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三十八章 黑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八章 黑鍋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大夫人氣暈了過去,忠義伯雖然沒暈,但也差不了多少了。

因為,他替清韻背了黑鍋。

當時屋子裡只有忠義伯和大夫人兩個人,外加兩個心腹丫鬟。

大夫人被清韻的假銀票氣暈的事,絕不能往外泄露半句埃

她原本身子就不適了,忠義伯來,她就氣暈了過去。

只要是個人,都會往忠義伯身上想,加上他來侯府時面帶怒氣,大家就自動自覺的把大夫人氣暈這事算在他身上了。

這口烏漆墨黑的黑鍋,忠義伯是背也的背,不背也得背了。

大夫人被氣暈的事,一陣風傳遍了侯府。

老夫人怕她有什麼好歹,讓孫媽媽扶著她去紫檀院探望大夫人。

當時忠義伯沒走,老夫人聽大夫說大夫人是急怒攻心,加上這幾日身子太虛,才會暈倒。

老夫人也以為是忠義伯說了什麼,氣暈了大夫人,便道,「大夫人這幾日身子虛,連門都出不了,我也派了人去告知忠義伯府,你今兒來侯府,我還當你是探望大夫人的,誰想……你也是做父親的,怎麼就不知道心疼女兒呢,有什麼氣話,不能等大夫人身子好些了再說?」

她不反對忠義伯教訓大夫人,這是他做父親的權利。

再者,大夫人有些時候說話做事確實要好好教教了,只是教女兒也要看時候吧。

聽到老夫人數落他不懂分寸,忠義伯一口窩囊氣卡在喉嚨里,上不上,下不下的,額頭都青筋暴起了。

見忠義伯氣成這樣。老夫人更篤定就是他把大夫人給氣暈了,做父親的氣暈女兒,她實在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不過越是這樣,她越好奇,大夫人到底做了什麼事,能把忠義伯氣的尋上門來。把她給氣暈了過去。

老夫人不好問忠義伯。怕他以為她是在質問他,便望著丫鬟,問道。「大夫人做了什麼事,把忠義伯氣成這樣了?」

丫鬟站在一旁,連連搖頭說不知道。

她能說大夫人算計三姑娘,拿假銀票去換三姑娘的假銀票。本以為計謀得逞了,結果換回來的也是假銀票嗎?

這說出去。還不知道會笑落多少人的大牙呢。

而且,假銀票的事現在越鬧越大了,都驚動皇上了,還連累興國公府大少爺去城北軍營掃馬廄去了。事情要是敗露了,別說大夫人了,侯府、忠義伯府都逃不了。

她就是咬斷舌頭。也不敢吭半個字埃

見丫鬟只搖頭,卻不說話。老夫人眉頭緊皺,有些不悅。

這時候,忠義伯站了起來道,「府上還有事,我就先告辭了,改日我再來探望大夫人。」

他要走,老夫人不會攔他,反而讓周總管送他出府。

周總管剛送忠義伯出正屋,迎面碰上清韻。

他看著清韻的眸光,和大夫人如出一轍,冷冽如刀。

清韻鼻子一癢,當即打了個噴嚏。

她揉了揉鼻子,很不好意思的把路讓開了。

那邊,周梓婷捂嘴笑道,「三表妹,你惹上常寧侯夫人,指不定這輩子都要一日打好幾個噴嚏了。」

清韻撫額無奈,這樣日日被人念叨咒罵,忽然打噴嚏的滋味實在不好受埃

不過想一想,常寧侯夫人被迫掏了五萬兩銀子,又好像不那麼難受了。

那天,在棲霞寺,清韻捐贈了兩萬兩后,就回府了。

常寧侯夫人借口府上有急事,帶著丫鬟急急忙離開。

她以為逃了,就不用捐贈了。

可是清韻豪爽一擲兩萬兩銀子的事,很快就傳遍了整個京都,當然了,一起流傳京都的,還有常寧侯夫人和清韻的爭執。

到底常寧侯夫人有沒有說過她要捐贈五萬兩銀子呢,會不會捐贈呢。

大家都不信清韻會誣陷常寧侯夫人,她沒理由這麼做埃

然後,大家就說常寧侯夫人哄騙清韻捐贈,人品低劣。

在朝為官的,就少不了會樹敵。

常寧侯夫人摳門,看重錢財的事,不少大臣夫人都知道,和常寧侯夫人有過節的,就逮著機會了。

這不,讓自家老爺在議政殿朝議前,和大臣們討論這事。

議論的人多了,皇上來時,就聽到了一兩句,便問道,「談論什麼呢?」

大臣就笑道,「皇上,臣等在談論常寧侯府捐贈棲霞寺的事,常寧侯一直給人感覺勤儉節約,臣實在沒想到,他是為善不欲人知。」

「為善不欲人知?」皇上眉頭挑了下,「說來聽聽。」

皇上可不信什麼為善不欲人知,這些個大臣,做了什麼好事,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怎麼可能做了好事還遮遮掩掩的?

