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二十六章 好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六章 好轉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這根本就是把興國公府的臉面放在地上踐踏啊,難怪太后和雲貴妃都驚動了。,

楚北行了禮,便要進屋。

身後,有丫鬟過來,跟皇後福身見禮道,「娘娘,老侯爺正和江老太爺下棋,沒空來,他說禍是楚大少爺自己闖的,就該有平禍的本事,這事他不管,讓您也別管。」

皇后眉頭緊鎖,父親素來疼北兒,唯恐他受氣受傷害,怎麼這時候反倒下棋重要了?

父親讓她別管這事,皇上又不許她進御書房,可她回了長信宮,也只能幹著急。

再說楚北,他邁步進了御書房。

他腳步從容,絲毫不懼,興國公他們則用一種恨不得將他凌遲的眼神剜著他。

楚北上前,給皇上還有太后見禮。

皇上看著他,皺眉道,「你果真把興國公府大少爺踹進牛糞里了?」

說到牛糞兩個字,皇上嘴角就抽抽。

本來興國公府和鎮南侯府就斗的不可開交了,他在努力維持朝堂穩定,他怎麼給他來了這麼一腳,興國公要他給個公道,這公道如何給?

皇上頭疼,而興國公聽到牛糞兩個字,額頭就青筋暴起,一跳一跳的,彷彿能爆裂開。

楚北一腳把興國公府大少爺踹進牛糞是事實,他敢做就敢當,不會否認的。

所以,楚北點頭了,「我踹了。」

其實不用問,皇上也知道這事屬實。這麼掉面子的事,要不是真的,興國公不會鬧到他跟前來。

興國公見楚北承認了。火氣更是大,他拳頭捏的吱嘎響,像是要揍楚北似地,只是御書房重地,不容他撒野。

他望著皇上道,「皇上,堂兒有錯。他不該當眾說楚大少爺配不上沐三姑娘,可楚大少爺竟如此憤怒,一腳將堂兒踹進了牛糞里。那麼多人看著,他如此羞辱堂兒,羞辱我興國公府,堂兒是我興國公府嫡長孫。將來會繼承臣興國公的位置。他被楚大少爺如此羞辱,幾乎沒了活在世上的顏面,這口氣,我興國公府咽不下去1

皇上腦殼一陣一陣的抽中,他恨不得叫興國公住嘴了,不用你多說,看你臉色就知道你咽不下這口氣。

只是鎮南侯怎麼還不來啊,有他和興國公吵。也省的他為難埃

一旁小公公稟告孫公公,孫公公又告訴皇上。鎮南侯要下棋,不來了。

皇上原就皺緊的額頭,又皺緊了三分,有些摸不準鎮南侯撒手不管是想做什麼。

而這時,楚北望著興國公,不疾不徐道,「興國公覺得我拿牛糞羞辱了府上大少爺?」

興國公忍不住怒氣了,「羞辱了人,一點認錯的態度都沒有!鎮南侯府就是如此教你目中無人的?1

楚北瞥了他一眼,望著皇上道,「我不會無緣無故的踹興國公府大少爺,我也不想說什麼緣由,免得有人說我惡人先告狀,事情的經過到底如何,皇上找左相府大少爺來一問便知。」

楚北說完,皇上便吩咐道,「宣左相府大少爺來見朕。」

很快,左相府大少爺就進了宮。

他規矩的給皇上和太后請安。

皇上望著他,問道,「鎮南侯府大少爺和興國公府大少爺打架時,你也在場?」

左相府大少爺額頭就冒冷汗了,趕緊回道,「回皇上的話,我和興國公府大少爺幾個在路上偶遇,打算去酒樓痛飲幾杯,並未參加他們打架。」

也就是在場了。

皇上點頭道,「事情的經過到底如何,如實說來,不得遺漏半個字。」

左相府大少爺看了興國公一眼。

興國公府大少爺和楚大少爺為何打起來,除了他,還有不少人都知道,就算他和興國公府大少爺玩的還算不錯,也不能偏頗他,否則一個欺君之罪,夠他喝好幾壺的了。

他趕緊把事情的經過詳細的,一字不漏的稟告皇上知道。

原本皇上臉色就難看,聽了他的敘述,臉更是陰沉的如夏日暴雨來臨前的天空,烏壓壓的,帶著壓迫感,彷彿頃刻間,便是大雨滂沱。

他望著興國公,冷聲質問道,「這就是你口中所謂的起了些口舌?1

這分明就是挑釁!

太后聽著,也扭頭望著興國公了,眸底也有了一絲的怒氣。

她雖然偏袒興國公府,偏袒堂兒,可堂兒說的這些話,委實傷人了些。

楚大少爺中毒在身,行房即死,不錯,這些都是事實,他說沐三姑娘嫁給楚大少爺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這些都不算什麼,可當著人家的面羞辱人家不像個男人,讓人家進宮做太監,這跟拿刀子剜人的心也沒區別了,甚至更甚。

這樣的公道,讓她這麼幫他向皇上討?

豈不是叫天下人笑話她幫親不幫理了!

