

周梓婷下意識的介面道,「是什麼啊?」

「桃花啊,」沐文信笑道。

他說著,丫鬟把桃花給江遠送去了。

江遠接了桃花,向沐文信投去一笑,「謝了。」

借著,沐文信出第五聯,「四面荷花三面柳。」

這對子難度不校

大家都在思岑。

楚彥站起來道,「一城山色半城湖。」

江老太爺誇讚道,「對的好1

他誇讚著,不少人都望了過來。

雖然江老太爺被貶了,可他曾經官至太傅,能得他一句誇張,著實不容易。

不過楚彥的才學,大家有目共睹,之前的蒙眼作畫,就知他畫技了得了。

鎮南侯看著他,笑道,「彥兒才學還算湊合,江老太爺不妨再收一個徒弟?」

一群人絕倒。

哪有在宴會上就拜師收徒的?

江老太爺笑道,「還有最後一聯,他對出來了,我就收他為徒。」

鎮南侯看了楚彥。笑道,「用心些。」

楚彥點頭應下。

沐文信有些為難了,他回頭看了清韻一眼。

清韻撫額,為毛總是出狀況。她上台笑道,「侯府只準備了五幅對聯,最後一幅對聯,請皇上出。」

說著,清韻回頭望著皇上了。

皇上笑道。「行,朕出一上聯,幫江愛卿擇徒。」

皇上說的隨意,可是他的話卻像是一塊巨石投進湖面,掀起巨浪來。

皇上喚江老太爺為愛卿啊!

要知道江老太爺被貶有兩年了,他就是一介白丁,就是滿朝文武,又有幾人能得皇上稱呼一聲愛卿?

稱呼愛卿,必是權臣寵臣。

皇上這是消了對江老太爺的氣,打算重新啟用了?

大臣們紛紛揣測。而皇上出下聯了,他道,「東啟明,西長庚,南箕北斗,朕乃摘星手。」

皇上說完,大家都望著楚彥了,看他能否對出下聯來。

楚彥略微思岑了兩秒,就道,「春牡丹。夏芍藥,秋菊冬梅,臣為……。」

說到這裡,他就停了。

遲遲不見下文。

大家都猜測他怎麼不說了。

皇上也納悶了。「怎麼不說了?」

逸郡王笑道,「他不是不說,是不好意思說。」

眾人望著楚彥,楚彥臉有微紅,他是有些不好意思。

如此,大家就更想知道他沒說的幾個字是什麼。

逸郡王憋不祝笑道,「這還用問么,當然是採花賊埃」

一群人,「……。」

楚彥,「……。」

皇上臉皮有些抽了,難怪不好意思了,當著這麼多大家閨秀的面,怎麼能說自己是採花賊呢?

楚彥覺得他要不辯白下,名聲就要毀了,他趕緊道,「春牡丹,夏芍藥,秋菊冬梅,臣為探花郎。」

他不好意思是他並未參加過科舉,如何以探花郎自稱?

他可沒想過採花賊埃

皇上輕咳一聲,瞪逸郡王了,「不學無術1

罵完,覺得不夠,又罵了一聲,「俗1

逸郡王嘴角抽了,他也在反省,為毛人家想的是探花郎,他想的就是採花賊呢?

他死鴨子嘴硬道,「雖然是俗了點,不過好歹寫實了吧?楚二少爺是高雅,可惜是虛的。」

皇上氣的瞪眼,「哪裡寫實了?1

逸郡王站起來,眼睛從幾位御史身上掃過去道,「據我所知,幾位御史就彈劾過不少昏官貪佞,他們左擁右抱,內宅妻妾成群,正好牡丹芍藥,秋菊冬梅又長做丫鬟的名字,還好色貪淫,強搶民女,不就是採花賊嗎?」

皇上很生氣,可是又有些張口無言,因為逸郡王說的都是真的。

逸郡王站在那裡,覺察到來自獻王爺殺傷力很強的眼神,他坐下來道,「我又不要桃花,說笑的而已,別當真埃」

鎮南侯笑道,「彥兒給出的下聯,江老太爺可還算滿意?」

江老太爺笑道,「還算湊合,明兒來江家,我再出一題,過了便收徒。」

收徒的事,算是成了一半了。

周梓婷問道,「可還有誰給出下聯?」

好一會兒,沒有人應答。

丫鬟給楚彥送一朵桃花去。

沐文信和周梓婷下了比試台,換了若瑤郡主和明郡王上台。

大家很激動,迫不及待想看新遊戲是什麼。

若瑤郡主俏皮一笑,道,「新遊戲是有的,不過在遊戲之前,希望有大家閨秀能主動站出來,等遊戲完了,給大家撫琴一曲。」

她說著,便有大家閨秀舉手了。

若瑤郡主點頭一笑。

明郡王笑道,「下一個遊戲,比的是力量,依然不透露比賽內容,不知道有誰上台?」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