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二十七章 玩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七章 玩笑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這一天,天朗氣清,雲白無瑕,有徐徐清風。看小說到網

用了早飯,清韻便帶著青鶯去春暉院給老夫人請安。

越靠近春暉院,就越能聽見尚書府的鑼鼓喧鬧聲。

清韻進屋,剛走到屏風處就聽見孫媽媽怒道,「尚書府也太過份了,一大清早,天還沒亮,就鑼鼓敲的震天響,好像誰不知道堂姑娘要嫁人似地1

老夫人坐在那裡,皺眉不悅道,「我昨兒拎著蛋糕去尚書府,讓她在安南侯和工部左侍郎夫人跟前丟了臉,心裡惱著呢,不想法子出了怒氣,只怕要氣壞身子。」

侯府和尚書府緊挨著,春暉院可以說是最靠近尚書府的地方了。

尚書府昨天丟了面子,氣不順,一大清早就讓尚書府下人站在靠近侯府的牆角下,一個勁的敲鑼打鼓,攪的老夫人沒法安歇。

周梓婷也被吵的不耐煩,「尚書府明顯是在得瑟,不就是染堂姐嫁的定國公府三少爺將來能繼承安定侯府,大表姐將來得仰著染堂姐的鼻息過日子嗎?」

尚書府就是故意的。

沐千染即將和沐清凌成為妯娌,她嫁人,侯府於情於理都得去幫忙,叫外人瞧瞧,兩府關係很融洽。

可尚書府這樣一鬧,老夫人肯定生氣,就不一定會去尚書府了,就不能當著一眾人的面,給沐千染送添妝,讓她將來多照應沐清凌一二。

老夫人和大夫人不當眾說那話,大家肯定會以為侯府不滿意尚書府把沐千染嫁給安定侯府三少爺,將來繼承本該屬於安定侯府大少爺的爵位。

老夫人哪裡不知道三老夫人心底的盤算,她心底很惱火呢,可是想到沐清凌。她終是嘆息一聲,望著清韻道,「你陪我一起去尚書府。」

清韻能覺察的出來老夫人的不情願,只是為了沐清凌,她只能伏小做低了。

可是老夫人願意,她還不願意呢。

她望著老夫人道,「祖母。其實不用我多說什麼。您心裡都清楚,尚書府不是那麼好說話的,更不會因為你和我韌。染堂姐將來就會對大姐姐好一些,要真那麼做了,反而會激起她們的怒火,助長她們的囂張氣焰。再者說了,我從來不認為。大姐姐需要仰仗染堂姐的鼻息過日子。」

老夫人望著清韻,「就不去了?」

清韻鄭重點頭,朱唇輕啟,擲地有聲的吐出來兩個字。「不去。」

周梓婷望著清韻,她覺得清韻過於衝動了些,只是她知道老夫人也不樂意去求尚書府。便道,「外祖母。梓婷也贊同三表妹的話,不應該助長尚書府的氣焰。」

正巧這時,侯爺進屋來。

老夫人望著他,問道,「去過尚書府了?」

侯爺搖頭,「沒去。」

「為什麼不去?」老夫人扭眉不解。

侯爺不著痕的看了清韻一眼,道,「沒那個必要。」

說著,侯爺坐了下來。

清韻和周梓婷上前給侯爺福身請安。

侯爺讓兩人起來,然後看著清韻道,「我和鎮南侯商議了下,你和楚大少爺的大喜之日往後挪了八天,從五月二十八號改成了六月六號,六六大順,大吉大利。」

清韻,「……。」

清韻囧了。

父親信誓旦旦的說要等楚北身上的毒解了再出嫁,她以為怎麼也能往後挪個三兩個月,結果去商議,就往後挪了八天?

那還不如不去呢。

老夫人望著侯爺,道,「好端端的,為何要改出嫁之日?」

侯爺輕咳一聲,道,「是我嫁女兒,總不能什麼事都鎮南侯府拿主意。」

老夫人失笑,她知道侯爺捨不得清韻出嫁,所以去找鎮南侯抗議,只是鎮南侯做的決定,極少有更改的時候。

也是六月六號這個日子實在是好,不然鎮南侯還真不一定會延期。

「只是,六月六號,不是東王府琳琅郡主嫁給興國公府大少爺的日子嗎?」老夫人問道。

侯爺端起茶盞,輕輕撥弄著,他又看了清韻一眼道,「昨兒,楚大少爺一腳將興國公府大少爺踹進了牛糞里,這一幕正巧叫東王府琳琅郡主瞧見了,她當時就吐了,回府之後,就要死要活的鬧退親……。」

清韻聽得撫額,那麼嘔心人的一幕,叫琳琅郡主瞧見了,她還願意嫁給興國公府大少爺才怪了。

指不定以後瞧見興國公府大少爺那張臉,就會想起那一幕,吐都吐不夠了,還怎麼夫妻恩愛,相敬如賓?

