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二十五章 踹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五章 踹臉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沒錯,楚北和興國公府大少爺打了起來。

不僅打架了,還是大庭廣眾之下打的,楚北沒有絲毫的留情,一腳把興國公府大少爺踹進了牛糞了。

起因也是因為那坨牛糞。

昨兒侯府辦了宴會,早早的就傳遍了京都,清韻送請帖請皇上來參加宴會,膽量之大,人人欽佩。

加之昨兒的宴會,甚是熱鬧,清韻多麼聰慧漂亮的一個姑娘,嫁給鎮南侯府外室所出大少爺,簡直就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不少人都替清韻扼腕,覺得楚大少爺走了狗屎運,能娶到清韻。

有些人懼於鎮南侯府的權勢,只敢背地裡議論,興國公府能和鎮南侯府平分秋色,加上他又是嫡長孫,興國公府大少爺可不怕楚北,這不當面就直說了。

而且,興國公府大少爺很氣憤,因為有人說拔河那一局,楚北因為身上有毒,沒有用力,要是用了力,那一局應該是逸郡王贏。

興國公府大少爺聽了就來氣,道,「說他是牛糞,都是抬舉他,牛糞還能滋養花朵,他能做什麼?行房即死,便是娶了媳婦回去,也只能看不能吃,還算哪門子男人,還不如閹了進宮做太監算了。」

一群人笑彎了腰。

恰巧楚北路過,聽得一字不漏。

被人如此嘲弄譏笑,踐踏尊嚴,是個人都忍不了,何況是楚北了。?壹

他騎馬上前,冰冷的眸光望著興國公府大少爺,冷了聲音道,「你再說一遍1

楚北語氣冷硬,透著不容置疑。

興國公府大少爺有些,但是大庭廣眾之下,他有膽子背後說人壞話,就要有膽子人前說,不然就是窩囊,懼怕楚北的氣勢。

加上一旁有人叫他別說。更是火上澆油,他怒道,「有什麼藏著掖著的,我既然敢說第一遍。就不怕說第二遍1

說完,他望著楚北,陰陰一笑,「我說沐三姑娘嫁給你,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他說著。遠處有牛在哞叫,好巧不巧的拉了坨牛糞,興國公府大少爺就指了那坨牛糞道,「你就是那牛糞,其實說你是牛糞都是抬舉你了,牛糞好歹還能滋養花朵,你能做什麼?行房即死,便是娶了沐三姑娘又能如何,只能看不能吃,你說你還算哪門子男人埃我見你還不如閹了做太監,進宮伺候皇上去。」

說著,哈哈大笑了起來。

楚北握著韁繩的手,握的緊緊的,嘴角揚起一抹若有似無的冷笑,「說完了?」

興國公府大少爺赫然一笑,「你要沒聽夠,我還可以再說一遍。」

志得意滿,話語里滿是囂張跋扈。

可是下一秒,他就囂張不起來了。壹看書w?ww?·1?·cc因為楚北躍身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賞了他一腳。

興國公府大少爺毫無預備的朝那坨還冒著熱氣的牛糞飛了過去。

當時看熱鬧的人很多,一個個都驚呆了。

尤其楚北賞了興國公府大少爺一腳后,身子一旋。又坐回了馬背。

瀟洒,毫不拖泥帶水。

他騎在馬上望著從牛糞里爬出來的興國公府大少爺,冷聲道,「若叫我還聽見你再非議我,下場絕不是今天這麼簡單1

丟下這一句,楚北就騎馬走了。

沒辦法。牛糞熏的他頭暈。

當時,一群看熱鬧的人都驚呆了。

要知道,他踹的可是興國公府大少爺啊,興國公府嫡長孫啊,他楚大少爺一個外室所出庶子竟然敢一腳踹了他,還一腳將興國公府大少爺踹進了牛糞里,這也太膽大了吧?

不過,興國公府大少爺那張嘴是夠臭的,楚大少爺一身的毒,並非他所願,一個男人不能行房,這對他是多大的打擊啊,他往人家血淋淋的傷口上撒鹽,實在太狠,揍他也不為過。

只是楚大少爺太意氣用事了些,揍人揍的皮開肉綻都沒事,踹進牛糞里就太狠了些。

興國公府受此侮辱,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他這不是自尋煩惱嗎?

楚北騎馬走遠,雖然踹了興國公府大少爺一腳出了氣,可怒氣還未全消呢。

這邊衛馳不知情,又跑去告訴他清韻想延遲婚期,更是火上澆油。

楚北也不回鎮南侯府了,這不就來找清韻了。

清韻在花園閑逛,遲遲不歸,他等不及,才會落在牆頭上。

清韻聽綠兒說事情的經過,問道,「興國公府大少爺無礙吧?」

綠兒搖頭,「興國公府大少爺應該沒有受什麼大傷,只是那牛糞……。」

青鶯則道,「牛糞怎麼了,誰叫興國公府大少爺說話那麼難聽的,就應該踹進牛糞里。」

而且方才楚大少爺在這裡,忽然被皇上傳召了去,還不得耽誤,肯定是為了踹興國公府大少爺一腳的事去的。

惡人先告狀,最瞧不起的就是這樣的人了。

綠兒也知道興國公府大少爺被踹了是活該,可是……

綠兒狠狠心,道,「興國公府大少爺是臉踹進了牛糞里,他起來時,眼睛鼻子嘴都是牛糞,好嘔心。」

清韻,「……。」

青鶯,「……。」

皇宮,御書房。

興國公、興國公府幾位老爺還有太后、雲貴妃都在御書房了。

個個臉上都帶著怒氣,怒不可抑。

那怒氣都能把人燒成灰燼了。

皇上坐在龍椅上,臉色也難看的要命,鐵青的像是在千年冰窖里凍了幾個月。

有公公進去道,「皇上,皇後娘娘也來了。」

皇上眉頭皺了下,道,「朕不見她,讓她回長信宮。」

公公沒有耽擱,就退出了門。

剛稟告完皇后,楚北就帶著衛風走了過來。

皇后見了他,有些擔憂的問道,「北兒,你真的和興國公府大少爺打了起來?」

楚北輕點了下頭,道,「只是給了他一個小教訓而已,沒什麼大事。」

皇後頭疼了,都把人一腳揣進了牛糞里,還不叫大事?

還只是個小教訓?

北兒從小就有主意,膽子也大,可也沒有大成這樣的吧?

氣頭上把興國公府大少爺踹進牛糞就算了,除了臉,哪裡都行,可為何偏偏是臉,都說打人不打臉啊,何況是用牛糞了。

ps:謝親們的新年打賞~~~~新年快樂~~~~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