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一十三章 破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三章 破例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明郡王說著,若瑤郡主拆台道,「他不透露,我透露,下一局是拔河比賽,因為拔河人數可多可少,所以這一局有多少人蔘賽,會比賽多少局,我也不知道,全看大家的意思,覺得有趣,咱就多比兩回,覺得無趣,咱們就聽忠義伯府大姑娘撫琴。」

說完,若瑤郡主問道,「不知道誰有那個膽量上台?」

她說著,眼睛瞄向逸郡王了,她笑道,「來時就聽你說要奪第一,參加了這麼多回,也沒見你贏幾朵桃花,你不上台?莫不是怕了?」

被若瑤郡主當眾落了面子,逸郡王氣衝上頭,手一拍桌子,就躍身上了比試台,啪的一下展開玉扇,道,「本郡王長這麼大,還不知道怕字怎麼寫呢1

要說逸郡王也是倒霉,總有人拆他的台。

這不,他剛說完,就有一小少爺拍手笑了,「逸哥哥笨,連怕字都不會寫,我會,我教你埃」

逸郡王,「……。」

就那麼淚奔了,在一堆笑聲中,逸郡王淚流滿面了。

不止有拆台的,還有丟石頭的,獻王爺看了那小少爺一眼,笑道,「林兒真乖,回頭來獻爺爺這裡,好好教教你逸哥哥。」

那小少爺是點頭如搗蒜,軟嚅的應了一聲是。

一堆人笑翻,笑的肚子都抽筋了。

逸郡王,「……。」

笑什麼笑,有什麼好笑的?!

見大家越笑越來勁,趕緊轉了話題道,「誰上台,和本郡王切磋一下?」

逸郡王說了半天。也沒人上台。

逸郡王兩眼上翻,「沒人上台,那算自動認輸了,給我桃花。」

他說話聲還在宴會上空回蕩,安郡王站了起來,笑道,「那朵桃花。本郡王要了1

聲音透著挑釁。

看著安郡王上了比試台。大家心底就嘀咕了,這兩位郡王,從小斗到大。只要兩人在,就沒有哪一回不掐起來,一直以來都是勢均力敵,誰也沒佔到什麼好處。誰也沒有什麼壞處,動起手來。誰也討不了好,如今這樣規規矩矩的斗,還是第一次呢。

