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二十四章 牛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四章 牛糞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周梓婷越說越來氣,有些傲人的胸口起伏不定,「拿你做幌子騙走了蛋糕,還不給你吃,這也就算了,她還幫著常寧侯府大姑娘為難你,甚至拿大表姐來威脅你,就沒見過那樣不要臉的人!簡直沒把侯府放在眼裡1

清韻氣笑了,「尚書府幾時把侯府放在眼裡過,要是真放在眼裡,也不敢這樣明目張的叫個小丫鬟來騙祖母了,她又要嫁進定國公府了,大姐夫病在床,三少爺是嫡次子,國公府肯定會交給他繼承,大姐姐得仰著她的鼻息過日子,她就更趾高氣揚了,就算借我的名義騙了幾食盒糕點,我侯府還敢說什麼不成?」

「就這樣算了?」周梓婷憤岔不平。

清韻坐下來,道,「不這樣算了,還能怎麼樣,尚書府一堆大家閨秀去送添妝,我侯府為了幾食盒糕點鬧上門去,丟臉的是我們侯府,有話好好說,別說幾食盒糕點了,就是全給了,我侯府可不會捨不得。」

老夫人點頭,手裡佛珠撥弄著,道,「清韻說的對,蛋糕的事不能鬧大,非但不能鬧大,還得寬厚才是,尚書府不是要蛋糕嗎,孫媽媽,把廚房剩下的蛋糕,都給我裝好了,我要去尚書府一趟。」

清韻笑了,老夫人這是要上門打臉去。

她要用行動告訴尚書府,侯府沒小氣到那份上,要蛋糕招呼客人就實實在在的說,讓個丫鬟假借清韻的名義送什麼?

老夫人和孫媽媽去了尚書府。

清韻和周梓婷才回來,腿還乏著呢,就沒有去了。

再說老夫人,她帶著孫媽媽去了尚書府,直接就到了三老夫人院子。

走到院外,老夫人問道,「三老夫人在正堂會客?」

丫鬟點頭應道,「工部左侍郎夫人和安南侯夫人來了。」

老夫人點頭一笑,邁步進去。

她來的事。早有丫鬟去稟告了,也沒人攔她,老夫人就進屋了。

老夫人極少來尚書府,她今兒來。三老夫人還有些震驚,笑道,「大嫂今兒怎麼得空來我尚書府了?」

老夫人笑道,「染兒是我看著長大的,她就要出嫁了。還和清凌成了妯娌,我是希望她們堂姐妹兩能相互有個照應,只是……。」

說著,老夫人就停了。

三老夫人笑問道,「只是什麼?大嫂有話,但說無妨,安南侯夫人她們不是外人。」

老夫人笑道,「那我有話就直說了,不是我數落尚書府的不是,實在是三弟妹你太小瞧我侯府了。昨兒侯府辦宴會,請了不少大家閨秀來,耽誤了她們時間,沒能來給染兒送添妝,今兒都來了,她們對我侯府準備的蛋糕讚不絕口,尚書府想要蛋糕招呼客人,直說便是了,我侯府又不會不給,哪有叫丫鬟去騙人。說是清韻讓她來拿的道理,害的我還以為清韻朝令夕改,說好的把蛋糕拿去送人,又忽然要拿來尚書府。也是下人手腳慢,這要拿去送人了,她豈不是要在一群大家閨秀面前食言了嗎?她回府之後,我將她一通數落了,才知道她壓根就沒提過蛋糕的事,三弟妹。你這害我做長輩的,不分青紅皂白就平白指責了小輩一通,臉都掛不住了。」

老夫人一臉的嗔怨,三老夫人的臉就掛不住了。

尤其老夫人嗔完,繼續道,「昨兒時間來不及,也沒讓廚子多做多少,之前拿了一半來,剩下的不好送人了,總不能送了這個不送那個,索性我全拿來了,應該夠尚書府招呼送添妝的賓客了。」

三老夫人額頭有青筋跳動,尤其見老夫人笑的那個大方,她就氣的腦殼疼。

她努力維持笑臉,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聽丫鬟稟告侯府送了蛋糕來,還想去跟大嫂你道謝,怎麼就成尚書府假借清韻的名義去要的了?」

老夫人皺眉,問道,「這能有什麼誤會?我是聽說清韻要,才改了主意,不把蛋糕送人,讓周總管把食盒給丫鬟拿來尚書府的,怎麼就成侯府主動送的了?送了也不算什麼,幾食盒糕點而已,不是什麼大事,只是這樣糊糊塗塗的,我都弄不清楚了。」

三老夫人見老夫人刨根問底,又不能大聲質問。

她知道,老夫人是存心要她在安南侯夫人和工部左侍郎夫人跟前丟臉。

三老夫人很生氣,尚書府又不是沒有糕點招待賓客,何必要什麼蛋糕的,非得去侯府要什麼?!

