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一十九章 金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九章 金簪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read336!--章節內容開始--

侯爺坐在那裡,眉頭扭緊,問道,「那兩口大箱子怎麼了?」

這些事,他都不知道。

這麼丟臉的事,老夫人不會說,其他人不敢說。

侯爺就望著清韻了,清韻已經和大夫人徹底撕破臉面了,她不會提她遮羞,回道,「外祖父幫侯府恢復了爵位,祖母讓母親準備謝禮,要送江家去,可是有人在謝禮上動手腳,在裡面放臘肉,可是外祖父來了侯府,祖母當面道了謝,就沒有送謝禮了,誰想下人弄錯了,母親把給江家準備的謝禮,抬去了忠義侯府,臘肉壞了,氣的忠義侯府老夫人都病了,忠義侯府把那兩箱子抬回侯府,又把祖母氣著了,又要抬還回去,最後真相大白,侯府臉面丟經…。」

清韻越說,侯爺的臉越青。

他不傻,知道方媽媽是大夫人的心腹,沒有大夫人的指使,就是借她幾個膽量,也不敢在送去江家的謝禮里動手腳。

侯爺知道大夫人心胸狹隘,卻從未想過她陰狠至此,便是相信,都叫人覺得背脊發涼。

侯爺越想越惱怒,他瞥向大夫人的眼神,像是穿過層層寒冰,帶著冷寒之氣,大夫人覺得整個人都要凍住了。

她心中有不好的預感,就聽侯爺讓她和沐清柔幾個一起去佛堂罰跪,至於沐清柔幾個給沐千染送添妝的事,讓周梓婷代勞。

大夫人聽到侯爺罰她,臉都白成紙了,她脫口道,「我不能受罰,我答應了堂嫂。明后兩天去尚書府幫她忙埃」

這事,侯爺也知道,她以為侯爺忘記了,所以提醒他。

侯爺冷笑了,「你倒是聰明,知道犯了錯,我會罰你。所以找好了退路。我尚書府忙宴會,清韻親自上門相求,尚書府都沒有幫忙。你不去,尚書府也不敢說什麼1

說完,便吩咐丫鬟道,「送她們去佛堂。就給我在那裡看著,不到請安的時辰。不許她們起來1

聽侯爺這麼說,清韻眼睛多眨了兩下。

今日之事,錯的最多的就是大夫人了,侯爺只罰沐清柔幾個。卻沒有罰大夫人,她還以為侯爺是顧忌大夫人當家主母的臉面。

卻是不知道還有這一出,她真是服了大夫人了。居然拿尚書府做搪塞,因為她答應明天去幫尚書府的忙。要罰她一起跪,明天走都走不了,還談什麼幫忙埃

要不是她說了大夫人要離間江家和侯府的事,父親不會怒到這種程度。

大夫人替自己求情,然後認錯,可惜,根本沒人聽。

老夫人還嫌她吵的人頭疼,催婆子趕緊送她們去佛香院,並叮囑道,「就在佛堂里看著,別讓老鼠又嚇了人。」

等大夫人和沐清柔三個走後,屋子裡就清凈了。

周梓婷站在一旁,道,「外祖母,三表妹今兒立了大功,還受了委屈,您可得好好賞她。」

聽到賞字,老夫人就頭疼了,叫她如何賞清韻?

為了辦好宴會,她不許她拿請帖去黑市賣,她拿去風滿樓拍賣,換了六萬兩用於賑災,還拿了一萬兩來買獎品,為了宴會,這般盡心儘力,結果被大夫人一張嘴,分去了一半功勞,換做是誰,也不可能忍的祝

清韻要賞,只是要賞她一些有意義的東西才行,若只是論值錢,她不缺那個錢。

想著,老夫人吩咐了孫媽媽一句。

孫媽媽怔了下,「老夫人,你當真……?」

老夫人輕點了下頭,催道,「去吧。」

孫媽媽就回內屋了,等再出來時,她手裡拿了個錦盒。

彼時,清韻正挨著老夫人坐著,老夫人握著清韻的手,在和她說話。

孫媽媽把錦盒送上,老夫人打開錦盒。

錦盒裡裝的是一隻紫玉鐲,通體泛著紫光,瑩潤無瑕。

她拿起紫玉鐲,要戴在清韻的手腕上。

周梓婷低呼道,「外祖母,你怎麼把外祖父送的你鐲子給三表妹埃」

這隻玉鐲,是老夫人最喜歡的玉鐲,沒有之一,是她對過世的老太爺的思念。

看著那紫玉鐲,侯爺也怔住了,他阻攔道,「母親,這禮太貴重了。」

老夫人笑著,依然把玉鐲戴在了清韻手腕上,她摩挲著紫玉鐲,對清韻道,「這玉鐲是我生你爹時,老太爺送我的,陪了我幾十年了,你就要出嫁了,祖母把它送給你,你祖父在天有靈,會保佑你事事順利的。」

紫玉鐲很貴重,清韻知道,卻沒想過這是老太爺送的,還是老夫人生她爹那一天送的,意義重大埃

這麼有紀念意義的東西,她怎麼能收埃

清韻握著老夫人的手,又把紫玉鐲還了回去,她笑道,「這麼貴重的禮,清韻不能收,清韻毛手毛腳的,萬一磕碎了,豈不辜負了祖母一番疼愛之心,祖母要賞清韻,不妨讓賞清韻一套頭飾?」

