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一十四章 祈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四章 祈福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逸郡王點了名,楚北不能不給他面子,否則以他的心性,一會兒還不知道怎麼找回場子。m.

楚北站起來,那雙眼睛,瞳眸漆黑似點墨,如黑曜石般淺淺發光,透出傲然絕世的鋒芒來。

他嘴角上揚,透著一抹隨性慵懶,但那股強者威儀,宛如黑夜中的鷹,氣勢凌人,孑然間散發這一股傲然天地的王者之氣。

他沒有像其他人那樣招搖,一躍上了台階,他是一步一腳印的走上來的。

安郡王本來還想譏誚兩句,一個鎮南侯府外室所出庶子,也敢頂替大皇子,簡直是笑話。

可此刻,安郡王笑不出來,他總覺得楚北那姿容和氣度似曾相識,好像和大皇子真的有那麼幾分相同。

楚北走過來,楚彥就往後挪,要給他騰給位置出來。

逸郡王兩眼一翻,把楚北給拽前面去了,他朝楚北望了一眼道,「一會兒別辱沒了大皇子。」

安郡王眼神透著一抹邪佞笑意,他當真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讓一個外室所出庶子來頂大皇子的位置,這不叫辱沒,那什麼叫辱沒?

楚北站在了最前面,逸郡王側了腦袋,挑釁的看著安郡王道,「還要挑人嗎?」

安郡王笑了,「你還有人可挑嗎?」

逸郡王指著自己,很誇張道,「如果我都找不到人了,你還能找到人?」

這話,透著濃濃的鄙夷。

他笑完,回頭看了江遠一眼,「你師弟叫你過來,」

師弟?

楚北眉頭皺了下。若果猜的不錯,師弟指的應該是他。

這一聲師弟叫楚北蹙眉,卻捧的江遠很高興。

他怎麼沒想起來,他是楚大少爺的師兄啊,以後一定要他喊自己師兄,再不行,跟著清韻喊自己表哥也成埃

就是看不慣他輕飄飄就能坑的自己毫無招架之力。

江遠心情很好。不過上台。他想都沒想過,只笑道,「承蒙逸郡王看的起。只可惜我只會一些拳腳,跟台上的世家少爺沒法比,即便是上了台,亦不過是錦上添花而已。」

逸郡王笑了。「蚊子再小也是肉,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沒準兒要贏他們,缺你不可。」

皇上坐在那裡瞧著,他眸底有抹亮光,那是一種瞧熱鬧的戲謔。

逸郡王都這麼說了。江遠也不好拒絕,他看了江老太爺一眼。

江老太爺輕點了下頭,隨即看了清韻一眼。

江遠就站了起來。然後,清韻暈了。

外祖父看她做什麼。總覺得這一眼不同尋常。

她腦袋一轉,就明白了過來。

江遠需要表這個態,但是他不能真的上台。

清韻撫額了,得,這個壞人她來做吧。

她上台,輕咳了好幾聲道,「不好意思,我沒想到兩位郡王的號召力這麼的強,能將今兒來參加宴會的世家少爺都喊上台,只是比試台就這麼大,人數不能太多,不然一會軟該掉下比試台了。」

