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二十八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八章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泠雪苑,後院小屋。.`

清韻幫顧明川施針完,取下銀針,正拿帕子擦拭額頭上的汗珠。

外面,青鶯推門進去,走到清韻身邊道,「姑娘不好了,尚書府知道你能治好大姑爺的病,上門來興師問罪了。」

清韻聽得好笑,「興師問罪?我犯了什麼罪,要尚書府來興師問罪?」

青鶯被清韻的話弄的一怔。

是啊,姑娘只是幫大姑爺治了病而已,沒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啊,更沒有把尚書府怎麼樣,她們憑什麼上門來興師問罪?

沐清凌站在一旁,有些擔憂道,「定是國公府下人說漏了嘴,國公夫人雖然下令你會醫術的事不得往外泄露半句,這些天,也確實沒人往外傳,可是府里卻是傳遍了,千染稍微一打聽,就知道這事了,如今鬧到侯府來,你該怎麼辦?」

沐清凌很擔憂,她還記得清韻的叮囑,她會醫術的事,要瞞著老夫人她們。

可這事,根本瞞不住埃

明川的身子和氣色一日好過一日,國公夫人臉上的笑一天比一天燦爛,這些大家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因為明川的身子漸好,這些天,是她嫁進國公府過的最輕鬆和快樂的日子,誰對她都和和氣氣的。

國公府的人不會往外傳,可是沐千染就不會了,不然尚書府也不會這麼快就知道了。

看沐清凌擔憂她,清韻卻是一點都不擔心。

當初她會在定國公府說那話,是因為她無依無靠,怕不小心被大夫人算計了,小心為上。

如今不同了,聖旨賜婚她和楚北,暗處還有衛馳守著她,更重要的是,她會醫術的事,侯爺也知道。

知道她會醫術。能治好顧明川的事,大夫人肯定會心裡不舒坦,但是老夫人絕對高興。

現在老夫人要見她,她去就是了。

清韻幾個去了春暉院。

進屋。她就感覺到三道凌厲的視線望著她。`

除了三老夫人和沐大太太之外,就是大夫人了。

清韻上前,挨個的請安,然後站在那裡不動也不說話。

她一雙眼睛清澈乾淨,閃著琉璃般璀璨光芒。

老夫人望著她。問道,「千染昨兒出嫁,方才派了人回來說你會醫術,而且醫術高,能治好明川的病,是真的?」

清韻有些臉紅,「祖母,我是能治好大姐夫的病,但醫術高四個字,清韻擔不起。」

見清韻承認了。沐大太太氣的嘴皮都哆嗦,「還擔不起,誰不知道定國公府大少爺的病太醫都治不好,你卻能治好,難道還能是醫術一般?」

「那隻能說鎮南侯府送來的醫書正好對大姐夫的病症有效,」清韻回道。

沐大太太氣噎住,「你看了幾天醫書就敢給人治病了?1

清韻聳肩道,「我知道這麼說大家都不信,我給大姐夫治病完全是死馬當成活馬醫,誰想瞎貓碰到死老鼠。正好有效。」

沐大太太笑了,笑意冰冷,透著嚴厲,「當我們是三歲孩童。隨便就能糊弄的?我雖不通醫理,卻也知道把脈問診,沒有三五年斷然不敢開藥方給人治病,你隨便看幾本醫書就敢給人治病了,就算你敢,定國公府也不敢拿大少爺的性命開玩笑1

她語氣咄咄逼人。眼神更是看的人渾身不舒坦,好像清韻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一般。

清韻也生氣了,嘴角的笑很冷,她望著沐大太太,問道,「我給自己的姐夫治病,礙著堂嬸事了嗎?」

一句話,直接把沐大太太問啞巴了,也更生氣了。

要不是礙著她的事了,她吃飽了撐著跑來質問她!

她明知道,還當著定國公府大少爺的面這麼問,是存心的要激怒他,讓他厭惡了千染啊,她的心怎麼就那麼的狠。

三老夫人坐在那裡,也是氣的不行,但是她忍耐力比沐大太太要強的多,她甚至擠出了一抹笑來道,「你給定國公府大少爺治病的事,不礙我尚書府什麼事,但是你姓沐,你的一言一行,關乎我沐家聲譽,你一個大家閨秀,竟然習的一身高醫術,我同你祖母一樣,是你的長輩,有權過問。`」

聽她這麼說,清韻暗翻了兩個大白眼,昨天也不知道是誰假借她的名義來侯府騙蛋糕,祖母都上門奚落了,也沒見她罰沐千染,沒罰就算了,她還叫人在侯府牆角敲敲打打,行小人手段報復侯府,如今要來過問她了,還端長輩的架子,誰要搭理她?