那大臣等的就是皇上這話呢,當即把常寧侯夫人和清韻在棲霞寺捐贈和爭論的事說了一遍。

然後還補充了一句,「明明捐贈五萬兩,非得低調的說只捐了五千兩,實在叫人佩服。」

皇上聽著笑道,「捐贈棲霞寺五萬兩銀子又不是什麼丟臉的事,不必藏著掖著。」

然後,皇上誇讚了常寧侯幾句,賞了他一塊玉佩,還讓大家以他為榜樣。

拿著皇上獎賞的價值一百兩的玉佩,常寧侯的心都能滴血了。

他不敢當著皇上和滿朝文武的面,說常寧侯府沒打算捐贈錢,連五千兩都不願意。

他要真說了,前途就算是毀了。

現在皇上嘉獎他玉佩,他不能不感恩戴德的接了,可是接了,他捐贈五萬兩銀子的事就成了事實。

他不可能指望棲霞寺幫他撒謊,沒捐錢,說他捐了五萬兩,他得捐錢埃

那一天的早朝,常寧侯上的是心不在焉,心在泣血。

回府之後,把常寧侯夫人一頓罵了,罵的是狗血噴頭。

可是罵完了,還得籌集五萬兩銀票,給棲霞寺送去。

常寧侯府招惹清韻,才不過幾天,就損失了七萬兩,常寧侯夫人能不生氣?

一生氣,就罵清韻。

清韻一挨罵,就打噴嚏。

不過,清韻覺得方才她在忠義伯跟前打噴嚏,應該是忠義伯府的人罵的。

周梓婷有些同情清韻,雖然常寧侯吃了大虧,可清韻並沒有得到什麼好處,還得挨罵,時不時的打噴嚏,真是夠倒霉的。

不過,現在么,她更好奇,大夫人怎麼就被氣暈了過去。

只是忠義伯走了,丫鬟搖頭說不知道,大夫人還暈著,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老夫人吩咐丫鬟好好照顧大夫人,便走了。

出了紫檀院,清韻就帶著青鶯回泠雪苑了。

半道上,青鶯是高興的前俯後仰。

清韻見了,笑道,「悠著點,別笑岔氣了。」

青鶯咯咯笑的跟下了蛋的老母雞似地,「就是笑岔氣了,奴婢也願意,只是,姑娘怎麼不和老夫人說,大夫人被氣暈的原因,要是老夫人知道大夫人的所作所為,肯定會罰她的。」

清韻抬眸,望著天邊飄蕩的浮雲,嘴角勾起一抹淺笑來,道,「我告狀,大夫人固然會受懲罰,而且不輕,不過我就得去楚三少爺跟前接受審問了。」

青鶯怔了下,隨即吐了下舌頭,她怎麼把這事給忘記了?

當時,她找衛馳製造幾張假銀票,衛馳大哥就說這是犯了國法的事。

衛馳大哥還不敢擅自做主,回去問了楚大少爺才幫的忙呢。

要說楚大少爺當真是寵溺姑娘,姑娘做有違國法的事,他也幫忙。

現在皇上把追查假銀票來源的事交給楚三少爺管,要是知道假銀票是從姑娘這裡流傳出去的,姑娘肯定要接受批評啊,指不定以後姑娘拿銀票買東西,人家都會懷疑是假銀票呢。

她望著清韻,有些擔憂道,「姑娘,大夫人會不會……?」

她沒問完,清韻就道,「放心,她不敢。」

只要她不告狀,大夫人決計不敢提假銀票的事。

這個啞巴虧,她只能打落血牙和血吞。

如清韻所料想的那樣,大夫人真的沒有提假銀票的事。

不過她氣暈這事,總要有個說法。

這不,大夫人把她往飯菜里下藥,要試探清韻醫術,結果被侯爺懲治,導致腹瀉幾天的事說了出來。

忠義伯來侯府探望她,她就告知他她腹瀉不止的原因,忠義伯聽后,數落她做事太莽撞,不怪侯爺罰她,讓她好好反剩

大夫人腹瀉了幾天,下床都得丫鬟扶著,否則腿軟綿綿的,會往前栽跟斗。

她跟忠義伯說那話,是告狀,讓忠義伯幫著說侯爺幾句,或者幫她道個歉,讓她能和侯爺重修於好。

可是忠義伯卻數落她,往她傷口上撒鹽,甚至要她跟清韻賠不是。

大夫人很生氣,然後一口氣沒提上來,就暈了過去。

聽到這個解釋,清韻眼珠子都瞪圓了,她算是服了大夫人了,都到這時候了,還不忘記往忠義伯臉上貼金。

他有那麼深明大義嗎?

知道大夫人在飯菜里下毒試探她,竟然要大夫人跟她賠禮道歉?

不過仔細一想,清韻就明白大夫人為什麼這麼說了。

一來,這樣的解釋合乎情理,她身子差,稍微受點氣,就能氣暈過去。

二來,大夫人暈倒之後,老夫人曾指責過忠義伯,她這樣說,老夫人會下不來台。未完待續。!--over--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