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二十三章 討要(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三章 討要(二更)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青鶯追著清韻走了,沐千染望著常嫻兒道,「我能幫你的只有這麼多了,是賠錢,還是鬧到金滿堂去,你看著辦吧。」

常嫻兒快氣哭了,沐千染都拿沐清凌威脅清韻了,清韻還這樣油鹽不進,而且清韻有錢的事,她也知道。

安郡王和逸郡王賠償她六萬兩的事,整個京都都知道,她沒少羨慕。

看著清韻越走越遠,常嫻兒真的急了,她跺腳道,「我答應便是了1

說著,催沐千染道,「你再幫我去說說,能不能少要一點,我沒那麼多錢。」

沐千染沒輒,只能快步去攔清韻了。

聽常嫻兒要討價還價,清韻理都沒搭理她,邁步便走。

常嫻兒跺腳道,「行了,兩萬兩就兩萬兩1

清韻把手一伸,「銀票拿來。」

常嫻兒氣的咬牙,「你以為誰都跟你似的,有事沒事身上踹上一堆的錢呢1

她只有五百兩的私房錢,兩萬兩這樣的大數目,她只能找娘親要,還不知道娘親會不會給。

她恨死那偷金簪的賊了,恨不得剝了她的皮。

要是金簪沒被偷,好歹清韻丟了臉,她再賠錢,她也不覺得窩囊。

現在呢,偷雞不成蝕把米!

常嫻兒越想越氣,清韻可不會由著她,「我心裡氣不順,沒有銀票,欠條也行,總歸我今兒必須見到東西。」

沐千染眉頭皺了下,有些什麼忽閃而逝,消失的太快,叫她捕捉不祝

直覺告訴她,欠條不能寫,這是個坑。

她望著清韻道,「有我和梓婷表妹幫你作證,欠條就不必了吧?」

清韻瞥了她,好笑道,「染堂姐不是和常大姑娘關係好嗎。為了她都拿大姐姐威脅我了,如今又幫我作證,你可別給我作證,說錢我已經收過了。要是染堂姐有錢,大可以替她代付了,也省的我拿什麼欠條了。」

沐千染臉一僵,雖然清韻沒說直白,可話里話外。都是譏諷她胳膊肘往外拐,還一臉我都是在幫你。

清韻不耐煩道,「行了,不願寫欠條,我也不勉強,也勉強不了,但請把路讓開。」

青鶯在一旁起鬨道,「別要她的錢,要她身敗名裂,追悔莫及。」

常嫻兒恨不得掐死青鶯了。她咬牙道,「我寫就是了1

沐千染吩咐丫鬟端筆墨紙硯來。

就在不遠處涼亭,常嫻兒寫了欠清韻兩萬兩銀子,還寫了為什麼欠錢的理由。

她吹乾信紙,咬牙遞給清韻,「給你!三天之內,我會把錢送給你1

清韻收了欠條,笑道,「希望你不會食言。」

周梓婷站在一旁,看著清韻把欠條收懷裡。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常寧侯府大姑娘大概屬豬的吧,蠢成這樣,還想算計三表妹,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

她就不想想,三表妹拽著她的把柄,氣勢十足,她要是真有十足的把握能壓住她,她會要她寫欠條,還寫下自己犯了什麼錯?

這明顯是要她認罪畫押埃

三表妹去金滿堂。不一定就能要她認罪,可有了這張紙,那罪名就是板上釘釘的事了,想反口都不行了。

吩咐金滿堂動手腳,這樣的事,她不可能自己去,顯然是丫鬟去啊,出事了,直接把丫鬟推出去頂罪,甚至殺了丫鬟滅口,來個死無對證,金滿堂和三表妹能耐她何,除非還有另外的人證還差不多。

不過三表妹這鎮定自若,一定要追根到底的態度,換做她是常嫻兒,估計也會嚇慌了神。

拿了欠條,清韻要走,沐千染也不好意思再留她了。

等走遠了,周梓婷笑道,「三表妹掙錢的本事,我是佩服的五體投地了。」

清韻眸光流轉,璀璨明媚,「這叫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其實,要給常嫻兒難看,她有無數種辦法,衛馳都能代勞。

可所有的辦法,都不及要常寧侯府賠錢來的痛快,常寧侯府損失這麼一大筆錢,肯定會氣的牙根痒痒,不用她出手,常寧侯府就會教訓常嫻兒了。

一行人邁步出了尚書府,回了侯府。

剛走到侯府門前,就見到沐清柔幾個出來。

幾人走路姿勢還有些不對,丫鬟怕她們腿軟摔了,一直扶著。

見到清韻,幾人臉色要多臭就有多臭。

沐清柔努力擠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來,道,「三姐姐,你放心,我們會好好的誠心誠意的替你祈福的。」

