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三十七章 氣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七章 氣暈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話說,這一回,大夫人確實被氣慘了。

不過那是幾天後的事了。

清韻的銀票,做的足矣以假亂真,大夫人也很自信,她從清韻那裡拿到的都是真的銀票。

加上她腹瀉不止,哪有閑工夫,知道丫鬟換了十萬兩銀票,她高興了會兒,就讓丫鬟拿了三萬兩給忠義伯府送去,餘下的全部鎖在箱子里了。

忠義侯府被貶,就跟以前侯府被貶一樣,一心盼望著能恢復爵位呢。

大夫人送了三萬兩銀票去,忠義伯府拿了兩萬兩行賄賂,等時機成熟,讓那些大臣幫著在皇上面前美言,忠義伯府能恢復爵位。

餘下的一萬兩,忠義侯府大太太拿著去金滿堂買首飾,用來賄賂大臣夫人,好讓她們幫著吹枕邊風。

為了能恢復忠義侯的爵位,王大太太可是很捨得的。

這不,在金滿堂挑了整整一萬兩的金玉頭飾。

然後,付錢的時候,鬧笑話了。

金滿堂的小廝收了銀票,覺得有些不對勁,找來金滿堂的總管。

總管仔細,很抱歉的告訴忠義伯府大太太,「麻煩夫人給我換張銀票。」

金滿堂會做生意啊,加上生意很好,又不少的客人。

忠義伯府大太太拿假銀票買東西,太過丟臉,本著顧客為上,金滿堂要給客人留足顏面。

金滿堂總管以為他那樣說,忠義伯府大太太能聽的懂。

可是忠義伯府大太太眉頭皺緊了,有些不悅,她身邊的丫鬟就道,「都是銀票,有什麼好換的?」

忠義伯府大太太嗔瞪了丫鬟一眼,方才道,「我只帶了這一張銀票,就用這一張吧。」

金滿堂的總管哭笑不得,把銀票雙手送到忠義伯府大太太跟前。道,「這張銀票是假的,一文不值。」

忠義伯府大太太的臉,當即紅的能滴血了。

她望著金滿堂的總管,問道,「當真是假的?」

金滿堂的總管鄭重點頭,「夫人在我這裡挑了一萬兩的首飾。是筆大買賣,若不是這銀票是假的。我還不趕緊的給夫人把首飾包起來。」

一旁的小廝則道,「最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京都好像有不少假銀票,昨兒,要不是總管眼尖,我都把一張假銀票當成真銀票給收了。」

現在想起來,還后怕的背脊發涼。

一萬兩的假銀票啊,她就是給金滿堂當牛做馬幾輩子也還不清埃

忠義伯府大太太頭皮發麻了,她問道。「昨兒誰拿假銀票來買東西了?」

「左相夫人啊,」小廝脫口便道。

他說完,就挨了總管一記橫眼。

小廝縮了脖子不敢說話。

金滿堂的總管正要解釋兩句,卻見忠義伯府大太太臉白如紙,眸底燃著怒火。

不等他說話,忠義伯府大太太就轉身走了。

小廝在後面問,「這些首飾還要不要了?」

可是沒人應他。

小廝就望著總管了。

總管擺手道。「把首飾放回原處去。」

忠義伯府大太太氣的不輕,出了金滿樓,她手裡的帕就戳出洞來了。

銀票是大夫人讓丫鬟送來的,都沒離過她眼皮子,她確定沒有被人偷換,假銀票是大夫人送給忠義伯府的。

忠義伯府想左相幫著在皇上面前說好話。結果卻送了張假銀票去,還害的左相夫人在金滿樓丟了臉,左相肯定惱了伯府了。

還有興國公府,也送了張銀票去,還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呢。

要假銀票真的是伯府送去的,得儘快要回來埃

忠義伯夫人正擔心著呢,趕緊坐上馬車。要回府同忠義侯他們商議。

可是陸半道上,忠義伯夫人就哭出來了。

興國公府大少爺在風滿樓和鎮南侯府三少爺楚離打了起來。

打架的起因,就是因為那張萬兩的假銀票。

興國公府大少爺的跟班小廝結賬,楚離瞧見那張銀票,眉頭皺了下,多言了一句,「這張銀票好像是假的。」

一句話,惹禍上身。

他說銀票是假的,風滿履母醫稅。就說找不開,加上那頓飯只吃了兩百兩,小廝就道,「不如先欠著?」

小廝沒輒,只能回去稟告興國公府大少爺了。

興國公府大少爺自打被楚北一腳踹進牛糞里,只要出門,就覺得大家眼光帶著譏笑和笑話,讓他渾身不自在,一股無名火縈繞在心頭,揮之不去。

一聽到鎮南侯府幾個字,他就火冒三丈。

楚北當眾踹他進牛糞,這事他理虧在前,忍無可忍也得忍。

可是楚離當眾說他銀票是假的,這不是存心的挑釁他,落他的面子嗎?