清韻都這麼說了,逸郡王掃了安郡王一眼道,「開始吧。」

兩方準備就緒,等銅鑼敲響,便拉了起來。

方才安郡王和逸郡王兩個人,就熱烈激切了,這會兒這麼多人,熱鬧程度,自是不必說了。

比試台上開始了拉鋸戰。

清韻站在那裡瞧著,她也很好奇,誰會贏。

當然了,她希望逸郡王和楚北贏。

不過,希望總歸只是希望,如她說的,比試台就那麼大,這不,拉著拉著,最後一人一腳踩空掉了下去。

引得哄堂大笑。

而且倒霉的人還是逸郡王這邊的。

這不,少了一人,力量就小了許多,又被安郡王的人給拉了回去。

而且安郡王那邊是一鼓作氣勢如虎,成功在望。

可是逸郡王這邊忽然發力,又把繩子拉回去了一些。

然後就僵持在那裡不動了。

僵持了一會兒,忽然,吧嗒一聲響,繩子被硬生生的拽斷了。

兩方都是用了力的,繩子一斷,後果可想而知了。

兩方人馬倒的是人仰馬翻。

安郡王都倒在了二皇子身上。

楚北還好,他只是身子踉蹌了幾步,倒是沒倒,不過他不小心踩了逸郡王一腳。

也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氣。反正逸郡王一聲尖叫,響徹宴會台。

逸郡王抱腿叫著,「疼疼疼,我的腳斷了1

楚北抬頭撫額,清韻也無語了。

楚北踩的是他的錦袍下擺,根本就沒踩他的腳好吧,也不知道他的腳斷在哪裡。

其他人都起來了,逸郡王還坐在地上,那樣子,還真像是腳被踩斷了,起不來似地。

楚北知道他耍賴了,伸手要拉他起來,道,「起來吧。」

逸郡王捂著腳道,「我需要看大夫。」

大夫兩個字,咬的格外的清楚。

楚北也不搭理他,喊道,「太醫1

那邊,有太醫急忙過來。

逸郡王,「……。」

他嘴角抽了一抽,望著楚北道,「做人不能這樣,你知道嗎?」

楚北撫額,望著逸郡王,小聲道,「等時機成熟,我自會告訴你。」

「什麼時候時機成熟?」逸郡王打破砂鍋問到底。

「兩個月後,」楚北回道。

然後,逸郡王一躍而起,笑道,「嚇嚇他的,誰叫他拔河不使出渾身力氣的。」

這話,可不緊緊是給自己打圓常

現在繩子斷了,勝負未分,那就是打平手了。

他之所以沒贏安郡王,是楚北沒使力的緣故。

好吧,大家也看出來楚北沒怎麼用力氣,大家都倒了。就他沒倒,他也好意思啊,虧得他帶著面具,不然非得臉紅脖子粗不可。

清韻也是知道,楚北不是不用力,而是不能用力。

當日在大街上,他用力接住她。最後吐血暈倒。

以他現在的身子。能使出四成力氣,已經不錯了。

那邊皇上在笑,他瞥了侯爺一眼。笑道,「府上這繩子也太差了些吧?」

侯爺臉紅了,忙站起來回道,「不是臣府里繩子太差。實在是諸位少爺力大驚人。」

皇上笑道,「上場的多是武將之子。我朝廷後繼有人,好好培養,將來必定是國之棟樑,朕心甚慰。」

宣王坐在那裡。笑道,「這是平局,未分勝負。是就此作罷,還是再重新比過?」

有大臣笑道。「重新比過,只怕也是繩斷,摔的人仰馬翻的下常」

明郡王和若瑤郡主上前笑道,「這一居作罷,回頭比試人數不得超過六人。」

明郡王說完,楚離拍著楚彥的肩膀笑道,「二哥,我跟你比一下如何?」

楚彥笑道,「那二哥就奉陪了。」

兩人留下,其他人都下了常

這一居,楚彥勝出。

他下場之後,有不少人都上場比試了一番。

若瑤郡主瞧了,不滿道,「總是看他們比試哪有趣啊,看大家閨秀比才好玩呢。」

她提議,世家少爺跟著起鬨。

明郡王笑道,「不知道有沒有大家閨秀上場?」

喊了半天,也沒人上台。

若瑤郡主努嘴了,「沒人嗎?沒人那我點名了,你們若是反對,就舉手。」

沒人舉手。

若瑤郡主就拿了簽筒來,隨手從裡面抽出來兩根。

那兩個大家閨秀被挑中了,上了比試台,拔河起來。

之後,又比試了幾組。

不但大家閨秀比了,還有大臣和夫人也比了,他們的簽,是皇上抽的。

文臣和文臣比,武將和武將比。

好吧,清韻發現皇上還作弊了,他明明抽到鎮南侯和鎮遠大將軍比,卻說他和興國公比。

比試台上,鎮南侯著實虐了興國公一把。

清韻覺得,皇上就是存心借鎮南侯的手教訓教訓興國公。

拔河過後,大家稍作歇息,聽忠義伯府大姑娘撫琴。

比起比試的熱鬧,聽琴曲太過平淡了,總覺得有些破壞氣氛。