清韻對這些東西根本沒有**,她還嫌棄玉鐲戴在手腕上累贅,只是大家閨秀都要戴,她不戴,丫鬟覺得有**份。

她看重的是真心,老夫人捨得把這麼貴重而有意義的紫玉鐲送給她,這便足夠了。

清韻這樣懂事,老夫人把紫玉鐲都戴她手腕上了,她還還了回來,老夫人心都軟成了一灘水。

她忍不住伸手戳了清韻的腦袋道,「你這孩子,懂事的叫祖母說你什麼好,便是把心肝挖給你都嫌不夠。」

聽到老夫人這麼說,孫媽媽怔了下。

老夫人很疼表姑娘,也沒說過這話,看來,以後老夫人會把三姑娘捧著手心裡疼了。

這也是三姑娘應得的。

周梓婷站在一旁,心底後悔的小泡直冒,她就不應該提獎賞的事,她沒想到老夫人會把紫玉鐲送給清韻,偏偏清韻還不要。

老夫人拍著清韻的手。又讓周梓婷挨著她坐下道,「宴會的事,你們兩個立了大功,祖母都賞,還有明郡王和若瑤郡主,得備下謝禮,給他們送去。」

清韻和周梓婷陪著老夫人坐了會兒。今兒老夫人也勞心勞神了一天。雖然只是坐在那裡,但是憂心宴會出意外,心一直提著。

人一放鬆。就扛不住了。

孫媽媽扶她回內屋歇息,清韻和周梓婷就回去了。

半道上,周梓婷很真誠的向清韻道謝,「三表妹。謝謝你給我做主持的機會。」

今兒,她可是露了臉。讓那些權貴夫人都記得了她。

清韻接受了她的道謝。

等周梓婷走遠了,青鶯道,「表姑娘承姑娘這麼大的情,以後肯定不會再和姑娘為敵了。」

清韻看了眼天上的朦朧月色。道,「話不要說得絕對,沒有利益牽扯。自然不會為敵,可將來的事。誰又知道呢。」

回了泠雪苑,清韻泡了個葯浴,去除身上的疲乏。

泡完澡,爬上床,幾乎是倒床就睡熟了。

青鶯見了,有些心疼道,「為了宴會,姑娘都累成這樣,卻被人搶了功勞,越想越氣1

喜鵲點頭,也跟著罵道,「沒臉沒皮,小家子做派1

青鶯捂嘴笑,她眼珠子一轉,道,「大夫人在佛堂罰跪,我們要不要讓衛馳大哥去使壞?」

喜鵲很想看大夫人倒霉,不過她搖頭道,「還是別了,佛堂一堆人看著,大夫人不敢弄虛作假,在佛堂跪一晚,也夠她受的了。」

一夜安眠。

第二天醒來,清韻整個人都精神奕奕,神采飛揚。

用了早飯,她去春暉院給老夫人請安。

半道上,清韻瞧見大夫人的貼身丫鬟碧春和碧玉扶著她,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沐清柔幾乎是丫鬟抬著走的,沐清芷幾個要可憐些,只有一個丫鬟扶著,她半邊身子壓在丫鬟身上,丫鬟腰彎的,幾乎要折了。

「那丫鬟真可憐,」青鶯感慨道。

清韻失笑,要讓她們知道,青鶯不同情她們,同情扶她們的丫鬟,非得氣死不可。

看了幾眼后,清韻邁步朝春暉院走去。

進了屋,走到屏風處,就聽老夫人問道,「昨晚睡的可好?」

清韻進屋,便見到周梓婷搖頭,「睡的不好,渾身都疼,到現在都沒緩過勁來。」

她說著,見清韻上前,她忍不住多看了清韻兩眼,道,「三表妹,你昨晚看著比我還疲憊,怎麼今天就這樣精神奕奕了?」

清韻笑道,「我也疲乏,昨晚睡前泡了個葯浴,睡的香,白天自然精神了。」

「葯浴?」老夫人挑眉問道。

清韻點頭,「是我照著醫書抓的。」

老夫人撫額了,「是葯三分毒,沒有十足的把握,最好還是別碰,萬一出了什麼好歹,悔之晚矣。」

周梓婷還想找清韻要一副葯,聽老夫人這麼說,她到嘴邊的話,生生忍住了。

清韻知道老夫人是為了她好,她點頭記下。

周梓婷和清韻陪老夫人聊天,周梓婷問清韻道,「三表妹,你送給染堂姐的添妝是什麼?」

清韻笑道,「一支金簪。」

周梓婷笑道,「是前兒挑獎品時順帶買的那支金簪?」

清韻點頭,「就是那支。」

周梓婷想了想道,「有件事我忘記說了,你買金簪的時候,若瑤郡主見到了常寧侯府大姑娘常嫻兒,還說她笑的人心裡發毛,那時候她是看著你笑的。」

清韻有些怔住,她回頭找青鶯拿金簪。

打開錦盒,清韻把金簪拿起來,左右翻看。

金簪很美,就這支金簪,要六十兩銀子呢。

清韻細細看著,沒發現有問題。

孫媽媽站在一旁,她和老夫人都看著金簪,忽然,她眼睛閃了下,眼皮子一跳。

見清韻要掰金簪,她趕緊上前,幾乎是搶似地把金簪給奪了過來。

這舉動,把清韻嚇了一跳。

ps:on_no哈哈~……未完待續。!--章節內容結束--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