興國公府昨兒進宮告狀,沒能拿楚北怎麼樣,加上又要鬧退親,要是不退親還好,萬一真退親了,以後應該沒哪個大家閨秀願意嫁給興國公府大少爺了,興國公府不恨死楚北才怪了。

不用去尚書府送沐千染出嫁,清韻在春暉院沒待一會兒,就回了泠雪苑。

一個上午,她都在嫁衣。

沐清柔幾個去了棲霞寺,大夫人去尚書府幫忙,府里很安靜。

尚書府吹吹打打,歡歡喜喜的從沐千染出嫁。

十里紅妝,遠勝過當初沐清凌出嫁時的排常

尤其那些嫁妝從侯府門前抬過去,尚書府下人一個個昂著脖子,尾巴都差點翹上天。

青鶯和綠兒愛熱鬧,兩人去前院瞧了,見了直在心底哼:現在是高興,回頭知道一切不過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現在的得瑟,就是將來甩在臉上的巴掌。

而這一天,來的很快。

沐千染拜堂成親之後,便被送進了洞房。

等她再出來時,已經是第二天敬茶的日子了。

她和顧一川去給定國公和定國公夫人還有一眾的長輩敬茶。

敬茶時,沐千染就不高興了。

當初沐清凌嫁給顧明川時,敬茶時得了什麼禮,她打聽的是一清二楚。

定國公夫人賞給沐清凌的是一對血如意。到她這裡卻只是一隻玉鐲。

雖然是羊脂玉的,可論價值遠比不上那對血如意。

還有顧二太太她們送的東西,雖然不差,但絲毫未見巴結討好之意。

沐千染覺得她受到了慢待,因為這和她預想的完全不同。

她敬茶到一半,沐清凌才推著顧明川進屋。

兩人進屋時,顧二太太就笑道。「明川的氣色像是又好了許多。」

顧明川沒說話。沐清凌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們來晚了些。」

定國公多看了顧明川的臉色,點頭道。「確實好轉了許多,一會兒你和清凌早些回門,千染才進門,大家一起吃頓飯。別回來晚了。」

沐千染站在那裡,有些不解。

今兒是她敬茶和認門的大日子。沐清凌有什麼大事非得回門的?

定國公都叮囑他們早去早回了,怎麼就沒人說一句讓他們今兒別回去,改日再回的?

她們不說,沐千染忍不住道。「大堂姐……。」

她才說了三個字,沐清凌就笑道,「還喊我大堂姐呢。該喊我大嫂了。」

沐千染臉騰地一紅,道。「大嫂怎麼今兒回門,我還打算一會兒去你那兒坐坐呢,咱們是堂姐妹,我才嫁過來,還有許多不懂之處,還想你多教教我。」

沐清凌有些為難道,「我有事得回侯府一趟,我儘快趕回來,往後咱們有的事時間聊,不急於這半天。」

她這麼說,定國公夫人也笑道,「你們是妯娌,也是堂姐妹,往後相處必定融洽。」

定國公道,「接著敬茶吧。」

沐千染壓著心中納悶,挨個的敬茶。

本來她還想今兒給沐清凌一個下馬威,現在有些摸不透定國公府對沐清凌和她的態度,總覺得對沐清凌好過對她,她不敢貿然行動。

敬完了茶,大家就都散了。

沐清凌推著顧明川離開。

沐千染回了院子,她越想越不對勁,便派丫鬟出去打聽。

很快,丫鬟就跑回來了。

臉色難聽,沐千染心裡有不好的預感,問道,「打聽到什麼了?」

丫鬟回道,「姑娘,你知道大少爺陪大姑奶奶回門是去做什麼嗎?」

沐千染有些不耐煩,都什麼時候了,還跟她賣關子,她要是知道,她還會派她出去打聽嗎?