清韻望著三老夫人,道,「我做什麼損害沐家名聲了?前幾日,我才幫侯府辦了宴會,人人稱讚!況且,我學醫的事,侯府不都知道嗎,鎮南侯府大庭廣眾之下給我抬了幾大箱子藥材來,侯府有人說過不許我看,把藥材送回鎮南侯府的嗎,那時候怎麼沒見三老夫人你來侯府過問一句,現在知道我能治好大姐夫了,就來質問我,說白了,不樂意我治好大姐夫就是了,何必把話說的這麼冠冕堂皇。」

「你1三老夫人氣的嘴皮都青了。

清韻沒有停下,繼續譏諷道,「同樣都是學醫,我若是自己學的,就有違大家閨秀禮訓了,鎮南侯府逼的,就沒事了?我還不知道,原來在三老夫人眼裡,我沐家就是這樣的沒有原則,欺軟怕硬?1

「你自己學的?你能自己學?!還不知道是什麼不三不四的人教的1沐大太太被氣的有些口沒遮攔了。

老夫人聽得臉一沉,重重的拍了下桌子,桌子上的茶盞上下跳動著,出清脆響聲來。

她撇了沐大太太,語氣肅冷道,「你好歹也是做長輩的,什麼時候連說話的分寸都沒了,這是你一個做長輩的能說的嗎?1

被老夫人當眾訓斥,沐大太太的臉有些掛不住了。

那話,確實不是她能說的。

她這是在污衊清韻的清白啊,見清韻臉色鐵青,雙眼噴火。她也有些了,但是輸人不輸陣,要她承認錯誤,那是妄想。

她赫然一笑。「我還不知道哪個大夫是自學成才的。」

言外之意,清韻的醫術,肯定是有人教的。

連老夫人和大夫人都不知道清韻會醫術,顯然是有人偷偷教她的,如此鬼祟。定然有問題。

「你不知道,那是你孤陋寡聞,」清韻抨擊她道。

沐大太太一雙眼珠差點蹦出來。

清韻不笑道,「堂嬸娘若是不信,大可以找幾個大夫問問,看看歷朝歷代,是不是真的沒有哪個有名的大夫是自學成才的,再來質問我不遲。」

大夫人望著清韻,眼神凌厲,問道。「你的醫術果真是自學的,沒有人教你?」

清韻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直接望著老夫人道,「在侯府,在京都,甚至大錦朝,我沒有向任何一個人請教過醫術,我可以誓。」

說著,清韻舉出三根手指來。做誓狀。

她不怕誓,因為她說的都是真的。

古人都信誓言,尤其是毒誓。

清韻敢毒誓,老夫人相信她。

至於三老夫人和沐大太太相不相信。清韻不在乎,老夫人也不在乎,她道,「行了,清韻能治好明川的病是好事,她和清凌姐妹情深。要是她以前就會醫術,也不至於等到現在才幫明川治玻」

說著,老夫人還嗔了清韻兩眼,「你也是膽大,看了幾天醫書,就敢給人看病,這是誤打誤撞剛巧有效,要是出了什麼事,你可知後果?」

顧明川坐在輪椅上,他望著清韻,眸底有些迷茫。

清韻誓,他聽見了。

她說沒人教她醫術,她是看醫書學會的。

可那治病的手法,拿捏之精準,可不是看書就會的埃

他都有些暈乎了,她的醫術,到底是自學的還是有人教的啊?

正想著,那邊大夫人就陰陽怪氣道,「府里有個會醫術的也挺好,以後府里有誰病了痛了,也不用找大夫來了,讓清韻瞧就是了。」

她在嗆駁清韻,哪怕清韻誓了,她依然不信。

「對了,侯爺夜裡有驚眠的毛病,也找大夫治過幾回,都沒什麼效果,一會兒侯爺回來,正好可以讓清韻幫侯爺治下。」

大夫人說完,青鶯就暗撇了下嘴。

侯爺驚眠的毛病,姑娘早幫著把脈,給了藥方了,還治什麼治埃

清韻笑道,「如果父親相信我,要我幫他治驚眠之症,我就算翻遍醫術,也會不遺餘力的治好父親,如果沒什麼事了,清韻還要回去嫁衣,就先告退了。」

沒人留她,清韻便回去了。

三老夫人和沐大太太還沒走,老夫人望著顧明川,問道,「清韻是怎麼給你治病的?」

顧明川舌頭有些打結,他不可能說實情啊,只能撒謊道,「就是幫明川在手指、耳朵上放幾滴血。」

「就這麼簡單?」老夫人訝然。

沐清凌笑道,「祖母,清韻初學醫術,難的她也不會啊,就是因為治療方法簡單,才敢讓她嘗試的。」

沐大太太望著沐清凌道,「怎麼國公府丫鬟說清韻在大少爺腦袋上施針了?」

沐清凌心提了下,顧明川就笑道,「流言蜚語,總是越傳越玄乎,不足為信。」

沐大太太還欲再問,三老夫人卻起身道,「回府了。」

顧明川的病能治好,這已經是事實了,至於清韻是怎麼學到的醫術,她也當眾誓了,她們什麼證據都沒有,拿她沒輒。

再糾纏下去,只會惹的定國公府大少爺厭惡,得不償失。

三老夫人要回府,沐大太太自然要送她走。

老夫人心情不錯,讓大夫人送她。

等出了春暉院,三老夫人望著大夫人道,「雖然清韻了誓,言之鑿鑿,信誓旦旦,但她的醫術,絕不簡單,指不定那一萬兩銀子一瓶的藥膏,就是出自她手。」

大夫人眼睛猛然一縮。

沐大太太有些泄氣道,「我也懷疑是她,只是沒有證據,她不會承認的。」

況且這是願買願賣的事,不是清韻逼她們買的,而是她們求清韻買的。

越想,越窩火。

三老夫人笑了,她瞥了大夫人一眼,意味深長道,「能在侄媳的眼皮子底下學的一身醫術,當真是不簡單啊,也不知道韜光養晦了多少年,但我想,大夫人要真想逼她就範,也不是什麼難事,畢竟她才學醫沒幾天。」

大夫人一聽,就知道三老夫人有辦法,當即笑了,「還請三老夫人指教。」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