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二十二章 善了(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二章 善了(一更)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沐千染臉紅如霞,恨不得去捂清韻的嘴。

一旁有婆子守著,見清韻一臉懵懂,趕緊過來,湊到她耳邊低語了兩句。

這回,清韻不止臉紅了,耳根子脖子都紅了。

她哪裡想到那別有洞天的金簪是壓箱底用的,和春公圖一樣埃

她更沒想到,大太太給沐千染準備了一整套十二支那樣的金簪,取名十二花簪。

清韻聽完婆子的話,背脊都一陣陣發麻,臉火辣辣的燒著,幸好孫媽媽眼尖,看出金簪有問題,不然她把那金簪送了來,常嫻兒當眾要看她的金簪,她的臉都能丟到姥姥家去了。

只是那樣的金簪,金滿堂有的賣,可是她沒有明說,小廝怎麼就拿給她挑了?

想到什麼,清韻抬眸瞥了常嫻兒一眼。

見常嫻兒望著她,眸底帶了七分笑,另外三分則是失望。

她是想看清韻當眾丟臉的,送那樣的簪子給人做添妝,傳揚出去,必定名聲盡毀,怎麼說她也是未出閣的女兒家,哪怕她已經定了親,出嫁在即。

尤其京都不少人都知道楚大少爺一身的毒,行房即死,她出嫁,十有*也是守活寡,喜歡那樣的金簪,必定是個放蕩之人。

本來一切都計劃的好好的,誰想到金簪被人給偷了,那該死的賊,氣死她了。

看她臉色,清韻就知道這事跟她脫不了干係。

那金簪,是常嫻兒叫丫鬟冒充清韻的丫鬟,偷偷去叫小廝把金簪拿出來,叫清韻挑選,不得聲張。以免壞了她家姑娘的名聲。

是以小廝把金簪拿出來給清韻挑選,卻一句話都沒說。

沐千染紅了臉道,「我也是昨兒才知道金簪的事,三堂妹怎麼送我金簪,幸虧那賊把金簪偷了,不然三堂妹今兒的臉可就丟大了。」

她這是解釋她之所以知道金簪內有乾坤,是因為出嫁在即。大太太不得不告訴她的緣故。她規矩本分。

清韻坐在那裡,她笑了,「那日我和梓婷表姐還有若瑤郡主去挑宴會的獎品。順帶給你挑的金簪,金滿堂的小廝把簪子拿給我挑選時,她們兩人都在場,我從未要求要這樣的金簪過。我和金滿堂無冤無仇,卻拿這樣的金簪給我挑。只怕是有人存心要看我笑話,毀我清譽,此事我不會善了1

清韻說完,周梓婷撇了常嫻兒一眼。道,「就是!有人想看你笑話,必定要她淪為整個京都的笑柄1

常嫻兒臉一白。

清韻站起身來。和沐千染告辭道,「我要去一趟金滿堂。就先告辭了。」

她站了起來,周梓婷也跟著起來了,沐千染不是傻子,她看常嫻兒的臉色,就知道這事和她有關係。

尚書府和常寧侯府關係還不錯,雖然她算計清韻,順帶上了她,但到底丟臉的不是她,她只是收禮之人。

昨兒侯府宴會辦的隆重,侯府的尾巴都翹上天了,殺殺侯府的銳氣也好,誰想到功虧一簣了。

見清韻要走,沐千染攔下她道,「這事我看就算了吧,金滿堂後台硬的很,事情鬧大了,對你並無好處,反而惹人笑話。」

清韻冷冷的拂開她的手,道,「我有若瑤郡主作證,名聲受什麼損害?反倒是金滿堂,事情鬧大了,若是不說出背後指使之人,往後誰還敢去買金簪?」

無緣無故就給未出閣的女兒家那樣的金簪,這不是存心帶壞人嗎?

要是一不小心當做尋常金簪戴在頭上,大庭廣眾之下,露了餡亦或者被人發現了,還不要被人笑死?

周梓婷笑道,「三表妹身正不怕影子斜,沒道理被人欺負了,還要忍氣吞聲,這是助紂為虐,反倒是那有心之人,要小心了,這事要是鬧大了,估計她這輩子都不一定能嫁的出去了。」

她說著,也跟沐千染福了福身,和清韻離開。

看著兩人帶著丫鬟走,常嫻兒急了,她走到沐千染身邊,拽了下她的雲袖,她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沐千染想賣常嫻兒這個人情,可是她也沒輒啊,清韻又不聽她的。

她望著常嫻兒,用眼神道:她這堂妹的膽量,人所周知,敢在桃花宴上跪請皇上恢復侯府爵位,到用請帖請皇上來侯府參加宴會,可見一般了。

出了門,周梓婷就望著清韻道,「真的要去金滿堂嗎?」

拿著金簪去金滿堂對峙,還得叫上若瑤郡主,就算她們沒看過金簪裡面的東西,可事情鬧大了,誰又說的清呢。

清韻已經定親了,還是聖旨賜婚,她不在乎金簪的事對她造成的影響。

可是她和若瑤郡主還在乎埃

況且,清韻也說了,金簪被賊偷了。

無憑無據,金滿堂不一定會認賬埃

都沒有十足的把握,還去金滿堂做什麼?