興國公府大少爺一時氣不過,就和楚離打了起來。

這一架,打的有些慘。

興國公府大少爺和楚三少爺都掛了彩,要不是楚彥及時趕到,指不定還會鬧出人命來。

那張萬兩的銀票,也被交到刑部去了。

經由刑部鑒定,銀票是假的無疑。

假銀票的事,越鬧越大,鬧到了皇上跟前。

不過,興國公府不敢把忠義伯府招出來,畢竟收受賄賂是犯了國法的,只能說是興國公府鋪子上的贏利。

興國公這樣的解釋,合情合理,皇上也沒懷疑有假。

但是楚離指出銀票是假的,說明他眼力勁不錯,興國公府大少爺不聽勸阻,還大打出手,太過意氣用事,不免有故意報復的之嫌。

皇上一氣之下,罰興國公府大少爺去給安郡王和逸郡王作伴去了。

至於楚離,皇上把查京都假銀票的事交給他了。

同樣是打架,興國公府大少爺被罰,楚離得到重用。

興國公一口老血差點氣噴出來,他出宮時,忠義伯就在宮外等候。

他迎上去,興國公甩袖冷道,「好一個忠義伯!如此戲弄我興國公府1

忠義伯有口難言,再加上興國公也沒給他解釋的機會,騎馬走了。

忠義伯把左相和興國公,回府撒了一通氣,怪忠義伯府老夫人和大太太沒認出假銀票來。

忠義伯府大太太覺得委屈,萬兩的銀票又不是隨隨便便能見到的,加上那銀票做的足矣以假亂真,她怎麼發現?

她望著忠義伯道,「那三張萬兩的假銀票是二姑奶奶送來的,她這是存心害我伯府埃」

她說著,三太太就介面道,「以前,安定侯府還沒恢復爵位,二姑奶奶可勁的巴結著咱們侯府,如今安定侯府恢復爵位了,咱們侯府又被貶成了伯府,她哪裡還瞧得上咱們伯府,指不定巴望著和咱們伯府斷絕關係呢。」

她們你一句,我一句,氣的忠義伯嘴皮都在哆嗦。

他氣不過,這不,親自登門找大夫人了。

忠義伯來找大夫人時,院子里,正有丫鬟挨罰。

大夫人靠在床榻上,氣的腦殼生疼。

尤其聽丫鬟來稟告,忠義伯來找她,她就更頭疼了,怎麼來的不是大嫂,要是她來,她還能以身子不適,拒絕見她。

忠義伯來,大夫人只要有一口氣,就得見他。

那三萬兩假銀票的事,大夫人還不知道怎麼辦了。

興國公府大少爺拿假銀票付賬,和鎮南侯府三少爺打起來的事,一陣風刮遍京都,連帶著忠義伯府大太太和左相夫人拿假銀票買首飾的事都知道了。

大夫人聽到這事時,當時心就咯一下跳了。

直覺告訴她,那三張假銀票是她送去忠義伯府的。

她望著丫鬟,問道,「你真的換了銀票?」

她以為丫鬟做賊心虛,根本沒換銀票。

丫鬟膽小不經嚇,尤其現在假銀票的事鬧得這麼大,肯定就逃避不了。

丫鬟當時就嚇跪了下來。

她確實換了銀票,只是大夫人準備了十四張萬兩的假銀票,清韻那裡只有十張,丫鬟就換了十張。

只是因為做賊心虛,這不手腳不麻利,把銀票掉地上去了。

真銀票和假銀票混在了一起。

丫鬟拿了銀票,一再辨認,都覺得銀票長一個樣,分不出真假來。

她又不敢跟大夫人說,這不隨便挑了四張萬兩的銀票出來,餘下的十張給了大夫人……

大夫人聽丫鬟這麼說,當時就氣的差點撅過去。

然後,丫鬟就倒霉的挨板子了。

忠義伯來,大夫人有些怕他,不敢撒謊,就如實稟告了。

丫鬟一時疏忽,害忠義伯府倒這麼大的霉,她難辭其咎,她道,「父親,我也沒想到丫鬟會這麼毛手毛腳,犯了錯還敢欺瞞我,我這就把銀票送上,左相夫人那裡,等我身子好些了,我去跟她賠禮道歉。」

以安定侯府現在的身份,左相府應該會給個薄面。

忠義伯見大夫人臉色蒼白,再加上恢復爵位需要大夫人幫忙,他就沒說什麼了。

丫鬟拿了銀票來,忠義伯接了。

他眼后,眉頭扭了下,「這一張也是假的。」

丫鬟趕緊接了,要轉身去換一張。

然後忠義伯聲音更冷了,「這兩張都是假的1

大夫人的臉黑如鍋底了。

她讓丫鬟把銀票都拿來,忠義伯一一辨認后,道,「只有那五千兩的銀票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

只有那五千兩是真的……

只有那張銀票是她的!

其他都是從清韻那裡拿來的。

她是著了那小賤蹄子的道了。

大夫人一口氣沒提上來,氣暈了過去。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