這幾個字,她是咬著牙關說的。

她眼神冰冷,帶著恨意。

清韻相信,她們會誠心祈福的,祈福楚北早點死,她守寡一輩子。

清韻笑了,眼神從沐清柔三人臉色掃過,笑道,「有勞你們了。」

沐清芷捏了拳頭道,「應該的。」

清韻笑了笑,把路讓開,讓她們上馬車。

只是她們才下台階,清韻就轉了身,笑道,「青鶯,你聽過那個傳言沒有,有人在佛前祈禱別人死,結果第二天就摔死了?」

青鶯知道清韻這話是說給沐清柔她們聽的,連連點頭道,「菩薩什麼不知道,她怎麼會保佑心狠手辣之人呢?」

沐清柔幾個氣的頭冒青煙。

她們轉身,正巧見到周總管走過來,在清韻跟前停下道,「三姑娘,侯爺讓你回來了去書房一趟。」

清韻便去書房見侯爺,周梓婷帶著丫鬟回了春暉院。

書房門前,有小廝守在那裡,見清韻過來,忙上前給清韻見禮,然後殷勤的幫清韻開門。

清韻邁步進屋,往前走了幾步,右轉就見到書桌前,侯爺正坐在那裡看書。

然後,清韻眼睛怔了下。

只見書桌上,有一張萬兩的銀票。

侯爺知道清韻來了,見她看著銀票,臉微微紅,侯爺笑了,「這銀票,我送去給寧王,他不願意收,只說你對他和寧王妃有恩,這是你應得的,你不打算告訴爹爹,你怎麼就對寧王妃有恩了?」

侯爺想不通啊,要說清韻醫術高超,幫寧王妃保胎。

可京都盛傳寧王妃腹中胎兒保不住了,遲早要小產埃

清韻撓著額頭道,「如父親猜測的那樣,我幫寧王妃保胎了。」

侯爺挑眉,「沒保住也算有恩?」

清韻搖搖頭,「寧王妃的胎兒保的住,只是寧王府有人要害她,在她屋子裡的蠟燭中動手腳,被我發現了,為了麻痹下毒之人,才謊稱胎兒保不住的。」

寧王府的事,侯爺多少知道一點,他輕嘆一聲,隨即笑道,「於寧王有恩,不是壞事,將來楚大少爺封侯拜將,能少走不少彎路。」

清韻臉紅了,好好的說寧王府的事,怎麼就繞到楚北身上了,這不是存心打趣她嗎?

見清韻羞低了頭,侯爺心裡有些酸澀,一直以為女兒還小,不急著嫁人,可是不經意間,就長這麼大了。

他把銀票拿起來,走到清韻跟前,不滿意道,「鎮南侯太過霸道了,父親得去跟他抗議,明明楚大少爺身上的毒要半年才能解,為何急著把你娶過門?」

等毒解了,再娶不行嗎?

清韻連連點頭。

雖然她是不大喜歡侯府,可是她實在不想這麼早嫁人啊,她才十五歲埃

侯爺失笑,「爹爹真抗議了?」

清韻臉又紅了,就知道是逗她玩的,「誰不抗議,誰是小狗。」

侯爺,「……。」

青鶯,「……。」

說完,清韻就後悔了,她怎麼能說這話啊,簡直沒大沒小啊,一時窘了臉,清韻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道歉又不說出口,這不沒骨氣的她直接轉身跑了。

看著清韻逃走,侯爺失笑,「這回不抗議,都不行了。」

他把銀票遞給青鶯道,「交給三姑娘。」

青鶯就等著銀票呢,拿了銀票,追著清韻走了。

等追上清韻,青鶯也打趣她道,「姑娘,你說那話,侯爺真的會去找鎮南侯延遲你出嫁。」

清韻嗔瞪了青鶯一眼,「延期不好嗎?」

青鶯搖頭,「哪裡好了,奴婢沒覺得有什麼好處埃」

除了在侯府受氣還是受氣,雖然侯爺回來,罰了大夫人和五姑娘她們,可她還是期盼姑娘能和楚大少爺在一起,以姑娘的醫術,肯定能早早的幫楚大少爺解了身上的毒,然後幸福美滿的過一輩子多好,省的看五姑娘她們有事沒事找茬,有事沒事在姑娘跟前晃蕩。

兩主僕有說有笑的的走遠。

衛馳守在暗處,眉頭皺隴,好端端的,三姑娘為什麼要延期嫁給爺啊,爺又惹毛了她?

三姑娘辦宴會,她要什麼,爺給什麼啊,慣出毛病來了?

肯定是了。

衛馳輕嘆,女人不能慣啊,一慣就容易出事。

清韻去了春暉院,老夫人正在發火,臉色有些青。

清韻見了,不解道,「誰惹祖母生氣了?」

周梓婷望著她道,「還不是尚書府,方才我們就覺得侯府給蛋糕給尚書府有些不對勁,果不其然,尚書府實在不要臉,來要蛋糕的丫鬟說,是三表妹你讓她來拿的,說是昨兒那些大家閨秀沒有吃過癮,向你討要,你讓她來拿,祖母也沒多想,就給了,本來那些蛋糕,祖母打算拿來送人的,送了一半去,實在是氣人。」

PS:小年快樂~~~~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