害的她現在窘迫難下,臉都丟盡了。

尤其老夫人又拎了七八盒蛋糕來,越發顯得侯府大方,尚書府小氣耍手段。

安南侯夫人和左侍郎夫人面面相覷了,她們應該早些走啊,留下來聽尚書府的醜事,尷尬埃

當然了,她們是相信清韻和侯府的。

昨兒的宴會,她們也都在,宴會辦的熱鬧有趣,不論是茶水還是糕點,都很精緻周到,不是小氣之人。

而且,那些糕點,大家喜歡是有目共睹的事,換做是她們,也會投其所好,給大家送一些去。

拿來送人的糕點,哪有先緊著尚書府來給堂姑娘招待賓客的道理啊?

要說侯府故意給尚書府難堪,讓尚書府下不來台,這種可能性,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賠上一堆可以拿來送人的糕點,這樣的法子,除非蠢到不行,一般人都不會做的。

所以,撒謊的是尚書府。

見三老夫人臉色難看,老夫人就心情爽,她端茶輕啜,笑道,「清韻那孩子,懂事乖巧,我這個做祖母的都佩服她,難得有機會教教她為人處事的道理,誰想到最後成了我偏聽偏信,誤會她了,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了。」

老夫人說著,安南侯夫人笑道,「三姑娘辦的宴會,著實不錯,安定侯府教了幾個好女兒。」

只是可惜,許給了鎮南侯府大少爺。

不說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單說鎮南侯府大少爺外室所出庶子的身份就配不上三姑娘了。況且還一身的毒,太醫院的太醫輪流治了六年都沒有治好,誰知道哪一天就一命嗚呼了,虧得三姑娘出嫁在即。還有心情籌辦宴會,還籌辦的那麼好,倒是個性子活乏看的開的。

聽到安南侯夫人誇侯府教了幾個好女兒,老夫人臉皮有一瞬間的紅。

再說清韻,老夫人走後。她沒有直接回泠雪苑。

而是在花園走走逛逛,走累了,就坐在鞦韆架上,悠悠晃晃的。

青鶯要推她,清韻沒讓,就這樣安靜的坐著便好。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清韻眼睛忽然被閃了下。

她下意識的撇過臉去,隨即又轉了過來。

只見不遠處,泠雪苑院牆上,立著一男子。

他筆直而立。如山巒之巔,一柄風華內斂的古劍。

他穿著一襲翩然華麗的錦袍,衣袂翻飛,就那麼站在那裡,卻給人一種睥睨天下的氣勢。

他戴著面具,看不清楚容貌,但一雙眼眸,光澤流動中閃著璀璨如星光芒。

正是楚北。

清韻望著他,他也望著清韻。

明眸皓齒,膚如凝脂。口如含丹,小臉上素麵朝天,卻遠勝過濃妝艷抹,看起來如清晨荷塘的芙蓿春暉朝露,曼妙可人。

特別是那一雙眼睛,眸含春水,碧波流盼,美目流轉間,似乎能把人眼球抓的死死的。

兩人四目相對。半晌也不挪眼。

直到青鶯發現了,眨眼道,「楚大少爺怎麼站在牆頭啊?」

他還沒摔出陰影來呢,上回摔的那麼慘,姑娘提一次,他尷尬一次,還不吸取教訓?

不過,楚大少爺站在牆頭的樣子,很好看呢,感覺天下沒人可以跟他相比了。

聽到青鶯說話聲,清韻這才反應過來,臉騰地一紅,趕緊起了身。

雖然侯府上下都知道鎮南侯府派了暗衛守著她,昨兒宴會之後,也認得楚北了,可這樣大庭廣眾的站在牆頭,委實不妥埃

他就不能不這樣招搖,低調一點嗎?

