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三十四章 銅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四章 銅錢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棲霞寺,以前並不叫棲霞寺,叫宏觀寺。

是太祖皇帝登山時,見霞光落在棲霞寺大殿之上,當即起意,笑道,「宏觀寺,應該叫棲霞寺才寺如其名。」

太祖皇帝賜名,宏觀寺改為棲霞寺,太祖皇帝還賞賜了一堆東西給棲霞寺。

棲霞寺為了感謝太祖皇帝賜名和賞賜,建議太祖皇帝親自動手打造一隻銅爐供奉佛前,讓佛主保佑大錦朝江山社稷,綿延萬年。

太祖皇帝送來的便是這隻銅爐了。

因為銅爐來歷貴重,恐被人所偷,棲霞寺極少向外人提及,便是寺中人也極少有人知道。

漸漸地,這隻銅爐的來歷就被人淡忘。

可這隻銅爐乃大錦朝太祖皇帝所鍛造,意義重大,如今斷了一腳,莫非預示著大錦朝將國祚不穩,大廈將傾?

慧凈大師眉頭緊鎖,他邁步進了大殿。

小和尚見了慧凈大師,尤其大師臉色還不大好,頓時有些怕的把脖子鎖緊了。

「銅爐拿來,」慧凈大師沉了聲音道。

小和尚趕緊把手中斷裂的銅爐遞給慧凈大師。

慧凈大師看了一眼,眸底更沉。

清韻站在一旁,修長的睫毛輕輕顫動,有些慶幸。

幸好小和尚幫她澄清了,這銅爐不是她弄壞的,不然她又要再一次聞名京都了。

清韻很慶幸,然而很快,她就知道她想多了。

因為慧凈大師拿了銅爐轉身之際,望著清韻,道,「你隨我來。」

清韻指著自己,有些不解,「我?」

為什麼是她啊,香爐又不是她弄壞的,大殿里又有這麼多人,為什麼只找她一人啊?

可是慧凈大師已經走了。

清韻有些欲哭無淚。小和尚訕笑著,道,「沐三姑娘,大師找你呢。」

周梓婷也無語了。想著慧凈大師有些難看的臉色,就知道沒什麼好事,她催清韻道,「快去吧,別讓大師久等了。」

清韻還能怎麼辦。只能硬著後腦勺去追慧凈大師了。

慧凈大師回了自己住的禪院。

正屋裡,有個小和尚在打掃灰塵。

見慧凈大師回來,忙跟他行禮。

慧凈大師輕應了一聲,「你先下去。」

小和尚不敢耽擱,就轉身出去了。

他走後,清韻就站在那裡不敢動。

慧凈大師讓清韻在屋內等候,他自己則出去了。

青鶯守著清韻身邊,有些害怕道,「姑娘,你說慧凈大師找你能有什麼事呢?」

上回就是慧凈大師說姑娘抽籤姿勢不對才抽到兩根簽。害姑娘被人笑話了那麼久,若不是皇後站出來幫姑娘解圍,姑娘還不知道要被人笑話多久呢,更重要的是,那兩支簽,還給姑娘招來殺身之禍埃

青鶯怕啊,她真不想慧凈大師多看她家姑娘幾眼,總覺得被這樣高深莫測的大師看重,是好事,也是禍事。

「不知道。」清韻搖頭道。

兩人就站在那裡等著,約莫半盞茶的功夫過後,慧凈大師才回來。

他手裡拿了三枚銅錢,遞給清韻道。「擲銅錢。」

清韻有些懵,她沒想到慧凈大師要給她算命。

她趕緊接了銅錢,三枚銅錢透著古樸氣息,像是朝代久遠了。

慧凈大師坐下,示意清韻擲銅錢。

清韻搖了搖,把銅錢擲在桌子上。

慧凈大師看后。道,「再擲。」

清韻很聽話的繼續。

一連擲了六次銅錢,慧凈大師方才停歇,只是臉色似乎比之前更加的難看了三分。

清韻見了,一顆心是七上八下的跳著,別是有什麼倒霉事又要發生在她身上了埃

正祈禱著,就聽慧凈大師問道,「你出嫁之日是哪一天?」

清韻,「……。」

她沒反應過來,青鶯就麻溜道,「六月初六。」

慧凈大師若有所思,最後點頭道,「你回去吧。」

清韻,「……。」

有沒有搞錯啊,就這樣讓她走了,好歹給她提醒幾句吧?

可是慧凈大師轟人了,清韻也不能死皮賴臉的不走,只能告辭了。

等出了門,青鶯就忍不住咕嚕道,「慧凈大師真奇怪,上一次見姑娘問姑娘嫁給誰,知道是嫁給楚大少爺,就沒說話了,這一回又問姑娘什麼時候出嫁,問完,又不說話了,哪有這樣吊人胃口的?」

她真想問一句,他一個大師,怎麼管起姑娘嫁給誰,又什麼時候出嫁的事來呢?

別說青鶯好奇,清韻也好奇呢,慧凈大師可不是什麼閑人,他說話做事總是大有深意的。

今兒問她什麼時候出嫁,莫非那日出嫁會有什麼問題?

清韻一路想,可始終想不通。

那邊,周梓婷幾個在等她,見她過來,忙迎了上來,問道,「三表妹,慧凈大師找你去是有什麼事嗎?」

清韻輕搖頭,「沒什麼事,只是讓我擲了幾次銅錢,又問我哪一天出嫁。」

「然後呢?」周梓婷迫不及待的問道。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清韻兩眼望天道。

沐清柔不滿意清韻的回答,她認為清韻是給她打馬虎眼,忽悠她們的,「少糊弄我們,慧凈大師何等人物,巴巴的找你去,還給你算命,卻什麼都沒說?」

清韻聽得隴眉,有些不悅,她們好奇,她也給了她們答覆,現在又反過來質疑她撒謊糊弄人,她要是有心騙她們,又何必說慧凈大師給她算命的事?

不知道用腦子想,就知道一昧的怪別人,別人或許會縱容她,但是她不會。

「我說實話,五妹妹不滿意,合著我騙你你才相信呢?」清韻反問道。

她語氣生硬,透著疏遠和不耐煩,叫沐清柔氣的咬緊一口銀牙。

周梓婷真怕沐清柔再和清韻嗆起來,趕緊道,「點過長明燈了,三表妹,咱們是不是該回府了?」

清韻輕點了下頭,「回去吧。」

要是沐清柔幾個不在棲霞寺受罰,她還能四處逛逛,可是幾人就跟狗皮膏藥似地,走到哪兒跟到哪兒,再好的心情也會被攪合沒了,還不如回府嫁衣呢。

再者,大夫人布局支開她,她也離府這麼久了,她肯定動手了,她還急著回去看看她耍的什麼手段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