大家都好奇,誰更勝一籌。

要論年紀。安郡王要年長逸郡王兩歲,他要略佔一些優勢。

不過獻王爺是將軍王,力能扛鼎。逸郡王是得了他真傳的,不容人小覷埃

兩人站在比試台上。四目相對,火花四溢。

明郡王拿了繩子過去,都覺得要被灼傷了。

小廝在地上牽線,並點了小半柱香,這是怕兩人僵持不下,香燃盡時,還未分出勝負,就算平局。

等準備就緒,銅鑼敲響,拔河比賽就開始了。

兩位郡王拉緊繩子,都把對方往自己身邊拉。

起先,逸郡王略勝一籌,把安郡王拉過去了一點,然後安郡王用力,又把逸郡王拉過去了一點,逸郡王再用力,又把安郡王拉過來一點……

就這樣僵持不下,知道香燭燃荊

兩人未能分出勝負來。

明郡王笑道,「可惜未分出勝負,你們是就此作罷,還是找幾個幫手?只要雙方人數一致即可。」

逸郡王看了安郡王一眼,「你找不找人?」

安郡王瞥了他一眼,回頭看了宣王世子一眼。

宣王世子就上了比試台。

逸郡王也不落人後,找了個幫手。

看著逸郡王找的人,安郡王眉頭皺了下,又回頭看了一眼。

逸郡王兩眼一翻,又喊了一人。

很快,兩人身後就站了五個人。

銅鑼敲響,又一輪拔河開始了。

和上次一樣,勝負未分。

逸郡王不耐煩了,「他爺爺的,氣死人了,我就不信贏不了1

說著,他回頭喊道,「楚彥、楚離,你們兩別縮著了,上來1

要說找人,逸郡王佔便宜的多,獻王爺是將軍王,逸郡王又少年喪父,經常被他帶著出入軍營,和他結識的,多是武將之子,所謂子承父業,那些少爺大多都會拳腳,而且還不弱。

安郡王是先太子的兒子,先太子過世,皇上登基,一朝天子一朝臣,他結實的大多是文臣之子。

但要說武將,也不是沒有,興國公和鎮南侯一樣,也把持著十萬重兵呢。

安郡王和逸郡王挑人,也不是隨便挑的,兩人挑的人,年紀相差不多,家世背景也差不多。

現在逸郡王叫了楚彥和楚離,安郡王把興國公府兩兄弟也叫上了。

然後一輪比試下來,又打平手了。

逸郡王炸毛了,回頭又找了兩人。

不過安郡王那邊,則是興國公府大少爺幫著找人的,他認識的武功不錯的人更多一些。

江老太爺坐在那裡,他端起茶盞,輕輕撥弄著。

眼睛在比試台上掃了一圈,然後望向皇上,只見皇上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

江老太爺知道皇上在笑什麼,若是逸郡王那邊不是他,而是大皇子,那這比賽就更有趣了。

逸郡王代表的是大皇子的勢力,安郡王代表的是安郡王的勢力。

兩人爭的就不是一朵桃花,而是帝王之位了。

能將兩方勢力集中在一根繩索上,這出題之人,不簡單埃

清韻站在那裡,她也覺察到宴會台氣氛有些不對勁了。

她細細一想,就想明白了其中原委,她下意識的看了眼楚北。

起先,她準備的宴會裡,並沒有拔河,是楚北看了她的宴會單子,臨時起意加的。

她沒有多想,只覺得不錯,就添上了,沒成想真比試了,居然多了這麼多的門道來。

如此一來,倒是將兩方勢力看的一清二楚了。

宴會台上。人越來越多。

兩人身後都跟了十二人之多。

只是人雖然多,卻照樣沒能分出勝負來。

安郡王看著逸郡王,笑道,「不加人了?」

逸郡王赫然一笑,「你要加人,本郡王奉陪到底。」

安郡王看了二皇子一眼,笑道。「請二皇子三皇子助我一臂之力。」

逸郡王無語了。「他們也幫你?1

可是兩位皇子還真的下了常

皇上眸光閃了一閃,嘴角依然帶笑。

逸郡王笑了,人家要搶他們父皇的皇位。他們居然幫他,真是蠢笨如豬,難怪大皇子從未將他們放在眼裡過。

只是這麼兩個分量級人物,逸郡王還真不好找幫手了。

安郡王笑道。「沒人可以幫你了?」

逸郡王瞥了他一眼,所謂輸人不輸陣。他看安郡王眼神彷彿在說我會缺人嗎?

然後望著明郡王道,「你過來幫我。」

明郡王指了指自己,有些為難道,「我是主持埃」

逸郡王呲牙。「別說是主持了,你就是住持,你今兒也得幫我。」

明郡王記得清韻說過。做住持的,不得參加宴會。他是來幫忙的,只能回頭望著清韻了。

清韻笑道,「可以破例一次。」

明郡王便把手裡的花箋遞給若瑤郡主,然後站到逸郡王身後了。

明郡王論身份,自然比不得二皇子了,但和三皇子算得上旗鼓相當了。

三皇子幾乎就沒有奪儲的勝算,將來肯定是封王,明郡王是瑾淑郡主的嫡次子,又是皇上封的郡王,現在太后也不反對皇上召回瑾淑郡主了。

瑾淑郡主被貶之前,有多受太后寵愛,她回了京,哄得太后高興,恢復爵位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況且忠義侯府大少爺打了明郡王,也沒傷他多嚴重,就被貶成了忠義伯,其他牽連的大臣都被貶了一級,這是在給即將回京的瑾淑郡主立威埃

只是二皇子這邊多了個二皇子,不知道逸郡王要找誰幫忙?

其實大家心底,都有一個人選,那就是大皇子。

可惜,大皇子離京了,除了他,還真的沒人能跟二皇子比了。

安郡王咬了咬牙,眼睛在場上掃了一圈,眼睛在楚北身上多逗留了兩眼,最後饒了他,看若瑤郡主了。

他輕咳兩聲,「要不,你幫我?」

若瑤郡主,「……。」

一群人,「……。」

若瑤郡主臉紅如霞,她手無縛雞之力啊,讓她幫忙,那還不如主動認輸呢。

皇上笑了,「真是胡鬧。」

全然不似之前那樣罵逸郡王不學無術時的態度,反倒有些寵溺。

其實,若瑤郡主還真的合適。

她代表的是寧王府啊,寧王很寵愛她,視之如珍如寶。

皇上想,要是寧王妃生了世子,以她和皇后的交情,世子必然和大皇子,和逸郡王處的來。

寧欣郡主站起來笑道,「若瑤要是幫逸郡王,那我幫安表哥。」

皇上眼神凝了下,他好像把寧太妃給忘記了,寧太妃可是太后的跟屁蟲,太后要她做什麼,她就做什麼。

寧王妃雖然向著皇后,寧王也向著他,可是他不會太忤逆寧王妃,他要保持中立,他也體諒他。

安郡王笑道,「我還不至於找姑娘幫忙,逸郡王沒人可用,不妨直說。」

逸郡王呲牙,「誰說我沒人用了,我還能找離京在外的大皇子1

安郡王撲笑出聲,「你也說了,大皇子離京在外,他能飛回來幫你嗎?」

逸郡王頭冒青煙,他回頭看著楚北,「還坐在那裡,你倒是自覺一點埃」

楚北在喝茶,逸郡王看過來時,他還掃視了下周圍,活像安郡王喊的不是他。

逸郡王吐血。

安郡王瞥了楚北一眼,笑道,「楚大少爺一甥能幫你?」

逸郡王不以為然,「只是有毒而已,還不至於拔個河就掛了,又不是紙糊的。」

說著,逸郡王回頭,望著楚北道,「大皇子不在京都,你幫他頂一頂。」

ps:求月票。。。。。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