清韻三步並兩步的回了泠雪苑,徑直進了書房。

丫鬟才把門關上,屋子裡就傳來楚北的質問聲,「你要延遲婚期?」

清韻,「……。」

清韻懵怔了下,她還以為楚北來侯府找她是有什麼大事呢,誰想到是因為這事埃

清韻撫額了,這麼點小事,衛馳也等不及稟告他。

看著楚北三分炙熱七分惱怒的眸光,清韻不知道說什麼好。

青鶯在一旁,縮了脖子道,「是侯爺先說延期,姑娘才說的。」

青鶯說完,在心底默默道歉,她不是故意賣了侯爺的,她也沒有撒謊,延期這話題確實是侯爺先提的,只是他是開玩笑,姑娘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許是這些日子忙宴會,忙昏了頭,一時嘴快,逼的侯爺不得不去找鎮南侯談延期的事,不然真的要成小狗了。

楚北聽了青鶯的解釋,望著清韻,謀並未散去。

他在等清韻解釋。

那眼神,像是不給個滿意的解釋,會誓不罷休似地。

清韻只好把事情經過詳細說來一遍,坐在椅子上,清韻扭著帕道,「大錦朝女子十五及笄,及笄便成親,年紀太小了,並不是什麼好事,我只是想延期而已,又不是退親。」

說著,清韻不等楚北說話,繼續道,「我知道,你肯定會說大家都十五歲就成親,甚至有些還不滿十五就嫁人了,這是事實,我不否認,但我是大夫啊,十五歲的姑娘身子都還未長開,就生兒育女,這樣的後果是遇到難產的可能性大很多。」

楚北也坐了下來,他望著清韻道,「你覺得什麼時候成親合適?」

「十八。」

清韻想都沒想就回道。

楚北的臉瞬間黑了,清韻看不見,但是感覺到了。

她扯了下嘴角,輕咳了下嗓子道,「我是說所有姑娘,並非指我一個人……。」

青鶯睜大眼睛看著她,「姑娘,十八還不嫁人,都成老姑娘了,會被人笑死的1

清韻,「……。」

這是隔了多少年的代溝,簡直沒法交流了。

想著,清韻無語一笑。

她肯定是吃飽了撐得慌了,她和楚北還有青鶯聊什麼時候嫁人,她傻了吧,在他們眼裡,十五歲嫁人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另類的是她。

清韻抬眸望著楚北,煙眉輕隴,有些困惑,她只是說下延期而已,她和他是聖旨賜婚,又不是提親,他至於這麼火大嗎?

再說了,他身上的毒暫時還除不清,就更不急著娶回去了埃

「你心情不好?」清韻想了半天,也只想到這個解釋。

「我心情很好1楚北回道。

清韻笑了,心情好,還會這麼大火氣,這不明擺著忽悠她嗎?

清韻問道,「是大皇子的事?」

「他確實夠氣人,到現在都不知道去哪兒了,」楚北生氣道。

這麼說,顯然不是因為大皇子了。

大皇子離京,這麼大的事,沒有鬧出大動靜來,是因為有流言稱前州水災,朝廷撥了一筆錢去賑災,恐被貪墨,特地派大皇子去秘查,但實際上,大皇子為什麼離京,沒人知道。

喜鵲端了茶水來,清韻幫楚北斟茶,道,「不是因為大皇子,那是因為什麼事生氣?」

清韻問完,窗戶外就傳來衛律的說話聲,「爺,皇上召你進宮,不得耽擱。」

楚北剛端起茶盞,還沒喝一口就又放下了,他瞥了清韻幾眼道,「我不答應延期。」

說完,他縱身一躍,就消失在了屋子裡。

清韻走到窗戶旁,問衛馳道,「你家爺今兒火氣格外的大啊,出什麼事了?」

衛馳搖頭,他也不知道,「屬下在街上碰到爺時,就一臉的火氣了,問衛風,他也不說。」

衛馳剛說完,外面,綠兒就屁顛屁顛的跑進來了,「姑娘,有趣事呢。」

清韻回頭望著她,「什麼趣事啊?」

綠兒捂嘴咯咯笑,一雙眼睛閃著光芒道,「半個時辰前,楚大少爺和興國公府大少爺打了起來,一腳把他踹進了牛糞里。」

清韻,「……。」

PS:O∩_∩O哈哈~

除夕快樂O∩_∩O哈!

新年快樂~~~~打滾求壓歲紅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