不過鑒於忠義伯府大姑娘主動上台表演,獎勵她一朵桃花。

宴會進行到這裡,已經是正午了。

接下來便是用午飯了。

喜鵲過來稟告清韻道,「姑娘,飯菜都準備妥當了。」

清韻輕點了下頭,告訴侯爺。

侯爺便請示皇上,皇上笑道,「那便用膳吧。」

眾人移步去了別處,到哪裡時,下人已經把飯菜準備妥當了。

每一桌前,都站了個小丫鬟。

她當著眾人的面挨個的給每一桌菜試毒。

一頓飯,吃的是其樂融融。

大半個時辰后,大家又回到宴會台。

接下來,又玩了幾個小遊戲,全是大家沒玩過的,比如交換名字、連連看、官兵捉賊、倒著說、拍七令……

不論哪個遊戲,大家都玩的不亦樂乎。

皇上和皇后還參與了夾瓜子的遊戲,還輸給了右相夫妻。

皇上驚嘆,「這些遊戲都是清韻想出來的?」

侯爺正要點頭,大夫人快他一步笑道,「是府上幾個姑娘一起琢磨出來的。」

侯爺眉頭皺了下,眸底閃過一抹不悅的光芒。

宴會明明是清韻一手操辦的,清柔幾個並未參與其中,連梓婷都是昨天才知道宴會辦什麼,他問她,她都不透露一句。

怎麼到她嘴裡就成是清韻和清柔她們琢磨出來的了?!

她可知道,這麼說是欺君!

大夫人感覺到了侯爺的不悅,但是她理直氣壯。

宴會是清韻辦的又如何,她已經許了人了,清柔幾個還沒定親呢。

今兒的宴會,皇上都參與了兩次,興緻極高,那些大臣和貴夫人也都在,誰不喜歡未來的兒媳婦把內院打點的妥妥噹噹的,辦個宴會人人稱讚?

這些話,清韻聽見了,她嘴角勾起一抹寒笑來。

這是晾准了侯爺和她會顧忌侯府的臉面,不會拆她的台,所以肆無忌憚的搶功勞呢。

只是她的功勞是那麼好搶的?

正想著呢,就聽皇后笑道,「安定侯夫人不說,我還以為這些遊戲都是清韻一個人想出來的。」

皇后話音未落,宣王妃就笑道,「這些遊戲趣味橫生,若是一個人想出來了,必定聰明絕頂了。」

說著,她頓了頓,笑道,「幾位姑娘一起琢磨出來的,只是宴會上,她們一直站著那裡,也不參加,也難怪大家會這樣以為了。」

宣王妃這麼說,是存心的寒磣清韻,諷刺她搶人功勞。

清韻也不生氣,反倒覺得宣王妃的聲音如同天籟。

她上前一步,有些慚愧道,「宣王妃說的是,是清韻疏忽了,若瑤郡主和梓婷表妹兩個是女兒家,不比明郡王他們,站了一天,也疲乏了,下面還有兩個遊戲,五妹妹她們也知道怎麼玩,一會兒讓她們上台給大家介紹。」

清韻說著,大夫人的臉上的笑緩緩僵硬,最後變的鐵青。

她坐在那裡,拳頭攢緊,眸底冰涼。

清韻瞧見了,毫不畏懼的和她對望。

之前,她幫沐清柔搶功勞,她給回絕了,她還不死心,居然敢當眾搶。

侯爺和老夫人由著她,她不會。

皇上對宴會很滿意,就算一會兒出些差錯,也不會打她板子。

倒是沐清柔,她對那些遊戲一無所知,若瑤郡主不會說,周梓婷更不會。

她倒想看看她們母女怎麼把這謊言給圓回去。

老夫人坐在那裡,她看清韻的神情,就知道她生氣了,一定要給大夫人一點難堪。

想到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侯府當家主母被指責幫親女兒搶清韻的功勞,侯府只怕要被人笑話好幾天。

老夫人輕揉了下太陽穴,她知道,不讓清韻氣順了,她真的會讓沐清柔上台的,若瑤郡主是她請來的,她只會聽清韻的。

老夫人在心底輕嘆一聲,望著清韻道,「今兒宴會,確實辛苦若瑤郡主和明郡王他們了,我看宴會也接近尾聲了,也不差這麼一會兒,明兒清柔她們就要去棲霞寺,為你出嫁祈福一個月,今兒就讓她們好好歇歇。」

祈福是假,明擺著是罰沐清柔她們三個去棲霞寺吃齋念佛一個月。

這樣的懲罰,清韻還算滿意。

老夫人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的,沒人敢駁她的臉面。

至於說給清韻祈福,倒不是諷刺楚大少爺身上有毒,不少大家閨秀出嫁,不少姐妹都會去棲霞寺幫她祈福。

大夫人坐在那裡,一口銀牙險些咬碎,臉上還不得不掛著笑。

但是沐清柔幾個就氣的抓狂了,本來禁足就夠煩悶的了,還讓她們去棲霞寺禁足,簡直欺人太甚了!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