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三十五章 捐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五章 捐贈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readx 周梓婷跟沐清柔道,「五表妹,我和三表妹這就回府了,我會跟外祖母說,你想回府探望大夫人的事,不論外祖母答不答應,我都讓丫鬟來告訴你一聲。 .dt 」

說完,她便和清韻轉了身。

只是走了沒十步,那邊就有一小和尚過來道,「沐三姑娘,常寧侯夫人找您。」

聞言,周梓婷笑道,「應該是給三表妹你送銀子來的。」

她語氣透著些羨慕妒忌。

清韻便隨著小和尚去見常寧侯夫人了。

她見到常寧侯夫人時,她正在棲霞寺清風亭喝茶,她身邊只跟了個丫鬟,常嫻兒並不在。

聽到腳步聲,常寧侯夫人放下茶盞,優雅的拿帕子擦拭嘴角的茶汁,然後才掃了清韻一眼,眼神中帶了三分審度和探究,還有隱藏的三分怒氣。

不怪她生氣,以常寧侯夫人惦記侯府的良田來是個很錢的人,被清韻坑了兩萬兩,估計拿刀捅清韻的心都有了。

常寧侯夫人年約三十五六,容貌不算出眾,但鼻尖挺巧,加上一雙眼睛漆黑如點墨,倒是別有一番韻味。

清韻上前,微微福身給常寧侯夫人見禮。

常寧侯夫人笑了,「不怪嫻兒栽在你手裡,當真是人中龍鳳。」

清韻望著常寧侯夫人,巧笑嫣然,吐氣如蘭,「我向來不會主動冒犯別人,但別人若是一再的招惹我,我若是不給她點顏色瞧瞧,真當我是軟柿子了。」

常嫻兒會栽她手裡,完全是自找的,她若不算計她,想丑,又哪來的把柄,被她抓住,然後威脅她?

常寧侯夫人聽的懂清韻話里的意思,她忍著怒氣。冷笑道,「嫻兒到底太嫩,才會被你威脅。」

要不是清韻拿常嫻兒的閨譽名聲要挾她,讓她亂了分寸,又怎麼會寫在那張欠條,本來可以化解的事,有了那張欠條。反倒是板上釘釘了。

常嫻兒回府之後,膽怯的把事情如實相告。氣的常寧侯夫人沒差點暈過去。

這幾天,常嫻兒過的比較慘。

她跪了一天一夜,在佛堂反剩

而常寧侯夫人這三天,則在想辦法補救,她可不想憑白的往外掏兩萬兩銀票,她會心疼死的,可清韻手裡的那張常嫻兒親筆寫下的欠條,必須收回來。

思來想去,常寧侯夫人都想不到一舉兩得的法子。

今兒又是最好的期限。她不得不給清韻送錢來。

她去了安定侯府,被告知清韻不在府里,更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老夫人知道她來給清韻送錢的,不想見她,直接打發她來棲霞寺找清韻了。

聽到常寧侯夫人的話,清韻反駁道。「常大姑娘若不算計我,又怎麼會被我威脅?」

說來說去,都是常嫻兒的錯。

常寧侯夫人也無話可說,她只望著清韻道,「欠條呢?」

清韻望著她,笑道。「我還沒見到銀票,常寧侯夫人就想見欠條?」

常寧侯夫人有些咬牙,她從懷裡掏出一沓銀票,放在桌子上道,「銀票就在這裡,不多不少,正好兩萬兩。」

清韻票一眼。這才從荷包里掏出欠條來,遞給常寧侯夫人。

清韻數銀票,常寧侯夫人檢查欠條。

確定欠條是她女兒親筆,常寧侯夫人想都沒想,就撕的粉碎了。

清韻數了銀票,確定是兩萬兩,她就起身告辭了。

她和常寧侯夫人實在沒什麼好聊的。

帶著銀票走,常寧侯夫人唇瓣抿緊,眼神晦暗不明。

再說清韻,她拿了一沓銀票,下了台階后,隨手便交給了青鶯。

這一沓銀票,塞在懷裡,還不膈應死她。

周梓婷遠遠的瞧著,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就算丫鬟是她的心腹,也不能隨隨便便就把兩萬兩給丫鬟收著吧,她就不擔心丫鬟揣著兩萬兩銀票遠走高飛了?

等清韻走近,她便問道,「常寧侯夫人這麼爽快的就把銀票給你了?」

說完,不等清韻回答,她又笑了,「不爽快也不行,那張欠條要是泄露出去,常寧侯府大姑娘的名聲可就全毀了。」

想大夫人給沐清柔治臉,尚書府大太太給沐千染治臉,都捨得花那麼多的錢,常寧侯夫人又怎麼可能會例外呢?

「外祖母知道這事,肯定會高興壞了,」周梓婷捂嘴笑,她道,「要換做是我,我應該會要常寧侯夫人把緊挨著侯府的良田給我,那樣能把她氣瘋不可。」

兩人有說有笑的往前走。

剛走到大殿門口,殿內走出來個穿戴不凡的和尚,像是棲霞寺的主持。

他朝清韻走過來,先是念了一聲佛號,然後道,「沐三姑娘慷慨,佛主會保佑您的。」

一句話,把清韻聽懵了,「我慷慨?」

周梓婷也有些暈乎,她和清韻一起來棲霞寺的,除了她去見慧凈大師外,幾乎和清韻寸步不離,棲霞寺怎麼謝清韻慷慨啊?

棲霞寺主持點頭笑道,「方才常寧侯夫人進香時,說沐三姑娘要給棲霞寺捐贈兩萬兩。」

清韻,「……。」

一股無名火就那麼冒了出來,抑制不住埃

可是她得忍著,常寧侯夫人當眾那麼說,她給棲霞寺捐錢的事估計不少人都知道了,棲霞寺主持還親自來道謝,她是不捐也得捐了。

她可不能捐了錢,還落得被人笑話的下常

清韻忍著怒氣,侯夫人由丫鬟扶著出大殿,臉上掛了得意的笑。

想把她的錢帶進安定侯府,那是做夢!

笑,清韻也笑了。

她邁步走過去,不少人都韻,誇她慷慨。

清韻羞愧道,「大家快別說了,慷慨二字,我可不敢擔,真正慷慨的是常寧侯夫人,她說要給棲霞寺捐贈五萬兩,我捐兩萬兩,都有些拿不出手。」

常寧侯夫人的臉緩緩僵硬,然後變得鐵青。

清韻瞧見了,心底爽的不行,她能說她捐錢,難道她就不行了嗎?

才給她女兒一個教訓,她又撞她槍口,說了她不是軟柿子,非得要親手捏一捏才相信是吧?

她倒是要瞧瞧,她是要錢,還是要名聲。

清韻對著常寧侯夫人笑的一臉燦爛,然後對棲霞寺主持道,「主持更應該向常寧侯夫人道謝才對。」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