「快說!他們今兒必須回門是去做什麼?」沐千染催道。

丫鬟急忙道,「國公府丫鬟說大少爺陪大姑奶奶回門,是去看大夫的,大少爺的病能治好了,還是三堂姑娘給治好的1

聽丫鬟說顧明川的腿能治好,沐千染的腦袋嗡的一聲叫了。

臉上的血色,像是一瞬間被抽幹了一般。

腦中就只有一個聲音:大少爺的病能治好,大少爺的病能治好……

大少爺的病能治好,那定國公府的爵位還輪的到三少爺嗎?!

沐千染跌坐在凳子上,要不是丫鬟眼疾手快的扶著她,她都能摔倒。

沐千染後知後覺,又驚站了起來,急急吼問丫鬟道,「你再說一遍!是誰治好大少爺的病的?1

丫鬟被吼的有些膽怯,忙回道,「國公府丫鬟說是三堂姑娘治的。」

「這不可能1沐千染想都沒想,就否認道。

清韻能治好顧明川的病,這怎麼可能呢?!

沐千染不信,可是丫鬟卻道,「奴婢起先也不信,只覺得是國公府丫鬟跟奴婢開玩笑,可是問了好幾個丫鬟,都說是三堂姑娘治的,丫鬟還說她醫術高超,遠遠勝過太醫院的太醫們,總之,傳的很玄乎。」

丫鬟信了,可是沐千染還是不信,「我不信!我不信1

正巧這時,顧一川回來了。

他望著沐千染,問道,「你不信什麼?」

沐千染望著顧一川,問道,「丫鬟說大哥的病,太醫們治不好,我三堂妹清韻可以,這事是真的嗎?」

顧一川輕點了下頭,「是真的。」

沐千染臉白如紙。

等顧一川走後,沐千染就鬧著要回尚書府了。

她的陪嫁媽媽攔下她道,「姑娘,還沒到你回門的日子,你今兒不能回尚書府,有什麼事,奴婢回去也一樣。」

沐千染想回去,可是不能回去。

最終回去的是她的陪嫁媽媽。

她將顧明川的病能治好的消息傳回尚書府,大太太手裡的茶盞當即就震驚的摔在了地上。

要知道,她會把沐千染嫁給定國公府三少爺,就是晾准了大少爺的病沒得治,定國公府會由三少爺繼承,不然她會把女兒嫁給一個繼承不了爵位的嫡次子?!

大太太氣憤交加,再得知顧明川的病是清韻治好的。

大太太和沐千染一樣,她不信。

她要去問個清楚。

然後,她就和三老夫人殺到了侯府來。

當時,清韻還在泠雪苑幫顧明川治玻

沐大太太和三老夫人去了春暉院,兩人進屋時,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嚇了老夫人一大跳。

她望著兩人道,「出什麼事了?」

三老夫人望著她,扶著大太太的手都在顫抖,她嘲弄一笑道,「我們沐家在京都大小也算是個名門望族了,我做夢也沒想過,大嫂你竟然讓府上姑娘拜師學醫1

老夫人聽得不悅,「三弟妹這話,我聽不明白1

三老夫人冷笑一聲,「又跟我裝糊塗,清韻會醫術的事,你會不知道?1

老夫人站了起來,冷了臉道,「清韻會醫術?開什麼玩笑!清韻一個大家閨秀,知書達理,她學什麼醫術?根本沒有的事1

沐大太太忍不住道,「還說不知道,定國公府上到國公爺,下到守門小廝都知道大少爺的病能治好,還是清韻治好的!清凌和定國公府大少爺今兒回門,就是來找清韻治病的1

老夫人知道沐清凌和顧明川回門了,她還覺得這些天,兩人回門的太勤快了些,尤其是三天前,清韻還去了定國公府一趟,卻怎麼也沒想到,顧明川是來找清韻治病的。

孫媽媽站在一旁,憋不住道,「不可能啊,三姑娘和楚大少爺定親之後,鎮南侯府才派人送了藥材和醫書來,讓三姑娘鑽研,這才過去幾天啊,三姑娘就能治好大姑爺的病了?什麼時候學醫這麼簡單容易了?」

老夫人聽得納悶,不過她掩不住心底的那份高興。

顧明川的病能治好,就算不是清韻治的,對侯府來說,都是喜事一件。

她抑制不住高興道,「不管是不是,把清韻和大姑爺他們找來問問不就知道了。」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