只是清韻說去,周梓婷只能順著她的話說,不然就是胳膊肘往外拐了。

清韻望著她,笑道,「放心吧,她會來找我的。」

剛說完,就聽到一陣腳步聲。

腳步聲中混雜著銀鈴聲,之前常嫻兒進屋時,就有這聲音。

「三堂妹,你等一下,」身後,傳來沐千染的聲音。

清韻回頭,便瞧見她和常嫻兒走過來。

常嫻兒一張臉臭的,就跟誰欠了她八百十萬沒還似地。

清韻望著她們,道,「染堂姐找我何事?」

沐千染笑道,「三堂妹,咱們都是聰慧人,就不用揣著明白裝糊塗了,金簪之事,你應該猜到是嫻兒做的吧。」

清韻眸光從沐千染臉上,落到常嫻兒臉上,冷淡而疏遠道,「原本還只有五分把握,想去金滿堂求證一番,如今是十分了。」

清韻語氣不帶一絲溫度,沐千染就知道,她是真的不打算善了了。

她握著清韻的手道,「你是我堂妹,嫻兒也喊我一聲染姐姐,你們兩個發生了矛盾,還是因我而起,我實在過意不去,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既往不咎了,方才幾位大家閨秀那裡,我已經打過招呼了,絕對不會外泄半句,你大可放心。」

她說著,清韻要把手抽回來,沐千染握的很緊,清韻不耐煩的甩開了她,在沐千染怔愣中,她赫然一笑,「看你的面子上,既往不咎?我還真不知道你在我這裡臉面有這麼大,都大的過我的清白閨譽了。」

清韻輕飄飄兩句話,讓沐千染尷尬的,臉像是被燒的滾燙的爐火炭了似地。

清韻瞧見了,絲毫不在意,要是在意,她也不會那麼說了,「上一次,在宣王府,她故意害我丟臉,我已經饒過她一回了,還想我再饒她一回?」

「你1常嫻兒氣紅了眼。

清韻瞥了她,冷笑道,「你什麼你,算計人,你還委屈了?1

常嫻兒氣哭了。

沐千染也被清韻氣的不輕,她冷笑道,「我只是想化解你和嫻兒之間的恩怨,本著冤家宜解不宜結,多一個敵人不如多一個朋友的想法,你卻這樣嗆駁於我,我是你堂姐,在你這裡沒這麼大的臉面,那定國公府三少奶奶的身份呢?」

這是軟的不成,來硬的了?

清韻好笑,指著常嫻兒道,「化解我和她之間的恩怨,你倒是會做和事老,可你弄清楚我們恩怨起於何處沒有,事情都不清不楚,就來當說客,說白了,就是要我熄了去金滿堂找人對峙的心,怕我真的害她名聲盡毀,以後嫁不去罷了,你拿大姐姐來壓我,我還真的不敢不給你這個面子,只是你幫著一個外姓人來壓我和大姐姐,堂姐,你覺得我能指望你將來對我大姐姐好嗎,行了,大姐姐的事,我暫且不說了,我還沒那本事護她一輩子,今日之事,我可以退一步,但我要賠償1

沐千染見清韻鬆了口,她就知道,沐清凌是清韻的軟肋。

她問道,「你要什麼賠償?」

清韻毫不猶豫道,「兩萬兩銀子。」

沐千染倒抽一口氣,「三堂妹,你……1

清韻瞥了她一眼道,「我什麼?比起她名聲盡毀,一輩子都嫁不出去,我要兩萬兩都是輕的了,這還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答應私了,若是覺得我要的賠償多了,我去金滿堂便是了。」

說著,清韻轉身便走。

青鶯站在一旁,哼了鼻子道,「不過兩萬兩銀票而已,你當我家姑娘稀罕呢。」

常嫻兒氣道,「不稀罕,那你別要啊1

青鶯原打算追著清韻走的,乍一聽她這麼說,她的小脾氣也上來了,呲牙道,「我家姑娘身上就有兩萬五千兩銀票,再加上安郡王和逸郡王賠償的就有六萬兩了,還有皇上、鎮南侯和太后賞的,若瑤郡主給了兩萬兩,加起來少說也有十萬兩了,這些錢夠我家姑娘奢侈的過一輩子了。」

「她能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拿一萬兩出來買宴會獎品,會在乎那兩萬兩?我家姑娘寧願要心底舒坦,也不要錢,誰讓堂姑娘胳膊肘往外拐,要幫著外人了,我家姑娘該給能給的面子都給過了,是常寧侯府大姑娘捨不得錢,既然如此,那就等著被人笑話,嫁不出去吧1

青鶯說完,還重重的哼了一聲,「一個大家閨秀,還沒定親,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都知道,真不害臊1

她說著,常嫻兒恨不得打她了,卻不得不忍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