原本為了立安郡王為太子一事,朝廷之上就頗有微詞了,加上她為了安郡王和逸郡王胡鬧,要迎娶清韻,她下旨賜死清韻,更是錯上加錯,不少人都覺得她昏庸糊塗,她今兒若還幫興國公府,只怕滿朝文武都有微詞了。

只是想到興國公府大少爺被楚北一腳踹進牛糞里,太后心底也很不滿。

縱然興國公府大少爺有錯,打他兩拳出出氣也就算了,他卻偏要把他踹進牛糞里。

太后望著皇上道,「哀家還不知道堂兒當眾羞辱過楚大少爺在前,哀家不否認他侮辱楚大少爺有錯,但楚大少爺一腳將他踹進牛糞里,這凌辱,比堂兒有過之無不及,哀家知道皇上喜歡楚大少爺,希望你能稟公處置。」

說完。太后就帶著雲貴妃走了。

太后要走,興國公也攔不住,也不敢攔。

要不是在御書房。要給興國公留些顏面,太后都想罵興國公幾句了。

事情都沒弄清楚就來告狀,結果呢?

他不是告狀,是自取其辱,還拉著她一起!

太后也知道,定是那些下人不敢如實稟告,遮遮掩掩。讓興國公認定是楚大少爺的錯,不然不會怒氣沖沖的就進了宮。

太後走了,皇上的壓力小了不少。

他瞥了興國公道。「都說打人不打臉,揭人不揭短,府上大少爺接人短在前,被打臉在後。你只看到他被踹進牛糞。遭受到了莫大的羞辱,卻不知道他羞辱人在前,你要朕給你個公道,這公道,朕如何給?便是要罰,也該先罰府上大少爺。」

興國公原就火大,這會兒更是氣的胸腔疼。

本來興國公府大少爺犯錯在前,楚大少爺將他踹進牛糞中。更是錯。

可楚大少爺的錯,都不及他沒弄清楚事情。就貿貿然進宮告狀。

興國公能做到這個位置,還手握十萬重兵,和鎮南侯旗鼓相當,這當中固然有太后大的緣故在,可他本人也不是泛泛之輩。

他望著皇上道,「皇上,臣被府中下人蒙蔽,沒弄清楚事情就想替堂兒討個公道,是臣疏忽了,堂兒口沒遮攔,中傷楚大少爺有錯,臣回去定會嚴加管教。」

興國公說完,皇上就望著楚北道,「以後再不能如此踹人了。」

楚北望著皇上道,「希望興國公不是嘴上說說,會真的管教,我只能保證不會去招惹興國公府大少爺,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自然相安無事,但若是被他招惹,下一回,我會直接踹廢了他1

語氣堅決,不容更改。

興國公呀呲欲裂。

皇上看著楚北,轉而望著興國公道,「北兒已經保證不會招惹府上大少爺,朕信他言出必行,以後要是府上大少爺再像今兒這樣主動挑釁,鬧出什麼事來,找朕也沒用。」

興國公拳頭握的吱嘎響。

皇上看了他拳頭一眼,端茶輕啜。

興國公鬆開拳頭,道,「臣回去一定嚴加管教。」

說完,便起身告退了。

等他走後,皇上望著楚北,將他從上到下審視了一遍,道,「你也回去吧。」

楚北便告退了。

等他走後,皇上望著孫公公道,「傳錢太醫來見朕。」

孫公公愣了下,不懂皇上好端端的找錢太醫來做什麼,他沒有身子不適啊,但皇上有吩咐,他只能照辦了。

很快,錢太醫就被傳到了御書房。

他進來便擔憂道,「皇上身子可是有不適?」

皇上搖頭,「朕沒事,朕問你,北兒的身子是不是有所好轉了?」

錢太醫望著皇上,他有些納悶,皇上對楚大少爺的病似乎格外的關心,都勝過其他皇子了。

有些皇子病了,皇上也沒多問一句,可是楚大少爺,一年裡,總要問個七八回。

錢太醫有些為難,他不敢欺君,可是楚大少爺有叮囑,他身上的毒能解的事,暫時不要告訴別人。

皇上見了皺眉,冷了聲音道,「到底有還是沒有?1

錢太醫只能跟楚北說對不起了,他道,「皇上,楚大少爺的身子確實好轉了許多。」

皇上聽得一喜,他之前就覺得北兒的身子像是好了許多,尤其是昨天,他雖然只用了三成力,可是以前,他連一成都用不到。

而且,興國公府大少爺,要說武功不弱,能被北兒一腳踹進牛糞中,可見是用了力的。

他能騎馬離開,而不是暈倒,更說明身子有所好轉。

「只是好轉,還是能治癒?」皇上有些緊張的問道。

聽著皇上有些顫抖,帶了期盼的嗓音,錢太醫更是困惑,他道,「能痊癒。」

「當真?」皇上的聲音透著欣喜。

錢太醫連連點頭,「就是借臣幾個膽子,也不敢欺騙皇上您埃」

皇上也覺出自己有些高興過頭了,可是想到什麼,皇上的臉有拉的老長的,他問道,「是你治好的?什麼時候的事?」

錢太醫羞愧了,「是臣給楚大少爺施針的,不過治病方子不是臣想出來的。」

他以為皇上不高興,是因為他隱瞞了皇上,沒有稟告他,趕緊解釋是楚北不許他說的。

不解釋還好,一解釋,皇上的臉更加的難看。

皇上罷手,錢太醫趕緊退出御書房。

等錢太醫走了,皇上就看著龍案走神了。

沒想到那兩根簽的事,應驗了一部分。

北兒遇到了同樣抽到兩根簽的沐三姑娘,身上的毒就有解了。

那宸兒呢?

想到大皇子還離京在外,皇上就問道,「可有大皇子的消息了?」

孫公公搖頭,「皇上,還沒有呢。」

皇上不悅道,「怎麼辦事的,這麼久了,還找不到人?1

ps:on_no哈哈~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